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被狙击的灵幻新隆(一)

夏絮珣陽:

食用说明

①剧透注意

  剧透注意

  剧透注意

害怕被剧透的同学看到此处可以点×了

②cp为茂灵向,虽然是cp向的文,而且笔者本人是站茂灵没错,但人物发展会比较慢热,以讲故事为主,文中设有五名原创人物,但是戏份平均,不会宣兵夺主。

③时间设定在西蓝花长起来之后和假教主出现之前,龙套君还是国中生,作为一个有节操的司机表示不卖学生票(无肉清水),不过笔者不是小清新,有时候可能也会突然污一下,急转弯请站稳扶好

④不保证不会ooc,不保证不会有bug,有任何建议欢迎提出,谢绝掐架

⑤以上全部认同的话,欢迎阅览,感谢捧场以及写得不好多多包涵(鞠躬)

 

 

被狙击的灵幻新隆

 

(一)

 

在浩渺的网络的一隅,存在着一个小小的讨论版,这里的成员为了同一个兴趣聚集在一起,并致力于为自己的兴趣找到新的突破,每天深夜,这里便会展开激烈的讨论,他们的话题总是围绕着某个男人展开。

 

                     小盐堆灰飞烟灭讨论专区

 

ID烈盐乱舞舞舞舞:记者会的视频我已经分析过很多遍了,仍然没有任何端倪,我想应该可以排除是后期处理了。

 

ID小盐堆的玻璃心:总之肯定是那个家伙搞的鬼吧,根本就不是骚灵现象,完全是个骗局。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不是和你们说过了吗,那是超能锅盖头大人显灵的缘故,那个骗子完全盗取了锅盖头大人的功劳,罪不容诛!

 

ID烈盐乱舞舞舞舞:你这个深井冰就不要秀智商了,什么神显灵,只是一个有科学依据的把戏而已。

 

ID小盐堆的玻璃心:说不定是电视台串通的,被戏弄的只有观众而已。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真的是锅盖头大人显灵了啊,我们教会内部的图片分析已经找到锅盖头大人的踪影了!

 

ID锅盖头大神教:楼上你这个伪教员,ID都这么猥琐,你不配信仰超能锅盖头教。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我只是在追求和锅盖头大人身体和心灵上的结合,这种虔诚的信仰有什么错。

 

ID锅盖头大神教:锅盖头大人只是中学生而已,你根本只是个变态吧!我作为真正的教徒绝不允许你这种家伙玷污我们的锅盖头大人!

 

ID烈盐乱舞舞舞舞:好了好了,深井冰们就不要起内讧了,而且还是完全无关的话题,所以我才讨厌宗教。反正大家的意见也没有统一的时候,不过目的一致不就行了,既然不能合作不如咱们分别用自己的方法找到那家伙的破绽怎么样?

 

ID锅盖头大神教:哼,正好借此机会让你这个伪教员看看真正教徒的实力!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吼吼终于可以正式行动了吗?锅盖头教祖大人我来啦!

 

ID烈盐乱舞舞舞舞:所以说和你们那个宗教没有半毛钱关系啦,你们再这样我就把你们拉黑了哦,真的拉黑了哦!

 

ID小盐堆的专属女王:终于要正式行动了啊,就是在等你的这句话呢,不过很遗憾根本就没有你们出场的机会,我可是要独自料理那个小可爱呢!。

 

ID小盐堆的玻璃心:出现了!这个痴女出现了!话说我一直觉得你根本就是那个家伙的粉丝吧,真·粉丝吧!

 

ID 小盐堆的专属女王:诶呀,暴露了吗,不过我和某两个宗教主义者不一样,可完全没有到这里ky的想法哦,就像舞桑所说的那样,大家的目的都是一致的吧,我只是想看到灵幻新隆那张可爱的脸再也露不出淡定的表情而已,一想到这个我就无法停止兴奋呢,这就是我爱意全开的粉丝力哦。

 

ID小盐堆的玻璃心:哇,这个人好可怕,不过意外地让人安心呢!

 

ID烈盐乱舞舞舞舞: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我正式宣布小盐堆灰飞烟灭讨论专区以上全员五人,灵幻新隆击破大作战正式开始!等一下就决定出击顺序。

 

ID本大爷万众崇拜:偶然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呢,话说本大爷也超级讨厌那个叫灵幻的家伙啊,可以和你们一起讨论吗?

 

 

                            某个工作日。

 

“师父,你有邮件传过来了哦。”龙套站在灵幻的办公桌旁斜睨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盯着下方闪烁的气泡。

 

“啊,那个肯定是委托啦,现在给我发邮件的客人也不少呢,不过我现在正在忙着给客人做马杀,啊不,是解除诅咒,在那之前你先帮我看一下吧。”

 

“咒术冲击!”灵幻继说罢便续快速地拍打着委托人的背部,委托人愉悦的赞叹成为了这间小小的事务所里面充实的背景音。

 

“诶,我可以看吗?”龙套似乎有些半信半疑。

 

“当然可以,”灵幻肯定到,“不,是务必这样做,如果不是类似诅咒他人那样的可疑的委托,就快点回复对方,毕竟工作效率也是很重要的,快速回复委托人也会让对方产生备受重视的感觉,更容易马上对我们产生信赖。”

 

“原来如此,那我该怎么回复呢?”

 

“必须要给委托人肯定的答案,这是抓住客人的第一步!”说罢灵幻用掌侧击中了患者的肩胛。

 

“啊,大师,就是那里,哦❤!”

 

“我知道了。”龙套回答着,见灵幻正在委托人身上卖力并没有继续理睬他,便拉开椅子坐在了电脑前,点开了邮件。

 

致新隆:

 

上次不是和你提起过要给你介绍几个女孩认识的吗,近邻家的相泽太太听说你还单身就非要把亲戚的女儿介绍给你,本来我不想接受的,只是碍于对方盛情难却,而且你也该认真考虑一下这件事情了,这次也是个很好的机会,总之你这周就去和人家相亲吧,地点在调味市生姜百货大楼B座顶层的咖啡厅,时间是周五下午六点,可不能迟到哦。

 

另外有一件事,我一直和人家说你在一家小型的电脑公司做社长,所以你那个奇怪的工作可别拿到台面上来说啊。话说回来,你现在应该还没有女朋友吧,如果有的话可要赶快告诉我,否则就太难堪了。

 

                                                                          妈妈

 

“偶尔也会有这样奇怪的委托呢,师父。”龙套看过邮件的内容之后认真地感叹道。

 

“嗯,有多奇怪,比城市里长出巨大西蓝花还要奇怪吗?”

 

“嗯……”龙套思索了起来,似乎确实在比较两者的奇怪程度,然后问道:“但并不是诅咒类型的委托呢,这样的话我应该回答‘好的,请您放心,届时必定前往’吗?”

 

“标准答案,龙套!”灵幻赞叹道,“看来你对基本的与人交流时氛围的掌控似乎已经成长到不需要我担心的程度了呢。”

 

“虽然我并没有这种感觉,不过既然师父你这样说的话。”龙套面无表情地回答。

 

“啊,啊啊啊❤,超爽,啊!!!!!”这一天的工作在委托人愉悦的叫喊中悄然结束。

 

                          于是当晚工作结束后。

 

“所以说你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龙套!”灵幻一边抱怨一边挑起一筷拉面塞进嘴里,“啊,好烫!”紧接着就被滚热的面条烫得用双手捂住了嘴巴。“不管怎么说天底下哪有和老妈说‘届时一定前往’的家伙啊,不对,给我拒绝掉,这种让人不安的委托给我拒绝掉!”

 

“果然我应该拒绝吗。”龙套今天似乎没有什么食欲。

 

灵幻停下了和滚烫面条的斗争,思索了一下之后喃喃道:“算了算了,仔细想想这也不是你的错,既然都答应了,去也无所谓啦,总之你周五那天放假,这不是挺好的吗,可以在别的事情上面浪费时间了。”灵幻悠闲地回答道。

 

“这样啊,”龙套夹起几根面条吃了下去,然后又停下了思考了一会:“师父,有个问题想请教您。”

 

“只要我能回答的话。”灵幻表示接受提问。

 

“师父这次的委托是相亲吧,虽然我对相亲不太了解,不过据说相亲,是和女孩子相处最高难度关卡,师父已经能够面对这样的难关了吗?”

 

龙套突如其来的满怀好奇的如同夸赞和崇拜一般的提问让灵幻瞬间得意起来:“那是当然的了!”他正色着回答道,“不过像你这样的小鬼思考这种问题还太早了,先能够对喜欢的人告白再说吧,你可是连新手关卡都没过关!”

 

“所以我才会打算继续在肉改社锻炼……”龙套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句,然后又一脸认真和好奇地结果话头:“话说师父,你这次真的没问题吗?如果成功的就话会考虑和对方结婚吗?”

 

“结,节分?”灵幻又被面条烫了一下,这两个被龙套抛过来的问题让灵幻陷入了短暂的不易被人察觉的思考,说起来由于现在的工作一直很充实,原来自己从来没有考虑过结婚这种事情啊。还真是虚无缥缈呢,结婚什么的,以他的性格大概很快就会厌倦吧。喜欢尝试任何事物的灵幻自己都没有想到在尝试之前就对结婚如此没有干劲,没有干劲的事情勉强做了不如不做,果然要做到不让老妈和对方丢脸的程度拒绝吗,电脑公司的社长啊,简直是乱给我出难题。

 

“嗯,对,是结婚,”捋直了舌头的灵幻将这个单词正经地又念了一遍,“那是当然的啊,不然你以为相亲的目的是什么啊,”灵幻自信满满地回答道,“我可是面对任何硬仗都不会做失败的打算的,再说女生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完全想象不到自己败北的样子呢哼哼。”心里已经有了否定答案的灵幻面对弟子的疑问脱口而出的却是一如既往的吹牛皮托词。

 

“嘛……既然师父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龙套回答,虽然这么说着,但看起来仍然像是在纠结什么似的继续思考了一会儿,眉头也罕见地拧了起来,“那么师父,这次的委托不需要我帮忙吗?”

 

“帮忙?”灵幻突然感到有些意外,龙套连续问这么多问题还是比较少见的,看来这小子对相亲十分感兴趣啊,不愧是思春期。

 

“嗯。”龙套看起来很诚恳地肯定道,“上次马拉松的时候师父你也帮了我不少,所以这次如果有什么我也可以做到的事情的话我也很想帮到师父……结婚是对于一个人来说很重要的事情吧……”

 

原来他在考虑这件事啊,说起来这个小子真是爱在奇怪的地方突然认真起来呢,灵幻几不可见地挑了挑眉毛,不过相亲可并不是思春期少年眼里那么神圣美好的东西,只是大龄剩男剩女腥风血雨凶恶至极是搏斗场所而已,这些对于你还太早了。

 

“很遗憾,龙套,相亲是男人独自的战斗,其他人是帮不上忙的,”灵幻故作深沉地回答,然后又突然抬起头,温柔地微笑着看着龙套,随即自然地将手放在龙套的头顶不轻不重地揉了揉他的锅盖头:“嘛,总之你的心情我接受了,不过如果你真的感激我的话不如多帮我解决几个恶灵,当然不是因为我解决不了哦,只是能看到你独当一面的样子我就很满足了,虽说现在的你还差得远呢!”

 

“我知道了,师父。”灵幻的微笑在龙套漆黑的眸子里闪耀着和夕阳一样的暖色。

 

那个人的话什么事情都会认真去做的,相亲的话也一定会成功吧。

 

龙套:距离爆发24%。

 

 

                          于是相亲当天。

 

没问题,之前已经好好做过功课了,特别制作了电脑公司的名片,虽然是假的但是公司的信息都有预先在网站上注册过,并且认真填充了信息,关键的信息也联系了几个认识的业内人士忽悠过去了,总之也就是所谓的空壳公司啦,我是不打算做洗钱之类坏事啦,目的就是如果对方上网去查的话不会发现这个公司有什么违和的地方,相关行业的书籍最近几天也有恶补过,因为大学的时候有学过不少这方面的课程所以没问题,如果对方是外行人的话轻而易举就可以忽悠过去,就算对方是内行人也不至于会暴露,然后就是和对方聊天的部分了,我事先和芹泽打过招呼了,在恰当的时候我会发短信给他,他接到短信马上就会回电话给我,然后我就装作属下搞砸了工作并在电话里狠狠地斥责对方,要尽量歇斯底里一些,期间混杂着一些内外行都听不懂的术语以及一两句女孩子会反感的粗鲁的话,总之关键就是在这里给对方留下自己是个不会看空气公私不分的粗鲁的混蛋的印象,在愤怒地挂掉电话余怒未消的状态装出一幅压抑着不快的礼貌的表情告知对方我工作上还有些事情不得不走了并借故离开,一星期之后不出意外就会被告知相亲失败,对方没有看上自己的结果,这样老妈的面子和对方的面子都可以保全,自己也不会损失什么,接下来就算有一些意料之外的情况也可以以我出色的临场发挥忽悠过去,怎么想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出现的,嗯!

 

灵幻早早就来到了约定的地点,坐在咖啡厅的座位上等待对方的到来,并且在等待的空挡回想着自己这几天设计的天衣无缝的华丽被甩计划。

 

“你就是新隆君?”

 

灵幻的思绪被一缕纤细的女声打断,他不由得抬起头来,一抹纯洁的白色跃进了他的眼帘,如同天使振翅一般的飘荡裙摆在室内昏黄的光线之下闪耀着圣洁的柔光降落在自己眼前,一名穿着纯白色连衣裙的女孩拉开椅子坐在了灵幻的对面。

 

嗯,是个好女人呢,但是很遗憾,我的计划是不会变更的。灵幻看着坐在对面穿着几乎要撑裂开的白色连衣裙体重至少有一百五十斤鼻毛已经暴露于空气之中两毫米的女孩如是想。

 

“啊啊,你果然是灵幻新隆,我一直觉得不可能,没想到居然是真的,你就是电视上的那个诈骗师的灵幻新隆吧!”女孩突然兴奋地喊道,引来其他就餐的人纷纷侧目。

 

“哈?你在说什么啊?”灵幻一边装傻一边心虚地环视着周围。

 

“你就不要再装傻了!居然还告诉我说是电脑公司的社长什么的,你真是太有意思了!”女孩从椅子里挤出来蹭到了灵幻的身边拿出了手机:“总之先和我合个影,我要赶快发条推才行。”

 

“喂,你这样做我很困扰诶。”灵幻向旁边溜了一步,却被对方用蛮力给拉了回来,只得乖乖地呆在手机屏幕的角落里。

 

“我真——是太惨——了,相亲的——对象居——然是——灵——幻——新——隆——就是那个——诈骗——师——他还——对我自称——是电——脑公司的——社长来着——结果被——我一眼就——看穿了,超——搞笑wwwwww”女孩在拍过照片之后便又开始自顾自地发起推来。

 

“那个啊,不好意思,我还有事……”灵幻结结巴巴地吐出几个字,身体开始小心翼翼地向外蹭去,遇到这样的情况果然还是走为上计。

 

“嗯,你说什么?你还有时间?”女孩不知何时已经发完了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住了灵幻的胳膊,又以势不可挡之力把他拉回到座位上,“那太好了,难得正好我有很多事情想和你聊诶,你看过那些视频吗?网上好多你的鬼畜视频来着,就是怪奇侦探你出场的那一期,超爆笑诶!”

 

“我一直超级想把那个视频播给你本人看的,我可以播给你看吗?超级期待你看到之后的反应诶!”

 

“之前很多人对你黑转粉,是因为记者招待会的事情,那个真的是你做的吗?还是你又在骗人?”

 

“我是铁定觉得你是在骗人啦,你的事务所还在营业吗?”

 

“你真的会除灵吗,记者会的骚灵现象是怎么做到的,你该不会是魔术师吧,告诉我嘛,我肯定不会和别人说的!”

 

“记者会上突然间默不作声,之后又突然说出驴唇不对马嘴的话又是怎么回事啊,你在针对谁呢,还是在嘲讽大家?”

 

“喂喂,告诉我嘛!”

 

灵幻新隆,在被逼问了四个小时并且被逼迫配合弹幕观看了二十个自己被鬼畜的视频之后,精心准备的华丽被甩计划正式宣告完全失败。

 

失败原因:遭遇黑粉。

 

                          于是当天夜晚。

 

“哦,龙套啊,真是少见呢居然这么晚主动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错过末班车又舍不得打车的灵幻独自走夜路的时候接到了弟子的电话。

 

“嗯,师父,说起来我没打扰到您吧,相亲的事情。”龙套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拘谨。

 

“没那回事,刚刚才结束。”灵幻诚实地回答道。

 

“诶,谈了那么久?”龙套距离爆发34%。

 

“嗯,我也没想到会谈这么久,这次相亲还真是充满意外呢。”灵幻继续诚实地回答。

 

“也就是说很顺利吗,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是个好女人呢,”灵幻摸着下巴感叹道,好像对方能看到自己的表情似的,“话说龙套,你该不是在担心我吧,我也真是丢脸,会被你这种小鬼担心,当然很顺利啦,我之前不就说了不可能失败的嘛。”

 

“啊,也是呢。”龙套距离爆发45%,“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想和师父说一下。”

 

“什么事?”话题突然转变,而每当龙套说有什么要谈的时候灵幻心里都会莫名地心虚一下,“如果是涨工资的话如果你更卖力一点也不是不能考虑哦。”

 

“最近我可能不能经常过来打工了……”龙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灵幻的心里便是一沉,不是吧,这家伙又来这套,“是肉体改造社的事情,”他继续说,“下个月调味市会举办一场‘最强肌肉大赛’,前辈他们都已经报名了,所以这个月的训练的时间会增多,据说是让自己变得有人气的好机会,所以我也……”

 

“哈?给我等一下,”灵幻立即打断了龙套接下来的话,满怀质疑地说:“最强肌肉?虽然我不太明白那个可疑的大赛是打算干什么的,但是最强肌肉那种东西就是一个月之后你也不会有的吧,人气也是一样。总之你又在想翘掉打工了吧,但是我看到的只是一堆勉强自己的训练计划而已!我是明白你很想快点变得有人气的心情,但是也要稍微考虑一下自己的身体啊,只是普通的训练都会晕倒的你继续加强训练的强度也只是徒增疲劳而已,俗话说欲速则不达嘛。你现在只要脚踏实地地按照适合自己的计划就好,所以打工也好训练也好只要照常进行就没问题啦,就算你不打算三年级的时候向你喜欢的女生告白,在余下的时间让对方看到自己的成长也是绰绰有余的,所以下周也给我照常过来打工!”

 

龙套距离爆发50%。

 

“我并没有觉得有勉强自己哦。”龙套回答,声音仍然一如往常一般淡然,“不如说现在的话我觉得自己还应该再多做一些,所以我也想要去参加。”

 

“但是啊……”

 

“师父,关于告白的事情,我突然想到……”龙套突然打断了灵幻的话,用与平常的淡然不同的十分严肃认真的语气说道,“如果,在我告白之前喜欢的人就和其他人交往了的话,我该怎么办呢……”

 

龙套的话竟然让灵幻无言以对。

 

“所以我没办法让自己继续浪费时间了,一个月之后我就想和喜欢的人告白。”

 

“什么?”灵幻的表情在龙套看不见的话筒那头扭曲了起来,“啊啊啊,麻烦死了,你这家伙还真是不吃教训呢,”他抱怨道,“所以你又定了什么目标,该不会是挤进大赛前十什么的吧,马拉松对你来说已经是强人所难的话,这个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了吧!”

 

话筒对面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龙套平静而又坚定的声音不知何时悄然而至:“我想用这一个月,让对方看到自己帅气的样子。”

 

这次轮到灵幻陷入沉默了:“哈……”灵幻最终自嘲地笑了一声,“真是拿你没办法呢,我知道了,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就尽管说出来哦!”

 

“嗯,师父。”龙套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些微妙的轻松的感觉,“不过这一次我想靠自己训练就好了,不能总是因为这样的事情给师父添麻烦。”

 

“哦哦哦,原来如此啊,嘛,说得没错,我也是很忙的,不可能每一次都花时间陪你,交给你自己和社团的那帮人也可以放心吧哈哈哈……”灵幻爽朗地笑起来,表情则不可控制地抽搐起来,不知为何看起来反而像是在哭,然而龙套并没有透过话筒看到对方表情的超能力“总之你可不要勉强自己哦!”

 

“嗯,师父你才是,应该没有在勉强自己吧。”

 

不知为何总觉得被戳中了心事的灵幻额头上立即渗出了一片冷汗:“怎么可能啊,工作我完全可以处理得了的,更何况还有芹泽在,我可是完全想象不到自己有需要勉强的地方呢,啊哈哈哈!”

 

“那我就放心了,不愧是师父呢,那么就这样。”龙套冷淡地做了结语之后突然挂掉了电话。

 

“啊……喂……喂喂……这个臭小子居然就这样挂掉了!”灵幻恼怒地合上了手机。

 

“现在的年轻人,一言不合就挂电话,”灵幻没好气地一边嘟囔着一边将手机塞进兜里继续赶路,前方路口的拐角处传来醉汉呕吐的声音,“啊啊,我也去喝一杯怎么样呢……”灵幻感慨道。

 

成为话题人物的事情平息之后,灵幻就没再去过Happy trail,不过,只是做牢骚的听众的话,不管在任何地方灵幻都会受欢迎的,弱者的集中地到处都是。

 

龙套那家伙,越来越有自己的想法了,果然是长大了吗……

 

毛月亮挂在天上,朦胧的光照在脸上让人有些犯困,让灵幻有一种已经醉了的错觉。

 

“师父,我可能无法对你做出一直留在这里的承诺。”半圆形的月亮没有干劲地发着光,就像龙套平时半睁不睁眼睛一样,弟子平淡而真诚的话语悄然飘进了灵幻的脑海,成为了月色独一无二的对白。

 

“切,想说大话还差得远呢,臭小子!”灵幻嘀咕着踢开了脚边的罐子。

 

“你说的话还真是口不对心呢,骗人首先要从自己骗起吗?”

 

朦白的月光下一团模糊的绿色的灵体缓缓飘向了灵幻,“什么啊,是小酒窝啊……”灵幻不由得松了口气,说实话如果半夜遇到徘徊的恶灵可就惨了。

 

“你怎么没有粘着龙套,跑到我这里来了?”

 

“本大爷最近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只是偶然路过并对你表示一下同情而已。”小酒窝用酸溜溜的语气说道。

 

“哈,你吃错药了吗?你说的话我可是完全听不明白呢!”灵幻用调侃的语气回应对方略带冒犯的语气。

 

小酒窝则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像是在看一个病入膏肓的人一样:“偏偏在这个时候,茂夫好像又不能来打工了呢。”

 

“你辛苦地路过就是来告诉我这个的吗?”灵幻对此不以为意。

 

小酒窝又轻轻叹了口气,“说起来你好像从来不在意呢,自己的这份工作随时会给自己招惹到无法处理的麻烦这件事,现在仍然在做下去是因为有茂夫在吗?”

 

灵幻愣了一下,才不是这样的吧,别说得好像我没有那个小鬼就活不下去似的!然而他却把下意识想要反驳的话咽了回去:“怎么,出了什么事吗?”他问道,心情的些许波动并未影响到灵幻的思考能力,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小酒窝突然跑到他面前说出一些奇怪的话,但他大概能够猜到原因,龙套不在的时候恐怕有什么事情会发生吧。

 

“凭什么要告诉你,对本大爷又没有好处。”小酒窝耸了耸肩,摆出一副故意要卖关子的样子暗示了肯定的答案。

 

“谢谢你的同情,不过我还真是被你小看了呢。”灵幻则满不在乎地回应道。

 

小酒窝最后看了灵幻一眼:“嘛,这样最好,不过你最近最好小心一点哦,最近会经常被人找麻烦吧,不如说今天就已经被人找过麻烦了吧。”

 

灵幻听罢立即皱了皱眉头,小酒窝已经快速向高空飘去,“如果只是没事干的年轻人发发牢骚的程度对你来说当然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但是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呢,我只能告诉你这些了……”,说罢便消失在朦胧的夜色里。

 

 

                   小盐堆灰飞烟灭讨论版

 

ID烈盐乱舞舞舞舞:玻璃心也该回来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上线。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应该不会有事吧,那个女人不是说过自己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来着吗。

 

ID锅盖头大神教:说是那么说,不过谁知道呢,总之等一下应该就会知道结果了吧。

 

ID烈盐乱舞舞舞舞:不管怎么说他们可是聊了四个小时诶,四个小时那个男人不可能一点破绽都没有的吧。

 

ID小盐堆的专属女王:真是无聊,你们还真的抱幻想那个笨蛋会赢?难道你们忘了,灵幻新隆可是有着一张让人完全无法抗拒的嘴呢,那个笨女人怎么可能让他露出破绽,还有他那根灵巧的舌头,啊❤,我要在他的舌头上刻下我的烙印,让他成为只属于我的东西,那样的话他就再也说不出半个字了,听说他是怕烫的猫舌头,明明那么能说,这种罕见的舌头可得多玩一玩才行,或许会发出像猫咪一样的叫声呢,啊,不小心兴奋起来了,哼哼哼哼。

 

ID烈盐乱舞舞舞舞:啊,好恶心,你够了,谁也不想听你在那里脑补吧……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请让锅盖头大人对我做同样的事情吧!

 

ID锅盖头大神教:哼,锅盖头大人只会把你当成狗屎。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脸红)

 

ID锅盖头大神教:脸红个屁啊!

 

ID小盐堆的玻璃心:各位……

 

ID烈盐乱舞舞舞舞:你终于出来了,结果怎么样,有什么进展吗?

 

ID小盐堆的玻璃心:抱歉了各位,我要退出了。

 

ID烈盐乱舞舞舞舞:哈?为什么,到底出了什么事?

 

ID锅盖头大神教:一点都不让人意外呢。

 

ID小盐堆的玻璃心:今天和新隆大人交谈的时间是我人生中最有意义的四个小时,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曾经在做多么愚蠢的事情,真是羞愧难当,明明一把年纪还在啃老,我曾经自己自卑只知道嘲笑他人的不幸获得满足,我不认为这次对我来说是失败,对我来说是一场新的开始,虽然和你们度过了不少开心的时间,不过我想要去寻找更有意义的人生了,你们也快点发现吧,自己在做没有意义的事情这件事,再见。

 

ID小盐堆的玻璃心:另外,我觉得新隆大人是真正的灵能力者,不可能有错的,一直以来我们都错怪他了。

 

ID烈盐乱舞舞舞舞:什……么……新隆……大人……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刚刚那算什么啊!

 

ID锅盖头大神教:哇,恶心死了,超级恶心,那个人已经被灵幻那个魔鬼夺取心智了,人怎么可能被那种愚不可及的骗子摆布,真的把那个恶心的家伙当成救世主了吗?

 

ID烈盐乱舞舞舞舞:哼,简直可笑,虽然我觉得你这深井冰教徒没有资格这么说。

 

ID小盐堆的专属女王:哼哼哼哼,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

 

ID烈盐乱舞舞舞舞:咳咳,不管怎么说灵幻新隆还真是一个可怕的男人呢,没用的人走了也好,那个笨蛋直接暴露身份接近对方并且试图用语言沟通就本身是极其脑残的决定,我们在接下来的作战里可不能重蹈覆辙,如果大家都没有异议的话,我宣布小盐堆灰飞烟灭版全员五人,作战继续!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全员五人,玻璃心那家伙刚刚不是走了?

 

ID本大爷万众崇拜:你们聊得挺热闹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一号作战

发起者姓名:相泽北子

性别:女

年龄:29

工作:无职

昵称:小盐堆的玻璃心

作战内容:借由亲戚介绍与灵幻新隆相亲,并在现场制造压力使其露出马脚。

作战结果:失败

失败原因:大体上没什么事情成功过

 

                    于是夜间两点。

 

“芹泽,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放心吧,是就算是你也可以轻松做到的事情哦。”

 

灵幻先生是这么说的没错啊,只要收到短信就马上给他打电话……

 

然而短信为什么还不来呢?

 

难道说是我记错了?

 

不不不不不会吧,难得灵幻先生拜托我的事情,我怎么可能记错呢?

 

可是已经等了七个小时了,果然是我记错了吧。

 

不不不不不会有错的,我清清楚楚记得是今天来着。

 

难道说灵幻先生忘记了?

 

不不不不不绝对不可能,那个人可是很厉害的怎么可能随便忘记事情。

 

难道说是我搞砸了?

 

对,是我搞砸了呢。

 

啊,怎么想都是我搞砸了吧。

 

绝对是我搞砸了吧!

 

灵幻先生是不是已经不需要我了呢……

 

我真是没用,真是个笨蛋,真是个人渣,真是个……

 

就这样芹泽整晚都处于不安和自责之中。

tbc.


第二章在这里http://xiaxuxunyang.lofter.com/post/1e445681_d6cb5b3


第三章在这里http://xiaxuxunyang.lofter.com/post/1e445681_e0ab878


第四章在这里http://xiaxuxunyang.lofter.com/post/1e445681_f08647a

评论

热度(227)

  1. 茲姆夏絮珣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