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彈丸論破】As Always(十苗)(3)

天隅:

 



 ▶一二代通关建议

 ▶未来机关日常




3.



  他迟疑的睁开双眼。

  视野纳入了这两天逐渐变得习惯的天花板,白花花的萦绕一股药水气味。 眼皮好沉,脑筋乱糟糟地煳成一团,从太阳穴开始传来阵阵涨痛。

  苗木挣扎的坐起身,光是这样就足够耗费心力。


  乾热的喉咙彷佛随时会起火,窗外昏暗的夜空模煳了时间概念,浑沌沉重的脑袋近乎无法思考在这之前的任何事。

  水。他彷徨的想着,下意识伸手捞向一旁矮柜上的马克杯。意料之内的是个空杯子,恍恍惚惚地掀开被单尝试下床。脚掌伸进室内拖鞋碰触到地面的瞬间感觉到自己是多麽多麽的虚弱。

  全身的力气正在一点一滴的流出,他质疑自己是否能好好地站起身来。

  胃部绞痛、喉头乾呕,苗木感受到各种难受冲得自己头晕目眩,几乎所有部位都沉重扭曲,飘淼遥远却又深入骨髓。他脆弱的倚坐在床沿,双腿发颤内脏抽痛。


  然后听到了门开启的声音。

  迫切的抬眼又让额际狠狠地泛疼,但看到来人的瞬间感到的安心或许能胜过所有不舒适的情况。

  「雾切小姐…」他发出的声音哑得吓人。

  雾切三步併作两步的走近床边,递了一杯温水到苗木手中。「慢慢喝,别呛到了。」她低声叮咛着。「你昏睡了一段时间,我们帮你处理了一些事。」

  「唔、谢谢…」双掌捧着杯缘,苗木惭愧地牵出一个浅笑。有了适温的开水滋润他感觉好多了。「抱歉麻烦了。」

  「快点好起来才是最重要的。」雾切欠身和他对上视线,淡紫色的长髮沿肩线倾泻而下。「下次…若有下次,醒来后就按铃叫人来,不管是要水要吃都不要勉强自己。」她顿了顿,补充道:「只不过是个苗木君。」

  「啊…是…」苗木有些尴尬的搔了搔脸颊。


  「雾切!」

  刚好被雾切的身子挡住了门口周围,苗木下意识倾身往外头看去寻找声音的来源,他看见十神站在门外铁着一张脸。

  「啊…十神君也在…」觑见对方的瞬间他好像想起自己在昏过去前的一段记忆,模煳朦胧的,当苗木想更深入思考那时发生了什麽,雾切便向他开口。「我跟十神君在外面讨论一些事,听到裡面有些动静才进来的。」她拿过一旁的空杯子,继续说着:「你先休息一会,我去…打发他。」

  语毕便朝着外边走去。

  说什麽有动静…刚刚不过就从躺姿转变为坐姿尝试着下床这样而已,并没有发出什麽声响才是。


  不愧是侦探啊。这样想着苗木对她的崇拜又不知加深了多少。





  雾切侧身带上门,双手环胸面对明显不耐的后者。「就算你不用那麽夹带醋意的语气,我也会出来的。」她不轻不重的说着。

  「闭嘴。」

  「那麽,继续刚才的话题吧。」眨了眨眼,有些在意的瞥向后方阖起的门,这举动让十神目睹得心烦。「继续下去在高烧跟退烧之间循环的话苗木君会撑不住的,虽然出于本意我并不想这麽做,但现在只能从监视开始了…说好听点,观察。」她轻轻征了下,「24小时的观察。」

  「监视器吗。」十神不屑的撇过脸,啐了一声。「像学园生活一样,真讽刺。」

  「不,我们没有馀裕全程看着监视录像。」雾切答到,意有所指的轻声补了句:「若是你的特殊兴趣那我不予置评。」

  「…给我说重点。」


  「白天的话几乎不用担心,虽然各自有办公室但一起在会议室也不成问题。晚上比较麻烦…」她瞧了十神一眼,慢悠悠的解释道:「可能需要个可以观察跟照顾苗木君的室友。」

  「什…」

  「别反应过度,我只是在提出意见。」第一时间截断对方的发言,雾切迳自的说着:「当然我是不行的,就算我愿意苗木君也不能马上接受吧。」

  接着她意味深长的睇了十神一眼。

  「你呢?」

  「妳的意思是要我当那个愚民的保姆?!」

  「不愿意的话也不勉强。」雾切游刃有馀的应答:「虽然也可以拜託叶隐君,但不怎麽放心呢……或许我该尝试在两三句话以内打破苗木君对于男女授受不亲的传统观念使他妥协…其实这样也不错。」

  「…喂,」十神面无表情地开口,平淡的语气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无奈跟慌张。「从今天就可以开始实行吧。」

  「十神君,有时候你是个很好懂的人呢。」雾切以为自己会发笑,不过她没有。

  「闭嘴。」






  他看着苗木抱着枕头一愣一愣的站在他的房门口。

  如果脸色不是那麽苍白的话,或许就更好了。十神没有改变他原本的姿势,依旧坐在书桌前讀着手上看似深奥的书。侧过脸瞧了一眼怯生生伫立在门边的苗木,抱在怀裡的枕头被掐出摺痕。

  「站在那边做什麽,进来。」

  「打、打扰了…」

  他东张西望的走进十神的房间,坪数是一样的但多了两个书柜高耸地立在一旁,光是书背就能轻易看出不是他能理解的文字。苗木有些不知所措,因为十神看起来并不想搭理他,自顾自地继续看回手中的书页。

  他感到油然而生的茫然及尴尬。突然就说要跟十神君住在一起什麽的…虽然雾切小姐解释了他们必须先观察自己的情况,到底什麽契机会不断的发烧再退烧、然后再一次发烧;况且能在第一时间照顾到自己是出于好意的。

  想到又不断的麻烦到他们,苗木心裡不怎麽好受。


  「说了不要傻愣地站在一边,太碍眼了。」十神突然开口:「病人就赶紧找地方休息。」

  没看到其他座椅的苗木只好乖乖的坐在床缘,收紧这个空间只属于自己的…手上的枕头。「对不起…」他在反应过来前就先开口了,好像生理习惯这样回应似的。

  「道什麽歉。」

  「要拨时间照顾我、麻烦你了…」苗木把脸埋进软绵绵的枕芯,闷着声音喃着:「而且绝望病的话…会传染的…」

  「哼,无聊。」十神充满馀裕的回答。「我可没那麽软弱,你只要专心想着怎麽痊癒就好了。」

  况且也不确定是不是什麽该死的绝望病。


  「我现在觉得好多了,希望是痊癒了呐。」听十神叨叨了那麽多话后,苗木回应着他。这些日子有些更了解十神的作风了,虽然有时冷淡的看似拒人于千里之远,但只要自己先开了话匣子对方大多时候也不会无视的。「下午睡了那麽一段时间,现在也不怎麽累了…」

  可是不确定自己该做些什麽。

  「没事干吗,真是个悠閒的傢伙。」「雾切小姐叫我好好休息…所以把我的工作都没收了。」

  十神啪的一声阖上书本,俐落的转而扳起一旁的笔电屏幕。「算我大发慈悲,给你看个东西吧。」

  苗木眨了眨眼,摇摇晃晃的走到了他身旁。十神的桌面没什麽资料夹,整齐乾淨。他点开了一个网页,上面密密麻麻排列的数据一瞬间令苗木头昏眼花。

  「这是…」

  「之前说过的,即日交易。」他解答,又在介面上操作了许多步骤,苗木没有一眼跟得上。

  「现在还有即日交易在吗?!」

  「不太一样,但性质差不多。」十神解释:「不管什麽恶劣的环境,赌博这种事都存在的。只要有想要一夜致富的人,就会有平台出现,这个世界在这方面是永远供需平衡的。」

  「这样、啊…」

  「虽然这很无聊,但现下是个赚钱的好方法。」他向后靠上椅背,不慌不忙地说:「我在这简单的东西上已经轻易赚上两百亿了,虽然不及之前的成果,但也不赖。不过要復兴十神家族还需要一大段距离,虽然很不情愿但也只能先靠这个备钱了。」


  讯息量一瞬间太庞大,但苗木在惊愕之馀也不是那麽惊讶,毕竟十神君是…超高校级的即日交易家、呢。他默默地想起自己之前给了对方的新头衔。



  「说到这个,我找到了有趣的东西。」他将介面缩下,打开了另一个同样密密麻麻的窗口,数字变动跟日期在上头闪烁跳动,而苗木发现了在意的地方。

  「这前面…是我们的名字?」

  「不错。」十神把网页拉下去,他能轻易看到斗大的标题:「希望之峰学园78期学生存活赌盘」


  「这…」他觉得自己开始阵阵耳鸣,眼角抽痛。

  「我们的杀戮学园在各地直播时,当然也会有下一名受害者的猜测跟下注。」十神淡然地叙述着,再将视窗往下滚,下面是无穷无尽的论坛讨论跟留言。「虽然是个绝望的世界,但在贪念这方面人类总是毫无改变也毫无长进。」

  「这也…太恶劣了…」苗木从轻颤的喉咙挤出声音。


  「嘛,或许有些人为了体会倾家荡产的绝望而投身于此?」十神挑了挑眉,不以为然的驳斥:「或譬如刚留言完就被绝望袭击,这些愚不可及的言论可能成了某些人的遗言也说不定。」



  「啊…这个…」

  苗木向前往萤幕靠了靠,他的肩膀不经意的碰到十神,这让后者不自在的怔了会,却也没退开。对方前倾身子后十神只要轻微的侧过头就能一览那张毫无防备认真瞅着萤幕的侧脸,他们之间的距离变得亲密许多。

  他一瞬间习惯性的想伸手将苗木的脸往后推回去喊着:别太得意忘形接近我,愚民。

  但他没这麽做,某种闪动着的因素将一贯的处事风格紧紧压抑下去,现在这个情况可以听闻对方浅浅的呼吸声。

  ……或许是个不错的开始。



  「这下面的留言…有些好难听啊。」

  「…在网路上每个傢伙都以为自己有完好的匿名保护而得寸进尺,到了现实中各个软弱的一声不吭。」十神满不在乎的说着。「太可笑了。」

  「不过也有支持者呢…」苗木转动着眼球,过于细小的文字他必须更往前倾才能瞧见,有点想坐下但只有一张椅子,而十神正坐在上头。他只好摸摸鼻子努力拉长勃颈。「虽然这方面的支持者…好像不是什麽好事。」

  「就像低俗的影剧中主角配角都会有或多或少的影迷,可笑的偶像崇拜。」十神嗤之以鼻。


  「啊,有人在猜测雾切小姐的真实身分呢。」

  十神快速的下拉着介面,留言繁杂众多,且尽是些毫无营养的看戏内容。

  「大家都很有人气…虽然也有说着难听话的人在。」苗木直起身子,退开几步坐回床沿,他咬了咬下唇欲言又止。他不经意透过十神的肩膀瞧见网页中贴着许多他们的照片,感觉是那麽靠近又如此遥远。

  「有点、难过呢…」

  并不是多久以前的事,他们还天真乐观地想着可以一起离开封闭的学园,互相打气慰问,明明才过了些许时日,却有股沧海桑田的惆怅。

  有时候会感叹着希望能想起学园生活的记忆,却又害怕自己无法回到现实承担当下的一切。

  苗木后知后觉的察觉眼角潮湿。


  「无聊,这麽多愁善感结果也不会改变的。」十神不以为意的冷哼着。

  「也是啊…」苗木抿着嘴应声,语气中不易察觉的哽咽让十神不自觉蹙起眉头。「十神君一直用理性的态度看待事情,也帮助我不少…搜查什麽的……」他顿了顿,「难怪在刚刚的网页裡人气很高呢。」


  「我倒是一点也不想被盲目的暴民喜欢。」十神稍稍扳过身睨了苗木一眼,再迅速转回视线。「噁心的偶像崇拜,明明一点也不了解,还表现出一副很熟的模样。他们喜欢的只是他们理想中的我罢了。」


  「我是不明白这种感受…但有支持者是件好事、吧。」苗木模稜两可的说道:「知道有人喜欢着自己,多少会让人感到窝心吧。」

  「那你怎麽可能不明白。」

  「…咦?」


  十神暗叫了声该死,用力盖上电脑,快速打开衣柜抽出浴袍。「在我沐浴的这段期间你可以睡觉或发呆,不准碰我的东西。」

  他轻率的交代完就迈入浴室,留下苗木不解的眨着双眼。


  十神匆忙带上浴室的门,手指掐着金属门把紧得发疼。他摘下眼镜,镜面中映出的自己表情狼狈可笑。用力揉了揉眉心,他感到无比的慌乱与疲惫。


  混帐。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指谁,连连骂了好几声。

  世界明明如此简单,他却越发无法理解自己的行为,和苗木待在一起会变得诡异且神奇,理智还任性地弃他而去。



  他喜欢苗木诚。

  已经不是他自定义的停留在「有兴趣」的程度,是想碰触他走近他的那种,荒唐的喜欢。

  而此刻十神只能向镜子裡的自己埋怨接下来的漫漫长夜他该如何是好。




tbc


这章不知道为什麽爆字数了...而且花了大半篇幅在展示少爷他的高富帅,明明跟剧情一点关係也没有【

码的时候一直想说少爷快让人家坐你腿上啊=口O站着很累欸【唉

再次感谢推荐跟喜欢以及评论Q///Q


评论

热度(75)

  1. 茲姆天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