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狛苗]花を供える人 第八章Part②

饿!:

抱歉久等了。推理部分卡了很久很久......最关键的是卡了很久之后我还是没有头绪orz 我一直在纠结逻辑问题_(:з」∠)_  基本就是每天啃一小段这样翻出来的。好歹搞完了,推理部分请不要太认真,幸好不怎么影响剧情(土下座

有几处破折号引出的是之前苗木小天使和狛枝的对话,也就是苗木在回忆。因为感觉翻译得不是很清楚所以强调一下


作者:スズタテ

ID:181927


献花之人 第八章Part②



“……因、因为,是朋友哦……嘶、所以会担心的啊……”

我喘息着这么说的时候,罪木前辈终于渐渐放松了力气。她不自然地歪着头,根本就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只是一味地重复着我的话。

“朋友……吗?”

并没用从我上方移开,罪木前辈就保持着那样俯下身。零乱的长发披散下来,差不多完全遮住了她的表情。

“……我,不是很明白啊……。对我来说『朋友』是会把我的头发和衣服剪得乱七八糟,撕扯得破破烂烂,会逼我吃虫子,让我哭着模仿猪叫……说的就是他们这种人。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没有”

说到这里,罪木前辈抬起头,看了看我。然后,她的嘴角慢慢地歪斜着勾出了一个笑容。

“……真好啊,狛枝桑真是令人羡慕。明明只是一样的才能,就能做到这种地步什么的”

“……一样的,才能……?”

“但是,他把之前那个幸运弄哭的时候,可是被怒气冲冲地跑到我们教室来的那个女生的男友打了一顿,看起来很疼的样子呢。果然爱真是比什么都强大呢,唔噗噗~”

就这么保持着横跨过我的姿态,罪木前辈双颊绯红地露出了一个似乎是很羞涩的微笑。而我只是呆呆地盯着她……不对,实际上什么也没看到。不管是这个异常的状况,还是眼前这个人奇怪的样子,全部都是。只有罪木前辈的话在我的头脑中混乱地混杂着,一次又一次地重复。

(这个人是……)

“……说起来,那位刺伤了自己男友的幸运,在被移送到外部之前,也在这张床上躺过的哦”

(到底是在说些什么……?)

“狛枝他啊,即使是被打了,也只是会笑眯眯地,突然一脸可怕地逼近那个男朋友,说着「觉醒是你唯一的方法。快想起自己的才能吧。你的希望就只是这种东西而已吗?」之类的话……”

在这个除了我和罪木前辈以外就没有别人的、下午时分的保健室里,只能听见她空荡荡的声音。

“之前治疗的时候,我问过那位男友为什么要说那种事,他只是说着「最近,全指望彩票了呢」那样笑了……”

但是从刚才开始,自己的心跳声就像在耳边不断回响着一样,非常吵闹。紧紧地闭上眼,从狛枝君那里听到的故事又在我的脑海里复苏了。

——她曾经告诉我,对她来说,他、以及和他之间的爱,才是『希望』。但是有一天,他因为某个机缘巧合而得到了机会。那是一大笔钱……多到他一个人怎么花也花不完的地步。他再次燃起了野心,想要让那些过去看不起他的人对他刮目相看……他觉得自己只是没有得到机会而已,自己的才能还是有很大发展余地的——

 

那之前的话也被任意地重现了。不仅没有平静下来,不好的预感反而不断地膨胀,我的心跳越来越快,发现自己就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然后,作为『幸运』的她被单方面断绝了交往关系,不再被理睬。对她来说的『希望』,被她原以为和她共享『希望』的人所践踏,所以……她找到了那个男学生为他自己建造的研究室,对他行了刺。她原本打算在刺杀他后随他而去,但最终两人都没死。如今,他仍然在病床上,而她因为精神上的问题,在外部的病院里疗养哦。在她被移送前,就在这个医务室,她发狂般地叫着「让我从希望之峰出去」……那便是我所见到的最后的『幸运』的身姿了——

 

“狛枝也真是过分呢。毕竟正是由于他的原因才会发生那种事……但是,只是因为金钱就失去了的这种东西,果然不是真正的爱啊”

床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睁开眼睛,发现罪木前辈靠得很近,正用深不见底的漆黑的眼瞳凝视着我。

“呐……你对狛枝的这种心情,是真实的吗?”

这双眼睛,与不知何时曾看到过的狛枝君的眼睛一模一样。一直那样眯缝着,盯着微微颤抖的我。正当她伸过来的手要碰到我的右脸颊时,突然传来了保健室的门被打开的声音。然后,进来的人踩着坚定的步子径直走向保健室里,靠近我们这边的方向,一点犹豫也没有地拉开了窗帘。

“……啊啦,我打扰你们了吗?”

“雾切桑……!”

“苗木君。虽然有些想对你说的事但是……事情结束了吗?……是还没有吗?”

雾切桑只是稍微移动了一下视线看了眼罪木前辈,之后又像是在狠狠地瞪着我一样看着我说道。

“……结,结束了哦!……罪木前辈……那个,治疗,非常感谢……”

“没什么。要保重哦,苗木桑”

保持着这种微妙的姿势,面对语无伦次的我,罪木前辈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地微笑着,慢慢从床上下来。然后,她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跟在雾切桑身后,像是逃走似的从保健室里出去的我。从这个在保健室里和我谈话的罪木前辈身上,我完全感受不到之前在走廊里碰到时的那种弱气的感觉。不管是像被触发了某种开关一样急速转变的态度,还是那扭曲的笑容、漆黑的瞳孔……无论是哪一点,都和初见时的狛枝君很相似。

 

从离开走廊开始雾切桑就默默地在我前方快步走着,一直走到没什么人的地方才终于回过头。她脸上的表情和午休时看到的那种完全没有改变……非但没有改变,反而可以看出那种愤怒的神色越来越浓重。如果说她是在那之后过来追我的话,可能直到刚才都一直在四处寻找我也说不定。而且如果最后找到我时看见的是刚才那种情景的话,会生气也是当然的吧。

(尽管她可能是从外面看到了保健室里我被作为女生的前辈强迫着的场景,但我又是只顾着害怕……)

但是,雾切桑应该也不会明白那种事。对她可能会说出的轻蔑的话语已经有所觉悟的我来说,雾切桑最先说出的一句话却是我预料之外的。

“狛枝凪斗他,对你做了什么”

“……诶?”

“这种伤……摔倒之类的,反正都是谎言吧”

“……嘛,确实是谎言……但是为什么,会认为我是被狛枝君做了什么呢?”

她稍微有点失望,但听到我的后半句话也微微颔首,只是似乎不理解我前半句话的意思,用一种简直就像是之前的景象都是无关紧要的事一般的态度说道——

“先不谈狛枝凪斗超高校级的才能,以及知道他入学以来都发生了什么事的人。突然看到一直到现在都呆在他身边却没受到什么严重的伤的你,变成如今这样……一般都会这么想的吧:终于,受到了他的才能所带来的代价了吗……之类的。嘛,我也承认这种说法存在语病”

雾切桑的话,让我想起了左右田前辈的样子。他看到我这副样子的时候,确实也错以为和狛枝君有关。

 

……狛枝君怎么样了?

虽然说那天他不在我身边,我也肯定他会说出「最近似乎太和平了,总觉得有些害怕」这种话是因为看到了在天台上摔倒的我的缘故。

但是,似乎不是这样。狛枝君他,是知道那句话的。

这个理由……思考一下的话……

 

“……雾切桑!怎么办,狛枝君应该很危险……”

“现在才注意到吗?那个男人的异常——……”

“不是的!『幸运狩猎』是存在的!这一次狛枝君……”

“……怎么回事?苗木君,你先冷静下来”

雾切桑轻轻握住我颤抖的手,劝解地说道。然后……

“到底发生了什么,请全部告诉我”

被大力地攥着手,有种疼痛的感觉,她手上的皮手套因为太过用力发出咯吱咯吱的刺耳的声音。在我好好地说出来之前,是不准备放手了吗……她似乎比之前更为生气了,现在的雾切桑一直给我一种很可怕的感觉。

“……无论我说了什么,你都会相信吗?”

“那需要由我自己来判断……但是只要你不说那些无聊的谎言的话,不管你说什么我也不会不重视的”

然而,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这么说的雾切桑,应该是可以依靠的。即使这种不好的预感是正确的,我也不清楚这之后该怎么做才好。

 

我的叙述中途有些连不上,前后关系也不统一,但即使如此雾切桑也没有插嘴,而是一直耐心地听我继续这样断断续续地说明。

昨天在天台上遇到的戴着奇怪面具的集团的事,我被他们袭击了的事,狛枝君知道『幸运狩猎』的确是存在着的事……然后就是从左右田前辈和罪木前辈那里听到的事件。听完这一切的罪木桑做出了一副沉思的姿态,一段时间之后,用“首先一点,虽然还需要确认……”这样的话语作为开场白向我问到——

“狛枝凪斗的『超高校级』的才能是什么,你已经知道了吧?”

“……恩。狛枝君他……他的才能是”

深吸了一口气,我说出了这句话。

“和我一样……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吧”

“……是的。不如说,我更想问你为什么直到现在还没注意到呢……这也是,他的『幸运』的缘故吗?”

“……那个,狛枝君今天没有来学校……他可能是在寻找那些戴面具的人,如果说昨天的那个时候……他也许就已经被做了什么……”

看着想象着狛枝君和昨天的自己一样可能在哪里跌倒着的情景而脸色发青的我,雾切桑露出了一副扫兴的表情。

“不是也挺好的吗?他也是『超高校级的幸运』,这不正是他期望的发展吗”

“雾切桑……!”

“……那么担心的话,别管我去找他不就行了。就像午休的时候一样。那么做的话,就没有迟疑的理由了吧”

“……”

被雾切桑用锐利的目光盯着,我隐藏起来的想法很容易地就被识破了。被直接指出的这种期盼确实是我在心底某处所抱有的,不禁厌恶着这样的自己。面对突然间开始沉默不语的我,她没有出言安慰,却也没有责备,只是继续淡然地说到——

“就像你想的那样,学院里从楼梯上滚落死亡的人,近期内只有一名……也就是说,是那个和你还有狛枝一样的『超高校级的幸运』。按你之前所说,假如那两位前辈他们的话是真实的,那么果然狛枝凪斗是有着明确的目的,将他们逼进了这种状况的吧”

“明确的目的……?”

“你也听说过第三位『超高校级的幸运』的事了对吧?她正是因为那份爱才怀有『希望』……第一位是对自己的才能感到绝望,第二位,则是因为在巨额的赌博中输掉了。而第三位,是因为恋人的背叛……呐,苗木君。说到这里,你应该明白了吧?还是说,是自己不想去知道呢?”

雾切桑和什么也说不出来的我视线重合,坚持等待着我的回答。

“狛枝凪斗他,对自己所相信的希望,以及和自己一样的『超高校级的幸运』的他们所相信的希望,哪一方更为强烈一些呢……他已经做出尝试了不是吗”

“那个是……”

她得出的这个答案,和以前我对狛枝君说过的话很相似。

 

——狛枝学长……我自己无论怎样都好。身边不管会有什么样的遭遇也没关系所以……所以请允许我呆在您身边……——

 

“……我说的不对吗?”

“……我不知道”

确实,回想起互相坦白内心真实想法的那一天之前的日子,雾切桑的回答感觉近乎就是正确的了。先把那个有着他讨厌的要素的我放到一边,狛枝君也的确考虑到了要查明我的言语和态度中透露出来的作为『幸运』的资质。

 

看着既不肯定也没有否定的我,雾切桑有些愕然地叹息了一声。

“你现在只要担心你自己的身体就够了,先老实一会吧。狛枝凪斗的话,一定会平安无事地回来的……毕竟至今为止,他一直都是那样的。至于这之后,是否还要和那个男人继续做朋友,就等到他回来之后再决定就好了”

这么说了之后,雾切桑松开了我的手,就那样从我眼前经过打算离开。

“雾切桑……”

只不过,听到了我的低喃,雾切桑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我并没有看向她的脸,而是把视线转向了地板开口说到——

“我,已经决定了要相信狛枝君……”

“即使是他隐藏在阴影里的一面吗”

“……是的,虽然不明白的事情、想听到回答的事情还有很多……而且心里还有些疙瘩要去消除呢”

把握成拳的手放在胸口,我自嘲般的笑了。雾切桑一边用包含着明确的责难意味的眼睛注视着我,一边说到——

“从产生了怀疑到视若无睹,虽然我也明白对你来说,这种事除了关系很好的,值得信任的友人之外都不怎么好说,但是那样的话,就只是盲目而已。”

雾切桑想说的事到底是什么呢。各种疑问都纠结在一起,这与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有什么关系之类的,也完全不明白,我的脑内已经是乱糟糟的一团。

“……但是,狛枝君找到了昏倒的我,然后又一直呆在我身边握着我的手。他总是有些冰凉的手也变得很温暖,一直很用力地握住……我当时已经,觉得只要这样就好了”

即使脑袋里已经乱成一片,我还是像要把头脑里杂乱的思考全部倾诉出来一样地说着。

“之前也被狛枝君说了,不许再提我受伤的事。从他那里领受到的这种心情,并不是虚假的。”

疑虑也好恐惧也好,把所有的这些都抛开的话,留下的就只有这一种心情——

好想见他。

 

雾切桑有意地“诶——”地发出了一声叹息。我这才终于注意到自己说出来的话似乎有些太让人害羞了,只能带着尴尬的心情抬眼看向她,却发现她的表情十分惊讶,神色也变得有些愤怒和轻蔑。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而且也绝对无法理解。……只不过……毕竟你也不是侦探。如果对你来说这就是答案的话,那么就按你喜欢的去做就行了”

“雾切桑……”

“但是,如果最后你是作为尸体被发现的这种收场……总之可别变成这样之类的结果了啊。眼看着因为犯人的缘故,可悲的牺牲者被送入那种悲惨的境地这种事,是绝对不会被身为侦探的我所允许的。”

“……是”

 

正说着的时候,我突然朝窗外看了一眼,发现学生们正向远处跑去。

“下午的课似乎早就应该开始了啊……这是怎么了?”

“我作为侦探,目前要继续调查这件事。狛枝凪斗对『超高校级的幸运』们所做的事情先姑且不论……现在首先是不能对实际进行了『幸运狩猎』的危险人物们的情况置之不理。苗木君,你呢,准备怎么办?”

“我想回宿舍去狛枝君的房间拜访一下。如果他不在的话,就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一会。稍微,之前看起来似乎是有些太过勉强了……”

虽然不清楚雾切桑是否理解了我的话,但看着无精打采地笑着的我,她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正在为了以彼此的目的地为目标,朝相反的方向迈出步伐的时候。

“苗木君……你,真的把狛枝凪斗的事情看得非常重要呢”

听到雾切桑这么说,我回过头去,只是她还是就那样背对着我。

“……因为无法置之不理啊”

“……是喜欢的吗?”

“也许吧,毕竟讨厌的人是不会这么担心的吧”

“……”

“……雾切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此时雾切桑总算转了过来面朝着我。

“没什么……如果,对你来说的『希望』,不是狛枝凪斗所期待的希望的话,对那个男人来说,他只会认为现在的事态不过是一种讽刺,或者是自作自受吧。但是,看起来似乎不会发展到那种程度呢。我也可以放心了”

“?……在说什么?”

“请忘掉吧。你还是像我说的那样,做一个普通的男生就好了哦”

除了这之外的事情,无论我询问了多少次,雾切桑也没有回答。怀着依旧不太明白的感觉,我再次走向了宿舍。

 

走上楼梯,正要到达狛枝君房间前的台阶时,就远远地看见他的房门口放着什么东西。

“……狛枝君?不在吗?”

把门前放着的东西稍微移开一些,我敲了很多次门,但没有任何反应。花的香味从刚刚移开的箱子中飘散出来,我低头再次看了一眼,发现这些箱子恰好有3个。

(……这是今天的份的花束吧。说起来,30万円什么的……已经一次性集中订购了吗)

狛枝君应该不在房间的事,在一定程度上已经预料到了。我只好就这样谁都不愿错过地,磨蹭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锁上门走进房间之后,连制服都没换就躺倒在了床上。身体很疲劳,刚闭上眼睛就感觉快要睡着了的样子。轻轻地翻了个身,就看见了床边樱草花的花盆。

 

那个时候——在狛枝君的房间里不小心踩到的交货单上,就写着这些供花。是为了献给那些已经不在了的『幸运』们的花。有用白色的蔷薇和勿忘草混杂在一起的花束,樱草花的名字也作为供花中的一种,被排列在了上面。

(……是集中订购了这些花之后,没有特意按照用途分开吗……真的就只是这样而已吗?)

 

——那个,这个是和昨天用的那种一样的花吗?

——嗯?啊啊,是的哦。我是用他们的诞生花做成花束的。供给屋顶的那位的花束是白蔷薇。要说的话,虽然用蔷薇来做供花的确有些不太合适就是了……

 

——你刚刚说,是谁的诞生花……?

——诶……?谁的,当然是狛枝君的啊

 

但是,如果不是那样的话。

樱草花。那是为了谁而准备的花?

 

 

突然注意到时候,房间里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黑暗。似乎是之前不知不觉地就睡着了。按照一直以来的习惯在床上乱糟糟地翻找了一遍,但在这里仍然没有发现手机有滚落到哪里。于是就放弃了寻找,从床上慢慢地站起来。摸索着碰到电灯的拉绳,把它往下扯了扯。房间里终于亮了起来,我抬头看向挂在墙上的时钟,发现和睡着之前比起来,日期已经改变了。已经过了午夜零点。

(居然睡了这么长时间吗……)

怪不得会奇妙地感觉到睡得这么舒服啊,我一边想着,一边顺手脱下睡皱的制服,换上自己的衣服。然后披上外套,就这么两手空空地走出了房间。

(之前,对雾切桑所说的事情并不是全部……)

在那个地方,有一件无论如何都想要确认的事情。

在一片寂静的宿舍内走着,来到屋顶的天台门前。因为要把我送去保健室,左右田前辈的工作似乎就那样中断了,只剩下被拆除了的挂锁还放在那里。我把它捡起来仔细看了看,果然很眼熟,就是我平时到天台来献花时用的那个。也没有什么被破坏过的痕迹。

我把它放回地上之后,向冰冷的门把伸出手,就这么慢慢地打开走上天台。

(遭遇到那个集团是在昨天……不对,应该已经是前天了)

 

重新在天台上四处张望。光源是夜空中的星星,些微的光亮洒下来,学院内只有一些亮着灯的地方不是昏暗的。然而,无论怎么在狭窄的天台上来回走动,也没有发现花束或是飘落的燃烧后的灰烬。没有新的花束,昨天放学后,狛枝君好像也没有到这里来的样子。但是这样的话,做了打扫的人是谁?

“恩——……比起这个,在那之前……”

我回头看了看门。然后走过去,握住门把手转动了一下,轻松地就把门打开了。打开了啊。

“……原来是这样吗。门本身就没有被锁上所以……”

这样低声说出来之后,我突然在这里全身脱力地瘫坐到地上。就像前天那个时候一样。

现在和那时不同的是,我身后没有那个戴着面具的组织。

然后,和那时不一样的还有一点,我眼前的门的前方,谁也不在。

 

——那个时候,到底是谁锁上了门?

 

正产生了这个疑问的时候,我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不由自主地,像是被控制住了一样,我听到了远处传来的不知是什么在回响着的声音。

……是脚步声。有谁正在走上来。

缓慢地,但确实是在一点点地接近这里。面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我站起身,想从天台上走出去。

 

也许那个人并不是要到天台上来,即使他是想过来,只要我赶紧下楼移动到其他的楼梯处的话,说不定就不会碰见那个人。

但是,我却像被钉住了一样,站在门前完全动不了。就在我这么犹豫的时候,脚步声已经渐渐逼近,马上就要到旁边了。

面向着那个人,我叫出了一个名字。

“……狛枝,君?”

脚步声只停顿了一瞬间。

然后就再度响起,过了一会之后,在最后的台阶前,我抬起头,看到的却不是我想见到的那个人……如果可以的话,这个人我再也不想看见第二次。

“……你是……为什么”

并没有加快徐缓的步伐,那个人就这么走到了我的面前。虽然没有穿着短裙,但是那个漆黑的面具我也绝对不会看错。是那个时候,在天台上遇到的女生。

“……又是,『幸运狩猎』吗?时机未免也太好了啊……不,应该是太坏了才对”

那个人只是跟之前一样,默默地俯视着苦笑着的我。

为什么现在,会在这里。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有一堆的问题,全部都想问。

但是,一定不会回答的吧。而且即使那样做了,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更别说从此刻起我就感觉自己身上会发生和之前一样的事。

紧紧地咬住双唇,我像是要注视着这个人面具后的表情一样地开口说到:

“你们也对狛枝君,做了什么吗?”

这样问了之后,紧接着,那个人慢慢地,简直就像是要拥抱似的,把我禁锢在了那双手臂之中。

“什么……!”

想要抵抗的瞬间,突然感觉到后背像是被什么压住了一样的不协调感。然后马上,我的全身都被电流经过……了啊,这么想着。倒下的我,在模糊中只是确认了那个俯视着自己的人手里握着一把像是玩具手枪一样的东西。我一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那个人抱起来,不知要送到哪里,一边再次失去了意识。


—第八章 END—


————————————————


来说下我自己推理那段的感觉好了。苗木小天使想到那个樱草花那里简直细思恐极...狛枝一开始就和供花一起定了啊,而且他之前并不这道那是自己的生日花......这代表了啥,希望不要是我想的那样。总之就是可以确定前三名幸运的死亡肯定和狛枝有关了,不过这基本都能想到吧。然后再就是苗木小天使这都晕几次了ry 简直太惨了小天使你好歹注意一下自己啊!

先说我现在也没看后面的(因为实在太长了),只是看了完结章确定是还比较美好HE而已,所以剧情啥的我也不知道,都是边翻边看的OTZ

后面我看了下还有好几万字,我们慢慢来吧_(:з」∠)_ 

最后再说一下。这篇更 新 会 很 慢!!!

评论

热度(80)

  1. 茲姆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