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ABO/茂灵] 我不装B我装A~番外

犬野四郎:

*R18


*正文见:【点我


※ ※ ※


在身边的人的注视下,灵幻坐在床边,有些尴尬地把目光放在木质地板接缝处,在耳畔的这通电话也说的磕磕绊绊,「总之芹泽,我,我有点事情啦……啊不!不是身体问题!我这么健康是吧,一点毛病都没有!」打着哈哈的时候瞥到另一个人鼓起腮帮一副不开心的样子,灵幻微微撇过脸去,觉得有冷汗从额际冒出来似的莫名一阵压力,「出差,对,你知道的,社会人嘛,压力有时候太大了需要进行一场一个人的修行……对对,你理解就好,理解就好,那,那我先挂了。」


点着头按下了通话结束键,灵幻总算可以把精力放回到正闹别扭的人身上。他轻柔地放缓了语气,「茂夫,你在气什么啊,我这不是好好地请假了吗?」


「师父和芹泽先生的通话时间也太长了,明明是很简单的事,之前如果听我的,由我来通知的话也不用勉强找那些奇怪的理由。」


「但是突然说要暂停营业一周,我这个老板不出面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那师父应该提前想好理由,而不是和芹泽先生拖拖拉拉地说了那么久。」


「喂我说你,是不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而且芹泽怎么说也是你的后辈,你是不是对他还有点针对?是我的错觉?」


「不是师父的错觉。」


「你……」对于这样干脆地承认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知道年轻的恋人只是在吃着没来由的飞醋,继续安抚下去只会让自己愈发不好意思,灵幻犹豫了片刻就转移了话题,「突然请了这么久的病假,你学校那边没人说什么吗?」


「大家只是给我发了短信,让我好好注意身体,安心养病,」影山茂夫停顿了片刻,偏头盯住他的眼睛,若有所思地,「说起来,真是想告诉大家啊……」尾音微微拖长,他的手指抓了过来,扣住灵幻的十指,「师父请假的这一周是要和我做什么。」


「喂你可不要胡闹。」皱着眉微微瞪圆了眼睛,对于他的提议,灵幻光是想象那个画面急的要跳起来。


「只是这样说而已,」微微笑起来,影山茂夫抓着他的手的力道加重了些,「师父是omega这件事只要有我知道就足够了。」


这句话令他安心下来,旋即又变得紧张,相握的手微微发热,灵幻不由地转过脸去,突然不太敢去看弟子此刻专注的神情。


卧室里有第二个人的气息,不仅如此,衣柜里挂着不属于显然自己的高中制服和运动外套,地毯上摆着尺码不同的拖鞋,而就在自己身后,在床上摆着成对的枕头。


恋人在今天早上提着行李箱过来,因为只是短暂的一周同居,不多的东西整理起来很快,在确认了学校的请假事宜、家里人那边的沟通都办妥了以后,这才清闲地坐到了床边,等着自己这边通知好芹泽。


琐碎的话题一旦告一段落,氛围就安静起来,房间里只剩下冷气单调的运转声,在这样的时刻,灵幻就无法不去清楚地意识到,恋人搬进来的理由,是为了一起迎接自己即将到来的发 | 情 | 期。


在此之前的十几年人生,除了高中第一次发情期是把自己反锁在浴室,泡在冷水里忍过去的, 之后都是靠药物解决。他从查来的资料上搞到了异常有效的偏方,一直以来都很顺利地瞒过了所有人,虽说前些日子他发现那些药片似乎需要加大剂量才能生效,但在拿身体再做什么验证前,它们都被影山茂夫用超能力不客气地甩进了垃圾桶里。


「有我在,师父就不需要这些东西了。」


喂你知道我当年搞到这些多不容易吗而且你还未成年吧你真的知道要怎么做吗是alpha就了不起啊?


眼睁睁地看着陪伴自己多年的白色药片被丢弃,灵幻满脑子的吐槽没能说出来,前几天看到距离日历上的红圈愈来愈近,掐指一算也是不想让自己受罪,他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同意了对方的入住请求。




刚扭过头就对上那双漆黑的眼睛,想要把他的目光全部锁住般,视线无法转移开,这样的对望里空气仿佛飘浮起紧张的颗粒,不知是谁先靠近了,伴随着十指相扣的温度,嘴唇也自然而然地贴在了一起。


亲吻和想象中一样的舒服,灵幻微微张开口,对方的舌 | 头立刻探了进来,湿滑的舌尖从里侧细细描摹过他的唇 | 瓣,又与他的舌 | 头卷在了一起,交缠间不免交换着彼此的唾 | 液,几乎能尝出并不存在的甜味来。


拖鞋被谁踢远了,交叠的身 | 躯一头栽倒在被单上,灵幻的头发被对方抓在了手里,接吻还在持续,他觉得已经不能再拉进更多的距离了,恋人却还是固执地按住了自己的脑袋,怎样亲都不够似的挑 | 逗着他的舌 | 根,唇 | 齿间的水声令他面颊发热,大脑几乎要因为缺氧而变得一片空白。


衬衫扣子被解开到第三颗的时候,刺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打断了这一触即发的氛围。


恋人坐起身,黑着脸从制服口袋里掏出手机,尽管像是多少克制了情绪,可声音还是过分地低沉,隐约透出了不满,「有什么事吗,律?」


听到他说「上课笔记之类的就不需要了,作业的话帮我划一下就好。」的时候,灵幻很不给面子的偷笑出声,即使在做这种事,茂夫也还是个得乖乖做作业的学生,这个认知让他从紧张的情绪中缓解过来,趁着对方打电话的时间跟着坐了起来,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衣服。


「师父,」挂了电话之后果断按下了关机,影山茂夫按住一副想就这么走出去的人的肩膀,「你要去哪?」


「去厨房拿点吃的,」灵幻重新打好领带,补充说道,「我看今天还是算了吧,也还没到无法忍耐的地步。」


「我在这里,师父并不需要忍耐。倒不如说,现在是我快无法忍耐了。」


「喂,喂,」打断了对方的话,灵幻简直要冒出黑线来,「你才几岁啊,乐衷这种事可不好,还是等信息素完全发作了……」


「不需要,」按在肩膀上的手加重了力道,灵幻不得不转过身去正面他,「是师父的话,我随时都可以。」


「你该不会是……」


「难道师父不想这么做吗?」


被突然这样反问,凝视着alpha望过来的眼神,灵幻一瞬间有种要就这么点头的冲动,他狠狠捏紧了手指,了解到这是omega对alpha在性 | 事上本能地服从,「当然不想啊!尤其和你这种没经验的小鬼……」


服从令他产生抗拒,在否认了alpha的提问后,灵幻甚至带着些许的笑意揶揄起了对方。


影山茂夫却没有一点受到打击的样子,他颇为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但是师父长期以来都装作alpha,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吧?身体不是也丝毫没有被标记过的气息吗?」


………这小鬼怎么还是这么不会看气氛说话!


被堵的一时语塞的灵幻,没想到对方会反过来质问自己,不行,承认的话就丢脸死了,都30多岁了还是在室男什么的,绝对不要在这个未成年面前坦白,可恶,怎么会这么麻烦,要骗他说我叫过什么特 | 殊服务吗,但是被发现是omega那就违法了啊……




正垂着眼思绪一片混乱的时候,嘴唇上掠过片刻的热意,柔软的触感稍纵即逝,灵幻发着楞的时候被人一点点抬起脸,偷袭过来的恋人低头看着他,眼睛里含着似有若无的邀请意味,「这样也不想做吗?」


「不想。」忽视心脏速率的失衡,灵幻坚定地摇摇头。


话音刚落嘴唇就被堵住了,像盖章那样被亲吻过后,「茂……」完全无法说出完整的单词,捧住他的脸,这次光明正大地袭击的影山茂夫一下下地亲着,直到他脸红到耳朵根才有了片刻的喘息,「差点忘了,师父很喜欢撒谎,既然这样那我就一直亲到师父说想为止。」


「不要!」抗议声又被吞了下去,灵幻被亲的七荤八素,简直要眼冒小星星来,「别…」


「真的不要,不想的话,那就用点力推开我。」


就算你每次都这么说……


但是身体太舒服了,察觉到了alpha的气息,光是接吻就让他下 | 身要起了反应。


他不喜欢被信息素主导的滋味,但此刻用手指轻抚着自己脸颊的人是影山茂夫,是了,他早该清楚这一点的,如果是茂夫的话,他就无法真正的拒绝。


身体进入了渴求的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承受了一个深深的长吻,嘴唇分开的时候甚至带出了长长的粘 |滞 | 丝线,这次真的用了力推开对方的手掌,在略带惊讶的注视中灵幻用右手盖住自己的脸,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什么。


「师父?」


「不要……不要逼一个成年人向你坦白那种事啊,超丢人的,」别开脸,灵幻小声而确认地坦白,「我想做。」




A和O之间有什么是不能在床上解决的←车点这






「那我先去煮粥。」这样说着,影山茂夫真的爬起来,胡乱套了件家居服就推门出去了。




他什么时候都学会做饭了?


虽然发情期会持续整整一周,让他一直呆在床上也太惨了,正估摸着要不要去洗个澡,还没到五分钟,门居然被再度推开了。


「师父,可以吃早饭了。」


「喂茂夫,你是不是用超能力做饭了……」


挂着黑线接过了递过来的碗,就这么坐在床上吃起了早餐,弟子再度爬了上来,干脆地脱光了衣服后坐在自己身后。


被身后过度灼 | 热的视线盯着,灵幻几乎没法专心吃饭,结果汤匙刚送到嘴里就被烫得拿远了,吹着气等它稍稍冷却了才伸着舌头继续吃了下去。


「师父……你这样喝粥的方法,会让我无法忍 | 耐。」


「什么?」


恋人从背部抱住了他,轻轻磨蹭着脊背的皮肤,「快点吃,师父,吃完了我想亲你。」


脸一阵发热,一碗粥吃的更加稀里糊涂了,等见了底的时候,勺子和碗一下子飘到了半空中,然后就飞到了门外去。


「你兴奋过头了吧?」


推着像大狗一样扑过来的恋人,灵幻涨红了脸往后躲,「话说茂夫,你都不饿吗?」


「因为更想看师父吃饭,我已经在厨房吃过了。」


体内熟悉的热度在被抚 | 摸了胸口后再度浮现,灵幻被人按着,牢牢地亲了几下之后,总算能找到空档说话,「不行,晚饭……」猜想自己今天大概是吃不了午饭了,灵幻竟然有种没来由的认命感,恋人的手指扣了上来,他怎么也要把接下来的话告诉他才行,「晚饭的时候,我想和你一起吃。」


 


Fin




Free Talk:首先是LOFTER的千粉感谢~因为永远完成不了点文()所以就决定开车了(虽说本来就拖欠着x)


 一直想写一个“甜甜的发情期”,这对多可爱呀怎么能不撒糖(x)这个戏作总算是能好好收尾了。


完成了拖欠的我就暂时消失一段时间了,看了一眼自己的参本文的进度简直惨不忍睹,不务正业的人生(啧)





评论

热度(265)

  1. 茲姆犬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