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弹丸论破/狛苗】言不由衷

朝菌:

● cp:狛枝凪斗x苗木诚
● 绝望病要素(??)
● 恋爱关系确定,部分ooc
● ()内为心理




“一大早上要和苗木君度过,究竟是怎样的不幸啊。”
狛枝学长如约而至。只是——似乎状态不太好的样子,不知道是不是围巾围太紧的缘故,学长的脸像是发烧了一样呈现不正常的绯红。
这家伙又在搞什么鬼——?
如果是日向君的话,大概会这样吐槽的吧。我默默想着,伸手去探对方的脸颊。
“啊,好烫!”
手指碰到的柔软的皮肤不像平日里的低温,而是比咖啡厅里的暖气还要热的高温。在这里等了一会的我的手本应该暖和起来了,但是和学长的体温相比差距还是很大。
“狛枝学长发烧了吗?”我担忧地问道,正打算把手缩回来,狛枝学长拉住我的手,重新贴在脸上。
“这种事情和苗木君没有关系吧?”一边这样说着,他像一只大型犬一样蹭了蹭我的手心,仿佛是希望自己的热量能传递到我的手上。真是矛盾啊,一边说着疏远的话,一边做出亲近的举动。我疑惑地任他翻来复去地在脸旁摆弄着我的手,脸上做出无奈的表情。
“...那...还去吗?如果不舒服就改天吧,我没有关系的。”
(虽然第一次约会泡汤了,但是狛枝学长要是生了很严重的病不及时治疗的话就糟糕了...!)
“什么事情呢?“他用半测试半期待地目光看着我。
“....约、约会啦。”有些羞于吐出这个暧昧的词,我小声地抱怨道。又是在逗我玩嘛!明明是学长先提出的,到现在却装作是我一厢情愿的样子——真是的。
(但是、狛枝学长这个身体状况,果然还是很担心啊。)
他好不容易放开了我的手,看着我,顿了顿,忽然拉起我的胳膊往咖啡厅外走去,一边说着:“我可是一点都不希望和你约会哦,赶紧和你分开才好呢!”
“..诶..?这么说真伤人啊……”我叹着气跟着他离开座位,顺着他拉扯的力度一起朝门外走去。


并肩走在新建的希望之峰学园外的街道上,即使在园外也能看见学园里在冬天里也依然生机勃勃的常青植物。虽然已经是深冬了,但是今天的阳光格外充足,飘飘絮絮的小雪也被阳光照射得不那么冰冷。
一路无话。
从最开始被拽着胳膊走出咖啡厅,走着走着狛枝学长就很自然地牵起我的手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变成了现在这样十指相扣的状态。
啊啊我在想什么……脑子里赶不走的画面是小困每天准时在电视机前观看的爱情连续剧,感觉脸上开始发烧的我不动声色地把头往狛枝学长看不到的一侧偏了偏。
(这就是……约会吗?虽然感觉有些难为情,不过……)
手指与手指紧紧相交的地方传来炽热的温度。记得朝日奈桑说指尖和心脏是直接相连的——看来这就是原因了——胸口有一阵温暖到发烫的热流涌向身体各处,满满的,沉甸甸的,还有些粘乎乎的——持续地温暖着我。
这个时候...是应该聊些什么..吧?难以出口,平时被十神君称为“伶牙俐齿”、“也就是会说而已的愚民”的我也确实没有那样的才能——“超高校级的IceBreaker”什么...的。
(果然...还是好在意啊,狛枝学长的体温,真的没关系吗?)
下意识偷偷瞥了一眼身旁的学长,却对上一双明亮而温暖的灰绿色瞳眸,我慌忙移开目光,支支吾吾地说:“狛、狛枝学长!……需、需要松一下围巾吗?”
“哎?”
“....看、看上去有些紧了。”
“是吗?”他停下来,站到我面前,“苗木君可真是多管闲事呢。都说了我怎么样和你完全没有关系嘛!不要管我比较好喔!”
(...狛枝学长今天真是奇怪。)
这样疑惑着不再说话,我小心地把狛枝学长脖间的米白色环结松了松,才重新理好围巾。
“好啦。”下意识想重新找回学长的手,却发现他并没有继续前行的意向,而是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还是不舒服吗?狛枝学长?”我关切地看着他。
他面对着我,背对着阳光,肩膀微微颤抖着。浅色的眼睛里盈满了喜悦,也映着我小小的身影。
(啊……是这样的话,真是拿学长没办法。)
狛枝学长重新拉起我的手。步速也变得轻快了起来。
仿佛是打开了什么开关,我确确实实感到,什么东西被证实了,什么东西……被珍视了。



坐在摩天轮的独立舱室里,随着时间缓缓流逝而逐渐上升,我望着窗外,这座城市已然恢复了一切发生之前的繁荣景象。远远地还能看到希望之峰的标志性主楼,和其他建筑一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真美啊——”我情不自禁地感叹道。
“所以说摩天轮什么的真是讨厌,慢吞吞又老套又无聊,和苗木君独处这么漫长的时间真是难以忍受。”坐在对面的狛枝学长这么说着,一边起身走到我身旁坐下。
“不是、学长提出来要……”
“苗木君太高看自己了吧?”狛枝学长说。和批评的语气截然不同的,是他一脸荣幸表情。虽然大概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但、但是——
“咕啊...太、太近了……”突然凑过来的学长把我吓了一跳,连忙往旁边挪动。
“别乱动噢,虽然苗木君从这里坠落下去我是不在意的啦,但我还不想就这样结束生命呢。”已经挪到舱门边的我无路可逃,这个舱室的重量已经全部集中在一个角落了。虽然认为“摩天轮坐在一边座位上会因为无法平衡而坠落”这样的话是哄小孩子,可是想想脚下已经是十几层楼的高空,我还是禁不住浑身发软。
“才不会掉下去……”连反驳也变得有气无力了,我沮丧地放弃推开乱来的狛枝学长。
“真狼狈啊。”学长把双手撑在我脑袋旁,颇有些兴味盎然地打量着被他的阴影完全笼罩的我——呜哇感觉自己都快变成瑟瑟发抖的小动物了。
“…学长才是,别、别戏弄我啊……”
虽然已经十分熟悉学长的亲近方式,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感到难为情,轻轻伸手推了下他的胸膛——不像往常那样,他并未顺着我的力度起身,反而凑得更近了。
“好歹是学园长啊,对于成年人的事毫无经验吗?”
(这、这种事和学园长的身份没关系吧!)
左脸颊传来冰冷的金属触感,我分辨出那是学长的金属义肢,此时此刻,我请求它能为我滚烫的脑袋降下点温度。
“不说话吗?还是无法论破呢?”
“...呜嗯...”
该怎么办才好啊!完全找不到言弹的我只能在内心哀嚎,但是学长也说得完全没错,对这种境况——我怎么可能拿手啊!
他发出了一声轻笑,忽然用祈使句命令道:“左手。”
“诶?”是、是怎么回事呢…?
“请举起来。”
不知道是要做什么,但是左手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地擅自举了起来。与此同时,左脸上的金属义肢也转移了阵地,和我手心向前的左手交叉着五指扣在一起。
还没来得及去思考这些举动,忽然整个舱室猛地摇晃了一下,一瞬间失去背后支撑的我如果不是因为拉着狛枝学长,差点就摔在地板上了。
“哎?发生什么了?”我朝头顶的玻璃外看去,“摩天轮停下来了?”
“应该只是普通的故障吧。”学长抬头看了一眼,似乎并不担心,“我们停在了最高点哦。真是幸运啊。”
“……诶!?”我剧烈挣扎起来,想要起身确认一下,但是左手还被压在舱壁上,我很快就重新倒了下去。
“..疼、...”后背撞到了硬硬的舱壁。
“真是的,苗木君别擅自乱动啊。”狛枝学长抱怨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我,“那么.....接下来应该做什么苗木君知道吗?”
“......”
压力好大!这个时候除了求救还有其它答案吗?看着他的眼睛,我又十分确信“等待救援”不是正确答案了。
“那、那个唔呜…嗯…”
就在我开口的一刻,学长好看的脸骤然在我面前放大,唇上立时传来温热柔软的压感。湿热的舌尖从唇齿间的缝隙突入,还来不及防备,就开始在我的口腔内肆虐一般卷席着所有水分和味道。
(这、这是什么……好难为情!)
“啾...噗啾...咕....”
耳边传来被放大数倍的唾液搅动的声音,脸上扫过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对方呼出的气息,四肢僵硬地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我睁大眼睛,眼前的世界满满的都是名为“狛枝凪斗”的颜色——他白色渐深的发尖打着柔软的小卷覆在我的鼻梁上,漂亮的灰绿色眼睛里仿佛漾着能写满一个词典厚度的话语要对我诉说。
是、恋人之间才做的事呢——
只是被那样温柔的目光凝视着,我就失去了一切拒绝的理由。

闭上了眼睛,为了配合狛枝学长,我微微挺着胸膛来小小地仰起了头。感觉到两人的双唇更加紧密的贴合在一起,舌尖也尝到了学长刚刚吃掉的草莓棉花糖的滋味。
好甜……不知道为什么,好开心……
“呜..唔、...”
不知不觉变得脖子好酸,呼吸也快坚持不下去了。我求助地睁开眼睛,无声地看着狛枝学长。
他看懂了我的请求,微微弯了弯眼角,舌头也同时退出我的口腔。
“....呼、哈....啊......”
终于、得救了——我猛地补充着缺失的氧气,迅速缓解了几乎窒息的眩晕,等眼前重新恢复清晰的时候,我看见狛枝学长略带调笑意味的微笑。
他用右手拇指轻轻擦去我唇边还来不及理会的痕迹,一直压制着我的左手也松开了,说道:“多谢款待~很美味。”
(咦..?!)
意外地没有说让人意外的话的狛枝学长,意外地让我感到意外了。听到这样的话的我平时肯定“腾”地脸红到没法见人,但此刻我却更在意另一件事。
“学长...难道不是...”
“解除了喔。”
“用、用吻...?!”
“比起那个,”他转过脸不再看向我,朝着我的侧脸被暖色的光线渲染成健康的红润,“苗木君什么时候才可以对我去掉敬辞呢?明明叫日向君甚至左右田君都没有用'学长',我可不想承认自己有些嫉妒喔。”
“呜对不起..!”我连忙解释道,“只是一直这么叫就习惯了而已!从现在就会改的!”
“是吗?”他期待地转过头认真地看着我。
“狛、狛枝...君。”
“这么小声完全听不见啊。”
“狛枝君!”无可奈何地提高了声音,心满意足的某人点点头,眯起眼睛。
“听到了,我也最喜欢苗木君了——”
(....我、我可没有说那样的话啊!那个“也”是打哪儿来啊!)
完全没有意识到话题被转移的我带着躲闪的目光,边愧疚边不安地再次将话题转移。
“说起来,那个、摩天轮要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启动啊……”
“什么嘛?苗木君是已经不想和我这种人共度二人世界了吗?好过分——”狛枝君捂着心口一脸悲凄地控诉道。
“那种事情没有啦!”尽管知道这个人一定是在逗我,我还是忍不住覆上他的手,顺着他的话安慰道,“就算会永远被困在这里,我也不会独自逃离狛枝君的!”
“……”

“……?”
看着沉默的狛枝君,我突然意识到,好像自己,又擅自说出了不得了的话。
“看来离恢复还很久,要继续吗?”
他绽开一个微笑。
继续.....?什么?
“诶?”下巴突然间被捏住,脖子也被迫回到了先前发酸的姿态。
“那我就开动咯?”
“....等、等呜!狛唔...!”



—————————————————
狛枝doge脸:ᕕ( ᐛ )ᕗ我得绝望病了,要苗木君亲亲才能好起来。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主页君请问两个60分还能算60分吗?(乖巧.jpg)开玩笑的~就不当做60分投稿啦,依旧感谢题目!


原谅我浅薄的阅读理解能力,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绝望病。但是想了想,现实怎么可能有那种不科学的设定嘛!实际上狛枝果然还是在驴苗木吗...?我也不大清楚呢ww

评论

热度(161)

  1. 茲姆朝菌 转载了此文字
  2. 茲姆朝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