茲姆

夏声

怒舔万斋小分队:

短篇
时间设定两年后
16茂x30灵
意思流不知道写的啥


夏声
夏天的阳光过于毒辣,晃得人睁不开眼睛,闷热的空气仿佛粘稠的液体,连吹过的风也带着夏天的温度蝉的叫声透过窗户,一声又一声,响亮,单调。
相谈所的风扇开到最大功率,发出“嗡嗡”的噪音。那男人身体陷入墨绿色的软绵绵的沙发之中,明明穿着正装西服却还跷着二郎腿,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夏天就是让人烦躁的季节啊。
灵幻百无聊赖的翻着报纸,对他身边年轻的弟子抱怨道:“今天也没有客人呢,最近的天气是不是热过头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恰好有一滴汗从额头上滑到鼻尖。
茂夫顺从的答应了一声,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可乐打开,递给沙发上颓废的男人。
冰凉而甜腻的液体带着二氧化碳滑过干燥的喉咙,过热的身体得到了缓解,好像一直爽到了脚趾。
“啊……”灵幻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将剩下的半罐可乐塞进了茂夫的手里:“龙套也来喝一口吧,很爽哦。”
嘴唇触碰到了刚才师父嘴唇贴过的位置,有些异样的感觉。
“师父,我有事情要说……”茂夫小声的说。
“我大概……以后不能在相谈所打工了。”
有轻风吹过,带起了窗户檐上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啊,那个。”灵幻坐起来,好像不在意似得随口说道:“龙套你要上高中了吧。”
夏天是毕业的季节啊。
时间过的飞快,早已习惯了身边有个弟子的生活,说不清是谁在依靠着谁。
“所以,你考上了哪所高中?”灵幻翻了一页报纸。
“Z市一中……这是我的成绩能上的最好的学校了。”茂夫的视线黏在脚尖。
“这样啊……”灵幻点了点头,“这样啊。”
两个人就这样各自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谁也没有说话。
门被轻轻叩响,打破了令人尴尬的沉默。
“是灵幻新隆先生吗,您的快递到了吗。”
“啊。”灵幻终于起身放下了报纸,“前两天在网上买的新款办公椅到了,以前的那个有点太旧了。”
他试图搬动箱子,叹了一口气又放下了。“这个还挺沉的呢,龙套可以帮一下吗。”
于是茂夫真的过来搬了,用手。
“用能力更方便些吧?”中年男人看着他瘦弱的弟子吃力的搬动箱子,提议道。
“我现在可以搬动很沉的东西了。”茂夫一边将箱子拆开一边说:“也能一口气跑十公里,还学会了做饭和洗衣服。”
茂夫的声音依旧听不出来喜悦,却有些颤抖:“我不再是没有了超能力就一无是处的人了。”
灵幻一时间感慨万千,拍了拍茂夫的肩膀说:“你真的改变了很多啊,龙套。”
茂夫抬起头,眼睛亮亮的。
“我今年十六岁了,勉强也算是一名高中生了。”
“我可以控制力量了,就算是不用也可以做到很多事,还交到了朋友。”
“我已经变强了,我觉得,我大概有了和师父并肩前行的资格。”
灵幻不知道他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只能愣愣的听着。
“我想要保护,照顾师父。”
“我,我想要和师父一直在一起。”
“我,我的意思是,我是说……”
“师父,我可以喜欢你吗。”
窗外的树叶沙沙作响,有骑自行车送牛奶的人从楼下经过,车铃“叮——”的一声。
16岁的少年做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告白,向比他大14岁的同性师父。
真挚的,热烈的,带着这个年龄特有的羞涩。
灵幻从来没有见到茂夫这么大胆的样子,他大概真的成长了。
当少年伸出手压低灵幻的脖子,灵幻才发觉他连个子也长了这么多。
无限放大的脸,清晰的可以数清茂夫的每一根睫毛。嘴唇传来软软的触感,轻微的,痒痒的。
啊咧?
灵幻回过神发现自己正被比自己矮了将近十厘米的弟子压着脖子亲吻。少年吻的很生疏,也很认真,虔诚的,单纯的,表达着自己的爱慕。
窗帘被风吹起来。
茂夫松开了灵幻。
他在等待,那个重要的答案。
16岁确实是思春的年龄,只不过这个对象,是不是有点太过奇怪。
“就算是16岁,龙套你还小啊……”
送牛奶的那个人大概又路过了楼下,自行车的铃清脆响亮。
啊……茂夫眨了眨眼睛,没有再说什么。
还以为会哭鼻子……果然变了很多。
相谈所从此只有灵幻一个人。
茂夫很久没来了,今天,大概要去Z市了吧。
灵幻坐在新款办公椅上看着电脑,一手支撑着下巴,一手拿着鼠标乱点。
去Z市啊……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吧,火车。
然后就远离那个小鬼,像好多年以前那样自己一个人支撑起这个相谈所。
说到底,到底为什么要开这个相谈所啊,除灵什么的自己完全不会嘛。
到底是为了相谈所才需要茂夫……还是说因为需要茂夫才一直坚持着除灵的工作……
果然是钱最重要的吧?
有了钱的话,牛奶和章鱼烧要多少有多少啊……
啊……牛奶……章鱼烧……龙套……
什么乱七八糟的,三十的人了怎么还和十六岁一样乱想。
“叩叩叩。”门被敲响。
是一名可爱的女高中生,大概是来倾诉青春期的烦恼吧。
“请问您是除灵师灵幻先生吗?”
啊……还有四十分钟……火车……
“先生?”女生歪着头询问。
“啊。”灵幻回过神说:“很抱歉,今天相谈所不工作。”
没有再理会不解的女生,灵幻拿起手机冲出了相谈所。
啊,快点的话还是赶得上的。
当灵幻赶到公车站点的时候,那班公车正好开走了。
灵幻跑到最近的地铁站的时候,优美的女声不急不慢的播放:“开往Z市的32号地铁即将关门……”
还有二十五分钟,叫计程车吧。
龙套,你大概比我想象的更重要。
灵幻不停的催促计程车再快一点,直到司机歉意的说前面堵车,请灵幻稍等。
“不用找了。”灵幻从钱包里抽出两张纸币塞给司机然后下车。
熙熙攘攘的街道,太阳好像要把人晒化了,一个中年男人穿着衬衫拿着衣服外套在奔跑。
还有三分钟的时候,灵幻赶到了火车站。他大口喘着粗气,扯着已经歪了的领带。
“请各位乘客请注意,13点从调味市开往Z市的火车即将关闭车门……”机械的女声提醒着灵幻,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啊,紧挨着车窗的那个,不是龙套吗?
车厢里律轻轻碰了碰茂夫的胳膊,示意他看窗外。
衣冠不整的灵幻正在大声喊着什么。茂夫急忙拉下车窗。
好像一瞬间寂静了,只剩下那个男人的声音。
他在喊:
“龙套——我等你长大——”
火车缓缓开动了。
啊,龙套好像在哭。
什么嘛,果然还只是个孩子。灵幻这样想着。
从此,灵幻新隆,30岁,平生第一次拥有了恋人,虽然是比他小了14岁的同性弟子。
END

评论

热度(64)

  1. 茲姆话梅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