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狛苗][AU Series]The Bullet #2

山茶:

阅读/喜欢/评论 感谢。


这章替狛枝儿刷了苗木的信任度~


                                  
                                The Bullet


#2


 


    他做了好几个梦。


 


    第一个是关于他的家人。那时候他还没有到希望峰学园,苗木困也在他身边。苗木一家人围在饭桌前听困夸张地描述最近看到的新奇玩意,他们妈妈一边剥柑橘,一边满是幸福地笑着。


 


    随后妈妈的笑容逐渐模糊掉,而她手中的柑橘腐败变黑膨胀,填满了整个梦境空间。苗木被这份虚无包裹起来。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感觉不到。他没有觉得到舒适或者不适,只是存在着。


 


    他就这样一直呆了很久很久。在他觉得自己差不多快要烦腻的时候,脚下的虚空突然有他认识的人一个个浮现。这些人,雾切、朝日奈、十神,还有许多其他,都像牵线木偶一样伸出右臂,生硬地指向前方。


 


    他向他们所指示的方向看去。一滩不断扩散的血液上尸体不断增加。向上。向上。向上。尸体堆叠的高度达到极限后,舞园浸满血液的身体在最顶点出现了。她的笑脸还是像回忆一般温柔纯情,眼睛笑得弯弯的,似乎马上就要——


 


    “苗木君!”


    苗木猛地张开眼睛。狛枝握着一串半烤熟的河鱼,在他眼前挥来挥去——似乎是看他做了噩梦,所以叫他起来的。


    苗木马上整理了下思绪,他外套的内侧被睡梦中的冷汗完全浸湿。安全区。雪染。奇怪的半僵尸。没有武器。但是这个家伙应该也不会杀了自己,或者说其实在保护自己?


 


    “苗木君你终于醒啦?我觉得你平时再多休息一下比较好喔?你刚刚昏睡了足足有十个小时呢。”


    苗木的喉咙顿时像是卡了一把刀子。


    ……十个小时,那么安全区……


 


    “顺便一提,这里距离安全区普通人类的脚程可要五个小时。与其回到十几个人被当场咬死变成僵尸、数十人被咬伤即将变成僵尸的‘安全区’,苗木君还是保存自己的实力比较好吧。”狛枝无辜地眯眼笑着,递给苗木烤好的鱼,“呐,苗木君在这种状态下要多补充蛋白质。”


    苗木还在因为刚才的梦境反胃。看着狛枝不容拒绝的意思,苗木接过烤鱼,但一直没吃。


    赶回安全区也于事无补,还不如抓住手中的线索调查一下。不过,苗木看向怡然自得的狛枝:这家伙,可以信任吗?


 


   “你有什么目的?”


    “目的?没什么目的哦,临时兴起而已。硬要说的话,”狛枝饶有兴趣地看着苗木把烤鱼拿拿放放,“大概是想亲眼见证希望是怎样迸发火花的吧。”


 


    ……说什么啊莫名其妙的。苗木无语地无视了狛枝毛骨悚然的笑容,“那么说你会帮我?”


    “可不会帮你回去送死哦?”狛枝站起身,风度翩翩地半跪下,“其它悉听尊便,my Lord。”


 


    大概是到他厌倦为止吧。或者对我失望了的时候。苗木暗自腹诽。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继续追问:“你和其他人类,在非安全区的地方一起生活?”看见了狛枝疑惑的表情,苗木补充道,“因为你之前说要给其他人提供人类的食物。我不知道安全区以外这附近还有人类的聚居地。”


    “当然有的喔?只不过周围很多僵尸,你们进不去罢了。”狛枝兴奋地说道,“这个时候我作为僵尸终于能稍微有那么一点用处啦。补充食物什么的。”


    又来了。这种自轻自贱的说话方式。既然已经恢复神智,又一直帮助人类,为什么还要继续自称僵尸?虽然不知这家伙说话究竟是不是真的,可目前为止除了一开始隐瞒身份和盗窃,也没做过什么坏事?毕竟雪染的事,也算他救了当时大脑发热的自己。


    该相信他吗?


 


    “确实我一个人改变不了局面,不过我相信雾切桑他们,一定可以度过难关。现在还有我可以做的,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苗木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身,“回到希望峰学园。”


    “当然也希望狛枝君能够协助我。”苗木补充一句。


    狛枝这个人不可以完全相信,可多一个人帮忙总是好的。


 


    狛枝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笑颜:“苗木君,所以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


 


    接下来苗木和狛枝两人展开了逃亡之旅。然而这个逃亡其实只是单方面针对苗木,因为途经之处的所有僵尸显然对半属同类的狛枝没有兴趣。逃开第七波僵尸围堵之后他们比最开始的出发点,之于希望峰学园的距离还要远上三十千米。最后狛枝实在忍无可忍,无视苗木的抗议将他继续扛在肩膀上。


    这样比较方便。狛枝如是解释。不过显然苗木对不论是事实还是解释都十分不满。


 


    狛枝之前在安全区“收集”的食物派上了用场。苗木对食物的来源很有意见,但不食用饿坏自己然后浪费食物也不是什么好主意。苗木决定当这个是紧急状况,以后回到安全区的时候再补偿商贩就好了。


 


    过了三天他们终于来到了希望峰学园的遗址。狛枝刚刚踏入大门,苗木就忙不迭地从狛枝身上跳了下来,拉着他向一个方向跑去。


    “等等苗木君,这样莽撞的话僵尸……”


    “这里很少有僵尸出没的,”苗木的语气有些怀念,“我在加入未来机关之前,和舞……雾切桑、十神君们都是以这里作为根据地的。”


    狛枝挑起一条眉毛。对于被刻意省略掉的名字并没有追问:“没有僵尸,你们未来机关为什么不直接搬过来?”


    “毕竟安全区设施已经完好,而这里只是有一个可能性,”苗木苦笑,“而宗方君最不相信的就是可能性。我们到了。”


 


    苗木和狛枝两个人站在希望峰学院旧校舍的门前。狛枝推开门,之前还身为人类时腹腔中名为胃的位置泛起强烈的不适感:“虽然我刚刚就想说了,不过现在真是强烈到让人无法不注意的地步啊。这里有点什么脏东西的感觉。”


    “有吗?”苗木疑惑地歪着头,他向前一步踏进门内,“我之前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啊。”


 


    旧校舍几乎是完全封闭起来的。所有可以透光的窗子都被严丝合缝地钉住。长长的走廊,没有空气流动、没有声响,更没有光。如果有僵尸突然从某个角落里跳出来,狛枝丝毫不会奇怪。不过苗木似乎一点也没有这种担心,他轻车熟路地在墙壁上摸索了一会,然后清脆地按下了某个按钮。


 


    冷色灯光在黑暗中爆炸。狛枝一时不适,抬手遮住了眼睛。


    “还会害怕灯光,看来你这个僵尸的身体也不比人类坚强到哪里去嘛。”苗木一边适应着突如其来的明亮,一边在指缝了望着狛枝,调笑道。


    “苗木君是忘记我给你徒手捉鱼吃、替休息的你夜夜放岗、背着你做代步工具的事情了?”狛枝勾起一边的嘴角,果不其然地看见苗木的耳根红了。


    “最后一条并不需要啦……”


    “话说回来,”狛枝无视掉苗木没有什么力量的抗议,“这里居然还有电力?”


    “应该是有备用发电机的,不过之前我们并没有找到。因为这里大部分的区域都被封锁了。”苗木继续向前走着,他和狛枝的脚步声在长长的走廊中单调的回响着。转了一个弯,狛枝发现有向上的楼梯被金属门死死封住。


    “封锁的区域就是这里?”狛枝指了指,“看起来似乎很脆弱的样子,我大概可以把它打开喔?”


    话音刚落,狛枝就用尽全力向金属门打了一个拳头。他的手皮开肉绽,可金属门却纹丝未动。


    “你之前比力气比不过朝日奈桑,还想徒手拆这个?”苗木看起来有点难以置信。


    “我可是僵尸喔?当时如果用了全力,她手腕就断了。”


    察觉到狛枝在难以察觉方面的温柔与体贴,苗木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一半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卷绷带和酒精,帮狛枝细细地包扎上了伤口。非正常人类的暗紫色血液流淌到了苗木的指尖,沿着手肘滴滴答答地掉在地板上。


 


    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只有绷带的悉索声在两人之间回荡。苗木的表情看不出丝毫的嫌弃,他一脸认真地将伤口包扎好,还打了一个干净漂亮的结。把剩余的绷带仔细整理好,苗木将它们放回到衣服的口袋中:“好了,我们走吧。”


 


    苗木抬腿向前走去。过了一会,没有得到回应的他转身,疑惑地看向眼神像是在隐忍什么的狛枝:“狛枝君?”


 


    “你在做什么?”沉默了一会的狛枝终于开口。


    “去找线索啊?”苗木简直想要翻个白眼。


    “之前。”


    “之前?”苗木疑惑地重复道。看见狛枝提示性地指了指自己受伤的手臂,他恍然大悟:“哦,替你包扎伤口嘛。这么明显还有什么问题吗?”


 


    “……僵尸,不需要包扎伤口吧。”


    “你可是人类啊。”苗木理所当然地说道。


    “身体可是僵尸,不会有痛觉还会自己治愈。”


    “啊,你怎么这么纠结啊,”苗木苦恼的挠挠头,“不管是什么样的身体,受伤了都会困扰的吧?你是人类,是我现在的同伴,我当然也关心你。如果你非常不喜欢包扎,那就拆掉好了。我们可以走了么,狛枝君?”


 


    狛枝总算又动了一下。但是他并没有拆掉绷带。


    “我的身体可是僵尸喔?会传染你的。”


    “狛枝君,常识我还是有的,”苗木无奈地揉着太阳穴,“只不过是接触到了你的血液,难道你的血液也长了牙齿,会咬人的吗?而且我们现在是同伴,同伴就要相互信赖吧?不要再纠结,该走了。”


 


    狛枝仰起头似乎在观察什么。这个角度苗木看不见他的表情,而后者对刚刚的插曲避而不谈:“你不要再试一下开这扇门吗?我有一种预感,我们两个人的话,肯定可以把这扇门打开。”


    “以后再说吧,”苗木心不在焉,并没有把这番话放在心上:“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察觉到苗木的决意,狛枝最终放弃在劝说上浪费时间。他快走了几步,追上苗木,继续之前的话题:“说实话我不是很理解……既然这里电力都有,未来机关就没有再考虑考虑这里?”


    “宗方君很固执的,”又转了一个路口, 苗木继续前行:“况且这里还有未知区域的存在,宗方君觉得可能是陷阱。”


 


    他们现在大概是处于寝室的区域。每个房间门前都有一个小小的名牌,狛枝在途中还看见了苗木诚的名字。他有些好奇,想要进去看看,但是这个想法却被身前苗木本人突然终止的脚步打断了。


    “我们到了。”苗木不带感情色彩地说。他的声音干巴巴的,听起来和平时很不一样。狛枝握住下巴,上下打量苗木面前的门,发现门牌上写着“舞园沙耶香”。


 


    “抱歉……”苗木整理了一下情绪,低喃着打开了门。狛枝尾随着苗木走进屋内。屋子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墙壁上挂了几件类似于制服的衣物,桌子上放了一把手枪,没有上膛,周围还散落地放着几卷绷带。所有的东西虽然摆放整齐,却都蒙了一层薄薄的灰。看来有些日子没人来过。


    “抱歉了舞园桑,”苗木又重复了一遍。他拍拍自己的脸颊,强迫振作起来:“狛枝君,我需要你协助我找一样东西。大概是子弹之类的物品。”


 


    “她之前是你的恋人?”狛枝貌似无意地问道,他走到墙上挂着的制服旁,把手伸进口袋然后碰到了类似绳子触感的物品。他向下摸去。


    “诶?不……她是好朋友……”苗木不太想多说,开始一层一层地翻找柜子抽屉。


 


    “不是我说啊苗木君,是你之前说的同伴之间要相互信任。本来我觉得这个人可能是你的私事,我不过问也就好了。不过现在看状况来说,她已经成为解决问题的核心所在了吧?”


    苗木带着奇异的眼神看向狛枝。在狛枝歪着头表达“我有什么说错”的疑问时,他笑着摇了摇头。


    是啊。已经都成为同伴了,所以必须有相对的信任吧。这个道理他为什么还需要狛枝教?况且狛枝看来人不坏,只是古怪了点。


    “好吧,”苗木叹了口气,妥协地坐在椅子上:“我不太喜欢这段回忆,所以可能描述得不是那么详细,请你见谅。”


    “你肯分享就是我的荣幸了。”狛枝笑笑,抽出绳状物体装进自己的口袋。


 


    “那是三个月前吧……大概就是狛枝你被人击中的时候,这是有关联的,我稍后会说。我的朋友,舞园沙耶香,神神秘秘地找到了我,并给了我一枚子弹。”


    “她拜托我打在僵尸身上试试效果,但其实我对僵尸并不太能下去杀手,因为我总觉得他们还活着,还有变成人类的希望。”苗木叹气,“我也知道这种想法很天真,可真的下不去手。到目前为止我打到的僵尸也就只有两个,其中之一还是大家口中所谓的母体。不论如何,舞园桑最终还是劝服了我。因为这枚子弹真的是非常珍贵,需要一击命中测试效果。”


    “虽然好像有点自夸,但是托某人的福,枪法很准这点算我当时和目前唯一的优点了吧。舞园桑是为数不多,当时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之一。总而言之,我们在希望峰学园的旧址搜索了很久,却没有看到任何僵尸的痕迹。”


    “于是舞园桑提出要自己外出,作为吸引僵尸的靶子,然后带回僵尸给埋伏在希望峰学园的我。我当时并不同意,因为实在太冒险了,不过舞园桑还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溜掉,她虽然平时性格柔弱,在关键时刻却是不可思议的孤注一掷铤而走险。”


    苗木停顿了一下。眼睛里的怀念和温柔几乎要溢出来。


    “之后我只能在希望峰的门口相信她、等她。就在我快没有耐心、准备前去营救她的时候,她遵守诺言跑回来了,身后还有只僵尸近在咫尺。虽然我平时下不去杀手,但是当时情况真的十分危急,所以我选择了开枪,并且命中了僵尸的脑部。”苗木转过身,眼神坚定地看向狛枝,“而这个僵尸,据我推断,就是狛枝君你。”


 


    “时间地点吻合,并且希望峰学园出现过的僵尸只有我一人嘛……”狛枝来了兴致,“所以这枚特殊的子弹可以让僵尸恢复人类的理智?”


 


    “这种可能性很大。尽管当时来说并没有什么效果,”苗木继续:“那时狛枝君并没有任何回归理性的反应。实话来说的话,更像是如普通僵尸一般地死了——你就直接倒在了希望峰学园的门口,一动不动。”


    “舞园桑看到这个结果之后大失所望。她把另外一枚类似的子弹交给了我,说要我当做护身符一直携带,说不定可以在关键时刻救我一命。后来这枚子弹的下落,说起来你应该就知道了,我用它终结了僵尸母体。”


    狛枝眼里出现了疯狂的光芒。专心陈述的苗木并没有注意到,继续回忆。


    “其实在埋伏的时候,我用普通的子弹打穿过母体的大脑,但真的是毫无作用,只要一瞬间就会恢复。最后在母体感染的临界点,我们的子弹耗光了,我孤注一掷,用舞园桑当初给我的子弹打了出去。”


 


    “结果就是你知道的,奇迹发生了。”陈述完毕的苗木继续翻找抽屉,然后在角落里发现一个不起眼的小盒子,“这是……”


    “所以舞园桑的神奇子弹可以彻底消灭母体,治愈感染人类?”狛枝把玩着口袋里的东西。


    “这都只是我的猜想啦……”苗木打开盒子,里面有一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所以我们要看一下舞园桑的遗物是不是有什么线索……”


 


    ……遗物?狛枝捕捉到了这个单词,继续发问:“那这之后的故事呢?”


    “……”苗木低垂眼眸,他挣扎了一会,向狛枝挤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接下来的事情就属于我的私事了呢。”


 


    ……就是不想提的意思吗?希望也会有动摇的时刻吗?狛枝有些犹豫地看着苗木抖开盒子里的纸条,仔细地阅读着。还是说……苗木是真的希望吗?


 


    正在阅读的苗木突然瞳孔放大。他干笑着坐回椅子上,手上的纸也飘落到地上:“这还真是……预料外的进展啊。”


    狛枝弯腰捡起了信纸。他见苗木没有阻止,于是顺理成章地阅读起来。


 


致苗木君:


世界将很快迎来变革。我并不期待你能做什么英雄,但是希望你可以活下去。


虽然教给你了必要的生存手段,但假如情况绝望到无法控制,请你用这些子弹了结自己。


我能力有限,能偷运出来的也就这么多而已。希望你不要再做烂好人,一定要为自己留一枚。


你理解以上内容的时候,大概我已经消失了。


最后,祝你最终存活。


 


    没有落款。不过看苗木的样子,想必已经知道写这封信的人究竟是谁了。应该不是舞园沙耶香,情理上的矛盾。狛枝挑起眉毛看向苗木,后者接过了狛枝递来的信。


 


    “……是战刃骸。爆发前夕强迫我学习枪法的女人,僵尸母体江之岛盾子的亲生姐姐。”


    “所以说这一切并不是意外,而是早有预谋?江之岛也不是病毒的可怜受害者,而是整个惨剧的主谋?”狛枝总结,他摸摸下巴,转念一笑,“不过为什么是苗木君呢?莫非苗木君当初很受欢迎?”


    “……这种事情并没有。”苗木无力和狛枝反驳,他全部的念头都集中在除了信之外空空如也的盒子上。不应该的,舞园之前明明有做过两个“护身符”。


    “这也是理所应当的,毕竟你是世界的希望君呀。全世界再好的东西献给你也不过分。”狛枝的眼睛又开始闪闪发光,“请务必让我这个没用的僵尸成为你希望的垫脚石!”


    这种自轻自贱的说话方式,还有这副狂热的态度——苗木大概知道狛枝古怪的问题所在了。他叹了口气,自己可不擅长解决心理问题啊:“狛枝君,我已经说过了,你是人类。请不要再自我贬低。”


    “好喔,苗木君这么说的话,我就是人类。”狛枝轻快地答应,“所以现在我们该拿这封信怎么办?”


    苗木审视似地看着狛枝。过了一会儿,他决定先放过对方。反正来日方长,现在也不是解心结的最好时机。


    “没什么办法,因为盒子里面已经没有子弹了。”苗木摇摇头。


    “子弹的话,”狛枝笑着从口袋里抽出绳子,绳子的末端金属色泽在灯光下十分闪耀:“我倒是找到了一枚呢。”


TBC

评论

热度(74)

  1. 茲姆山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