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6927]I in his dream

空色幻想:

69生贺第一弹!祝69生日快乐!






“不要说得好像我故意要进入你的梦境一样。”


“哦呀,彭格列你是想说这是我故意邀请你进入我的梦境吗?”


「他在骗人」他两在心里都说了一句。


 


I in his dream


六道骸×沢田纲吉


 


纲吉已经习惯了偶有时就能在睡梦中见到六道骸的设定了。毕竟比起梦里面还被Reborn追着写作业,应付面前这位笑眯眯的又有些烦人的凤梨先生可方便的太多了。


他们会说些无聊的话,有时候则是讨论讨论喜欢的女孩子的类型,就像是一般的十四五岁的男孩子那样。当然,沢田纲吉强调了好几次,他喜欢发色和发型都比较正常的女孩子,温柔一些就更好了,京子小姐的话是100分。六道骸就不一样,他比较喜欢强调他钟意那些优雅的,干练的,果决的,外加眼睛小的女性。


“我眼睛大了一点还真是对不起你了。”


“哼,对别人的发型和发色都有这么多的要求,彭格列你可真是个烦人的家伙。”


 


偶尔他们也会说说生活之类的话题,六道骸强烈想要知道的新款甜点啊,巧克力蛋糕之类的。纲吉会嘱托骸多关照关照库洛姆,有时候还会提一句到现在还心有余悸的犬和千种。虽然在梦里六道骸大多是随随便便应付一句或者不以为然,纲吉最近放学时常会看见黑曜中学的三位一起去商店街买便当之类的画面。


只希望他们购物付的现金是合法的……不对,是真的就可以……


 


当然,更多的时候,纲吉都必须坐在那永远都弄不清品种,想要看到樱花或者想吃苹果都能同时开出来的大树下面听到来自梦境主人的抱怨。


“我讨厌你,彭格列。”


“是的,我很清楚这一点。”


“最讨厌你了。”


“是的,我已经充分了解这一点了。”


“最讨厌你了,沢田纲吉。”


“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了。”


身边那个任性的梦的主人仰着头看着天空,嘴里不断喃喃自语着。沢田纲吉靠在他的身边也喃喃自语地附和着。


 


“我最讨厌你了,沢田纲吉。”


是的,这些我都非常了解。


因为我们比其他的任何人链接的都要紧密,你我的意识被神不知所谓的揉捏在一起,就连这么无聊的梦境都能时不时共享。我也很辛苦啊,早上开始上完一天的课,回家后好不容易在Reborn的斯巴达教育里做完作业,精力耗完倒下就睡,梦里还要听你的抱怨,偏偏我还能感受到你抱怨之外的东西。


啊,神啊,如果真的要心灵相通的话,我更希望是位可爱的女孩子啊,比如说京子小姐这样的。


 


纲吉伸出手去戳戳边上人的脸,对方似乎已经有些疲倦了,连这种程度的动作都没有一点反抗,或者说,算是作为总是在抱怨的,一点点补偿吧。


拿这家伙根本没有办法啊,我——


纲吉叹了口气。


所以,最讨厌我的六道骸先生,能不要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吗?


 


-end



评论

热度(21)

  1. 茲姆空色幻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