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狛苗][AU Series]The Bullet #3

山茶:

阅读/喜欢/评论 感谢。


这章最后算是给未来(不一定有没有)的续篇埋了个伏笔~


另外请教一个问题,靠后的章节里有因情节需要所以出现的肉,剧情需要不能拉灯,有什么屏蔽的关键词吗?或者可以发上来不被河蟹的办法(不太喜欢图片)?我实在不想一章发好几次啊……万分感谢!


                               The Bullet


#3


    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不过几天的相处下,苗木发现自己和狛枝的关系变得出奇地要好。


    “狛、狛枝君你不要跑的那么快……”


    “明明是你叫我全速全进的啊,苗木君”。狛枝笑着把颠得气喘吁吁的苗木从肩膀上放到地上,满天的星光打进他的眼里衬得笑意暖暖。“时候也不早,你该休息了。”


    “可我还想早点……”苗木刚准备抗议,就被一阵困意席卷,情不自禁地打了呵欠:“好吧。晚安,狛枝君。”


    “晚安,苗木君,祝你有个好梦。”


 


    苗木躺在地上,睡眼朦胧地注视着狛枝架起篝火的背影。僵尸的身体,不用休息,也不用进食呢……不对……狛枝说的是不能进食人类的食物,但是这些日子……


                                ***


    冷。


    一个寒颤,苗木突然惊醒。他打了一个喷嚏,然后惊奇地发现自己居然像浮在空中一般摇来摇去。


    调整焦距,苗木观察了下四周的情况。事实证明,他并不是像浮在空中,而是确实飘在半空中。双手双脚还是自由,身体躯干却被五花大绑在一根距离地面不远不近的粗树枝上。


    不用脑子想也知道是狛枝干的好事。苗木伸出手将束缚自己身体的藤条揭开,轻轻跳下地面。既然能把苗木绑在这个僵尸够不到的尴尬位置,也就是说明,他本人不知道哪里去了。苗木扫视四周,确实没有发现狛枝的身影。


    不过肯定也不会走太远——万一苗木发生意外,他就来不及赶回来了。苗木扶着肩膀,抬起酸痛的右臂舒缓筋骨:关键是,他为什么要独自消失呢?


 


    食物。


    没由来的,苗木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睡前思考的问题。这些日子以来苗木从未看见过狛枝有任何要吃东西的意向。狛枝不是不用进食,他说的是不能进食人类的食物。


    那么就是说……


    狛枝依赖于僵尸的食物。


 


    想到这里,苗木不禁加快了脚步,四处搜寻起狛枝来。


    拜托了……这一次,请不要让他再迟一步……


 


    没过多久苗木就找到了狛枝。夜深人静的树林,咀嚼声和撕扯声还是十分响亮的。像做什么亏心事一般,狛枝背对着苗木,在树下对一具看起来腐败不堪的尸体狼吞虎咽。他吃得飞快,好像进食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让人享受的事情,而是他痛苦的罪魁祸首。


 


    “狛枝……君?”苗木迟疑的叫道。周围漆黑一片,对方还背对着自己,他其实并不能确定。


    正在进食的人影闻言后动作突然停了。过了一会儿,人影捂着头站起身,脚下是预备逃跑的动作。


 


    “不要逃,狛枝君!”这下苗木可以百分百肯定就是狛枝了。他放下心,大胆地向狛枝走去,“让我看看你的脸。”


    狛枝的身体晃动了两下,就停止挣扎。他转过身带着些自暴自弃的语气:“对不起苗木君,让你失望了吧?我这副无法控制自己肮脏欲望的样子很恶心吧?”


 


    苗木觉得有什么人在自己心里划下了一刀。


    “不是这样的狛枝君,”苗木有些无助,“因为我想要相信你,所以要更好地接受你的所有。”


    狛枝并没有说话。


    “狛枝君不是说过要相互信任吗?那为什么连进食也要偷偷背着我?难道你在希望峰和我说的话都是只针对我单方面的吗。这样太不公平了。”苗木走到狛枝面前,看到对方没有反抗的意思,松了一口气擦掉他脸颊上沾染的血液,“为什么要克制自己的生理反应呢?难道你克制到理智失控之后伤及无辜然后自责是我想看到的景象吗?你不知道我刚才找你的时候有多害怕看到你自暴自弃的样子?我不想……不能再晚一步了。”


 


    “苗木君你话太多了。”良久的沉默后,狛枝终于恢复了正常的样子,没等苗木抗议就举手投降:“开玩笑的。”


    “我还以为你又要搬出你希望的那一套说辞出来,”苗木终于放下心口的石头,上扬嘴角看着狛枝。


    “经历过今天的事让我更加确信了苗木君就是我的希望,所以重复既定事实也是没什么用处啦。”狛枝眨眨眼睛。苗木笑了,星光点亮了他眼睛里的暖意。


    “所以你刚才是结束了、还是被我打断?”苗木小心翼翼地发问。


    “还没有结束喔。”狛枝无奈地笑笑,“每天陪在苗木君的身边实在诱惑力太大了,天知道我到底是凭借着怎么样的意志力,饿到快昏厥也没对你下口。我吃得饱一点,自己好过些,苗木君也会安全些。”


    “那你就继续吧,”苗木找了个舒适的地方坐下,双手扶颚:“我看着你吃。”


 


    你是我的同伴。是人类。所以你的所有我都接受。


 


    狛枝呲出了自己的獠牙。他停顿了一会,还是没下去口:“虽然这话我说没什么可信度,不过实在是……有点不好意思。”


    “啊,抱歉,盯着人进食,确实不太礼貌呢。”苗木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苹果,自顾自地啃了一口,口吃不清地说:“这样就没问题哝吧,快凑吧。”


    “腐烂尸体的味道人类的鼻子是不能承受的吧,苗木君还是别逞强了。”有点看不下去,狛枝企图抢下苗木手中的苹果,却扑了个空。苗木又咬了一大口苹果,吞咽下去。


    “想想办法总会做到的。而且,这里最难过的是狛枝君你吧。换做是我,保持着人类的思维,却要吃人类的尸体简直是痛不欲生。你是这里承受了最多的人,我还有什么权利去评价你明显不想要的食物呢?所以我只能陪着你,拜托了,让我稍微分担一些你的痛苦吧。”


    “作为希望来说,你也还是奇怪得要命啊。”狛枝笑了笑,他的表情软化下来。


    “唯独不想被狛枝君这么索。”两颊被苹果撑得鼓鼓的苗木咕囔着。


 


    没过一会苗木的苹果就吃完了。他看着狛枝继续进食——这次狛枝并没有之前那么慌张,但是表情还是很嫌恶——突然有了好奇心。


    “很难吃?”


    狛枝挑了一条眉毛:“你要试试?”


    “不、不了……”苗木头上一直翘起的头发也闻言蔫了下去。狛枝哈哈大笑。


    “对于僵尸来说不难吃喔。只是我出于个人情感不太享受罢了。”


 


    “还有什么是可以吃的?”苗木继续问。


    “生的肉类都可以吧……但是现在可是找不到家禽了。”狛枝像是在回忆,“对了。僵尸也可以吃喔。但是这个不好吃,是真的不好吃。果腹可以。其它东西就是不可能的啦,吃进去身体会起很大排斥反应的。”


 


    苗木想起那条自己因为反胃没怎么吃过的烤鱼。狛枝把难得可以吃的人类食物让给了自己。


    “你试过?”苗木其实已经知道了答案。


    “是呀……当时不死心嘛。”狛枝苦笑着,苗木对此有点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


 


    苗木沉默了一会儿,表情柔软了下来。


    “狛枝君其实还真是……”


    “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当初打中的是狛枝君的我,太幸运了。”


 


                               ***


 


    两个人回到安全区后,苗木惊奇地发现,除了人数变少外,基本没有别的异常。


    “肯定是宗方君对安全区进行清洗了……”苗木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带着狛枝来到第十四支部的大本营,却发现除了十神外,一个人也没有。


 


    “十神君,雾切桑呢?”苗木开口问道。十神听到雾切的名字之后表情有点古怪,苗木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一会我让朝日奈带你去见她,话说回来,”十神恢复了以往高傲的态度,“这人是谁,以前没有见过。”


    “狛枝凪斗,请多指教。”没等苗木介绍,狛枝就挤到十神前面,笑着伸出了手。


    “你这家伙看起来好可疑啊……”十神完全没有理会狛枝,对着苗木严厉说辞:“你确定这家伙没问题?经历过上次雪染的事件,宗方的神经已经很紧张了。出了事情的话,我也不能保证从宗方的手下保住你。”


    “我可以用命担保狛枝君是同伴,话说回来,”苗木飞快地从脖子上取下挂着的子弹,“十神君,我需要你的协助……”


 


                               ***


 


    “……原来如此吗。”十神若有所思地盯着手中的子弹看,“我相信你的话,苗木。但是很抱歉,我帮不了你。”


    苗木没有预想到十神是这种回答。


    “不是出于情感的爱莫能助,而是基于事实上的。”对着苗木失望的表情,十神补充道:“首先,现在世界上已经没有存在可以分析并批量制作这种子弹的人了。其次,硬件设备也达不到,所有可用的仪器已经大半被摧毁。所以你放弃吧苗木,带着这枚子弹,也算不浪费战刃的一番心意。”


    “……怎么这样,不对,肯定还会有办法的。雾切桑呢,雾切桑应该会有办法的。我记得她说过神座出流,雾切桑一直在调查他的行踪。”


    “苗木……雾切她……”十神的表情有所不忍,他没说完,从墙上拿下一把钥匙,“我讨厌这种场景。本来想让朝日奈带你去,不过看来现在不带你去看看你大概是不会死心的。跟我来。”


 


    苗木和狛枝跟着十神穿过偏僻的小巷,走进昏暗的地下室。随着逐渐深入,苗木的不安逐渐扩大。最后,在一扇铁门前,十神停止,拿出钥匙打开了门,推门而入。


    苗木的眼睛陡然瞪大。


 


    是雾切。


 


    准确来说是僵尸雾切。原本一头漂亮的浅紫罗兰头发蓬乱干枯得像杂草一般,漂亮的脸庞上也多出了数条伤痕。最要命的是,雾切正呲着獠牙想向他们扑过来,她的动作都被脖子上以及脚手腕上的铁链制止住了。这么凄惨的景象连狛枝这个陌生人都要不忍心看了,他侧过头瞄向苗木的惊愕的表情:想必身为好友的话肯定更加不能接受吧?来吧,跨过来,我的希望——


    狛枝完全可以说些什么。他也觉得自己有能力达成这样的效果。但是希望是不需要被人协助的,其他人顶多也就是垫脚石罢了。正因如此,希望才是独一无二。


 


    出乎狛枝预料,苗木并没有立即振作起来,反而摇晃着向后退了两步。他一直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听到雾切突如其来的嘶吼声时膝盖会微微颤抖。


 


    世界的希望君,这样可不好玩喔?


 


    “苗木,这是雾切自己的要求。”看不下去的十神推了推眼镜,补充道。狛枝不由得狠狠瞪了十神一眼。碍事。太碍事了。“雾切被咬伤后就拜托我们把她绑在这里。她说她会变成僵尸,但是她相信着你。”


    “真像雾切桑的风格啊。不过相信我,到底是相信什么东西?又是我的希望吗?说什么相信我啊……”苗木终于开口了,他含着眼泪苦笑着。十神闻言勾起一个还算鼓励的笑容,将一本黑色封皮的笔记和一个发夹从口袋里取出递给苗木。看见这些东西,苗木先是愣了一下,而后恢复了精神:“雾切桑是相信我可以把她变回人类的是吗……所以说雾切桑已经有线索了!”


    “我想可能是这样的吧。”十神将笔记和发夹交给苗木。苗木接了过来,将笔记贴在额头,怀念而又温暖地笑着。


 


    “雾切桑……你选择相信我,我也选择相信你。”苗木抹下眼角的细碎的泪花,突然拿出在舞园房间带走的手枪,将恢复理智的子弹快速上膛,“我相信你的线索可以找出拯救世界的办法。所以我现在要先行拯救你。”


    “喂苗木你不要做傻事……!那可是唯一一颗!”十神惊慌地想拦下苗木,却反而被狛枝伸手制止了,“喂你这家伙干嘛,从刚才开始就不对劲……”


    不过,狛枝可对十神的话一点也没放在心上。反而是他狂热的眼神令十神感受到极度不安。


    “不要碍事。”狛枝冷淡无情地说道。他的眼睛里有一种疯狂的颜色,“果然苗木君,你就是最棒的希望啊!这是何等的美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切都在突如其来的枪响和狛枝疯狂的笑声中回归寂静。三个人一开始都没有说话。十神担忧地看向苗木,而歇斯底里笑过后的狛枝喘着粗气,癫狂地看向同一个目标人物。两束视线注意的焦点——苗木,丝毫没受任何影响,冷静地抬起脚步。


 


    苗木轻轻向前走。他颤抖着伸手探了一下雾切的呼吸,终于安下心。


    “雾切桑,我会完成你的任务。你也一定要好起来。”


 


    苗木翻开雾切笔记,简单地研究一下,就干脆地合上站起身。“走了狛枝君。我们要去贾巴沃克岛。”


    “Yes, your highness!”狛枝掩不住的兴奋,忙不迭地跑到苗木身边。


 


    “喂苗木,虽然我可能多嘴了……”十神拉住苗木的手臂,警告又挑衅地看向狛枝:“你要小心这家伙。”


    “虽然他看起来有点古怪,但我相信狛枝君。多谢十神君。”没有犹豫,苗木抬起头露出一个安慰的笑脸,“请十神君和雾切桑等待我的好消息。”


    像是一针清醒剂,狛枝似乎因为苗木的话从意识不清的狂热中清醒过来。他神情有点古怪地看向苗木,后者还想再说点什么,却被另外的声响打断了。


 


    “嗯……”一声微弱的应答传入苗木耳中。苗木依次看向十神狛枝,两个人都纷纷摇头。最后他难以置信地看向倒地不远处的雾切。后者虚弱的身体似乎不可察觉地动了动。


 


    “相信我,”苗木攥紧了手中的笔记,“请你等我回来。”


 


                               ***


 


    “虽然轻易地夸下了海口,”苗木坐在椅子上比较着雾切的笔记和地图,“不过贾巴沃克岛是怎么回事啊?就算知道方位也没有交通工具啊?”


    “我倒是没这样觉得啦,”坐在窗边的狛枝不断把玩着小巧的发夹:“话说回来,这个是什么啊?和神座出流有关系吗?”


    “我也不知道,雾切笔记只提示我要把这个交给神座君,还说和七海千秋有关系。”苗木停止标记,瘫软在书桌上:“啊啊啊这个太难了!狛枝君可以游泳的吧?”


    “抱歉啊苗木君,就算是僵尸,也不可能背着你游那么远呢。”狛枝哈哈大笑,戏谑地看着苗木捂着头自语“用大脑想想也是不可能的”。他跳下窗台,来到了苗木身边,单手撑着书桌:“不过七海千秋这个人,我倒是认识的。”


    “诶?”苗木疑问地仰起脸。他茶绿色的眸子倒影了狛枝身影,就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狛枝一样。后者发现自己很享受现在的状况。


    “希望峰学园的时候是我的班长——不要这么看着我,你居然不知道我曾经是你的学长。”狛枝看着苗木大吃一惊的表情觉得好笑:“总而言之,我们曾经在一个班级。不过并没有打多少交道,因为我休学过一段时间,而她又在我复学之后、也就是僵尸病毒爆发之后消失了。”


    “消失……”苗木接过狛枝手中的发夹。所谓消失只有两个结果:要么死去,要么变僵尸化。


    “不过真的是好奇怪呀。”狛枝用空闲出来的另一只手抚摸下巴,“如果是发夹这样私人的物品,估计应该是情侣之类亲密的关系。不过七海桑在希望峰的时候已经有男朋友了喔?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叫日向创。七海桑临消失之前还对日向君念念不忘呢。”


    “等一下……”苗木突然打断狛枝的回忆。他匆匆翻开雾切的笔记,然后指了其中一条给狛枝看。


    “原来如此……”狛枝沉思,“如果神座出流本身并不存在,而是改造人类的话就可以说清了。虽然是不是日向君本人我们还不能确定,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之于江之岛盾子前的母体失败品。”


    “所以雾切桑向让我们用七海桑的发夹来唤起神座君身为人类的感情吗?”


    “很有可能。如果神座出流本身是母体失败品,那么人类情感的不稳定性说不定是可以利用的因素之一。不过,”狛枝有点疑惑,“一个发夹真的会唤起这么大的情感吗?”


    “等一下——” 苗木翻过发夹内侧,打开夹子。在夹子与花饰之间的缝隙中,有一块被胶带贴在其中的SD卡。


    “所以就是这个了。”狛枝的语气肯定起来:“现在我们没有可以读取的设备——不知道这里面藏了什么信息,藏在这里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可贾巴沃克岛的问题怎么解决啊……”一提到这个,苗木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在书桌上。


    “啊啊,我没有告诉你吗?”狛枝君假装惊奇地叫道,他伸出手近乎温柔地揉了揉苗木的棕发:“虽然我不能背着你游过去,不过我可是可以开直升机过去的喔?”


    直升机?现在这种状况下?苗木几乎不敢相信狛枝的话。


 


    “但在出发之前,果然还是要再储备食物啊!”狛枝兴高采烈地准备走出门去,却被苗木急匆匆伸出的手臂拉住了。


    “怎么了苗木君?”狛枝一脸无辜。


    “不要再……算了,用我的代币吧!”狛枝的表情令苗木把准备好的说教全咽回肚子里。他认命地叹了口气,把笔记地图和发夹一起小心地放进口袋里:“我和你一起去。”


 


                               ***


 


    “还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呀。”狛枝捧着一口袋的食物,感叹道。


    “什么奇妙?”同样抱着一袋食物的苗木对狛枝突如其来的感慨不明所以。


    “就这样两个人,购买食材然后回家,感觉像是新婚夫妇呢。”狛枝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


    “你、你、你在说什么啊狛枝君……”苗木的脸像爆炸了一般红,磕磕巴巴地把手中的食物撒了一地,“啊……”


    “抱歉,开玩笑啦。”狛枝没什么诚意地道歉,蹲下身帮苗木捡起散落于地上的各种食物。他看到苗木长吁一口气之后感到前所未有的有趣:“其实是因为别人的态度。”


    “态度?”苗木停下手中的动作,疑惑地看向狛枝。他的耳尖还有一点红晕的残留。


    “就是对于我的态度啊。之前我也曾经尝试过购买,但是因为我僵尸的样貌嘛,基本都会被人赶走。”狛枝一边毫不在意地提着自己的过往,一边帮苗木整理好袋子:“但是和苗木君在一起就不一样啦。人们完全不会在意我的样貌,对我甚至还十分热情。果然世界的希望君就是不一样呢。”


    “这也是一个问题啊……”苗木叹了口气,“就算我们成功了,僵尸被治愈,世界上还是会有人类之于曾僵尸化人类的歧视啊。”


    “所以呢?苗木君准备以后从政吗?”


    苗木听见狛枝的一番话差点又摔一跤:“我?我吗?我不太可能吧。哈哈哈哈哈哈。”他挠挠头,干巴巴地笑着。


    “说不定到那个时候苗木君真的从政了喔?这种事,不一定的吧。”狛枝的表情不像在开玩笑。


    “话说回来,狛枝君,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啊?”苗木慌慌张张地转移这个自己不擅长的话题:“你说有直升机,但是在哪里?”


    “哦这个啊,所以我们才要去采购食物的嘛,作为借直升机的交换。”狛枝笑眯眯地一字一顿:“向 我 女 儿。”


 


    诶……?咦!!!


TBC

评论

热度(87)

  1. 茲姆山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