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樱花纽扣 CP:茂灵(女体师匠慎入,可有ooc)

夏絮珣陽:

女体师父来一发,ooc,雷者不要看

    灵幻在给客人做按摩,发现龙套一直在盯着他的胸部看。



    “师父,你衬衫的扣子坏掉了。”龙套突然闷闷地说,灵幻一低头,果然胸前第三颗扣子不翼而飞,衬衫两侧的布料因为没有扣子的固定而在胸前形成了一个菱形的缺口,依稀可见雪白富有弹性的两只胸脯中间的缝隙以及下面勒得紧致的粉红色的文胸。
 


“哪里哪里?”委托人在按摩床上将脖子掉转了180°,猥琐地四处张望。

    “客人,现在诅咒似乎转移到您的脖子上了呢……”灵幻黑着脸掰了掰手指的关节,“浪子回头金不换!”她大声喊道,然后迅速将委托人的脖子掰回到原来的位置,咔嚓一声,委托人失去了意识。
    


浪子回头金不换,以极高的速度纠正委托人扭曲的颈椎,委托人根本感受不到痛苦,此乃灵幻的必杀技也!
    


“真是糟糕了呢,这样下去可没法见人了……”送走了委托人之后,灵幻看着自己半露出来的胸脯叹了口气,似乎完全忘记了避讳同处一室的正处于如狼似虎的思春期的年纪的龙套。


 


“龙套,总之能拜托你帮我去超市买针线吗?奇怪,扣子应该是掉在这附近的……”
    


“好……”龙套答应了一句,见师父没有再理睬他便出了门。


待龙套从便利店回来,门外已经排了两个委托人,灵幻仍然把自己锁在屋子里面没有动静。
  


偏偏在这个时候忙起来了,龙套绕过外面颇有些不耐烦地嘀咕着的委托人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师父,我把东西买回来了哦。”龙套稍微抬高了一些音量。


“太慢了,快点把门关上,”门突然被拉开一道缝隙,龙套便被拽进了房间里,然后灵幻便迅速关上房门并把门反锁了起来,“这样被客人见到太失礼了!”
     


然而她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被思春期的男生看见她这副样子也很失礼的事实。
    


 “师父你找到扣子了吗?”好在龙套并没有在意这些的表现。


“完全没有呢,按道理说肯定在这个房间的某处才对啊。”灵幻头痛地说。



    “那个,师父……”龙套突然叫住了灵幻,表情突然变得有些犹豫,“为了以防万一,我买到了这个,不知道适不适合师父。”只见少年从兜里掏出了只粉红色的纽扣,是樱花的形状。
 


“哇,好可爱……”灵幻的脸上泛起了女生由于看见可爱事物而出现的独有的红晕,“得救了呢,你偶尔也挺会做事的嘛,我都想找你做老公了!”灵幻开心地搂住了龙套一边晃来晃去一边说,龙套感觉自己的鼻子有一瞬间已经碰到了一块柔软光滑富有弹性的散发着好闻的味道的物体了,“咳咳……”看到怀里没有反应的龙套,灵幻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用手指夹起了胸前的缺口,“不管怎么样还是赶快缝起来吧!”


做……老公……然而剧烈的反应发生在龙套波澜不惊的外表下,对于毫无女生缘的龙套来说第一次被女性说出如此直白的告白(并不是)无疑是有着巨大冲击力的,以至于随后由量变产生了质变。


“你是谁啊!”灵幻望着那个刚刚站在龙套位置上的屁股下巴妖怪惊恐地叫了出来。
 


龙套看着灵幻麻利地穿针引线,然后用手指夹起衣服的一侧,快速而细致地将新扣子缝到了缺失的位置上,缝了一半,灵幻突然停下了动作,侧过头有些好笑地看着龙套:“抱歉,你先坐在那边等我一会。”然后用双手挡住了前胸的位置转身背对着龙套。


 


“啊,嗯……”龙套从屁股下巴妖怪+石化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支支吾吾地回答了一句,然后视线便不敢再落到师父身上。


 


灵幻扣上了扣子转过身来,樱花就在她胸口的位置,被胸部撑得高高地挺起,看起来有些不协调,但又充斥着可爱的活力,此时的灵幻不知为何让龙套觉得并不像一直走在他前方教导他的成年人,反而更像个天真可爱的女高中生。



    很适合啊……


 


夜晚,龙套将师父掉下来的纽扣小心翼翼地夹在两指之间,高举着端详着,他不能理解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要欺骗师父,只是满脑子想的都是师父的事情。他也许应该找师父谈一下,但又下意识觉得这件事情不应该让师父知道。


不管怎样,他仍然欺骗了师父,名为罪恶感的情绪悄然升高了龙套的压力值,除了欺骗师父之外,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无法释怀,让他觉得自己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甚至可能会伤害到师父一样,好像什么东西憋闷在胸口一样,也许等他搞明白自己这样做的理由之后会和师父道的歉吧……
    


龙套手里攥着扣子睡着了。 


 


灵幻晚上去了同样的超市,买了好多一模一样的樱花纽扣,回到家之后鬼使神差地将那件衬衫上所有的扣子都换了个遍。


 


根本不能穿出去的吧,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评论

热度(74)

  1. 茲姆夏絮珣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