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弹丸/狛苗】未完待续

朝菌:







“我回来了。”




那位狛枝凪斗前辈这样说着,向我招手,金属的义肢在雨水的冲刷下闪闪亮亮的。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回来了”这样像是约定好的话语?这个问题在脑子里冒出来,但随即便被接踵的惊喜冲撞得昏昏噩噩,不知去向。


一切结束后,狛枝前辈的话语又一次浮现在脑海。被抓着一只手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但是那样的笑容应该是开心的吧?隐隐约约也有些熟悉的感觉呢,难道——是在那件事之前就在学园里和狛枝前辈认识了吗?找到77期前辈们的时候也是那样,狛枝前辈还身为“绝望”之时,就用那样熟悉的眼神打量着我,说一些奇怪的话。


果然还是去问问吧。








“那个、日向君,这边的事务已经差不多安定下来了,如果可以的话,大家能回来稍微放松下吗?”我向屏幕对面的日向创请求道。未来机关的重建在宗方先生的主持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希望之峰学园的重启计划则是在我的建议和大家的支持下开始,比起最初百废待兴的场面,现在的状况似乎已经能够拨开云雾,看见属于未来的希望之光了。


“啊,那么就回来吧。”日向微笑着点头。


“决定了喔喔喔!唯吹我要举办lovelove的Super Rock Party——!”


“喔——!好久没有吃到霜降牛肉了!”


“那、那个,真是太好了……”


“吾等幸存者的使命,踏上修罗之路远虑亦无用。”


“——咕啊!喂!”


看着日向无奈的表情,大概知道对面的前辈们已经吵吵嚷嚷地庆祝了起来。


真好啊,大家一起。


我为他们感到高兴,心里却有些空落落的。


“那么三天后港口见噢,到时聊。”日向说。


“嗯!”挂着微笑向日向君挥了挥手,正打算就此结束通讯,画面突然间猛烈地转换了场景。


一阵天翻地覆的震动之后,我惊讶地看着屏幕上微笑着的狛枝前辈,嘴里已经忍不住叫出声——






“狛枝前辈?”


意外地顺口,完全没有经过思考和犹豫,我这样喊着他的名字。


“呀,苗木同学。”他伸出左手的机械义肢,向我打招呼,就像那时一样。


“你这家伙突然之间干什么啊?”听见了日向君的抱怨,画面突然抖动起来,看着狛枝前辈身后移动的场景,我大概判断出他是在移动。原来是抢走了电脑吗?


“那个……前辈?”


从室内到室外,跳下了一个很高的台阶,一路跑到很远的地方。凭借背景的变换,我大概猜到这样的过程。十神君在旁边不耐烦地抱怨了一句“真是麻烦”就离开了,我则为狛枝前辈担心起来。


“狛枝前辈,不要看屏幕啦,当心脚下。”


他始终看着我的眼睛微微睁大,快速地朝身前看了一眼,然后及时地避开了一个抱着花瓶匆匆忙忙的路人。


“我还真是幸运啊。”他感叹道。


总是做这样危险的事来测试自己的幸运,这种想法……请不要再有了。


“总是做这样危险的事来测试自己的幸运,这种想法……请不要再有了。”


——唉哎哎!


我掩住自己的嘴,没想到稍微带着谴责的话语就这样说出口了。带着自责看向狛枝,好在他并没有生气。


他停了下来,表情有些错愕,眨了眨眼睛,发出自嘲一样的笑声,“哈哈,什么嘛,苗木同学完全没有呢。”


“对、对不起…”


“不是谴责的意思噢,”狛枝凪斗说道,“苗木君以前,也对我说过这样的话。”


是…那件事之前吗?原来在学园里就已经认识狛枝前辈了,我稍微带着点庆幸,不好意思地挠着脸颊。


“诶..是吗?虽然已经没法回想起来了,但是以前遇到过狛枝前辈真是太好了。”


朋友那样的关系吗?我猜想着,又不敢问出口。


“不过不是朋友噢。”


差点以为心声又被胡乱说话的自己吐出来了,我惊讶了一秒的时间后,稍微落寞了起来。


“…这样啊。”只是见过面的程度啊...我在意着那句“我回来了”,还以为会是相熟的人。不过也是,作为“幸运”被抽取进来的自己,努力都来不及,大概也没有多少认识学长的机会吧。


“不过现在也重新认识了前辈呢。”失落也差不多要打住了,我给自己鼓着气,重新看向狛枝,“狛枝前辈单独跑出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吗?”


“啊啊,浪费了苗木同学宝贵的时间的我真是有罪。比起其他事情,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了,尽管是于我这样的渺小的存在而言,也是能称作'一生的请求'的事情啊。”他将左手放在胸前,做出十分荣幸地样子。看来完全没有可能拒绝了。我想着。


“啊…我可以帮上忙吗?”


“当然。”他伸出手,向我邀请道,“呐苗木君——”


“回来之后,请单独分给我一点时间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嗯,没问题。”我也认真地答应了下来。


这样认真而严肃的态度,怎么可能推辞嘛。看样子真的是十分严重的事态啊,不过狛枝前辈为什么不让日向君知道呢,如果日向君都解决不了,我就更没有可能做到了……吧?


“在这里!”远远传来二大前辈的声音。


“啊,他们过来了。通讯就到这里了,苗木君,不要忘记约定噢。”他飞快地朝身后望了一眼,然后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随即屏幕上显示出“通讯中断”的字样。




我苦恼地关掉电脑。结果到最后还是没有问出口,不过既然约定好了——再见时就能够明白了吧?


带着这份不知道从心底何处涌动的期盼,我拿起红笔在日历上圈定了三天后的数字。








“你呀,之前不是说好了要慢慢来吗?怎么突然之间——”日向无奈地说着,被狛枝打断了话语。


“日向君关心我我是很感动啦,但是这种心情你能明白的吧?——明明好不容易才找回的记忆,苗木君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狛枝凪斗盯着自己的双手,仿佛祈祷一样呢喃,“这种心情……从来没有过的迫不及待,自私而卑鄙的我已经无法一个人忍受这份甜蜜而痛苦的感情了。大家,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真没办法——”日向创叹了口气,“好啦我知道了,十神和雾切那边我会去解决的。”


“太狡猾了啦!”西园寺日寄子在旁边嚷着,“算了,只有这次……祝你成功好了。”


“我会好好帮你们拍照的哦。”小泉真昼举起相机。


“这份心意一定会传达到的,”索尼娅双手合十,“既然从前能够相恋,想必再遇依然会受对方所吸引——电视剧上是这么说的哦。”


“索尼娅同学说的太对了!所以这样我才会被索尼娅同学所吸引啊——”


“啊~吸引之后是工口的展开吗?”


忽然之间又变成了方才吵闹的场景,狛枝凪斗站在吵闹的中心,被鼓励的眼神注视着。


就算吵闹……这样的场面,也不赖嘛。




因为,这个故事啊,不是要打上『THE END』的完结篇目。


前进的脚步不会停下。永远积极向上的少年这样坚信着。


希望是永无止境的。始终追随着那道微弱却温暖不息的光芒的他也是如此坚信着。


就算是谁也没有见过的未来,就算是阴沉毋测的天空,只要去相信那份感情,仰望着天空,也总会有晴朗的一天。


那一天,会是——


记忆中的少年站在开满象征希望的非洲菊的校园门口,迎着阳光向他微笑。


他记得当时,少年所说的话语——




“欢迎回来。”




便是让天空放晴的那第一束穿过阴云的微光。








完。


——————————————————————————————


断断续续的,大概超过了60分,最后打下了“完”这样的字眼,突然间心里涌上荣幸的感觉。首先弹丸论破3完结恭喜!尽管追番的过程中有难过到想要弃坑,但是总期待着下一集,再下一集,也许两个人就真的见了面也指不定。最后的最后,能够达成这份愿望,实在是太开心了。


本以为是永不相遇的幸运组同框了,这一点,就是我不后悔追弹丸3的论据了吧。


虽然动画已经完结了,但我的心里他们还会有更多更多的交集,更多更多的感动。在此也感谢爱着他们的各位,感谢一直以来看过的许多优秀的作者,是你们让他们的故事「未完待续」。十分感谢!


最后感谢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第一次投稿尝试,题目很棒噢噢~搬运微博感谢!



评论

热度(79)

  1. 茲姆朝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