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被狙击的灵幻新隆(四)

夏絮珣陽:

第一章在这里http://xiaxuxunyang.lofter.com/post/1e445681_bd99a17


第二章在这里http://xiaxuxunyang.lofter.com/post/1e445681_d6cb5b3


第三章在这里http://xiaxuxunyang.lofter.com/post/1e445681_e0ab878


“什么啊是龙套打来的吗?”终于完成报名的灵幻挤出人群,从大厅里离开,外面风小了很多,仍然下着小雨,灵幻撑起雨伞,将伞柄夹在脖子与肩膀之间,翻着手机自言自语道,然而回了电话过去,那边却在通话中,待会再打过去吧,这么想着灵幻便缓缓地向地铁站走去。



飘着细雨的下午,黑色卷发的穿着水手服的女孩幽幽地前行,隐匿于雨滴中绽放的绚丽的攒动的雨伞之间。



此时,相谈所。



“抱歉,芹泽先生,待会再聊。”龙套说罢,挂断了电话。



终于见到了,站在灵幻背后的神。



“关小姐是,师父认识的人吗?”虽说并不是工作时间,龙套还是泡了茶给来招待了这名陌生的来客。



“也不能说是认识吧,毕竟我现在对新隆君还不是很了解,当然,他对我也是一样,所以才想要更加了解他一点啊。”坐在会客沙发上的女性接过茶水,只是有些漫不经心地回答着这个问题。



“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呢?”



“这个嘛,当然是想看看新隆君工作的地方啊。”



果然,果然是那天相亲的对象吧!龙套的内心越来越肯定于这个答案。



少年局促地面对着这位年轻漂亮的女性,就算是从来不会读空气的他也被迫体验到了一种叫做尴尬的空气,就像不久之前他在竞选学生会长的时候呆住的感觉一样,比那个时候还要棘手,他想确定来者的身份,想多询问一些事情,可接下来他该说什么,或者做什么,脑子突然一片空白。



你是师父的相亲对象吗?



不,我不希望是这样。



你是师父的女朋友吗?



不,希望不是这样的。



你喜欢师父吗?



不。



师父他,喜欢你吗?



不可能吧。



你们,会结婚吗?



请不要这样做……



诶,为什么,我究竟在想些什么……



无数的蝴蝶在茂夫的脑海中盘旋,逐渐聚集在一起,小蕾的笑脸就这样渐渐成形,而正当他打算触碰这幅由于散发着微妙的平衡而透露出些许危险的图像的时候,那些颤抖的蝴蝶突然被惊飞了起来,四散逃去,人形消散了,在那些散去的蝴蝶背后,竟然是灵幻师父的脸。



师父和其他人谈恋爱,他和其他的人结婚,这种事情——



绝对不要!



龙套当即便被自己奇怪的恶意吓到了,他似乎有些抓到了这几天莫名其妙的压力的关键了,这让他的压力值由于突如其来的不安感而再度增加了3%。



距离爆发74%。



实在无法问出这些寄托着奇怪的期望的问题,他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女人正在饶有兴趣地透过茶叶里缓缓上升的蒸汽看着他,然后,她浅浅地笑了笑,那些蒸汽突然在半空中划出了两股弧线,组成一个小小的爱心的形状,而后便在上升的途中消失无踪了。



既然你不说话,那么就由我来开始发问吧。



“恋爱吗,真是让人苦恼的东西啊。”



“恋爱?”龙套被这个莫名其妙的句子拉回神来,一脸茫然地看着对方。



“你刚刚,有在想着有关于恋爱的事情吧,茂夫君。”



“诶?”



一下子就露出为什么你会知道的表情呢,真是单纯。



“你大概正抱着‘再这样下去可能会岌岌可危’的危机感在努力吧。”女人闭上了眼睛说道,好像在集中精神冥想着什么一样。



“我,好像,真的是这样的?”龙套有些惊讶地认同到。




这么容易就袒露心事,这样可是不行的呐。



“是吗,看来我猜中了呢,”女人睁开了眼睛笑着回应了一下,然后又轻轻阖上了双眼,“但是……”她微微蹙起了眉头,“恋爱并不是一个人努力就会有回报的东西哦,努力过头也有可能会错过很多本该注意到的事情呢,”她有些认真地说,但是随后语气又变得轻松了起来,“但也并不一定是如你所想是已经变得岌岌可危的事情,你所珍视的对象大概也在一直注视着你吧,所以可不能让对方失望哦。”



龙套低下头思考了一会这句话的含义,然后抬起头眼神坚定地回答道:“嗯,我会加油的。”。



“我猜东西很准的对吧。”女人很自然地向前挪了挪身体,积极地说。



“嗯,好像是某种能力一样呢。”龙套将目光移到那杯仍然冒着热气的茶水上,似乎有了些兴趣,绝对是超能力的一种,本以为只是移动物体的能力,但是好像又不是这样。



女人用指尖轻触杯口,龙套看见细小的蓝色的能量在她的身体四周涌动,向着茶杯汇集,升腾的蒸汽突然失去了物理的束缚,慵懒地聚成一团,然后又像棉花一样被撕碎,缓缓上升着开出无数形状各异的绚丽的花朵,向四面八方飞去,又缓缓地消失无踪。



“我总是可以很轻松地猜中事情,偶尔我身边的物体也有可能在我猜事情的时候发生异常的运动,但是也只是质量很轻的物体会发生异常运动啦,”女人解释着自己的特殊能力,表情很自然,就像是在述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常见的比如蒸汽,烟,灰尘这样的,最重的也不会超过一滴水的质量,我把这种现象称之为征兆,这些征兆很多时候可能会预示着答案。”



“什么样的事情都能猜中吗?”龙套似乎对这样的能力也感到惊叹。



“也不是所有事情都会猜啦,但是基本上是八九不离十的吧。只不过大多数的时候我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能力的,在我思考的时候我的能力会变得很活跃,那些正确的猜测有时候会突然变成想法出现在脑子里,因为这些想法太过自然,可能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猜对了某件事情呢,与其说是猜中事情,不如说是直觉一样的东西吧。”她终于拿起茶杯,像是怕烫口一样轻轻地文静地吹了两下,然后呷了一小口,“我可以轻松地猜中各种各样我本不应该知道的事情,越是集中精神思考某件事,猜中的几率就越高。当然,在我没有刻意思考的时候也可能会出现一些征兆,比如刚刚茶水里面的蒸汽会出现类似字迹的形状或特殊的图案来提示我某些事情正在发生,其实也不是什么厉害的本事啦,倒是有点像巫婆一样的感觉呢。”女人掩起嘴巴轻声笑道,解释完自己的能力便试图转移话题,“说起来,茂夫君能在这里工作,应该也有着很出色的能力的吧。”



“我有超能力,因为能够除灵所以才会在这里工作的。”龙套平淡地回答道。



女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笑道:“那不是很厉害嘛,话说你的反应还真是稀松平常呢,除灵对于你来说挺轻松的吧?”



“嗯……大多数情况确实是这样,但是,”龙套思考了一会,然后抬起头看向对方,“我也曾经遇到过很多难题,并不是所有问题都能用超能力解决的。”



“原来如此。”女人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没有继续说出来,而是继续转移了话题,“啊,我也该回去了,毕竟不想打扰太长时间,你最近有什么想要知道的事情吗,我可以帮你猜一猜哦,就算是作为突然上门打搅还让你听我唠叨这么久的赔偿好了。”



“嗯……。”龙套低下头思考了起来。



你是师父的女朋友吗?



“我并没有什么想知道的,谢谢你。”最终龙套还是拒绝道,他并不太确定自己想听到答案,所以没有问出一直横在心里的问题。



女人眯起眼睛看了他一会,然后浅浅地笑了笑,“这样吗,那么我就……”



“等一下,”龙套突然叫住了正在起身的女人,“我突然想起来,确实有一件事情很在意,你能帮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你想看什么呢?”女人听罢又重新坐了回去,然后看着龙套从椅子上起身,拿了一张照片回来,放到了茶几上。



“这张照片里面,好像缺了一个人,或者说,是灵吧,你知道那个少了的那个灵在什么地方吗?”



那个宗教痴,居然真的这么做了啊,混蛋……



女人的笑容在看到照片的一瞬间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与刚刚截然不同的冷冰冰的让人毛骨悚然的愤怒模样。



“关……小姐?”



女人突然回过神来,狰狞的表情瞬间消失了,脸上的表情恢复成了一开始一样的温柔而恬静的笑容:“啊,抱歉,刚刚有点走神了,让我想一想好了,”她盯着照片思考了一会,然后抬起头耐心地问,“你要找的是什么样的灵呢,如果知道的信息更多的话我的猜测也会更加准确的。”



“我并不知道那个灵长什么样子,好像是一个黑色长卷发的女生。”



“嗯,虽然不是很具体,不过也不是不能尝试,”女人从皮包里拿出来一张城市地图,在桌面上摊开,一边悠闲地说:“很奇怪对吧,其实我从小的时候就有随身携带地图的习惯,毕竟地图和我的能力结合起来还是挺便利的,”说罢她便专注地盯着眼前的地图,身体周围涌动起微弱的淡蓝色能量,然后用指尖轻轻点了一下地图上的某处,自信地说:“去车站看看吧,买从番茄酱会展中心出发的盐线的电车票,七号车厢,或者八号,嗯,果然还是七号吧,现在去的话说不定还能有机会碰到哦。”



“诶,现在吗?”龙套吃惊地问,看了看窗外糟糕的天气。



“大概,还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如果你想现在就去找的话可能要快点了。”女人一边回答着一边缓缓收起地图,再一次作出自己即将离开的表示,“我只能猜到这种程度了,至于准确与否,大概只有亲自去看看才知道了吧。”



“我知道了,我会去找找看的,谢谢您。”龙套感谢到。



“那么我也该告辞了……”女人和龙套一起走到玄关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对龙套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了,茂夫君,如果你见到新隆君,希望你不要和他提起我今天来过的事情……”



“诶,为什么?”



“因为,我现在还不太希望给他造成什么麻烦。”



“嗯,好吧。”龙套虽然有些不解,但也没时间追问更多,只是听从地点了点头。



雨仍然在继续。



龙套花了些功夫总算用自己所能做到的最快的速度到达了电车站,他现在从头到脚都沾着雨水,排了两分钟的队买到了进站的车票之后便踉跄着边走边跑地穿行在密集的乘车人群之间,到达站台的时候他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然而到处都挤满了人,提着公文包的上班族,穿着各式各样制服的男生女生,龙套有些犯愁,不知道关小姐的猜测是否准确,就算是准确的,想从这么密集的乘客之间找出一个长卷发的穿着水手服的女孩也绝非易事。



远处处传来轨道的摩擦声,龙套屏住了呼吸,直到第一节车厢从隧道深处探出了脑袋,他笨拙地数着通过的车厢,和人群一起缓缓地移动,向着自己的目标前进。



“啊,那个是!”龙套不自觉地喊了出来,刚好是第七节车厢,靠在窗口的位置确实站着一个黑色长卷发的穿着古早的旧式学生制服的脸色阴沉的女孩,头顶上还戴着幽灵专属的三角巾,周围的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她怪异的打扮,然而在他还想继续寻找女孩的身影的时候却被其他乘客挡住了视线,身材矮小的他没办法从中突围,只能缓慢跟着人流被挤到了车厢里面。



电车摇摇晃晃地启动了,龙套觉得自己的双脚已经被挤得离开了地面,头顶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脑袋,他根本看不见自己的目标,只能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幽灵的气息就在不远的地方,看来关小姐的猜测果然没错,但是现在也只有等她下车再去和她说话了。



她到底想去哪里呢……



然而坐过了几站之后,龙套开始觉得身体不适起来,他喘不上气,沾在外套上的雨水渗进了衬衫,贴在身上的布料中浸满了雨水和汗水的混合物,那些潮湿的衣料让他分不清到底是该觉得冷还是热,最重要的是,起车和停车时由于速度落差而产生的摇晃感渐渐地让他犯起了恶心,不太妙,他开始晕车了。



灵的气息本来就很微弱,身体的不适让他根本没有办法集中精力去寻找,虽然很想下车,但已经找到这里了,不继续追下去也实在是有些可惜,只能期盼现在的自己不要跟丢了才好。



说起来,关小姐的能力还真是厉害呢,只是知道这么一点点的信息就几乎完全猜对了啊,就算自己没有找到那个女生的幽灵,师父可能也会去找她帮忙吧,还有,等一下见到那个女生的幽灵之后自己要说些什么才好呢,一想起要和女孩子打交道龙套便觉得有些紧张,然而现在的他也只有吐在对方面前的几率更大一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体不适而影响了他的状态,龙套此时几乎感觉不到幽灵了,该不会已经跟丢了吧,现在电车开到了哪里他也不太清楚,想挪动一下位置搜索一下的尝试也失败了,因为只要一动他觉得自己就会吐出来。



在陷入晕车的尴尬境地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完全没有任何计划,龙套距离爆发77%。



“龙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师父……”听到熟悉的声音的龙套挣扎着回身看去,然后便面色铁青地向那条鲜艳到刺眼的粉红色的领带栽去,同时两颊再也无法承受地膨胀了起来。



“你该不会是晕车了吧,喂,等一下,再坚持一下,我有纸袋啊啊啊啊!”



天色渐晚,头顶上是密集的雨滴不断撞击着不知名的巨叶所发出的欢快的鼓点,两只迷路的青蛙抱在一起,躲藏在清凉而潮湿的巨叶之下,透过叶子边缘不断落下的雨帘向街道张望着,体型较小的那一只趴在它的同伴的背上,露水一样剔透的眼球里盛着一双钝圆的瞳孔,另一对迷路的青蛙倒立的影子急匆匆地像流星一样从它们水滴般的眼眸表面划过,碰巧的是,也是一只背着另一只,青蛙们鼓起了两颊,愉快地鸣叫了起来。



龙套没精打采地眯着眼睛,睫毛格挡了眼前无休无止的雨幕,雨水打在雨伞上的声音很好听,好像世界上只剩下这一种声音一样,非常容易让人感到平静,好像所有的烦躁不安都消失了一样,此时他的身下是灵幻师父的背。



他仍然觉得有些恶心,没有力气分辨隐匿在潮湿的空气和嘈杂的雨声之间的幽灵的气息,现在这个样子也没办法继续找那个幽灵了,但悬而未决的事件让他觉得很不安。



“我家就在前面不远了,不嫌弃的话就先到那里休息一会吧,然后晚上等你好些了再想办法送你回家,或者你想留宿的话也没关系哦。”灵幻并没有多问什么,只是背着晕车的龙套离开车站,胸口和肚子上沾着黏糊糊的呕吐物,伞柄勉强在脖子和龙套胳膊之间固定住,艰难行走的样子让他看起来像一个马戏团的杂技演员。



“我,我已经可以自己走路……呕……”



“喂,振作一点啊,还想吐在我的肩膀上吗?”灵幻抱怨道,但是脚步却小心了许多,“还是说你被人背着也会晕车?”



“对不起。”龙套脸色苍白地致歉到。



“师父你在寻找幽灵吗?”沉默了一会,也许是恢复了些许力气,龙套便恹恹地询问道。



“啊,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来着。”灵幻的脚步顿了顿,吃力地整理了一下夹着雨伞的姿势便继续走下去,语气听起来似乎对这件事情有些抵触,“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今天的社团活动提前结束了,但是相谈所没有人在,师父的电话也打不通,所以是芹泽先生告诉我的。”龙套回答道。



“原来如此,是我的错,我应该提前发短信告诉你今天下午相谈所不营业的,结果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完全给忘记了……”灵幻抱歉地笑道,“我知道你有打电话给我,本来想回给你的结果也打不通,车上又挤成那个样子,没有及时给你回电话真是抱歉呐。”



“不是的,事先说要准备肌肉大赛不能来工作的是我,所以师父不通知我也……”龙套不自觉地握了握灵幻的肩膀。



“算了不提这个,”灵幻开始转移话题,“说起肌肉大赛,我今天去报名现场看了一下,那个大赛还真是不得了啊,人超级多,可能都是冲着奖金去的吧,不过也是,别说取得优胜的奖励超级丰厚,完成了全部的比赛项目就有奖品可以拿,还可以抽奖,中奖率好像也不低,听起来还是挺有诱惑力的嘛。”



“嗯,等等,师父为什么会去……”龙套瞬间冒出来满脑子的疑惑。



“但是呢……”灵幻并没有理睬龙套问到一半的问题便打断他继续说下去,“问题就出在这里,整整二十个项目,必须要完成所有项目才有5000元奖品和抽奖的资格,超过三项没有完成就彻底与奖金无缘了,所以完成全部比赛项目的条件一定是——”灵幻故作神秘地拉长了音。



“师父也要参加最强肌肉大赛吗?”



“十分艰难的。”灵幻继续无视龙套的问题一本正经地自顾自地回答了自己的悬念。



“所以说,师父为什么会去肌肉……”



还没等龙套再一次问完,灵幻又一次打断了他自说自话到:“最后真正能够合格地完成比赛或者拿到奖金的人,大概只有不到10%吧,想从主办方的手里赚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哦。”



“嗯。”



看样子灵幻由于某种原因不太想提及自己为何会去报名会场的事情,也许就像他自己说的,大概是中邪了吧。



“不过奖金的问题你不需要多关心,只要努力完成比赛就可以了,说起来你的目标是怎样的呢?”灵幻问道,摆出一副想要参谋的架势。



“目标?”



“距离比赛只剩二十八天了,你总要有个计划和目标的吧。”



“嗯……”龙套强迫着让自己眩晕的头陷入思考,然后有些难为情地小声嘀咕道:“想让,喜欢的人,看到我帅气的样子……”



“这个太抽象了吧,具体的呢?”灵幻不客气地问道。



“具体的……成功完成所有的比赛项目吧。”龙套想了想之后便确定地回答道,“如果只有10%的人能完成比赛,那么我至少要成为前10%才行。”



“前10%吗?”灵幻重复道,然后不置可否地喃喃道,“比赛为了减少能够得到奖金的选手的人数可是会将每一个关卡都设定得非常难的,这可和学校的马拉松不一样,参加的人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运动达人,你现在的程度能完成一半的项目就不错了,可别勉强自己啊,不如将目标设定成10项,剩下的时间专攻自己擅长的项目比较……”



距离爆发78%。



龙套将脸无力地埋在灵幻肩膀上,吐着只比雨水暖上一点的呼吸在灵幻的脖子上,这样漫不经心的动作成功地让灵幻打了个寒颤并很有效地制止了他那让人厌烦又不讨人厌的说辞,“没关系的,”他的声音很轻,却带着某种不可否认的气魄,“这次我想靠我自己的努力去完成自己的目标,师父就不用为这件事情操心了。”



“诶,是,是这样吗?”本来还有一肚子话要说的灵幻突然觉得有些挫败。



“而且师父也要去参加比赛的吧,那样我们不就是对手了吗,师父也要好好加油才行啊,应该不会输给我吧。”



不会输给我吧……



不会输给我吧……



不会输给我吧……



灵幻似乎想解释什么,他根本没有兴趣参加这种可疑的比赛啊,然而昨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之后脑子里就一直被那个品味很差的广告刷屏,甚至到了没办法集中精神做事的程度,好像不去报名参赛就不行一样,直到冒着这场该死的冷雨头脑发热地报过名之后他的理智才算恢复,然后他瞬间意识到自己并没有任何参赛的斗志也没有与之相衬的实力,只是白丢了两千元而已,突然莫名其妙地被龙套这样认真地对待让他感到有些心虚,然而又没办法以师父的身份和自己的弟子解释自己的处境,最终他也只能吃了瘪一样乖乖闭上了嘴。



不可能的吧,论体力我怎么可能会输给初中生,如果真的输给龙套的话那我的威信岂不是全盘扫地,他开始在心里犯起了嘀咕,脑中不由自主地联想起十分可怕的一幕,肌肉健硕的巨大化的龙套站在他面前嘲讽他是渣渣,并且再也不肯听他讲的话,想到这里灵幻便恶寒着用力摇了摇头。



“阿嚏!”



“喂,你该不是要感冒了吧,连自己的身体都照顾不好的话,想要赢我还差一百年呢。”灵幻得意地说。



“师父,能放我下来吗?我感觉已经好多了。”龙套的语气听起来微妙地有点像是在赌气的感觉。



师徒的身影已经走得很远,路边的灌木丛下,一个只有拇指一般大小的人影探出头来,长卷发的女孩轻盈地越过那片青蛙躲雨的叶子,沿着两人消失的路的尽头追逐而去。



今天出现了很多意料之外的事,对于幽灵来说,不被发现也是很吃力的事情啊。



然后。



深夜的小盐堆灰飞烟灭讨论版……



ID烈盐乱舞舞舞舞:话说今天是谁行动来着,怎么还是没有人汇报结果啊?



ID小盐堆的专属女王:健忘似乎不是你的风格哦,该不会是已经失败了没脸见人了吧WWWWWWWW



ID烈盐乱舞舞舞舞:啊,想起来了,是那两个宗教痴里的一个来着,今天有点忙所以脑子有点脱线,等等,你说失败的意思该不会是你在使用你的直觉猜测结果吧,难道说真的失败了?



ID小盐堆的专属女王:这可真是不像你呢,看来你已经完全相信我的直觉了呢,接受能力依然那么惊人,不过不用那么紧张,第一我不会随时随地都使用我的直觉,第二,我也不会每一句都说真话。



ID烈盐乱舞舞舞舞:我可没那么好骗,所以别卖关子了,你要是知道什么的话就快点说出来。



ID小盐堆的专属女王:哎,我想那位愚蠢的挑战者已经见到他所信仰的神了吧,大概还处于震撼之中不知所措呢,或者,处于信仰破碎的极端的愤怒和失望之中?总之那个家伙的事情我没什么兴趣,让他自生自灭就好了。



ID烈盐乱舞舞舞舞:你是说他可能已经见到那个被他当成神的初中生了?他该不会对那个初中生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吧?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什么?那家伙竟然先我一步已经遇到锅盖头大人了吗?可恶,为什么还没有轮到我!啊啊啊啊我现在就想去见锅盖头大人,@小盐堆的专属女王 告诉我他在哪里,用你的能力猜得到的对吧,我现在就想去见他!我已经忍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啊!



ID小盐堆的专属女王:危险的事啊,到底是谁更危险还不一定呢。



ID烈盐乱舞舞舞舞:难道说对方是很难对付的角色吗?宗教痴一号该不会出什么危险吧?



ID小盐堆的专属女王:哇,你不会是在关心那个白痴吧,居然开始有身为队长的自觉了吗?真是好笑。



ID烈盐乱舞舞舞舞:并不是关心,只是如果那个初中生对我们来说很难对付的话今后的行动也要多加注意而已,况且那个宗教痴一号的行为很有可能暴露我们的存在,这样的话我们就会陷入相当不利的处境。



ID小盐堆的专属女王:不利因素多一点不是很好嘛,要不然多没意思。



ID;烈盐乱舞舞舞舞:你可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小盐堆的专属女王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小盐堆的专属女王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小盐堆的专属女王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小盐堆的专属女王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小盐堆的专属女王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小盐堆的专属女王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小盐堆的专属女王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小盐堆的专属女王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小盐堆的专属女王



@锅盖头大人请上我 已被版主禁言。



ID烈盐乱舞舞舞舞:真是精力旺盛的家伙。



ID小盐堆的专属女王:没关系,反正我早就习惯了,刚刚已经私下教育过他了,他应该再也不敢做这种事情了吧。



@锅盖头大人请上我 已被版主解除禁言。



ID烈盐乱舞舞舞舞:哇,迷之安静,到底是怎样的教育啊。你该不会把初中生的所在地真的告诉他了吧!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女王大人,我就是一头渣滓一样的没有用的丑猪,拜托您告诉我吧卟,只要能见到锅盖头大人我这条变形虫以下的肮脏龌龊的贱命随您怎样处置都好卟,我死而无憾卟!



ID小盐堆的专属女王:真是完全不吃教训呢,看来你现在玩得很开心啊,要不要我把你这副丢人现眼的样子发给你弟弟看啊?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只有这一点请无论如何都不要卟!我不会再冒犯女王大人了卟!



ID烈盐乱舞舞舞舞:……



ID烈盐乱舞舞舞舞:咳咳,既然宗教痴一号还没回来,我们就再等等好了,明天如果还没有消息的话,就继续接下来的作战。



ID本大爷万众崇拜:看来你们都还不知道的样子,那家伙今后应该不会来了。



ID烈盐乱舞舞舞舞:什么,怎么可能,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难道这次也被灵幻洗脑了?还是说出了什么意外?



ID本大爷万众崇拜:真是的,本来以为你们只不过是因为不爽找个地方发泄压力而已,没想到竟然有人做到这种地步,针对灵幻倒是无所谓啦,对这件事情你们决定做什么和本大爷无关,但是本大爷也只能奉劝你们,不管你们在打什么鬼主意,惹到那个初中生可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



ID烈盐乱舞舞舞舞: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知道什么?宗教痴一号出什么事情了吗?



ID本大爷万众崇拜:以后再说吧,反正你们很快就会知道了。



ID小盐堆的专属女王:我说,该不是你搞的鬼吧?



ID本大爷万众崇拜:本大爷可并没有做什么影响你们计划的事,只是好心拯救你们的人生罢了,算了,也不指望你们能够马上理解。



ID小盐堆的专属女王:拯救我们吗?我劝你还是别费太多力气比较好,你这样的家伙是很难在他人的记忆里占有一席之地的。



ID本大爷万众崇拜:突然有些感慨,像你这样自大的小鬼本大爷也见过不少了啊。 




ID锅盖头大人请上我:所以…明天是不是就轮到我出场了卟? 




回到六小时前,灵幻家。



龙套从床上爬起来,一边不适应地打量穿在自己身上的对自己来说有些邋遢的灵幻的睡衣,一边有些紧张地在这个陌生的房间里左顾右盼。



“你的晕车好些了吗?躺下再休息一会吧?”灵幻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出浴室,没有注意到拘谨地缩在一边的龙套的怪异的带着微妙的脸红的视线。



“我已经没关系了。”龙套紧张地摇了摇头。



“啊,这样吗,那太好了。”灵幻走过去轻轻揉了揉龙套的头发。



“师父……”



“嗯?”



“今天晚上我可以住在这里吗?”龙套稍微躲了躲灵幻的手掌,然后抬起头轻声问道。



“可以啊,给你家里打个电话就好了。”灵幻慷慨地说,“只是我这里有点小,睡不好的话可不要怪我哦。”



龙套不明所以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想表达什么意思。



“事先说明,作为这里的主人,我晚上可是要睡在床上的,所以你只能去睡沙发了……”灵幻突然一脸严肃,然后便恶作剧似的笑了笑,“开玩笑的,你看起来有点受凉的样子,加重就不好了,所以当然是我睡沙发。”



“一起睡床就好了。”龙套向自己身旁的空余处斜睨了一眼。 




“诶?那样很奇怪吧?而且也很挤啊!”



“哪里奇怪?”龙套认真地询问到。



“总之劝你不要这样做,我睡相不好的。”



“没关系,比起让师父睡沙发,我更愿意和师父一起睡床。”龙套认真地说,然后又意味不明地向自己身边的空余处斜睨了一眼。



如果是在客套的话那么客套的方式也太奇怪了点吧,灵幻总有一种这张床已经变成了龙套的东西,而自己才是客人的错觉。



“可以倒是可以,晚上被挤得睡不着的话可不许反悔哦。”灵幻无奈地说。



“嗯。”龙套点了点头。



“哎,你现在有胃口吗?我去做点吃的好了。”灵幻轻轻叹了一下,便向厨房的方向走去,似乎对做饭不是很情愿。



“师父,我看到黑色长卷发的幽灵了。”龙套突然开口转移了话题。



“黑色长卷发?”灵幻停下了脚步,看到龙套突然神色凝重又不安的样子,便又回到了龙套的面前,“你是说今天客人委托我找的幽灵?芹泽都告诉你了吗?”



“我不知道,是气息很微弱的幽灵,很容易被掩盖掉,如果不仔细寻找就很容易忽略,我想她之前有可能是一直藏在照片里的,然后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跑掉了……”龙套继续说,一边思考一边说话的样子让他看起来十分苦恼,“所以芹泽先生大概也没有第一时间看出来吧……”



“我看见她在电车上,想要去追她,”龙套继续道,“结果人太多了,晕车了之后就找不到那个幽灵了,然后就碰到了师父,没想到师父恰好也在车上。”



灵幻在听到龙套的这番话之后表情发生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改变:“龙套,下午发生什么事了吗?”他关切地询问到。



“很抱歉,师父,因为觉得有些不对劲所以就擅自开门进了相谈所,然后发现芹泽先生说的那个黑色长卷发的女孩的已经不在照片上了,所以我,”龙套不自然地顿了顿,“就去找她了。”



灵幻决定这次要安静地听他的弟子倾诉,大脑却在龙套看不见的地方飞速地运转,他当然知道最近有人可能因为一些无聊的事情在和他敌对,本来觉得只是一群闲得无聊不足为惧的家伙,看来对方不但很认真,而且对相谈所也做足了功课,如果龙套说得没错,那么这些家伙为了骗过芹泽的眼睛好找到机会跟踪自己也是花了一番功夫的,至于跟踪的目的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有可能是监视,有可能是试探,有可能是预谋袭击,也有可能是诅咒什么的,真是疏忽大意了啊,没想到居然还把龙套给卷进去了,让弟子为师父担心可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但是龙套的描述中也同样缺少了某件关键的事情,如果他去找了那个幽灵,为什么会恰好知道幽灵在电车上,并且及时赶了过来呢,龙套很不自然地略过这一点不解释,有什么事他不想告诉我吗?灵幻隐隐约约地觉得某件事正在给龙套造成不小的压力,希望这次不要造成太过棘手的状况就好了。



“我想了好久也想不通,”龙套疑惑地抬起头,好像相信灵幻一定会有答案一样地望着他的师父,“为什么她会和师父出现在同一个车厢里面,她是不是一直跟着师父呢?为什么她要藏在照片里面欺骗你和芹泽先生呢,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该怎样回应自己的弟子,灵幻并不希望龙套卷进这种可能是完全针对自己的事件当中,这种事情不应该拙劣地暴露在他的弟子的面前,灵幻为此有些懊恼,所以,该敷衍他吗,还是…… 




“不用担心啦,毕竟只是很弱小的灵不是吗,只要找到她把她还给委托人我的工作也就结束了。”灵幻轻描淡写地说。



“可是师父……”龙套打断了灵幻的话,目光中隐约闪烁着某种灵幻觉得陌生的东西,“虽然这只是猜测,可如果,如果有人想要对师父不利的话……”



“我希望自己能够帮的上师父的忙。”



灵幻在看到弟子的眼神的时候便确定了,他没办法拒绝弟子的好意,他由衷地感谢自己那变得越来越可靠的弟子,虽然对于灵幻来说这件事情让他有些难堪,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正确的选择,但与其让龙套对于想不通的事情一直不安下去,还不如稍微……



“我说过的吧,小角色就交给你处理。”



“嗯。”



信任他一点吧。





——第四章完——

评论

热度(91)

  1. 茲姆夏絮珣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