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被狙击的灵幻新隆(三)

夏絮珣陽:

第一章在这里http://xiaxuxunyang.lofter.com/post/1e445681_bd99a17

第二章在这里http://xiaxuxunyang.lofter.com/post/1e445681_d6cb5b3




龙套距离爆发55%。


 “没有接呢。” 影山茂夫将间断发出忙音的手机听筒从耳边拿下,总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东西一样,内心不安地躁动起来。


 他被肉改部的大家背回了家,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平时睡觉的时间了,由于睡得太久他一直感觉晕晕乎乎的,草草地喝了些牛奶充饥并洗了澡之后,龙套才觉得自己回到了这个世界,但多余的精力却无处排解,重新躺进被褥的他瞪着眼睛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一点困意都没有了。


 然后他发现了犬川同学的短信息和来自师父的未接电话。 “影山同学,在学校没机会告诉你,你师父下午有打电话给你,虽然他说是不小心打错了才会打给你的,但也可能是找你有什么事情吧,想来想去我还是觉得告诉你一下比较好,就这样。”


 师父打电话给我了? 龙套首先想到的是师父会不会是除灵需要自己帮忙才打过来的,便试探着打了回去,然而却没有得到回音。


 师父居然没有接电话,是出了什么事吗? 突然间,一股难以名状的不安感席卷了龙套身上的所有的毛孔,他感觉自己的头皮都炸了起来,师父应该,不会有事的吧……渴望寻求真相的冲动在他的血液里面肆无忌惮地鼓噪着,临近沸腾,皮肤上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让他好似掉进了冰窟。 


他呆愣地攥着自己的手机不知所措,对了,师父的GPS,他突然想到,然后快速行动起来。 看着代表灵幻新隆的手机所在位置的小点正好好地处在师父的家的位置上的时候,龙套终于松了口气,对了,芹泽先生白天会一直在那里工作的,所以,就算是需要除灵应该也不会有问题的吧,也许师父只是刚好没有听到,也许已经睡着了,不会吵醒他吧。


 这样慢慢说服自己的龙套放下了手机,所以,师父确实是因为打错了电话才会打过来的吧,有可能是打给芹泽先生,有可能是打给委托人,可是师父打电话的时候已经不早了,相谈所的工作应该已经结束了才对,所以说,也有可能是打给…… 那天相亲的对象,吗。


 距离爆发60%。 


茂夫不知为何开始无法抑制地胡思乱想起来,然而夜晚还很漫长。


 于是第二天一早。 


“我的名字叫做东城幸男,如您所见,我现在正被不幸包围着……”


 “原来如此,不幸吗,看来您确实被不幸所围绕着呢,不如说,是恶灵对吗?您觉得自己被恶灵围绕着对吗?” 


这一天天气不佳,昏暗的天空被乌云挤得满满的,雨水和狂风不断地拍打在玻璃上,天气预报上说今天会有台风。 


委托人湿漉漉地坐在相谈所的会客椅上,不断落下的水滴在他的脚下形成一团湿掉的痕迹,被窗外肆虐的狂风折断的雨伞无力地插在门口的伞架上,折断的伞骨上水滴如注,芹泽端了茶给委托人,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想说什么,但似乎因为犹豫于该如何开口而错失了张嘴的机会而悻悻地被拿着毛巾过来的灵幻挤到了一边,灵幻一脸严肃认真地接过委托人的话头,仿佛看穿了一切一般。 


委托人盯着灵幻递过来的毛巾看了一会儿,顺着毛巾看了看灵幻的手,又抬头看了看芹泽,然后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接过了毛巾,好似在刻意避免触碰灵幻的皮肤一般,然后他低下头,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见表情地阴沉地说:“您说得没错,我从小时候起便被这些灵缠住了……” 


“灵幻先生,这位委托人真的被灵缠着的样子,现在在房间里的一共有三只……”似乎是掌握了不管看到什么都要及时汇报的命令,芹泽小声对着灵幻报告了自己的所见。 


得知有三个看不见的东西和自己共处一室自然增加了增加了灵幻的紧张感,但这暂时还难不倒灵幻,不如说他此时对自己歪打正着蒙对了还感到有些庆幸。 


“嗯,你说得没错,和我看到的一样呢……”灵幻一本正经地赞同道,“所以您打算怎么做呢,需要我们帮您除掉这些灵吗,如果需要的话我这里有三个套餐……”他一边说着一边从桌子下面拿出一张花花绿绿的纸板,上面写着ABC三种除灵套餐的除灵百分比以及相关费用。


 “灵幻先生,要除灵吗,我现在就可以……”芹泽紧张地说。


 “不,请您不要误会……”委托人慌张道,灵幻见状立即制止了芹泽,“这三个孩子是我的守护灵,我是一个十分厄命的人,注定会遭受很多不幸,多亏了他们守护我才能活到现在。”他一边说着,一边向着空无一人的方向投去耐人寻味的目光。


 “守护灵?”灵幻顺着委托人的目光看过去,然而只看到苍白的墙壁。


 “没错,”委托人肯定道,然后继续说:“然而原本,我应该是有四个守护灵来着,一周之前,其中一个守护灵突然失踪了,我到处都找不到她,我实在是想不通她为什么会消失,而且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两天我的运气便开始不断地变差,倒霉的事情不断发生,如果不尽快找到我的守护灵,那么我大概会衰运而死吧。” 


“原来如此,刚刚失礼了……”灵幻抱歉到,“所以说是想要让我们找到失踪的守护灵吗,那么失踪的是什么样子的灵呢?” 


委托人听罢从背包里拿出来一张照片放在桌子上,上面是一个拿着捕虫网站在树丛之间的的削瘦的小男孩,小男孩的背后有四个半透明的模糊的影子,灵幻瞥了一眼芹泽,对方正皱着眉头一脸认真地盯着那张照片看,看样子是真正的心灵照片了,灵幻心里嘀咕道,委托人指了指小男孩身后一个穿着水手服的黑色长卷发的少女的影子说:“这是我小时候照的照片,我的守护灵都在身后被拍了下来,这个孩子叫做幸子,她就是失踪的守护灵……” 


“还有其他的线索吗?”灵幻继续问道,在这样一个偌大的城市里寻找一个小小的幽灵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即使有芹泽在大概也会很麻烦,“比如守护灵在失踪之前有什么异常的表现吗,或者如果离开的话可能去什么地方之类的。” 


“很遗憾我并没有注意到什么异常的表现,守护灵都是时刻跟随我的,我去什么地方他们也会跟去,所以没办法想象她会去什么地方。” 


“这样啊……”灵幻似乎有些犯难,“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您能仔细回想一下,毕竟可能有很重要的线索被遗漏了。”他继续鼓励道。


 委托人冥思苦想了一会儿,然后犹豫不决地说:“我最近每晚都会做一些奇怪的梦,不知道能不能算线索。” 


“什么样的梦?”


 “无数的光点,各种各样的信息被强行塞进脑袋里面,好像电流穿过我的脑子一样,我也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就像,被外星人抓去做实验一样吧……虽然醒来之后基本都忘得差不多了,但是那个诡异的感触还是很真实的,不知道是否和幸子的失踪有关。” 


灵幻悄悄看了看芹泽,芹泽仍然是皱着眉头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看来这次的委托就算是芹泽也没有类似的经验,完全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 


不过如果一个人经常做同样的噩梦,八成和灵的影响是有关的吧,灵幻根据长时间的工作经验做出假设,有可能是灵故意让活着的人看到的景象,也有可能是人不小心收到了来自灵的信号之类的,但是灵幻对委托人这种模棱两可的表述实在是无从下手,如果小酒窝在的话倒是可以问问他,但是那个家伙现在不知道在忙什么,完全不见踪影,甚至都没有继续粘着龙套的样子。


 “我知道了,守护灵我会尽力帮您找的,”灵幻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今天您可以先回去,继续想想还有没有什么别的线索,如果有线索的话务必尽快联络我。”说罢便拿出自己的名片递给委托人。


 “这样吗,那真是太感谢了,请您务必尽快帮我查找幸子的下落。”委托人客气到,盯着灵幻的手指看了一会儿,伸手打算接过名片,却突然顿了一下,抬头看了看芹泽之后,又像刚刚接过毛巾一样小心翼翼地接过了灵幻的名片,仍然是刻意避免碰到灵幻一样。


 两人送委托人到玄关,委托人从伞架上拿起了自己被台风吹破的雨伞正准备离开,芹泽却突然叫住了他。 “那个,不介意的话,我的雨伞拿去用吧,这样的天气没有雨伞会很辛苦吧。”芹泽一边递出自己的雨伞,一边用另一只手腼腆地挠着头。


 委托人似乎作出了想要接过的动作,但是最终却拒绝道:“谢谢,不过我毛手毛脚,把您的伞也弄坏就不好了,那么,告辞了。” 


“啊,稍等一下?” 


委托人还是离开了。


 然后…… 


“灵幻先生,我们什么时候去找那个守护灵呢?”芹泽看到在一边自己泡起茶来似乎毫不着急的灵幻有些心焦。


 “你知道到哪里去找吗?” 


“这个嘛……” 


灵幻放下茶杯顿了顿,似乎在思考怎么回答芹泽,然后他看了看外面肆虐的台风,有些无奈地说:“等天气好一点再说吧,我可不想这种天气出去工作,而且委托人似乎隐瞒了什么事情的样子,看起来怪怪的,就现在他给出来的线索我们也完全没有头绪对不对,如果他真的想让我们帮忙的话,过一段时间应该会给我们更多线索的吧。”


 “诶,那我们就这样等,没问题吗?”芹泽思考起来,“说起来我也觉得这个委托人怪怪的,身上好像有一种很不祥的感觉,而且他的守护灵,怎么说呢,好像充满了敌意的样子,所以一开始我把他们误当成恶灵了……” 


“敌意?”灵幻咽了咽口水,头突然眩晕了起来。 “第二个家伙,第二个家伙,第二个家伙……就要……就要来……就要来找你麻烦了……”敌意这个词汇就像一个开关,打开了灵幻脑子里一台老旧坏掉的收音机,脑海里的某个人的声音断断续续地盘旋着。


 “前一百名……报名……猴,运动衫……主角,主角,主角……就是你……”


 “对方,对方,对方……对你……抱有十分高的,十分高的……敌意,敌意,敌意……有可能,可能,牵涉到,茂夫,茂夫,茂夫……”,灵幻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不可抑制地断断续续地冒出警惕与抵触的念头,而这些念头是作为相谈所的老板在通常情况下不应该对委托人产生的。


 “小心,小心,小心……” 


“最强,最强……肌肉大赛,勇者的……舞台,青春……青春……的舞台……快来,快来,快来……报名,报名,报名……电话,电话,电话……” 


“灵幻先生,灵幻先生,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芹泽的呼喊声让灵幻回过神来,“啊,没事没事,大概是有点睡眠不足吧。”他一边说着一边重新拿起自己的茶杯。


 “好……烫!”被茶水烫到的灵幻不小心将自己的茶杯抛了出去,滚烫的茶水瞬间泼洒在桌子上,洇湿了报纸,水迹向四面八方伸展而去。


 “灵幻先生,你没事吧!”芹泽大惊失色,手忙脚乱地东翻西找起来,“纸巾纸巾,纸巾在哪里,为什么找不到,我出去买好了,灵幻先生,稍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喂,芹泽!”灵幻还没来得及阻止,伴随着一阵冷风,芹泽就已经冲到外面的大雨中去了,“纸巾的话在抽屉里就有的啊!” 


哎,那家伙,忘了雨伞出去啊。


 芹泽的雨伞孤零零地插在伞架上,无奈地向下滑动了几分。 


下午,雨势渐小……


 相谈所挂着本日歇业的牌子,是天气的原因吗?也是由于天气的原因,肉改社今天取消了室外活动的内容,提前结束了,这才让龙套有了空闲回到他打工的地方,然而此时这里却大门紧闭,谢绝见客。 


他敲了敲门,似乎也没人应答,果然是因为天气原因歇业了吗,这么想着龙套便打算打道回府,然而空气中飘荡的一丝细微到难以察觉的灵气让却他停下了脚步。 


气息确实是从相谈所内部发出来的,里面有什么东西吗,虽然很微弱,可能有点对不起师父,但保险起见果然还是进去看一看吧…… 


龙套用超能力打开了门锁,开门之后他便皱了皱眉,屋子里的灵气比外面更加明显一些,室内空无一人,灵幻并不在里面,芹泽也一样。 


龙套很快就找到了灵气的源头,一张贴在墙上被晾起来的照片,照片的右下角还有一块不太明显的水渍,好像被茶水浸泡过,照片的中央是一个看起来很削瘦的拿着虫网的七八岁的小男孩,而他的身后,站着三个半透明的影子,从左到右分别为一个年迈的老妪,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还有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人。 


心灵照片吗,虽然看起来好像也没有什么危险的样子,没有什么邪念,只是残存了一些灵气而已,但是为什么没有被完全除灵就丢在这里了呢? 


要给师父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吗? 


然而灵幻的电话不知为何仍然打不通,龙套只得把电话打给芹泽。


 “灵幻先生的话,他说下午有要紧事要做,所以放半天假,就把我赶回来了……”电话那头的芹泽解释道。


 “要紧事是?”龙套追问道。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芹泽的声音听起来也是一头雾水,“早上我出去买东西回来发现他正在和什么人打电话,然后他一整个上午都在思考什么东西的样子,好像在盘算着做什么一样,有些心不在焉,我猜要紧事可能和那个电话有关吧……” 


“是,是,果然是去约会了吗,师父他?”龙套听罢心里一沉,突然脱口而出。


 “约,约,约会?灵幻先生?是去约会了吗?”芹泽也结结巴巴地吐出几个惊叹的词句,电话两头的两个处男都涨红了脸。


 “说起来,那张灵异照片又是怎么回事呢?”脸红过后,龙套又回到正题。


 “那张照片是委托人留下来的没错,不过好像并不是需要除灵的照片……”


 “守护灵?”龙套重复着这个连他都觉得有些陌生的词汇,一边仔细端详着贴在墙上的照片。


 “嗯,因为要寻找那个失踪的守护灵,委托人才把照片留下来的,照片上面并没有什么邪念,应该很安全才对,因为不小心泡到茶水了才把它晾起来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么失踪的守护灵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呢,说不定我也能帮忙找找看。”龙套积极地说。 


“真是麻烦前辈了,”芹泽抱歉地说,“是照片上那个长卷发的穿着水手服的女生。” 


“穿水手服的女生?” 


诶,奇怪,照片上并没有长卷发的穿着水手服的女生啊…… 


“请问,有人在吗?”正在龙套纳闷的时候,女性的声音在他的背后响起,他回过头,看到一个二十几岁的长发披拂,穿着水蓝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子正在好奇地向屋内张望。 


“抱歉,今天不营业……”龙套刚想回答,却在那位女性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气息,虽然并不是很强的样子,但这个人,很有可能也是一个超能力者。


 “但是小弟弟你不是在这里吗,你是在这里工作的吧?”女子微笑着说,看起来既温柔又俏皮,让人难以抗拒。


 “是这样没错,但是……”龙套犹豫道。 


“放心吧,不会花费太长时间的,”女子轻轻抚了抚自己的长发,稍稍弯下身姿耐心地说,“我叫做关 西月,请多指教咯”,说罢右眼俏皮地眨了一下,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然后便像一只蝴蝶一样轻盈地从呆若木鸡的龙套的身侧翩翩擦过,驻足在灵幻贴在相谈所的海报面前端详起来,嘴角微微扬起,用甜美的声音缓缓地说,“我只是,想看看新隆君工作的地方而已。”


 “前辈,前辈?”芹泽在电话另一头不安地询问到,“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抱歉,芹泽先生,待会再聊。”龙套说罢,切断了电话。 


这个女性,该不会就是,师父相亲的对象来着吧,也就是说,是师父的女朋友? 


最近不知为何大脑回路总是会接通到师父的相亲对象,师父的约会以及师父女朋友之类的关键词上面的龙套条件反射一般地对着这个他只是知道名字的女性得出了这个结论。


 距离爆发71%。 


然而与此同时…… 


“灵幻新隆先生对吗,您确定要报名参加最强肌肉大赛吗?”前台的工作人员向灵幻确认到。


 “当然啦,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冒着大雨在这里等一个下午啊!”灵幻不耐烦地说,他的身后还排满了密密麻麻的想要报名的人,没想到这个大赛想要报名的人居然这么多,说起来龙套他们参加的好像就是这个来着,他们来报名也是这样等了一个下午吗,年轻人还真是厉害呢,然而今天报名截止的时间是下午五点整,看来不少人今天要白辛苦一趟了。 


“请问您为什么要报名参加最强肌肉大赛呢?”工作人员拿着一张表格边写着什么边问。


 “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控制不了自己,总觉得必须要报名才行……” 


“原来如此,您真是一个勇敢而坚定的人,您真的很了不起,我非常地感动!”工作人员突然拍着桌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握住他的手对着他热血沸腾地说,“我相信您一定会在大赛中超越自我的,期待您的表现!” 


“嘛,谢谢。”灵幻悻悻地抽回自己的手,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机响了,但是工作人员炽热的目光和身后那个身长两米的光头纹身壮汉不耐烦地掰着指关节的声音让他决定暂时放弃接电话的打算。 


然后工作人员便开始喋喋不休地介绍起比赛的注意事项:“距离大赛还有28天,大赛一共有二十个项目,耗时三天,原则上除非选手自己退出,否则不管成绩多差都不会淘汰任何选手,只要你能坚持,就可以参与所有的项目,放弃或未完成三项以上比赛视为弃权,即使有得奖的项目也不会给发奖金,但是荣誉和排名是不会动摇的,根据本人意愿视为弃权的选手之后仍然可以继续参赛,但是不会得到任何现金奖励。完整参与完全部二十个项目的选手都会获得价值5000元的精美奖品,大赛结束之后还可以参加抽奖,奖金可高达20万元!每一个项目根据选手的表现都会计算分数,总分数最高的前三名可获得百万元大奖以及纯金,纯银,纯铜打造的荣誉奖杯,单项分数最高的前三位则可获得万元大奖,报名费2000元,如果确认要报名的话就在这里填好表格,并且到隔壁柜台交款,领取比赛守则,里面有更多关于比赛项目的规则和更多的注意事项,报名之后请务必认真阅读,报名之后请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进行规律合理的训练,为大赛做好准备……” 


“辛苦了,之后还有多少,能说得简要点吗?” 


在长长的队伍末尾,嘈杂的人声之间,一位穿着水手服的卷发的女孩伫立在那里,鲜红的双眸投射出一阵阴冷的视线。


第四章在这里http://xiaxuxunyang.lofter.com/post/1e445681_f08647a

评论

热度(112)

  1. 茲姆夏絮珣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