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茂灵】灵幻新隆的一日悲惨记事

帽灵世界真理♪:

=口=!!!!!!您是天使吗!!!!!!您是天使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先炸为敬!!!!


好可爱啊这只蝙蝠师匠!!虽然很倒霉但是太可爱了哈哈哈!半血族赞!蝙蝠赞!不行了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玩弄这只毛球了!虽然只有一天太可惜……影山大魔王你要好好珍惜这难得的一天啊~(喂)以及姑娘的大魔王依旧这么带感~~(荡漾)师匠都吓得打嗝了~~(这个嗝真的是要萌晕我)就算成了小小的蝙蝠、相信师匠也还是能搞定大魔王的www!(貌似这次得牺牲一下肉体23333影山长大了几岁真好啊w(喂)


顺便姑娘的这只师匠跟我脑的有同步啊我也脑过师匠会老是被犬齿咬到嘴巴(然后不得不定时磨牙什么的)、还有不适应饮血这一点!!!啊居然这么契合我要开心死了呜呜呜我的人生怎么能这么圆满啊啊啊啊!!!!


人生中的第一次太高兴了于是冒昧转载了如有不妥请告知><~~对啦天使姑娘求个爱称嘛(喂)不然我就一直天使天使的喊下去啦(等等)


那么以下是回赠~!来自搞笑艺人的衍生=3=~~时间太赶只有草稿级……嗷~~~虽然今天没有吃饺子但是吃了萌萌的师匠嗷!!!超级感谢!!!!!




逆向表白个!MUA!(●'◡'●)ノ♥~~~




蓼彼萧斯:



脑洞来源于 @冷就戴上胖次吧! 大大的条漫, 被蝙蝠师匠萌得颤抖,于是就生出了一个有病的脑洞_(:з」∠)_太可爱啦啦啦啦告白!






  灵幻新隆在普通地刷牙,直挺挺的细毛蹭着他的牙齿,从前面刷到后槽,冰凉的薄荷味在这个季节已经不太试用。


  他还在发呆想要换的牙膏,然后就把牙刷咬断了。


  断面粉碎,残渣还在嘴里不受控制地咀嚼了下,发出“咯嘣咯嘣”的清脆声响,随即而来的是嘴唇上的刺痛。


  “呸。”


  灵幻吐出了一嘴带血的泡沫。


  再张开嘴照照镜子,果不其然——那四颗獠牙又久违地长了出来,在泡沫里露出了尖头耀武扬威着。


  “……”


  饥饿期又到了。


  灵幻摸了摸肚子,那里以可以觉察的速度飞快地生出了饥饿的感觉,他差点把嘴里的牙膏咽下去。




  灵幻新隆,32岁——不不不,这不是某种“生物”的伪装,而是一个真真切切属于人类的年纪。


  除了身为诈欺师外,这是他人生最深处的秘密——啊,如果暗恋弟子也算一个的话,就要加上“之一”了——表面为人类的灵幻新隆其实是个吸血鬼。


  注意,不是除灵过头的妄想。


  这事情极为玄幻,哪怕在他年幼无知对人提起时都被当成中二打发了,稍稍长大知道严重性后更是守口如瓶,不过还好那个半吊子吸血鬼在初拥他到一半时突然跑路,所以身为半成品的吸血鬼,这件事给灵幻带来的影响远远小于预期。


  他饮食正常,不畏惧阳光,不怕那些花样繁乱的招数,身体温热,但同样也毫无灵力,伤口恢复跟普通人也没什么差别,其实仔细说好处反而多些——比如衰老得极为缓慢,感官也更为灵敏,力气也要大一点。


  


  唯独饥饿期。


  这欠打欠踹欠收拾的饥饿期。


  灵幻新隆摸了摸牙齿,内心十分崩溃。




  大概五六年才会来一次的饥饿期是他最烦恼的事情。


在这期间灵幻会短暂地陷入吸血鬼的状态,他需要大量地食用人类血液,直到滚烫恐怖的饥饿感褪去,而如果在到达饥饿顶点还没有得到满足的话……


  总之会有灵幻新隆不愿细说的事情发生。




  “要命啊。”他一边漱口一边感叹,被牙齿咬到的伤口还在流血,血液的味道贴在极为敏感的味蕾上激得他不断干呕。


  没错……身为半吸血鬼的灵幻新隆其实完全不能接受血液的味道。


  这就非常倒霉了哈哈哈——咳!总之,灵幻新隆地狱似的饥饿期到来了。


  


 


  九点。


  灵幻新隆瘫在座椅上,手虚虚地按在胃部。


  因为饥饿胃液倒流的感觉实在痛苦,他勉强才不发出呻吟。而订购的血袋因为数量巨大只能过一段时间送来,他计算得准确,正好中午的时候回家一趟来解决这个问题。


  影山茂夫进来的时候,他敏锐地动了动鼻子。


  “章鱼小丸子买来了?”


  “嗯。”


  龙套没有对他习惯性的使唤提出意见,而是熟练地用超能力让它们在半空中飞快地转着吹凉。


  灵幻新隆鼻子间满是食物的香气,他在来之前已经吃了两碗拉面和一份咖喱,食物实实在在地涌上了喉咙口,但仍旧感觉不到满足感,大脑发出的饥饿指令让他越来越焦躁。


  “凉了吧?”


  “还没有……!”影山茂夫惊讶地瞪大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灵幻新隆直接探出身体去抓飞起的章鱼小丸子。


  “啊好烫!”


  灵幻又惨叫着吐了出来,这一下刺激他常识上接近饱和的胃,几乎真的要呕吐了。


  影山慌慌张张地跑过去,那些食物冰雹似的下落,“吧嗒”落在了地板上,污迹斑斑。


  “好热……”


  蜷缩起来的师父脸上泛着冰冷的青白色,摸起来也像碰到了积雪,但他却不断嘟囔着“烫死了”。


  热?


  影山的手指抽动了下,担心地搓揉他的胳膊:“师父你坚持一下,我去叫医生。”


  “不行!”


灵幻说不准这个期间的自己会不会查出什么异状,他尽力直起身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领口被冷汗浸湿了一圈,“我休息一下就好了……你……”


  他咽着口水停了下来,眼睛直勾勾地黏在影山的脖子上。


  那里皮肤白皙,带着不可见的微妙跳动,空前灵敏的耳朵甚至可以听到血液流动的声音……


  冷静点!


  灵幻新隆猛得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颊,饥饿感再次被刺激得翻腾,他可惜地看着地板上的食物,在发现自己竟然思考着食用的可行性时彻底明白已经要到达顶点了。


  “有吃的吗?”


灵幻气若游丝。


  影山掏了掏自己的口袋——真的拿出了一颗酒心巧克力。


  糖果滑进嘴里的感觉让灵幻松了口气,随即气味辛辣微甜的酒液渗了出来,味蕾被刺激得发疼,好歹冷静了一点。


  “我要回家。”


  影山抓住了他的手腕:“去医院。”


  “我说回家就回家!”


  灵幻现在暴躁到不可理喻。


他外在冰冷内里却像是火山爆发,滚烫的岩浆来回窜动,那点酒味更加助长了这份来自吸血鬼不容置疑的本性。


  “师父?”


  影山被他突然的发怒吓到了,嘴唇动了动,眼睛里露出飞鸟一样不似小心也不似冷淡的情绪:“……去医院吧。”


  


  灵幻新隆隐隐已经碰触到了那个饥饿期的“顶点”。


  ——再留下来就不妙了。


  他现在无暇顾及旁边人的担心,恐惧和更深一层的饥饿瞬间贴着他的脊髓翻滚着涌了上来。


 




  吸血鬼期间超强的体力救了他,等他从热度惊人的地狱里清醒时已经跑回了家里。


  来自黑市的一纸盒血袋散发着万丈光芒被放在了门口。


  灵幻新隆几乎要感激地痛哭流涕,忙颤抖着抱了纸盒就掏钥匙,嗅觉被若隐若现的味道撩拨,那个隐约的“顶点”终于显露了出来。


  他慌忙去咬开血袋——来不及了。


  层叠积压的饥饿和渴望“嘭”地爆炸,先从胃部开始,然后心脏喉咙眼睛,最终大脑,都像放了烟花一样五光十色地裂开。


  纸盒砸在了地上,血液飞溅,散发着令人不适的不祥味道。


  现场灵幻不知所踪,只留下了散落的衣物,它们浸在血液里,软塌塌地贴上了地板。




  良久,一只两个巴掌大的蝙蝠从衣服里蹦了出来。




  “……=  =”


   蝙蝠摇摇摆摆地立正走着,努力用细小的爪子撑起全身的重量,它昏头转向了一会才理解了现在的状况。


  又!来!了!


  没错,这就是灵幻不愿细想的悲惨结局——在饥饿达到顶点时,他会无法控制地变为吸血鬼的初始形态。


  ——蝙蝠。


  一个“M”字刘海的金色小蝙蝠。


  蠢爆了。


  灵幻思考了会人生,再次把那个坑爹的吸血鬼在心里吊打了十遍,然而他还是不得不以蝙蝠的身体去喝那些血液。




  正当他准备用小尖牙撕扯血袋时,门忽然被敲响了。


  “师父你在吗?”


  男生沉静的声音传了进来,他又“咦”了一声,似乎在辨别空气里的气味,再说话时已经有不妙的语调:“对不起,我进去了……”


  喊话戛然而止,影山茂夫眼睛稍稍张大,显出了黑深的颜色。


他看清了里面的样子,瞳孔惊慌地跳了跳——又很快沉了:“师父!”


  鞋子踩踏着血洼走了进来,他弯腰只拿起了灵幻的领带,那早已看不出本来的样子,乌糟糟地染满了血,还没有凝固,顺着他的指尖往下淌。




  灵幻新隆拖着纸盒躲在了桌子下面,他看不清外面发生了什么,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场景的不妙。


  这小子不会误会吧?


  他刚生出这个想法,就听见一声巨响,随即冰箱漂浮着从他眼前掠过。


  “……”


  灵幻新隆惊恐地咬住了血袋,抓紧时间吸收完所需血液然后恢复原状跳出去。


  ——在房间毁灭之前。


  他捏着鼻子,嘴上的伤口又一抽一抽地泛着疼。


  下一秒飞起的东西又以柔和的力度放回了原处,灵幻新隆偷偷探出头,正看到血液飞起又落下的场景。


  这要真是凶杀案,现场也早被破坏干净了。


  灵幻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立在中间的影山头发飞舞着,面无表情地抬头看雨滴一样飞落的鲜血,有一两滴掉在了他的脸上,白皮肤衬着红红的几道伤口似的细痕。


  ……简直就是几年前他误以为家人死去的表现啊!只不过因为体型差异,现在看起来恐怖到极点,根本就是比3D还刺激的末日魔王电影。


  灵幻吓得“嗝”得一声。


影山哥斯拉顿了顿,头没有动,只有黑漆漆的眼珠静静地滑向了他的方向。




被弟子认为死亡而暴走和被弟子发现师父是个蝙蝠而暴走,到底该选哪个呢?


灵幻新隆沉思着,直面了人生最大的危机。




TBC


评论

热度(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