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彈丸論破】As Always(十苗)(1)

天隅:


 ▶一二代通关建议
 ▶未来机关日常
 ▶没有帅气的十神君跟帅气的苗木君




 As Always
 









  其实他不是真的生气。

  十神揉了揉酸涩的眉心,将手上的资料整齐叠放后好整以暇地盖上屏幕,他从容的抓起椅背上的外套,拾起数据袋以及关上日光灯。
  晚上七点三十分,阴天。

  距离贾巴沃克岛事件结束已经第三天了,谁也无法断言希望更生计划是成功还是失败,他们回到机关又开始了各自徒劳的忙碌。


  唯一一点小小的不起眼的变化,是那个苗木在回到机关后发烧了。
  并不是什么大病,或许是他们三人强制干涉又强制脱出而磨擦出的一点后遗症,或许是唯独那家伙待的时间比较久,也或许只是那家伙的身体机能本来就比较贫弱。他跟雾切都好端端的毫无异状,就苗木一个人中标,像个第一次发烧的孩子脸颊红通通不知所措的躺在床上。

  都可以想见他搔着自己的后脑勺傻兮兮的自嘲说,我果然是超高校级的不幸吶。



  啧,脆弱的愚民。

  因为这件小事让本部传出了流言。这次的行动本来就是不被允许的,他们是江之岛盾子的同窗也罢,又一次近距离接触江之岛盾子的人工智能也罢,谁都害怕绝望更汹涌的蔓延出来。也因如此苗木这次生病的消息被传到上级耳中,简单地被渲染被小题大作,这当然不是什么喜闻乐见的事情。


  他并不是真的生气,显而易见的。

  安静的带上门,十神不耐地想着。尽管看见那家伙被针对了还是天真愚蠢地说着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们也有他们的顾虑,诸如此类为那些胆小的上级说话,都到了这个地步还在当个善良的老好人。
  把这些看在眼里的他并没有生气,当然。

  愠怒这种情感除了必要演戏的情况外都是不需要存在的,这感情只会打乱对事情应有的客观跟判断,而且丝毫好处也没有。


  他十神白夜当然不会对这种小事产生任何不悦影响到他的眼界。


  就算当苗木盖着病床的被子,疲惫却笑着跟他说不用在意上级那边难听的责骂跟流言,至少一切是以好的方式收场了,把这点小小的不幸当作代价就好了。
  他就是看不惯这家伙一副什么背叛跟难堪都能环抱的模样,他的乐观彷佛能承受一切的攻击。让十神想起杀戮学园途中战刃骸的那场裁判,从垃圾场回来的苗木诚只是讪讪的说不是大家的错所以别自责了。

  令人发指的云淡风轻。
  这家伙为什么能如此释怀,他终究难以理解。



  所以当他失态的提高音量向病恹恹的苗木喊着你这天真的态度真让人恶心的时候,也绝对不是因为愤怒造成的。
  实在是太可笑了。
  十神至始至终都无法理解这庶民博爱的想法,不可理喻的同时越发在意。




  阔步走在长廊上,对窗外星星点点的世界一点兴趣也没有,他径自的迈着大步平稳的走着。

  「十神君。」
  他稍稍瞥了眼后方刚从茶水间出来的雾切,扎着利落的马尾,踩着高跟鞋清脆的向他走来。
  十神没搭话,而雾切神色自若的抱着一叠资料。

  「苗木君烧已经退了。」
  「…那又如何。」
  「如果你要找他的话,不在医务室了。」雾切眨了眨眼,轻松地说着。「他回自己的房间了。」
  十神不留痕迹的皱起眉间。「关我什么事。」
  「嘛……」雾切若有似无的觑了他一眼,「只是尽到告知你的义务罢了。」语毕,她便自顾自的走进一旁的会议室,好像刚刚什么也没发生的将门阖起。

  盯着开会中的门牌一会,十神没有久留,手指把资料袋捏得皱巴巴的,啧了一声快步离去。他不喜欢雾切响子。正确来说,他不喜欢那个女人一副什么都了如指掌的清高模样,明明平淡寡言却又正确锋利。








  而十神现在正站在苗木房间的门外。

  他手上的资料袋边缘已被摧残得又皱又卷。不管是敲门还是按下门铃都不在他的预想范围之内,仅是静静的盯着那作工粗糙的木制门。十神不知道自己这样待了多久,是几秒钟还是将近半个时辰,总地来说这举动也足够莫名其妙。


  他想看看那家伙,却没有想看那家伙的理由。

  不自觉地咬了咬牙,十神本想提步离去,却在这个当下门被推开了。出乎预料的开门令他精神上有些猝不及防,不过多年来习惯的优雅姿态让身体只是顿了顿。

  可笑的,荒谬的,他有些紧张。

  所以当见到是叶隐从苗木房间走出来,以及他看见十神的瞬间脸部表情惊讶的发青来说,他很想把手上稍有份量的资料袋往叶隐的脸上砸去。



  「哇啊!十神亲!」
  「……你在这里做什么。」
  「不不不要误会啊十神亲!俺只是来看看苗木亲的状况哒呗…放心吧咱们什么也没发生!苗木亲不管前面后面都还是个干净可爱的处…」

  十神把门甩上叶隐的脸,用力至极,惨叫相随。


 
  「叶隐君?!」
  他听见当事人高叫一声跑到倒在地上捂着脸的叶隐身旁蹲下,十神居高临下看着他们。苗木穿着简便的背心跟短裤,未干的发梢显示刚洗完澡不久;看习惯了包裹在套装下的苗木,眼前这样裸露着双臂跟双腿没来由的让他不知所措。

  这也加强了他想把叶隐拖出去痛揍一顿的念头。

  十神一把捞起叶隐的领子,拖拉并施的把他移位到门外,也不管对方大叫着疼疼疼。他顺势把门关上,将碍事的家伙隔离在外。



  「十神君…」
  听到对方叫唤,十神转过身来看了他一眼。事态莫名其妙地发展到这个地步,他现在要面对这个昨天被他难听责骂的家伙。

  苗木显得有些局促,饱满的水珠还挂在发尾上,他看起来就像个落水的可怜小动物害怕被主人责备。他裸露在外的手臂跟双腿也不安地轻微扭动着。

  更正,他现在被迫面对这个把手脚暴露在空气中的天然家伙。
  或许他可以夺门而出去痛打叶隐一顿,还不会太迟。



  「怎么了吗、这个时间…」
  苗木眨了眨眼,绿琥珀的眼瞳试着跟他对上视线。
  「……他在你房间做什么?」
  十神暗自咒骂了好几声,在他想到适当理由前只能转移话题。

  「叶隐君吗?他刚刚拿东西过来没多久…」苗木指了指搁在桌上的文件袋,「应该是这几天我没办法处理的工作…」顿了顿,他转转眼球继续道:「还顺便关心一下我的状况、这样。」
  「回答呢?」
  「咦?」
  「你的回答。」
  「哦…」苗木搔了搔脸颊,有些意会到这是十神关心的方式,他浅浅的笑着。「现在好多了,谢谢。」
  「……」
  十神感到无以名状的情愫在胸腔蔓延,太复杂的情感闷积在胸口。他想问苗木为什么一点也不在意自己向他吼过的那些难听的话,是他一贯风格的不在乎嘲讽不在乎难堪,还是他并不在乎……

  并不在乎我。



  十神迟迟没有脱口。
  太愚蠢了。


  明明世界就在步上正轨,而他的感情却还在原地打转。


tbc


 


十!苗!不!足!
想码码看十神跟苗木之间那种有点若即若离的感情,好久没打长文好生疏XD

哒呗好无辜(笑)


 

评论

热度(112)

  1. 茲姆天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