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彈丸論破】As Always(十苗)(5)

天隅:


 ▶一二代通关建议

 ▶未来机关日常


5.



  「啊、啊啊嘎啊啊咿——为什——」

  「哦哦——在我们不在时发生了什么啦——」


  清晨,打开房门的瞬间迎头就是一阵尖叫。因为开门的十神站在前面所以苗木几乎看不到门外的状况,不过在听到独特惊叫的瞬间他就知道是谁了。

  「腐川小姐、朝日奈小姐,你们回来啦?」苗木偏过身子本想钻出去,但十神好像一点也不想让步,他只好尝试了几次徒劳无功后无奈的回到原位。

  腐川跟朝日奈上周去执行一个北区的任务,在调度上出了点差错所以晚一些才回到支部。看到她们平安回来让苗木开心地想出去好好寒暄一番,但是十神直立的挡在门口让他只能从缝隙跟她们打招呼。


  「苗、苗木…你最好解释…释清楚…为什么你、你会从…白夜大人的、的、的房间出、出来…」

  「啊…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他转了转脑筋想该怎么说明这件事,又该从哪里说起才好…

  「趁我不在的时候勾、勾勾引白夜大人吗…没想到在、在你小动物的外表下居然、这、这么淫荡…」腐川吞吞吐吐的咕哝著,双手握拳发颤斜著眼看着对方,语气又喘又急。「哼不、不要紧…精彩的恋爱故事就、就该有个…个…竞争者……哈…」

  「不是这样的啊,妳先冷静一下…」

  「腐川,闭嘴。」

  闻言,腐川嗑的一声两排牙齿用力并起,连细丝般的喘息都消失无踪。

  

  「咦——我也挺好奇的说。」朝日奈将手上的袋子塞到苗木手中,乐不可支的说着:「喏这是伴手礼甜甜圈,打算一间寝室发一盒的,没想到你们居然在同一间呢!这样我就可以自己再留一盒了,嘻嘻——太棒啦!」

  「噢、呜…谢谢。」苗木接过提袋,努力把所有吐槽往腹里吞。

  「喂,腐川,我交代的事情做了吗?」

  在十神发问的瞬间腐川就从一旁掏出一个素面包装袋交给他,依旧乖巧的一声不吭。

  「十神君买了什么吗?」

  「这、这是我跟白夜大人的热、热线……哈…第三者没有资格过问…」腐川阴森森的喃著。

  「我没有准许妳讲话。」

  「————」她以用力掌上自己的嘴作为回应跟道歉。


  「所以苗木为什么会在十神房间里呢?」朝日奈捧著一盒甜甜圈,自顾自地吃了起来。「啊啊…该不会苗木你真的和这个傲娇眼镜勾搭上了吧,以前就觉得你们两个总会一起消失再一起出现呢,果然不单纯吶……不过小雾切怎么办呢?」

  「不是这样的啊…」苗木搔著脸颊干笑着。


  「啧,无聊。」十神将提袋放到房间的矮柜上,苗木趁这个空档终于有机会钻出房门,他还在思考该怎么解释这件事,十神就俐落的带上门迳自準备离去。

  「这破事去问雾切那女人吧。走了,苗木。」

  「啊、等等我——」苗木低头合掌对朝日奈示意抱歉,亦步亦趋地跟著十神后头离开。留下她们两个在原地一愣一愣的,觑著前者们走远的背影。


  「总觉得…他们果然不单纯啊…」

  朝日奈嚼著手里甜美的食物,歪著头下结论,而腐川恶狠狠的瞪着她。




  「因为苗木君的房间在施工上出了点问题,继续住着可能会有危险,只好先将就一下了。」望向一脸好奇的朝日奈跟面色狰狞的腐川,雾切慢悠悠地回答。


  他们五人一齐待在会议室里,多了元气的朝日奈让气氛活络了许多,而叶隐好像还在呼呼大睡。


  「咦——明明是超高校级的幸运说——」

  「嗯…嗯啊…」苗木含糊的向提出疑惑的朝日奈笑笑,对雾切帮他编的理由毫无怨言。

  「呜唔…能和白夜大人住在一起…这不是幸运还是什么…得用两百辈子的福分来换啊…」为了不让远处的十神听见,腐川含着指甲小声的说着:「不、不过…住到叶隐那家伙房间也行吧…?为什么非得要牺牲白夜大人的私人空间…」

  「嗯——因为某人不肯呢…」雾切用食指抵住下颚意有所指的应答。


  「你们是要閒聊到什么时候。」一旁传来冷冽的语气,十神不知何时靠近了他们的小团体,不耐的冷哼。「妳们两个应该有报告要交给上面吧,还有时间打混。」

  腐川用力摀住自己的嘴,紧张地东张西望;而朝日奈搔头抱怨著报告什么的搞不懂啊,她们前后丧气的离开了会议厅。


  「说的也是…我都忘了还有叶隐君呢。」

  苗木瞧着优雅地喝着热咖啡的雾切跟抱胸站在一旁的十神,眨了眨眼。

  「哼,交给那家伙能放心吗。」

  「是的,十神君完——全——没有私心喔。」

  十神毫不掩饰地瞪了雾切一眼。

  摸不著头绪的苗木想着,果然这两人关系变好了不少啊。有些失落的将注意力转回手上的工作。


  他们各自处理著手边各式各样的资料,空旷的会议室里回荡著敲打键盘的干瘪声音,以及提起瓷杯再放下的叩响,无声却不显尴尬,他们三人构成了一个舒适的完美平衡。在苗木将文件整理妥当已经好几个小时过去了,他疲倦的向上伸了个懒腰,空调以同一个频率枯燥的运转著。


  苗木站起转动僵硬的身子,打破沉默的开口:「这么说来,这两天下来已经没什么异状了…」他睇向表情木讷的雾切。「可以不用再麻烦十神君了吧?」

  「是呢,看到苗木君这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雾切浅笑着跟他对上视线,眨著干涩的眼睛说道:「再观察三天吧,如果一切安好就可以放心了。」

  「好的…」苗木偷偷的瞥向对他们的话题没有产生兴趣的十神,虽然昨天晚上一夜无话,但跟十神住在一起一开始确实有些紧张,但之后已经越发自然而然了。


  「和十神君待在一块感觉如何呢?」雾切好似不想结束这个话题,接着提口发问。

  「还不错唷,其实十神君…不是个难相处的人。」他说到后面渐渐降低了音量,在雾切耳边喃著。「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呢。」

  「哦…」雾切若有所思的笑着,轻声回应:「那可要看十神君的造化了。」

  苗木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不过他早已熟悉对方不会将事情全盘托出的习惯了。


  「喂愚民,事情做完了吗,回去了。」

  十神提著西装外套走到他身边,语气甚是不耐,顺势再次瞪了一旁的雾切一眼。

  「喔、喔好…等我一下…」



  觑著相偕离开的两人,雾切瞥了一眼见底的咖啡容器,背部放松向后靠上椅背,对着上方的日光灯无声倾诉著什么。

  其实她也放不下啊。






  在简单的进食过后他们回到了寝室,十神的。

  一进门房间的主人就抓过矮柜上的包装袋,将里面的文件跟一包东西拿了出来。


  「这是…今天腐川小姐拿来的?」

  「是十神家的事。」十神浏览著手上的纸张,不以为意地开口:「我叫她去确认是不是真的跟这上面写的一样。」

  「…?」

  「这是机关给的资料。」斜睨了苗木一眼,他还在斟酌著该不该告诉他,嘴边就出卖了自己。「不是死了就是失踪,以及成为绝望残党盲目的杀戮著。」


  苗木有些怔住的看着对方滔滔不绝的说着。

  「掌握权势的父亲跟我的母亲都在死亡名单内。嘛,比起变成绝望好多了…或许他们在死前已堕落成绝望,这么一来这个结果也算好了。」十神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他们还活着的话反而很碍事而且麻烦,至於那些被放逐的——」

  他发现苗木咬著下唇神情复杂的看着他。

  十神暗暗的啧了一声,他又在这家伙面前多话了。真是够了,这该死的坏习惯。


  「十神君、不会感到悲伤吗…」

  「累赘的感情。」

  「我…尽管有心理準备了还是会难过的。」苗木歛下眼,拽著自己衣角止又欲言。

  「爸爸妈妈也好、兄弟姊妹也好,不论死了还是失踪了亦或绝望…都会感到伤心吧。」

  「我说过了,不要把你们愚民的价值观强加於我。」

  他抿著唇,飘移一下视线最终还是对上十神蓝宝石般的眸子。


  「是呢,也许立场不同吧。」

  「明白了吧。」十神平淡的说着。「手足什么的对我来说,一出生就是阻碍。」

  「因为十神君没有弟弟妹妹吧。」

  「…你想说什么。」

  「我有一个妹妹,她很优秀,可是还是会担心她…总是。」苗木神情认真地说道:「毕竟流在身体里的血液不是能轻易否定的,十神君的哥哥姊姊…或许曾看着直播担心著你也说不定…」

  他知道苗木是个天真的家伙,还擅长多余的移情作用,明明一点也不瞭解十神家丑恶的一面,却这样堂而皇之自以为是的说着。

  「…纸上谈兵。」

  可是他一点也生气不起来。

  为什么你一副快哭了的样子啊。十神瞧着对方闪动的眼光,后知后觉的想。



  曾经有一次,在他们刚加入机关不久,对许多事情都还不够成熟时,在出外勤的时候被残党袭击,十神肋骨折断刺进肺部,他强忍著疼痛继续把任务完成,回到机关的同时眼前一黑。

  醒来时迎接他的是医务室单调的天花板,窒息般紧绕在胸腹的绷带,以及大大小小的痠痛。还有在一旁跟通讯系统说话的苗木,太远了且意识模糊,他有些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

  之后苗木走过来发现自己醒了,他先是慌张地问东问西,然后突然想起什么赌气般的拔高声音说着:「请十神君不要糟蹋好不容易活下来的身体!」

  那大概是第一次苗木对自己生气。


  十神想出口反驳,但疲倦跟沉痛压得他只能放弃,他看着站在床沿的苗木肩膀一抽一搭的,盈满眼眶的泪水滴了下来,浸深了被单。

  他在哭。

  那个多愁善感的家伙的眼泪其实一点也不稀奇,但他在为自己受伤的事难过着,这点让十神感觉世界更是翻天覆地,他瞇起眼想仔细的睇著对方,却疲惫得怎么也无法聚焦。


  在十神的印象中,好像没有人会为他掉泪。

  在他的成长过程及生活环境下这是显而易懂的,他也不稀罕这种只为了讨好別人而存在的情感。可是对象一换成苗木,好像一切都变得单纯明朗起来,就像他本人一样。

  十神能明白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喜欢苗木,为什么自己这么喜欢苗木。或许是从那时候开始,或许是从脱出学园后开始,或许是从战刃骸的那场裁判开始,或许是从他展现让自己为之一亮的推理能力开始,或许是在更早之前他就知道了——


  苗木是特別的存在。

  他是真的在替自己担心,而自己习以为常的逞强这么可恶的让他担心了。



tbc


写腐川醬的台词真是太开心了wwww

嗯,依然毫无进展的一章【被痛打

再次感谢评论、喜欢推荐及关注Q///U///Q


评论

热度(65)

  1. 茲姆天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