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茂灵】妙笔生花

lanrenner:

AU

师匠是个小精灵(x)

 

妙笔生花

 

茂夫是一个写手,网络写手。

 

本来茂夫也不想当个码字工,奈何他患有社交恐惧症,身边人一多就脸红手抖心慌气短。而且茂夫还不会看气氛,各种意义上的不会看气氛,嘴又笨,当过一段时间客服,说得对方恨不得扛着长刀从网线那头爬过来砍他。

 

不过茂夫从小就喜欢写东西,一篇文要求写五百字,他写满一张纸还嫌不过瘾,别人尚在那里苦思冥想凑着字,他已经举手要求再来一张纸了,就像是要再添一碗饭似的那样积极。

 

如此这般,成年后的茂夫安心在家里做了个爬格子的死宅,日更六千,卖字营生,暂时找不到也不想找别的饭碗。

 

#

 

茂夫敲完最后一个字后,查了一下存稿字数,大约够他休息几天了。茂夫舒了一口气,看了下时间,已经挺晚了,他捏捏脖子又捶捶肩膀,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笔记本,那上面是他正在连载的那部小说的大纲,他习惯将大纲写在纸上。

 

茂夫用笔划掉了写在纸上的一个角色的名字,这个人物是那部小说里的男二,是个人气角色,不过刚刚已经被他给写死了。茂夫猜,大约到时候留言里面又要有一堆人鬼哭狼嚎嚷着要寄刀片地雷核弹的了。茂夫倒是无所谓,毕竟按照剧情的发展来看,这个角色已经到了必须得死的时候,不死不行。

 

茂夫将笔记本放在桌上,起身去洗漱。准备刷牙的时候,茂夫发现牙膏没了,他想起来上一次冒险外出买的新牙膏被他随手放在了书房。

 

茂夫走到书房的门前就在他的书桌上看到了一个发光的小人,那个小人正呈失意体前屈状趴在那本大纲笔记本上。

 

茂夫悄悄地走近了一点,小人好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注意到靠近的茂夫。

 

小人的身高差不多是一支笔的长度,十几厘米的样子,白衣黑裤,脑袋上顶着一顶小帽子,他一边嘀嘀咕咕着什么,一边又恨恨地捶桌,捶完了似乎是嫌手疼,又站起身来狠狠地踩了一下对于他来说体型过于庞大的桌子,如同仓鼠踩大象。

 

小人将笔记本打开,手里凭空变出一个像是橡皮的东西,他用那个东西在纸上擦了起来。

 

那个已经被茂夫写死了的人气角色的名字在茂夫的脑海里浮现,模糊晦暗的名字逐渐鲜明了起来,一个想法窜进茂夫的脑海——他不应该让那个角色死,他可以改一下剧情。

 

茂夫摇了摇头试图打消这个念头,随即换了一个方位从正抱着橡皮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的小人背后靠近书桌,然后一下子捏住了小人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小人惊呼了一声,“啪”地一下连人带橡皮一起消失了。

 

茂夫看着笔记本,果然那个角色名字上象征死亡的叉被擦掉了。茂夫感到很诧异,但更多地是生气,他沉声道:“你不用躲了,出来吧,你以前也改过我的东西吧。”

 

小人重新出现在桌子上,他仰头看着茂夫,毫不心虚,气势十足:“没错,就是我改的,你把人气角色写死了,你知道有多少人会因为这而弃坑吗?可惜那次后来又被你给改回去了,你这个人实在是固执——”小人大喘气了一下,然后瞬间瘫坐在桌上,他一边拍桌,一边哭丧着脸,“女主你死得好惨啊,好好一个姑娘就这么没了,男主个渣渣……”

 

茂夫看他哭得真情实感,一时之间竟然也没有办法发脾气了。茂夫以前遇到过不少读者说要是他把谁谁谁给写死了就哭给他看,但是那终究只是说说而已,没人会真的跑到他面前来哭,现在忽然遇上这么一位,还真是既新鲜又棘手。

 

“那个,你、你别哭了啊,”茂夫抽了一张纸巾,撕下一角递给小人,“别哭了。”

 

小人接过纸巾擦脸,茂夫又递过去一片纸,他接过来豪爽地擤了一通鼻涕,然后问道:“你不怪我了?”

 

“怪你什么?”

 

“我改你的剧情……”

 

“反正你也没改成。”

 

小人站起身来,他不服气道:“我下一次肯定会成功的。”

 

茂夫伸出一根手指头就把他给撂倒了:“哦,那你加油。”

 

小人鼓着脸颊爬起来,茂夫用手指点他的脸颊:“你叫什么啊,到底是什么?”

 

“我叫灵幻,”灵幻推开茂夫的手指,“我是身为一位创作者的你的守护灵。你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写东西了,对吧?”茂夫点头,灵幻继续道,“你的梦想是当一位作家,现在却是网络写手,虽然人气很高,但是那并不是你想要的,你想写自己喜欢的题材,却往往会被编辑叫停,因为那样的题材太过冷门,不会有多少人喜欢看,你只好去写热门的题材,但是剧情发展一定要按照你的意思来。你最丧心病狂的地方就是喜欢发便当,你已经写死了一个男主、两个女主、多个人气配角,连续几年蝉联‘〇〇网你最想暗杀的作者’排行榜榜首,人送外号‘便当小王子’……”

 

茂夫做了个暂停的手势:“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你不是守护灵吗,怎么像个背后灵一样?”

 

灵幻露出了一个“你正在被做成表”的笑容:“对于我来说,你在创作方面是没有隐私的,我还记得你小学时候写的那篇黑历史,女主原型是你的初……”

 

“别说了……”茂夫不得不向守护灵势力低头,他在桌子前蹲下,视线与灵幻持平,“你到底想做什么?”

 

#

 

“不行,我拒绝。”

 

“让你把男二写活很难吗?那你直接别把他给写死就行了。”

 

“这是剧情需要,他必须死。”

 

“身受重伤而已,写个神医出来为他治疗一下不就行了?”

 

“大纲里面没有神医这种角色。”

 

“那就写一个出来啊,你可以写,主角为了救男二便与小伙伴们一起出发前往〇〇谷寻找隐居在那里的神医,然后他们历经了艰难险阻终于找到了神医,但是神医性情乖僻,不肯医治男二,不过最终他还是被主角对男二的情谊所感动,出手救了男二让他起死回生。这样一来,不仅仅保住了男二的命,还促进了主角团内各人之间的感情,而且你想想,就这些内容你又可以写好多字啦。”

 

“这也太俗套了吧。”

 

“那你想个不俗的出来。你看看评论里的读者,他们已经预感到你要把男二给写死了,一堆‘我为男二续一秒’的,你忍心让他们失望吗?”

 

“……好吧,我考虑一下。”

 

#

 

茂夫坐在电脑前面,灵幻坐在他的肩膀上面,两人盯着评论看,灵幻看着那上面一堆要寄刀片的留言,觉得他忧伤得都快要秃头了。

 

灵幻从茂夫的肩膀上跳到桌子上,面朝茂夫:“你为什么最后还是把男二给写死了?”

 

“喜剧往往只会让人一笑而过,悲剧才会让人记忆深刻,而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没有多少人会喜欢在下班放学累成一条汪只想看点不废脑子的东西乐一下弥补千疮百孔的身心之时再被捅一刀的,而且你又不是莎士比亚。”

 

“我比较喜欢欧里庇得斯。” 

 

“我也是……不对,”灵幻严肃了神情,“说认真的,你再不好好写东西,我就要枯了。”

 

“枯?”

 

灵幻指了指他脑袋上的帽子:“你知道我的帽子下面是什么吗?”

 

茂夫想,难道不是地中海吗?或是世界的终极?又或是通往另一个时空的入口?

 

茂夫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灵幻慢慢地谨慎地摘下了他的帽子,茂夫看到他的发旋间有两小片嫩绿,嫩绿间还夹着一点什么。

 

茂夫诧异道:“你头上这是发霉了,不,长草了?”

 

灵幻不满道:“这是两片叶子,叶子中间是一只还未成形的花苞。它们对于我来说可是很重要的东西,它们要是枯萎了,我就会……”

 

茂夫有些心慌:“你会怎么样?”

 

灵幻摸了摸叶片:“不知道,也许会消失吧,我有一些守护灵朋友,他们头上的叶子枯萎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只有创作者不停地创作、发表创作,这些叶子才不会枯萎,甚至会长出花苞。”

 

茂夫好像忽然被赋予了一种使命感,他磕巴着道:“我、我几乎每天都有完成六千字啊。”

 

灵幻像是在看着一个刻苦努力但是永远只考六十分的娃那般看着茂夫:“可是,只是这样是不够的啊。”

 

灵幻让茂夫拉开了窗帘,月光从外面洒下来,覆了半面桌,灵幻变出一只小杯子,他将杯子放到月光下,然后又在桌上的光影交界处撕下一块东西,他把那块东西放到茂夫的手里:“喏,一片月光。”

 

茂夫用指尖点了点那片月光,既凉又软,有点像是果冻或者水馒头。

 

“这是我的食物之一,采下来以后被人类碰到的话很快就会不见了。”灵幻的话音未落,那片月光就开始变得透明,随即便消失不见了。

 

灵幻拿回了那只被他放在月光下的杯子,他把它递给茂夫看,虽然只是一只小小的杯子,但是茂夫却在那里面看到了一汪泉,泉里映着一弯月。

 

灵幻把那只杯子里的月光浇在头顶的叶片上,从杯子里面倒出来的却不像是水,而似一泻流萤,它慢慢地飘散开来,星星点点,而后又融于月光。

 

两片叶子舒展了一下,各自往一边挪了挪,花苞完全生长了出来。

 

灵幻轻轻地摸了摸那只成形的花苞:“叶子与花苞象征着守护灵的生命力,守护灵生来即有两片叶子,之后便会因为所属创作者灵感的有无多少而生亡荣枯,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生出一只花苞。因为从古至今有许多人对月感怀,每天这样浇一些月光,也可以代替创作者的灵感,不过这样要浇好长时间才管用,今天恰好到了时限,花苞才完全长了出来。这只花苞一开始是因为你的一部小说而长出来的,不过那小说因为题材冷门,没有什么人看,后来它就被叫停了。”

 

茂夫有些失落:“是哪一部?我继续写好了。”

 

灵幻摇摇头:“不用了,现在这样也挺好的。除了作品本身的灵气外,只要它有很多人喜欢,或是得到他人的认同,叶子与花苞就会继续生长,你现在的作品就有很多人喜欢,但是也会有人因为角色的死亡而弃坑,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改你的剧情的缘故,我有点担心那些人不会再往下看了。”

 

茂夫想了想了问:“是不是如果有很多人喜欢我的小说,你的那个花苞就可以开出一朵花来,那这之后你会怎么样呢?

 

“我不知道,而且,也不是每一朵花苞都可以开放的。”灵幻实际上是知道的,但是他已经告诉茂夫太多的东西了,按照规定,他不可以再继续说下去了。

 

茂夫笑了一下:“总有一天可以的,相信我,不会让你等很长时间的。”

 

#

 

茂夫用尺子量了灵幻的身高,十七点九厘米。自这之后,一直觉得自身形象十分高大帅气的灵幻就喜欢上了茂夫头顶的这个位置,他觉得待在那里有一种俯瞰全世界的感觉,可以弥补一下他身高的不足之处。

 

除了茂夫外,旁人是看不到灵幻的,于是茂夫在外出历险的时候会带着灵幻,他觉得有灵幻在身边,他的社交恐惧症就减轻了许多。

 

灵幻在出去的时候仍然喜欢待在茂夫的头顶上,为了防止掉下去,他有时会拽着茂夫的头发,后来不知道谁先提议的,多半是灵幻吧,两人玩起了一个幼稚的游戏——灵幻拽拽茂夫左边的头发,茂夫就往左走,灵幻拽拽右边的,茂夫就往右转。

 

灵幻趴在茂夫的脑袋上:“我觉得这样我好像是在开高达或者是在开挖掘机。”

 

茂夫问:“你开过?”

 

灵幻跳到茂夫的肩膀上:“这是想象力,懂吗,想象力。”

 

茂夫拎着灵幻的后衣领将他放进胸前的口袋里:“那么欢迎乘坐mob号,请乘客坐好,我们要启动了。”

 

回到家后,茂夫才想起来他还有篇约稿没写,明天就到时限了,没办法只好熬夜。

 

码到一半,茂夫去泡了一碗方便面,灵幻站在面碗外面朝里面看:“我可以尝一下吗?”

 

茂夫一边码字一边道:“可以。”然后他就听到了“噗通”一声。

 

灵幻顶着鱼板从面汤里站起来:“咳,那个,我只是忽然想泡个温泉而已。”

 

茂夫忍着笑意:“水温还好吗?”

 

这么一闹,茂夫忽然也不想码字了,或者说他本来就不是很想写这篇约稿,他觉得他现在跟一条咸鱼没什么两样:“我写不下去了,我要拖稿。”

 

第二天,茂夫告诉编辑说他的电脑被自家的猫弄坏了,具体一点的原因是自家的猫掉进了放在电脑旁边的泡面碗里,然后面汤就流了一键盘。

 

灵幻在茂夫的电脑键盘上跳来跳去打字,“瞎说!胡扯!”然后又爬到茂夫的肩膀上拼命踹他的脸,说出了与编辑一样的吐槽:“你家泡面碗跟澡盆一样大是吧?”

 

茂夫将灵幻从他的肩膀上摘下来:“那倒没有,可是我家的猫就像一支笔那样小啊。”

 

#

 

后来,茂夫真的没有让灵幻等很长时间,他成了一位畅销作家。

 

灵幻脑袋上的花苞开花了。

 

茂夫的社交恐惧症在灵幻消失后便复发了,他深居简出,从来不出席签售会,只想躲在家里做一个死宅。

 

死宅茂夫家的门铃响了,他不由地一惊,但还是起身走到门边,他从猫眼里看到了一个他不认识却又让他觉得有些眼熟的男人,他隔着门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人站在门外道:“我是来说一个故事的,一个妙笔生花的故事。”

 

end

评论

热度(119)

  1. 茲姆lanrenn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