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茂灵】见信如唔

蓼彼萧斯:

休息在家,开始修改填坑(这篇真是全篇都在无聊时摸鱼度过的……走向很迷


(一)


致灵幻师父:


  收到这封信请不要惊讶。

  昨天我去文具店看到信纸,突然起了想跟您写信的念头,又一想,好像自我到大学以来就一直忙昏头而忘记与你联系。这一周过得还好?拿到信纸时脑中有好多事想和你分享,但下笔时发现都是些极为琐碎的事,你大概也没什么兴趣听。

  我与一个男生同住宿舍,他看起来很和善,头发也是金灿灿的,但似乎并不太爱说话,所以我们相处还算愉快,只不过有时太安静了反而有些寂寞,于是我计划养一盆植物,有什么推荐吗?花还是蔬菜?(希望是你喜欢的东西,这样的话我可以把它当作礼物送给你)。

  最近天气热得厉害,我一有时间就把自己泡在游泳馆里,为此还得到了一些女生的善意,比如饮料之类的,她们真的都是好人。那是不是该回礼呢?啊对不起,又不自觉地依赖您了,那么……回礼?

  我在游泳馆的时候也交了朋友,他们对肌肉锻炼都很有兴趣,我们计划着一起加入肉改部。如果没有的话就建部好了,他们一致要求我做部长,“因为肌肉很漂亮”——这句话让我害羞了很久,但想想应该是客套话。

  总之,第一周我过得很累,我知道的,我应该说“不累,很开心”,但我不想把那些学来的东西用在师父身上——如果感到困扰,请说明吧。

  也希望你能忘记那次争吵,我真的不知道师父为什么会突然闹别扭。在读空气上我还是个没有长进的弟子,我做了什么冒犯的事情了吗?

  如果是询问您何时结婚这件事让您不愉快的话,那我便再也不说了。

  发誓。

  期待回信,回信的话代表和好可以吗?


                                                                                               想念您的弟子

                                                                                                    影山茂夫



致mob:


  收到你的来信我的确很意外,差点以为是恶作剧而丢掉。

  开头我想了好久的称呼,但纠结许久还是用了习惯的说法。如果希望用成人之间的正式方式,你也来信或者直接来电话说明吧。

  这一周过得不错,我可是灵幻大师,怎么会让自己过得不舒服呢?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芹泽和小酒窝在你走之后反而更加可靠,似乎在你这个大前辈离职后他们终于意识到自己任务的严重性了。可喜可贺,只不过好像压力大过了头而有些压抑。

  不要擅自决定对方是否觉得琐碎这回事,你只管说,我听听看。

  是二人宿舍?那么单独相处四年,对方与你性格相合很重要,看样子还不错。如果觉得寂寞可以试着和对方多说些话,说不定他也和你一样,是个少言寡语却害怕孤独的人。你已成长太多,我相信这些事情难不住你。

  植物的话看你喜欢,我并不挑剔。但这么说大概会让你挠头了,那就小番茄吧,红色的,我以前有个朋友痴迷种这个,还挺有意思的。

  觉得累就不要勉强自己,不努力的影山茂夫也很好。

  争吵?啊要说的话的确算,你忽然没头没脑地说出那些话,我当时心里有些混乱而乱发了一通脾气,和你没有关系,看来你现在已经放下了那件事,我很高兴。我结婚的时候会通知你的,如果有的话。在此之前,的确,请不要询问了。

  那就和好了。


PS:遇到喜欢的女孩子,可以回礼。


                                                                                                      你的师父

                                                                                                      灵幻新隆


(二)


致灵幻师父:


  收到你的回信我很开心——虽然在电话里已经说过了这句话,但写信的时候大概是格式?那我便再说一遍:收到你的回信我很开心:)

  请不要再次感到惊讶,你看,我整整买了一沓信纸,好像也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我可以思考很久说辞,不必担心说错话也不必担心言语笨拙,尤其是在收到回信时总觉得忽然成了……和师父一样平等的大人,像坐在一张桌子的对面交谈,我该自觉得狂妄,但不知道为什么停不下笔。

  看了师父的建议,我试着和室友说话,依旧收效甚微。他一直郁郁寡欢的样子,该开导他吗?不过仔细看,他的样子和师父有些像,我原本以为他会是个和你一样开朗的人,说不定也很吵闹,但事到如今,面对一个和你很像却完全相反的人我更加无所适从,只希望可以得到他的认同,和平地度过四年。

  在口袋里发现了番茄的种子,它们还没有发芽,我忍耐了好久才没有使用超能力——我还记得那样催生出来的东西味道有多糟糕。

  过几天可能要有台风,我会照顾好它的,您也请照顾好自己。

  关于你说的近况,我并没有离职,为什么要这么说?……当然如果这是你所希望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为什么想要道歉,总之对不起。

  你也不要太拼命工作,不努力的灵幻大师也很好。

  我原本想跟你说些琐事,但不知为何,心情忽然低落下来,好像忘了些重要的事,就到此为止吧。

  希望来信您也会说一些琐事。


PS:回信麻烦的话师父可以打电话给我。


                                                                                                      您的弟子

                                                                                                      影山茂夫



致mob:


  你既然没有对这个称呼提出抗议,那我便继续沿用。

  回信是有些麻烦但我还不至于懒惰成这个样子。其实我也挺喜欢这回事,如你所说,我可以深思熟虑地慢慢完成这封信,把一些想说的话记下来又把一些多余的话全部剔除。

  你我本就是平等的,别再说这些傻话。

  谢谢你照料我的礼物,不要让我回忆起那个超能力果实的味道。果然超能力还是有不太好用的时候嘛,脚踏实地——这大概是大自然对你的教导了哈哈哈。

  因为台风的原因,我已给芹泽放了假,原本想等风雨歇一歇再寄这封信,但你前几天给我的电话让我有些担心,我总疑心说得不够明白。如果看到这封信有模糊的地方,不要太在意,八成是雨水渗了进去。

  关于离职,我以为那次争吵后你跟我告别就是这个意思,没有的话欢迎随时回到相谈所,我不会拘束你,自然也不会赶走你。

  最近因为台风我被困在了家里,也没什么琐事可说。只是稍稍地——稍稍地,觉得四周太过安静,雨声又大得吓人,总是会胡思乱想,所以不努力的灵幻大师我可觉得一点都不好。

  好了,现在回到正题。

  你是说你的室友与你发生了争吵?仅仅因为你在收拾东西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他的手机?不,我觉得只是这样还不止于此,会产生争吵大概是因为他以为你偷看了手机内容。即是说,这个人对隐私非常看中又极为敏感,但我听你描述他的反应却很有些心虚的意思,可能真的有什么无法说出口的难言之隐,既然这样,你便在隐私上多注意些。

  开导倒是可行的,毕竟你开导起人来可是不得了。

  注意点到为止。

  如果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就想想你以前死气沉沉的时候我开导你时说过的话吧。


PS:你说谁吵闹?


                                                                                                      你的师父

                                                                                                      灵幻新隆


(三)


致灵幻师父:


  这次收到你的来信我很惊讶,信很完好不要担心,但下次请不要在那么危险的天气出门了,恳请。

  我原想当天就回电话给你,不过台风比我想得还要厉害,信号全部断掉,还好有敬业的邮差坚持工作,希望这封信到你的手里时也是完好无缺的。

  现在天色已晚,我在灯下给你写信,雨下得很大所以我的思路也是断断续续的。

  室友已经睡着了,刚开始还很担心灯光会扰到他,但他看起来毫不在意的样子让我松了口气。我继续遵照您的建议与他说了说话——奇怪,我并不擅长开导人,不知道你哪来的印象。

  我俩对坐两端,想了好久我才勉强从你跟我说的话中挑出了合适的词句。

  它真的太多了。

  我意识到这件事后反而比他还要沉默,对不起,请忘记吵闹那句——看来即使是信件也不能阻止我说错话。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我学着你发问。

  他却看起来非常抵触,不过这个抵触也很奇怪,说不定这个寡言的个性只是他暂时的低潮,我忽然发现他可能真的是个和你很相似的人。

  如果开导完他会和您一样话多,我真的要犹豫了一会儿了——开玩笑的。

  最终这场谈话还是没有继续下去,他刚要把心事说出来就被突然而至的雷声吓到了,然后他嘟囔着“我为什么要跟你说”就出了门。

  他带的伞在这场暴雨里形同虚设,很快就被淋得不成样子。我看着他的背影又忽然想到了你,所以,请不要再在这种天气给我寄信了,这次换你发誓。

  礼物被我照顾得可不好,番茄还是没有发芽,我有点忧心是不是选错了种子。如果下个星期它还是这个样子我只好重新种一盆。  

  台风中我与您一样也觉得周围又安静又嘈杂,这么看仿佛我们仍在一个空间一样——不对,如果我们在一起,就不会觉得那么安静了。

  我已开始想念你。

  下个假期我会回去的,在此之前请忍耐寂寞。


PS:记得发誓。


                                                                                                      您的弟子

                                                                                                      影山茂夫



致mob:


  很不幸,你的信已经一塌糊涂了,我费了好大劲才猜出大概的意思。

所以也请你不要在台风时候寄信好吗?就当为我可怜的眼睛着想。

  不过你那的信号怎么还没有恢复?竟然连网路也断了,台风过去后也没有人去修理?把学校名字告诉我,我来负责投诉。断网的大学生也太凄惨了,在恢复之前你便忍耐吧。

  今天天气久违地晴朗,我那些胡思乱想也全部落了地,又变得繁忙起来,所以只有你一个人寂寞还真是不好意思。

  听完你和他交流的过程,看来我猜的没错,这真的是个害怕孤独的人,你觉得与我相似,我却觉得和你差不多,不然在你那半吊子的交流中防线可没那么容易陷落。

  所以继续努力吧,你已成长——这句话我是不是说过来着?那我便不说了。

  我刚接了一个委托,说有个地方气场怪异,这次台风后小酒窝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打算和芹泽两人一起去委托人说的地方去看看,如果途经你的学校就去找你好了。

  哎呀年纪那么大还那么粘人可不行。

  没有发芽就没有发芽吧,我并不挑剔——这句话我也说过了。

  我也有些想你。

  

  PS:因为你信里的玩笑很不好笑,所以我就不发誓了


                                                                                           你话很少的师父

                                                                                                 灵幻新隆


(四)


致灵幻师父:


  我这儿的台风还没有过去,雨势很大,我原想听从你的嘱咐等它歇一歇再寄信,但看起来完全没有放晴的意思,电视上整天都播放着台风警报,我想它大概还有一段时间,所以还是拿着信出了门。

  如果有模糊难懂的地方就忽略过去吧。

  奇怪,我总觉得上次已经把学校的名字告诉了你,既然没有的话……(以下被雨浸湿,无法看清)

  学校因为大雨完全停了课,我便无所事事地待在宿舍,偶尔用超能力挡着雨去游泳馆锻炼,有次回来的时候因为身上很干燥被室友发现了超能力的事情,我也没有隐瞒的念头,于是全部告诉了他,他看起来很兴奋——好像误打误撞地找到了相处的突破口。

  他精神恢复了一些,果然如您所说,是个无法忍受寂寞的人,我遭遇到的的确是他人生的一个低潮,这是他的不幸也是我的不幸,他话开始变多近乎啰嗦,但一种抵触的戒备让那些话非常圆滑和无意义,不知道何时能与我谈谈心。

  外面雨势滔天,宿舍就像个平静的风眼。

  番茄还是没有发芽,遗憾的是商店全部关门,我也找不到能够替换它的种子了,台风过去之前就这么照顾着吧,我不想使用超能力催生它。

  我这里台风很大,你即使路过也不要来找我了,等雨歇了我就去找你。

  这几天不知道为什么我满脑子都是你,这种感觉却带着不安和安心并存的预感,所以我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所以在除灵时请注意安全。

  网路和路况全部损坏,我无法由GPS定位到你,也无法接收到及时的讯息,请尽情地依靠芹泽先生吧……虽然我知道你的厉害。

  感谢邮差先生,没有比他更加敬业的人了。


PS:我真的很想你。


                                                                                 您被困在台风里的弟子

                                                                                           影山茂夫



致mob:


  台风竟然还没有过去?这事有点怪了,据我所知台风应该全部从日本移走了才对。

  学校的名字已经完全看不清了,我头晕脑胀地猜了半天也只能放弃,不过还好你的所在地只有寥寥几所大学,早年前我在那里生活过一段时间,所以还算熟悉,我已订好了后天的车票,把手头的一个委托解决掉就去找你,顺便调查失踪的事情。

  我不太担心你的能力,但你偶尔的粗枝大叶还是像个大孩子,这件事还是有些让我不安,在我和芹泽过去之前你要注意。

  我好像隐约地猜出你室友奇怪的原因,但没有肯定之前我便不把这个不负责任的猜想说出来了,如果是真的,没走出来之前那他的确不太好过……我深有体会。

  不要在心里怪我吊胃口,我知道你肯定在这么想!

  只有一句话,开导他的时候尽量也……远离些吧,不要走得太近。

  商店全部关门?那你这几天的伙食还好?我给你邮寄一些吃用过去,会随信附一个列表,你注意查收不要被邮差坑了。

  还有不要再说这些让人误解的话,算我的请求。


                                                                                                      你的师父

                                                                                                      灵幻新隆


(五)


致灵幻师父:

  

  台风好像没有停歇的日子,我近来思维愈加混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待做但偏偏忘记了,这让我压力逐渐攀升,但来信有效地制止了它的爆发。

  我已对番茄的成长丧失希望,这件事的无法完成更让我心情低落,但目视着那盆泥土思维反而清晰了些,这个种子是从何而来的呢?我竟然在思考这个问题,更加奇怪的是随之我发现记忆仿佛缺失了一块,我确定来上大学前没有带着种子,也没有去商店购买,在你提出想要番茄的时候它就自然而然地出现在了我的口袋。

  出于试探的心思,我违背了诺言,对不起,我对它使用了超能力,它瞬间发出了芽,但是接下来依旧再无成长。

  如你所说,我觉得自己可能落入了一个恶灵的陷阱,虽然我搜寻了下一无所得。

  基于这一点,我对室友开始警惕,他是个很擅长看气氛的人于是立刻感觉到了,为此稍稍昂扬的情绪再次低落下来,我有些愧疚,但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到底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东西?

  我刻意疏远了他——为了观察仔细,今天中午的时候他迟迟未归,我竟不明原因地有些发慌,好像自己做了天大的错事,为此还冲进了台风里去寻找他。

  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被几个男生欺负,雨势太大所有人的脸都模模糊糊的——当然也有可能是恶灵的伎俩,他就缩在墙角看起来非常可怜,我从那群人中拉出了他。

  那一刻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有气息告诉我绝对有东西变了。

  他当时非常奇怪,与一般的欺负不同——你知道的,我对这方面经验丰富。他虽然脸上有伤,但衣衫乱得很刻意,我愣了愣忽然懂了,并为此感到焦躁。

  确信他没有受到侵害后,我反而对那几个男生的动机感到疑惑,他们绝不喜欢男人,对室友好像只是单纯的羞辱嘲笑,就和校园常有的霸凌一样,不过方向微妙地发生了变化。

  “谢谢。”

  他第一次对我说这种话,看起来并没有要哭的意思,为此我松了口气。然后好像我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他把所有的话全部告诉了我,包括他的秘密。

  重看那封信,我才意识到你真正的意思,没错,你的猜想没有错,他是个同性恋。

  在高三的暑假他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性向,所以现在正抑郁难过,而那几个男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他的事便整日来羞辱他——整日。我私下里去找了那几个人想让他们住手,但找遍整个学校我竟都没发现他们,好像人间蒸发。

  整件事就是这样,我俩的关系也在慢慢好转,他还开起了玩笑。

  “你和恋人很亲热嘛。”


  雨声渐小但现在不出门看雨势了,我满脑子疑问,这场来自恶灵的漫长台风把我的记忆带走了许多,有些难以启齿的是我好像忘记了你的样子……请不要生气,来信可以给我一张照片吗?

  也请不要担心,我可以解决。


                                                                                                      您的弟子

                                                                                                      影山茂夫


致mob:


  我已去过你的地点,在几所大学间转了几遍,他们说没有一个名叫影山茂夫的学生,我想事情的确大条了。

  我会想办法到达你的所在地,我相信你但也要体谅一个师父的心情。现在写信不便,几乎整天都在坐车中,可能会很简短,你就拿这只字片语当作你的压力控制器吧。

  那个委托不了了之,但我去过后总有些不适,整天犯困,芹泽帮我看过后确定没有恶灵,可能是年龄终于上来了。

  番茄长不长都无所谓……如果长出来你先尝尝味道,它本来就是我挺想种的东西,所以恶灵提前猜出我的回答也不是什么难事。我见过同学特别喜欢摆弄这些东西,但太复杂了,我围观了几天还是放弃,所以你种不出来也不是什么值得沮丧的事。

  看来你的室友就是我想的那个情况,所以你更要把握好那个度,他现在心理脆弱因为依赖更容易产生感情,我可不想我一手教导大的弟子上个大学就弯了——虽然我对同性恋没什么歧视的意思,但这条路之艰难难以想象,你还是在大路上走走吧。

  谢谢你救了他,不要问我为什么感谢,只是有感而发,你是个好孩子。

  车晃得我眼晕,就到此为止了。

  阳光甚好,我在光下写信,希望你能从这信纸上摸到它。

  照片已随信而寄,希望不会丢失。 

 

  PS:突然想到如果是恶灵的陷阱,那么邮差反而值得注意。

  

                                                                                                      你的师父

                                                                                                      灵幻新隆


(六)


致灵幻师父:


  一切安好。

  台风已经小了许多,与此同时我的记忆也愈发清晰——得益于你寄来的照片,我看着你的脸忽然想:原来是长这个样子吗?这种感觉实在太过玄妙,因为我突然想起来,在刚来这所大学时我记忆中你的长相是与此有偏差的,现在想想那个时候我便落入了陷阱也说不定。

  如果这才是你的样子,那么有件事太奇怪了,你有什么和我同龄的亲戚吗?

  我现在虽然自觉深陷危机却并没有什么紧迫感——这也是很奇怪的地方,仿佛当初我是刻意走进这所大学。

  那么我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百思不得其解。

  室友的心情随着台风的减小而好了起来,或者说,台风因为他的心情好转而变小了。宿舍气氛开始变得吵闹,但算不得讨厌,我俩相处还可,倾向于愉快的乐观方向。四年——原定的四年,现在看来日期也无法确定,总之台风造成的孤独和无聊对我没有太大的影响。

  他似乎认定了你是我的恋人,即使我解释只是师徒他也无法相信。

  “师徒间是不可能这么肉麻的”,他这么说,而我苦苦思索也没有察觉到肉麻的地方。久而久之我已懒得解释,他更是一副“看吧我说中了”的得意表情,因为太幼稚了我只觉得好笑。

  于是他开始把我同归入那个世界的人,与我推心置腹。

  之前他就说过自己是高三暑假发现自己的性向,现在更为详细了:他是忽然坠入了一场对同性的暗恋而开始了内心的煎熬,这场暗恋无疾而终且悲伤得过分。他没有详细说,但大概能猜出大概达到了公开处刑的可怜程度,我为此同感到愤怒。

“我以后再遇到喜欢的人,宁可孤独终老也不会再做这种蠢事了。”

  他惊魂未定。

  我没有回应这句话:他对暗恋的描述让我陷入极其混乱的思考中,事实上我在写这封信的时候心脏都跳得飞快。

  下封信,我会把心中的疑问确定下来。

  邮差先生送信过来时我格外留意了下,察觉到我的视线他满不在乎地回望了我,大概是全无恶意。我虽然放心了些,但对他好像也有某些熟悉感。

  记忆混乱让我有些疑神疑鬼,我连看到飞虫都觉得微妙,希望能快点恢复。

  我想自己已经有些眉目了。


PS:室友对我要送给你的番茄产生了好奇,现在除了恶灵我还要防备他


                                                                                                      您的弟子

                                                                                                      影山茂夫



致mob:


  我也一切安好。

  我没有什么亲戚,为什么这么问?忽然很好奇你刚开始以为我长什么样子,能够给你造成如此大影响的恶灵还真是不多见……切记小心。

  我这里一无所获,所以对不起,我将这件事告诉了你的弟弟。说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被杀的准备,但他竟然出奇的冷静,只说:“我知道了。”唯独面对我的烦躁依旧居高不下,我思考了了下最近是不是又惹到他,但很快也没心思再管这些事。然后我把信全部给他看,他看着看着突然生起了气:“都是你的错。”

  然而我再怎么追问他就不说话了。

   这次求助无疾而终。

  我入睡的时间越来越长,梦也越做越多,所以总有些疑心是那次委托的事,我决定再过去一趟——不是为了你,不知道是不是你信里常提及的原因,仿佛我的记忆也存在混乱。

  你那个室友绝对是因为没有朋友才会把别人正常的对话看得肉麻!绝对没有!

  快解释啊你!这样会被当成默认的笨蛋!

  看完你的这封信,我心情尤其低落,但由于你卖了很多关子,所以我也不告诉你原因了。你的室友能够遇到你是他的幸运,不管是不是恶灵的陷阱,这么看我忽然有些嫉妒他。

  当然是玩笑。

  希望你能度过这次难关,我相信你。

  

PS:那就打他


                                                                                                      你的师父

                                                                                                      灵幻新隆


(七)


致灵幻师父:


  现在只剩下一些零星小雨,我今天拒绝了他一起出行的邀请,念头于“原来如此”“今后如何”之间来回旋转,就这么在床上思考了一天。

  是的,我的记忆已经完全复苏,所以请不要担心……也不要再寻找我,等到事情解决我会立刻回到你的身边,

  现在的空间寂静得过头,感官也渐渐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迟钝,我错误地估计了记忆全部回归带来的混乱,只有看着你的照片才得以片刻的安定。“可以做到,我一定要做到。”抱着这种念头我又陷入自私的自我厌恶中,我真的要切实地干涉你的人生吗——记忆混乱让我情绪自发低落,所以这封信就当作我梦里的呓语吧,希望不会对你的心情造成影响。

  小番茄的种植正式宣告失败,我用超能力催熟后就送给了室友。这个世界对大多数生物的时间都是凝固的,既然不会腐坏我就说着“这是不可食用的装饰品”,但他还是好奇地吃了一个,然后立刻脸色铁青地把小番茄退还给了我。

  因为这件事我笑了一下午,好的,现在处在谷底的情绪终于昂扬了些。

  想念你——这句话请当真。

  这世界何时才会真正放晴呢?我开始思考这件事,时间这个概念今天长久地处在我的意识里,它模棱两可,但情绪让我对它造成的差距尤其痛恨。如果我和师父真的同龄真的处在一个大学的话会怎么样?这念头所引发的具体幻想如果全部记下来那么一整天也写不完,并且它们支离破碎不乏低落下产生的悲剧……

  我已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总之——

  无需担心我。

  还有如果现在已有一丝可能的话,希望……师父可以再次考虑下离开前我对你的告白。


  PS:也不要担心小酒窝,邮差先生的腮红真是太与众不同了。


                                                                                                      你的弟子

                                                                                                         Mob



致mob:


  我有些不知道怎么回你那封信,但怕你继续胡思乱想,我只好勉强提笔了,所以大概是清醒的严厉内容。

  出于一个师父的责任,我认为你还是忘记告白那件事吧。

  你绝不是同性恋,我目睹着你的成长对这件事非常确认,我不知道你是出现了错觉还是什么,不如再冷静地思考下如何?你看,你在失忆的这段时间哦我们交流得非常正常,这不正是你并没有真正陷入恋情的证明吗?并且我也声明过,我对恋爱毫无兴趣,就像你问我为什么至今没有结婚一样,它们是只会让我痛苦的东西。

  ——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在得到确切消息前,很抱歉我无法停止寻找你,你要做到的又是什么?与我有关?又为什么含含糊糊不愿说清楚呢?邮差是小酒窝?他又在做什么?

  我相信你已成长得足够,万分相信,只不过偶尔……我依旧希望你会和小时候一样和我商量,哪怕再庞大哪怕再琐碎。


  也许同龄的话会有所改变吧,我可能……真切地在羡慕你的室友,谁知道呢,我无暇思考这些事了,只希望你平安归来。


                                                                                                     你的师父

                                                                                                     灵幻新隆


……



致新隆:


  放晴了,空间开始崩塌,我用最后的时间写下这封信,希望它能比我早到。

  他彻底地对我敞开了心扉,说着对恋爱和婚姻的无力,那是多么大的阴影和忧虑,相比下我意识到自己闷头青的感情又是多么浅薄。

  一个人是怎样感情贫瘠地从18岁走到32岁,我发着呆想,那么他说的不喜欢真的是不喜欢吗?

  今天一整天我们都在交谈,甚至忘了饥饿。最后我和他对着流泪。

  现在我和他再次互道了再见,我要回去了。


  醒来后,你会拥抱我吗?



                                                                                                      你的弟子

                                                                                                         Mob



END



还是解释下设定,原来想难得伏笔那么多不如模模糊糊猜着玩吧2333(想猜着玩的以下忽略


大概是师匠因为心理阴影拒绝了茂,茂猜到后便通过最上(飞虫那里暗示了下)偷偷进入师匠的内心世界,找到了阴影发生的时间并和大学师匠以室友的身份相处,师匠的记忆也渐渐多了一个热爱种小番茄的室友的存在。

邮差小酒窝是茂怕迷失自己而设置的保障(在此感谢小酒窝),并在茂真的迷失时(记忆混乱)通过传信让茂回忆起了整件事。

最后师匠摆脱阴影,台风停歇,茂就醒来了


评论

热度(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