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彈丸論破】As Always(十苗)(4)

天隅:

 ▶一二代通关建议

 ▶未来机关日常



4.


  浴室传来稳定的淋浴声,他不解地转回视线,同时被闪闪发亮的角落吸引了目光。苗木起身走向房隅边的书柜,一系列一系列的书籍整齐排列,静谧完整的安置在上头,老旧泛黄的书皮古典神秘,那是他难以碰触的另一个世界。

  属于那个人的世界。


  在一片死寂的书海中,苗木望着上方闪着星芒的物品发愣。

  好奇心驱使他仰起脑袋想看清是甚麽在发光,由于高度落差他无法好好地瞧见上排的摆设,只能后退几步努力踮起脚尖。

  可怜的他徒劳无功。

  埋怨着自己不争气的身高,苗木左顾右盼寻找矮凳子,他缓慢的想起十神嘱咐他别乱动东西。 

  他挣扎了一会,浴室传来安定的水流声彷彿在催促他下决心。 

  只是看一下应该不会怎麽样吧。 苗木讪讪的想,肯定是在之前的学园生活中养成了搜查强迫症。


  他搬过书桌前的椅子,扎实的木製座椅沉得让他有些吃力,将高级的天鹅绒坐垫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完成这些动作稍稍花了点时间。 轻手轻脚的爬上椅面,高质量的木质椅一声不吭,苗木有些紧张的直起身子看向引起他好奇心的那层摆柜。 


  到底是什麽呢。 

  他像个寻宝的孩子眨巴着眼屏住呼吸往裡边看去。 


  清澈晶亮的表面在日光灯下闪烁着点点星子,熠熠生辉。 

  水晶骷髅。 

  由自己送给对方,友好的礼物。 


  看着那圆滑光洁的表面,灯光下泛着湛蓝色茕光,神秘兮兮。 而他心裡暖烘烘的,乾淨的表面透露定期保养的用心,而附近叠放的书本可没这麽好的待遇。

  看来十神君很喜欢这个礼物呢,真是太好了。

  苗木想,傻傻的笑了出来。


  「你在做什麽。」 

  「哇啊!」

  突然从身后传来不悦的问候,他不用侧过身都能感受对方发出的阵阵低气压。 浴室的水声到底是何时停下的,可怜的他一点概念也没有。

  「十、十神君…」 

  「明明说了不准乱碰的,原来你这麽调皮,出乎我意料。」

  十神套着一袭浅色浴袍,朴素且质地不凡,刘海溼答答的向后垂着,露出难得一见的额头。 


  「呜噢…」苗木僵硬的惊呼一声。 

  「什麽表情,蠢死了。」 

  「啊…只是第一次见到不但没戴眼镜头髮还向后梳的十神君,」眨着琥珀绿的眼瞳,苗木一边说一边快速爬下椅子。「很新鲜呢…」 

  「哼,面对无能的愚民根本不用时时刻刻保持完美。」

  「是、是这样吗…」苗木搔着脸颊乾笑着,转过身卖力地将座椅搬回原处。「不过这样的十神君也很帅呢,偶尔换个造型什麽的…也不错。」

  「…真是够了。」十神不自在的低声咕哝,盯着苗木正在将坐垫摆回原位的背影。他下意识的双手交叉抱胸,视线瞟回刚刚对方注目的柜子上头。


  「喂,居然擅自偷看别人的收藏,粗鄙的傢伙。」他出声喝斥。

  「啊…抱歉,不过我很开心喔。」苗木坐回床沿,抬头看向慢条斯理擦着头髮的十神。「没想到十神君这麽珍惜呢…水晶骷髅。」

  「…消磨时间罢了。」质地柔软的毛巾汲着他髮尾的水珠以及手心泌出的汗。


  幸好把其他礼物安放在另一个封起的柜子裡,他暗暗的想。他可不想解释自己哪来那麽多时间需要消磨。

  …愚蠢至极。











  十神正在亲吻苗木的嘴唇。

  从那个人身上传来甘美的青草香,绵密的双唇相叠,感觉比他想像过的还要好上好几倍。他是这麽的瘦小,像个发育不全的孩子,自己游走在对方腰腹上的手掌好似可以包复整个肋骨范围。苗木有些颤抖,撇过脸不敢直视自己,脸色潮红呼吸凌乱。

  十神再一次俯身亲吻他,流连忘返。苗木轻声呻吟着,想伸手遮挡却于事无补,令人害羞地发出从没听过的黏腻声音,撩拨着他的耳畔以及理智。

  他们交错摩娑,十神觑着那两片被自己吻肿的唇瓣,出乎预料的他居然想到了曾经看过的低俗小说会用的词彙。

  鲜嫩欲滴。


  他急躁的剥下苗木质地差劲的睡衣,裡头是那明明很平凡且贫弱,却足够让十神恍惚失态的身子。

  他要他,现在、立刻。


  苗木伸手环住他的肩臂,眨着水气的双眼向他靠近,他们粗喘地将紊乱的呼吸打在对方脸上。

  「十神君…」

  开口轻喊他的名字,沾上情慾些微沙哑,而十神从没想过自己会有用性感这个词形容对方的时候。

  苗木嚥了口唾沫,喉结色情的滚动让他看得口乾舌燥下腹紧绷。

  「我…想要…」

  十神想自己会义无反顾的给予他。

  无论什麽,他的希望他的未来,他的爱恋他的心。





  瞠开眼瞳的瞬间看到一如往昔关灯后的天花板。

  他无法推断时间,房间的窗户外头是漆黑的走廊。十神痛苦的从喉头发出细碎的低吟,他撇过头看了一眼时钟。

  四点三十分,凌晨。

  对于一个以春梦(居然还在重头戏前甦醒)为开始的一天,他毫无期待且异常疲惫。儘管脑袋仍然混沌沉重,十神倏地坐起身打算下床解决可恶的生理现象。

  他是十神白夜,同时也是个正常的男人。

  该死又可怜的生理反应。


  打算掀开被单时才发现隔壁沉沉的睡着一个人,这时他才算大梦初醒。

  十神想起了雾切那张讨厌的脸,平淡的说着要他突然跟苗木同寝的事情,然后他们现在睡在同一张床上。

  他的床上。


  苗木侧身蜷缩在一旁,安安静静且小小隻的,没让自己的睡眠品质产生任何改变,害他后知后觉才意识到此事。

  十神複杂的看着对方毫无防备的睡脸,微掀的唇跟睡乱的领口让他的思绪飘回方才的梦境——

  他迅速地翻身下床走向浴室。

  并不是临阵脱逃,他才不会趁人不备。


  之后十神换了轻便的衬衫跟西装裤,在书桌前阅读以及操作电脑上那些不为人知的交涉,像在努力让自己冷静一样。

  他们同寝第一天他只睡了两个时辰不到。

  超高校级的贵公子十神白夜,真不想承认自己遇上感情问题不过尔尔。






  早晨偌大的会议室裡只有他们三个人,略显空旷。苗木笨拙的在一旁操作着传真机,而十神跟雾切坐在会议桌两端,将双腿交叉相叠的姿势不约而同。


  他现在被雾切盯得浑身不自在。

  「妳到底在看什麽。」

  「……」雾切的眼神如往常般平静锐利,她眨了眨眼悠悠喃道:「没什麽,只是在想十神君需要遮黑眼圈的化妆品的话我可以提供。」

  「…信不信我把妳口中的化妆品上游全部销毁。」


  「真是个没情调的男人。」她将视线转回眼前的萤幕。「和苗木君住在一起的第一天,有什麽想报告的吗。」

  「没有。」十神斩钉截铁地应声。「他也没再发烧了,所以根本不是什麽绝望病,妳下次提意见时该再多考证些。」

  「…再观察几天吧。」

  「不用了!妳没看到那傢伙好端端的吗。」

  「十神君。」雾切抬眼望了彼端没好气的对方,不以为意的说着:「你把持不住了吗?」

  「……随便妳。」十神咬牙切齿的回应。


  「怎麽了,你们在聊什麽?」手上捧着一大叠资料挡去下半张脸,苗木眨巴着露出的双眼喜形于色的问道。他将稍有份量的文件放到桌上,顺势的呼出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

  「没什麽。」十神跟雾切异口同声的应答。

  「唔…这样啊…」迅速的回绝让他怔了一下,视线在前者们之间来回转了几圈,苗木搔了搔后脑乾笑着说:「总觉得我生病的这几天你们两个感情变好了不少……稍微有点寂寞呢…」

  然后获得了刚才他口中的那两人诧异的目光。


  「喂愚民,你发烧伤到视觉神经了吗?」

  「苗木君有时候会说出很噁心的话呢。」

  「咦咦?!」





tbc




看得出来这是比较可(私)爱(心)的一章^Q^【流水帐

码未来机关日常真是开心啊!

&肉末大家就…加减看吧 实际发展不知何时才能来篇小黄文【深沉


【1007】谢すみれ太太捉虫!!><跪谢

评论

热度(62)

  1. 茲姆天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