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铁虫】蹈火(上)

青梅君:

我彻底抛弃道德观了。




上.


彼得的双层床有点太小了。


青春期的男孩子像猫猫狗狗一样疯长,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的脚悬挂在床架铁质的栏杆上,有时候他的朋友来过夜,他就睡上层的床铺,早上醒来总会把头撞上天花板。脏衣服堆在床脚的一个篮子里,过了十三岁,梅姨就不再给他洗衣服了,而他总是在篮子满得装不下的时候才想起要洗。DVD机和过时智能机的零件散乱地落在桌上和地板上,彼得造了一半的机器人徒劳地蹬着腿。


托尼斯塔克锁上房门的瞬间,彼得正用力地试图把洗衣篮的盖子盖上。


距离他上一次站在这个房间里已经过去有一段时间了。上一回他的心情不太好,带着乌青的眼圈和不多的耐性来的,这回,他使出了十二分的力道编造了冠冕堂皇的一大套理由,说服梅姨相信斯塔克企业离了彼得这个十年级的学生就运转不了。


“你真的不用特意来一次的,斯塔克先生。”彼得有点扭扭捏捏的,满脸都写着高兴,他就像狗狗一样不记仇,“谢谢你之前把制服送过来了。”


托尼点点头,又说了一堆这个不许那个不许的,好像之前那个邀请彼得加入复仇者联盟的人不是他一样。语气还是颐指气使的,但稀奇的是,他在室内还戴着墨镜,眼神在紫色的镜片后面闪烁着,彼得好像突然茅塞顿开了,他在托尼面前是个因为房间过于狭小和杂乱而尴尬不已的青春期男孩,而他居然也从斯塔克先生万年不变的嘲讽脸上瞧出一丝小心翼翼和不知所措来。


他咧嘴笑了起来,“我会脚踏实地呆着的,斯塔克先生。”


托尼离开纽约的时候心满意足的,他自说自话把自己放在一个父亲的角色上,还觉得自己扮演得尽心尽责无可指摘。


 


Happy依然是彼得的联络人,搬去北部以后,手机信号不像他说的那样越来越差,倒是破天荒地回复起了彼得的短信。


等彼得回过神来,他已经给Happy推送了好几条9GAG上的梗了,而Happy很给面子地回了个LOL。


他答应托尼不跑来跑去管那些他管不了的事的,但事实上那些不好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依然手忙脚乱地出现在现场。纽约人民不知道他们的蜘蛛侠只是个十五岁的孩子,还以为他是个成熟老练的义警,在钢铁楼宇间从天而降的保护神,只是没有仔细想过为什么蜘蛛侠从不在午夜之后出现。


托尼斯塔克本人依然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彼得在电视上看到了他,他跑去迪拜谈生意,还是戴着那副紫色镜片的墨镜,四周的闪光灯亮如白昼。后来,他在网上看到NYU在布鲁克林的校区请托尼斯塔克给工程系做讲座的消息,不顾奈德的阻拦翘了半天课,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混了进去。


讲座有关生物工程、奖学金、实习和推荐信,托尼斯塔克没穿上钢铁侠战甲的时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工程师和企业家。彼得身边的人开着电脑狂乱地打着字,恨不得四十五分钟的讲座可以永远进行下去。


讲座结束后时间尚早,彼得还有工夫从大楼前台摆出的点心里拿了几块饼干边走边吃,一只手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拉到一边。


“小鬼,你在这里做什么?”托尼瞪着眼睛。


彼得的脸烧了起来,瞠目结舌不知说什么好,感觉自己活像一个被抓包的跟踪狂。


“行了行了,我理解,我青春期的时候也总见不着我老爸,总是很愤怒。”他拍拍男孩的肩膀,有些走神地发现男孩子长高了不少。他搂着彼得往停车场走,“走吧,饿死我了。”


“我没有愤怒,斯塔克先生。”彼得试图跟他讲道理。


托尼已经接起了电话,“我在带孩子呢,Happy。”他说,无视了彼得关于“我不是小孩子”的抗议。


 


他们没有去哪家餐厅,最后在一座工厂的屋顶上找到了一条废弃长凳,坐下来吃赛百味三明治。


芝士香草面包中间夹着冷掉的火腿肉,生菜叶和番茄之间混着酸黄瓜,蜂蜜芥末酱在缝隙里摇摇欲坠。彼得在长身体,总是很饿,觉得什么都很好吃,吃完了三明治,又从包里掏出下午没来得及吃的PB&J。


“嘿,PB&J是最棒的。”托尼说,“跟我说说你学校的事。”


彼得老老实实地说了自己的化学课、体育课和计算机课,不好意思地提起了现在自己在造的一个机器人,可以帮梅姨烤面包。


“跟斯塔克企业的人工智能比起来挺小儿科的。”彼得又扭捏了起来。


托尼不客气地点头,“不过斯塔克企业也有连机油都擦不干净的蠢蛋人工智能。”他说,“扔了你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破烂吧,下回你该来我的实验室。”


彼得结结巴巴地瞪大了眼睛,托尼觉得现在是时候了。


于是他说了那句老掉牙的台词:你不用叫我斯塔克先生了,叫我托尼。


 


蜘蛛侠依然在纽约的夜幕里晃来晃去,有时候一道闪光划过夜幕,邻里的狗大声叫唤起来,于是大家都知道那是钢铁侠在巡视夜空,又或许只是一具远程操控的战甲,但是对人们来说都是一回事。


外星人或者九头蛇袭击纽约千载难逢,而大大小小的罪恶在夜幕下早就不是新鲜事,复仇者大厦出售了,美国队长跑了,这些对纽约人民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事,芸芸众生里有特异本领的人可不少,他们没有让纽约变得更安全,也没有让纽约变得更不安全。


又一次钢铁侠在夜空中出现的时候,他飞得低了一些,慢了一些,正正好好从蜘蛛侠面前飞过。于是彼得把那当做一个邀请,他把面罩拉上,吊着长长的蛛丝在钢铁侠身边和他一起滑翔。


“嘿,托尼,你在里面吗?”  


“晚上好,蜘蛛侠。”面罩里面传出了闷闷的回应。


 


他们在空中巡视了一圈,犯罪分子们都躲了起来。最后,彼得坐在皇后大桥的桥塔顶端,钢铁侠在他边上悬空着。


高处很冷,彼得总是忘记开蜘蛛制服的加热器功能,但是在穿着帽衫和运动裤在夜空中扒过飞机以后,他对寒冷的定义都改变了。


他抱着膝盖,努力把自己团成一团,拥有了超能力以后,他依然站在高处会腿软。他的脊椎在弹力纤维下根根凸显,优美的背部肌肉线条仍然显得有点单薄。


彼得确保没有人抬头往上看以后摘下了面罩,曼哈顿的灯火把他的眼睛映得发亮,像两团小火焰。强力蛛丝发射完了。


“该回家写作业了,小虫。”托尼说,“要不要搭个顺风车?”


 


本来可以不需要那么麻烦的,但是彼得坚决反对钢铁侠扛着他招摇过市。托尼不再开他那辆豪华到夸张的跑车了,他从Happy那边拿来了这辆低调得不像话的车。 


座位坐得不太舒服,方向盘还算趁手,托尼本可以让Friday把自己的歌单导过来的,车子里Happy喜欢的电台有人在唱着好莱坞和红杉林[1],彼得跟着哼哼抖腿。他大发慈悲地听了起来。


 


[1] BGM:Heartof Gold



评论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