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茂灵】电话

八音:

 



  •  我便是不知道哪里触犯了神经被吞了o<<<


  • 仍旧是一口糖





电话




 


 


——喂?您好,这里是灵幻相谈所,哦……mob啊,怎么了吗?现在这个时间点,你旁边好吵?


——是的,我刚从大学回来,现在在车站。


——什么?你在车站?你不是要等到假期才回来吗?现在距离放假还有半个月吧!


——之前师父不是向我打了求助电话吗?说是有很麻烦的委托需要解决……之类的。


——呃,就算如此,你也太快了点儿!委托的事可以延后,我等芹泽回来解决就好,也不是什么很麻烦的东西,我可是灵幻新隆大师,区区委托算得了什么!


——那您还在三更半夜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打电话?半夜三更给你打电话?……我怎么完全想不起来有这么回事了?我什么时候打的电话?我完全记不起来了!


——就在前天晚上,师父。啊、抱歉,让一下……就在前天晚上,师父您不记得了吗?


 


 


灵幻新隆呆坐在那里,捏着电话苦思冥想。前天晚上?拜托,他真的是记不起来了,虽然那一天夜晚的确喝多了些,那也是纯粹图个热闹而已,人生苦短,难免放纵,虽然灵幻也压根记不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会赖在居酒屋里起不了身,最后还是小酒窝勉为其难地借了具身体,才把他成功地扛回了公寓。之后的事儿灵幻就记不清了,他只晓得自己一觉醒来就是大天亮,差点连相谈所都忘了去,现在他还觉得脑袋隐隐作疼,太阳穴突突地跳。


 


——所以……我那时候让你回来了?我真的记不清了……


——您没有让我回来。


 


影山茂夫的话让灵幻又是一愣。这小子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他转了转椅子,让自己面对着后头的百叶窗。阳光从缝隙里倾泻下来,柔软地覆盖在他的身上,他捏着电话,抿起嘴唇,心里头莫名地翻起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来。他听到那头传来吵闹的动静,接着又变得安静,影山茂夫似乎是坐上了出租车,他匆匆地说了相谈所的地址,而后是车子发动的声音。


 


 


——喂,你就算要过来也不用这么麻烦吧!好好地先去家里坐坐,再过来也不晚。


——这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你小子赚那么多钱啊还打的士——


——我有在打工。……是的,这里右转,再向前开就可以……我已经是大学生了,师父,打工也很正常吧,这是正常劳动所得。


 


 


灵幻新隆的心跳漏了半拍,猜想是不是自己先前开的时薪实在太低,这让他纠葛了好一会儿该怎么开口。他安静地听到那头传来汽车的喇叭声,红灯的暂停,接着又是行驶,车站距离他的相谈所可不算太远。灵幻抬起头看了眼时间,好半天后才继续道。


 


——那我们中午就去吃拉面吧,你差不多要到了吧?我到楼下去……


——不,不用了,我直接过来就好。


——啊?我请你吃拉面哦!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上,叉烧也可以——


——您真的很吵,师父。


 


灵幻新隆顿时闭上了嘴。真是太离奇了,影山茂夫这小子竟然敢这么对他说话——再者是我负责请客啊!难道之前自己在电话里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东西?惹他生气了?可是我什么都想不起来啊!该死的,我到底说了什么……


 


——那个,mob啊,如果之前我说了什么很过分的话,我先和你道歉……


——您不是记不起来了吗?


——我、我是记不起来啊!喝多了脑子糊涂,年纪也老大不小了,这记性不好也没办法。所以说我要是真说了什么,呃,你也别介意,我……我,可恶,我真的记不起来!


 


——您说,您想我了。


 


灵幻新隆挥舞的手臂顿时僵在了空中,他觉得自己的电话听筒猛地变成了一块烧红的铁,令他差点儿握不住。我说了什么?灵幻的大脑宛如缓慢倒带一般,又将影山茂夫所说的话重复了一遍。想他了?我想他了?我——什么?


 


他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匆匆的脚步声,接着那声音和楼梯上的回音重合在一起。灵幻新隆站了起来,他怔怔地握着电话,看着那扇门被推开,声音骤然停下。影山茂夫就如此站在门口,气喘吁吁,他的影子拖了过来,落在灵幻新隆的身上。灵幻新隆注视着他,影山茂夫仍旧拿着手机,电话那头再度响起影山茂夫略显紧张、却又格外平静的语调来。


 


 


“我也想念您了,新隆。”


 


FIN


 




 


 


 


 


 


 



评论

热度(217)

  1. 茲姆八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