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狛苗】宝物 <全>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哦哦哦恭喜填完(?)!终于坦白了呀(〃ノωノ)不管怎么说,压抑着喜欢彼此的心情的两个人,能够抓住机会鼓起勇气互通心意,是件幸福的事啊(*๓´╰╯`๓)♡不过狛枝君要好好想想怎么才能改善困妹对自己的看法了呢w

想和bio谈恋爱的穆洄:

※ 
        
 不知欠了多久    
   
轮盘赌的后续,前文链接请走:http://muhui11.lofter.com/post/1d4aacce_cdf6d4f

  

※给天冥太太的生贺!顺带投幸运组主页"宝物"的题目。

  

因为是生贺就很想认真对待……但是这篇的感情莫名迷_(:з」∠)_ 想写甜甜的砂糖和双向暗恋,和至死方休那篇的带感肯定差远了。双向暗恋的话……仔细分析情感小天使对枝儿并没有上升到恋慕……总之就是各种迷,文力下降。

  

没问题的话继续吧w
————————————————————————————————
[上.]

  
  



苗木抱着几摞厚重的资料穿过学校的长廊,面前高高叠起的纸张勉强露出他碧绿色的眼眸,以及那头柔软的浅棕色发丝。身着的学园长装束已经被雾切和十神无情的指责“不合适”了好几次,想到这里他暗暗叹了口气。

  
  

“苗木君,我来帮你吧。”

  
  

穿着深绿色连帽衫的米白发青年正靠在楼梯口,见到苗木立刻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

  
  

“狛枝……君?” 

  
  

苗木短暂的怔愣了一下。如今新开张的学校人手不够,许多事情都需要他独自来承担,一旦进入了这种忙碌的状态,他便把当初困扰自己很久的——与狛枝久别重逢后对方暧昧不明的话抛在了脑后。也许是他最近的事情的确很多,又也许是他自己在逃避去仔细思索那句话中的含义。   

  
  

“那场赌上性命的游戏,是我输了。” 

  
  

说出这句话时的狛枝,语气柔和的出奇,这和他之前完全按照自己的步调半强迫苗木参加赌命游戏时的表现大相径庭。被细雨微微打湿的米白色发丝搭在额前,印衬着那双灰绿色的眸子空前的干净纯粹。不再装满让苗木畏怯的深渊和扭曲,而是淡然的、温柔的望着他。 

  
  

不像是以激发他的“希望”为目的故意伪装出来的样子……再加上之前的吻——

  
  

苗木猛然摇了摇头,手里抱着沉重的资料随着他不自觉的动作向一侧倾斜,连带着身体失去重心一个踉跄。

  
  

“小心点,苗木君。” 幸好狛枝及时从身后扶住他的腰,一手还反应灵敏的抵住即将滑落的资料。

  
  

米白发青年身上那股犹如海洋般清新的味道猝不及防的钻入苗木的鼻尖。正如亲吻时环绕在苗木身侧暧昧的空气一般,等他终于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狛枝已经自然而然的帮助他分担了半摞资料。两人保持着同等的步调走在学校的长廊里,仿佛这条走廊会这样一直延续下去,没有尽头。

  
  

“狛枝君,你的手臂……没问题吗?”

  
  

本以为开场的第一个问题肯定是问他为什么到这里来,结果却是担心他的机械手臂抱资料会不方便。狛枝灰绿色的眼眸微微眯起,拼命抑制着自己妄图想迅速和面前的人有所进展的狂热心情。

  
  

在那场至死方休的赌命游戏中,他亲眼看着这个先前还畏缩、犹豫不前的普通男孩,是如何一点一点的克服恐惧,激发出自己内心潜在的希望。

  
  

在苗木表面上淡然自若的拿起装满子弹的手枪对准他自己的太阳穴时,双手明明抖动的厉害,却还要咬紧牙关愿赌服输。

  
  

其实狛枝一开始就有想到,如果苗木会拿装有子弹的手枪攻击他的话,备用枪也不至于让自己沦落到手无寸铁的地步。谁知冠有“希望”头衔的浅棕发男孩果然没有让他失望,一直很好的遵循着自己制定的规则,空洞的想要救赎自己的话语在最后证明自己、迸发出光彩的一刻也变得真实起来。

  
  



“至于我为什么不尝试逃跑……”

  
  

“你一开始就没给我这个机会,不是吗?狛枝……前辈。”

  
  



原来他早就发现了自己摆在门口的黑白熊炸弹……狛枝灰绿色的眼眸猛地收缩。这就不是侥幸了,从他鼓起勇气选择踏入这里开始,就已经抱有了,常人说起来容易实则难以坚定挟持的——赴死的决心。

  
  

为了自己提出的,不攻击未来机关的条件;同时为了带自己摆脱绝望,回到“希望”的那一方。他甘愿说服自己为了这些价值而牺牲。

  
  

浅棕发男孩举起手枪准备扣下扳机的那一刻,就算身处房间阴暗的角落,狛枝也被他身上散发出的、炫目的光芒所吸引。他承认了苗木的“希望”,同时也被这份“希望”所改变,出手救下了苗木。

  
  

为了说服自己找的理由是"留住这份希望继续培养"。但他无可避免的——或多或少对这个产生耀眼希望的人感到了心悸……

  
  

“还好吗?狛枝君。”会不会因为从贾巴沃克岛感到这里来太疲劳了。

  
  

苗木有些担忧的看着从刚刚就一直在跑神的狛枝。手中的资料让他没法好好转头去观察对方神情的变化,自然也错过了白发青年灰绿色眸子中瞬间掀起的巨大波澜。

  
  

“抱歉,我这样的垃圾突然过来,一定给苗木君添麻烦了吧。手臂的事情不用担心,恰巧相反,左右田君制造的机械手臂就算抱起苗木君也绰绰有余呢。”

  
  

狛枝依旧温和的笑着,谦卑的话语让苗木想要阻止他继续开口贬低自己。直到最后一句话出口,浅棕发青年才不自觉的转回脑袋,略显窘迫的低头盯着怀里的资料。

  
  

“苗木君不愧是所有人耀眼的‘希望’,就算像我这样没用的人,苗木君也会想着去关心。”

  
  

“是……是吗?”

  
  

苗木不敢转头去看对方明媚的笑脸,更是难得的没有纠正他自嘲的说法,而是在心里翻来覆去的感叹着。

  
  



果然啊……因为我选择背负了“希望”,狛枝君才会来找我啊。

  
  



不是本该如此吗?

  
  

想法改变的契机大概是那个吻——苗木甚至不敢去细细回想,生怕翻涌起伏出自己都理不明白的情感会将他吞噬。那个人——他同为【超高校级幸运】的前辈,引导他参加那场以“希望”为目的的游戏,用这种半威胁强迫却又与性命挂钩的强硬方式走入了他的世界。开始他对狛枝的感情是复杂的——紧张、害怕又隐隐含有几分希冀,直到对方连续两次救下他,苗木才越发想要认清自己的位置……还有狛枝真正关注的地方。

  
  

两人就这样沉默了下来,一路无言的走到学园长室放下资料。室内已经堆积了不少东西,苗木便提议趁学生们午休的这会儿,去校园的别处转转。

  
  

“狛枝君到这里来的原因,是为了继续确认我的‘希望’吗?”

  
  

问出这句话时苗木才察觉到自己的莽撞,但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拧成了一团,压着他很不舒服。没由来的委屈感翻涌上来。

  
  

两人的羁绊是从那场赌命游戏开始的,而那场游戏的输家是他。他再怎么努力克服恐惧,再怎么拼命祈祷自己的幸运,终究还是输了。——虽然比起狛枝输掉后死亡的结局,这才是他更不想看见的。

  
  

正如面前的米白发青年所说的,既然他输了,那就是自己的才能还不够耀眼到超越狛枝“前辈”的程度。而缺乏才能的人,在对方眼中根本称不上希望。

  
  

对于出乎意料的结果,苗木是惊讶的。浅棕发男孩认为不是他改变了狛枝,而是对方自己选择做出了改变——不再那么极端偏执的制造绝望激发他人的希望,而是选择拥有和开创【自身】的“希望”。

  
  

他自愿进入“希望更生”的程序,这让苗木无比期待着他的改变。——尽管苗木不觉得需要强行剥夺对方特有的观念,而是应该尊重他,引导他不去做太为出格的事情。

  
  

现在看起来一切都很好。

  
  

做出改变逐渐带有自身情感上希望的狛枝,还会对他那微薄不堪的头衔产生兴趣吗?

  
  



“苗木君,居然是这么想的吗?”

  
  

狛枝露出了一个略显受伤的表情,在喷水池前的长椅上坐下。

  
  

“不要说什么确认你的‘希望’,我这样的渣滓有什么资格对你评头论足呢?”而且,你早就成为我独一无二的希望了。之所以还拿着希望的名号做挡箭牌来见你,是怕自己持有的情感会吓到你啊……

  
  

“不要这样说自己,狛枝君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存在。”苗木斟酌了一下措辞,最终把内心不假思索、毫无掩饰的想法全盘托出。“就算你为了希望来找我,我也是愿意……”

  
  

“抱歉,苗木君,我有点累了。”

  
  

狛枝打断了苗木明显低落的后半句话,移动位置拉近和对方之间的距离。眼底的青色映入了苗木的眼帘。

  
  

狛枝君……连夜赶路还是太辛苦了吧。

  
  

苗木的视线聚焦于那块在对方白皙皮肤衬托下格外显眼的淤青上,有些隐隐的心疼,他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浮现出过想要轻轻触碰狛枝眼睑的想法。

  
  

“其实是日向君把我赶过来的……我现在好困啊,抱歉……”

  
  

大概真的是积累的疲惫感大量上涌,狛枝垂下头靠在苗木肩膀上,闭上了那双暗潮涌动的灰绿色眼眸。

  
  

感受到了自己肩头的重量,苗木浑身僵硬的不敢动弹。他也确实不想看见狛枝这幅疲惫的样子,但对方柔软的米白色发丝轻轻扫过他敏感的脖颈,再加上那股特有的清爽味道撩人在他的身侧——苗木不禁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又无辜陷入对那个“吻”所带有含义思考的怪圈里,进而逐渐加速的心跳被狛枝察觉的一清二楚。

  
  

算啦……

  
  

不自觉的,苗木的嘴角挂上了一抹微笑。就这样放松下来好好享受现在的状态也不错吧。

  
  

他这么想着,白天脑内紧绷的弦舒缓开来,不知不觉的陷入浅眠。

  
  

-TBC-

  
  

[下.]

  
  



环绕在喷水池周遭的湿润空气倒是提供了很适合补眠的舒适环境,午休的时间在两人依偎着入睡时飞快的流逝。

  
  

就算成长了起来当上学园长,浅棕发青年睡相差的这点还是没变。他大概自己也没有料到,会这样安心的在狛枝身边陷入深眠。虽说在长椅上肯定没有自家柔软的床铺来的舒服,但怕苗木因为过于不安分而栽倒磕伤,早已睡意全无的狛枝只好把他整个人都圈到怀里,灰绿色眸子里混杂着的柔情与狂热不停的翻转着,就要满溢出来。

  
  

开始公园里的人还很少,后来陆陆续续的有学生经过注意到了两人——他们的学园长,由于睡觉不安分无意识的用手去拉松平日里过于规矩的领口,衬衫的扣子被解开,领带也扯得松松垮垮,露出一小片锁骨。米白发青年少有的陷入了纠结,他不想吵醒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睡着的苗木,更不想让别人看见他毫无防备的睡颜。不少大胆的女生甚至叫来了其他的同学,想要探听到更多有关学园长的八卦,甚至想拍下来平日里就彬彬有礼讨人喜欢的学园长安然入睡的样子。狛枝轻轻竖起食指抵在唇边,示意学生们保持安静。女孩子们的视线立即被他的机械手臂以及白发青年自带的柔和气场所吸引,差点发出尖叫。

  
  

毕竟他们的学园长靠在这样一位养眼的美青年怀里入睡的场景,怎么看怎么和谐美好。

  
  

当然不会任由着他俩这样胡闹下去。在教室里苦苦等待学生们来上自己国文课的腐川正巧望见他们异常的全部向公园聚集,在得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后她又气恼又慌张的找到苗木困。两人一起奔向公园阻止事态的进一步恶化。

  
  

“学生们都请回去上课!”

  
  

快步跑到喷水池前的苗木困,认真号召起学生们倒颇有几分严肃认真的风范。原本还想围观的女孩子们只好垂头丧气的被腐川领回教室。在困看到自己的哥哥就这样毫无防备的靠着那个危险的白发男人补觉,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也不顾会不会吵醒睡眠不足的哥哥,直接焦急的冲狛枝大喊。

  
  

“快离开我哥哥!”

  
  

狛枝不悦的皱了皱眉头,望向怀里开始有转醒迹象的苗木。浅棕发青年似乎是很不情愿的咕哝了两句,才缓缓撑开眼皮。翠绿色的眸子里倒映出困略显气恼的面孔,迷茫的雾霭瞬间包裹住了那双清亮的瞳仁。

  
  

而后我们的学园长才意识到自己还保持着被狛枝环在怀里的姿势,被妹妹看到后这种反应也不奇怪。

  
  

“抱……抱歉。”他连忙拉开和狛枝的距离,道歉的声音低低的,不知道究竟是在对谁说。

  
  

“我说哥哥,你到底在干嘛啊!让那么危险的人进学校,你忘了他之前是怎么强迫你玩那种游戏了吗?”

  
  

面对担心自己又性格直爽的妹妹,苗木在怔楞过后立马从长椅上起身,伸出左手将狛枝挡在身后。

  
  

“小困,这样说话很不礼貌。狛枝君是来帮我的,你误会他了。”

  
  

他紧张的回头观察米白发青年的神情,在心里祈祷着妹妹这些本质上没有恶意的话语不要伤害到他。可狛枝从刚刚开始似乎就略微沉下了脸,柔和明媚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压抑的阴云。

  
  

“哥哥!难道你真的像冬子酱说的一样,在和这个人谈恋爱?”

  
  

苗木困因为哥哥少有的指责握紧双拳,随即回想起在赶来的路上腐川向她传递的乱七八糟的思想。不可置信的问道,连带着咬牙切齿的瞪向狛枝。

  
  

“欸欸欸?我……”

  
  

被这么问到的苗木立马慌乱起来,舌头也像突然打结了一般,平日伶俐的辩驳根本使不出分毫。心底逐渐流露出无奈的想法——

  
  

我也……很想啊。

  
  

自己大概是因为对方的改变和那个吻被无药可救的迷住了心窍,而狛枝……又是否真正会喜欢上他呢……或许喜欢的依旧是那个虚无悬挂在上方不可触碰的头衔吧。

  
  

“是我的错,不要再因为我这样的垃圾继续逼问苗木君了。”

  
  

狛枝终于看不下去般的站起身来,他的动作很是缓慢,像是被什么无机质的东西狠狠击中了。抬起机械手臂搭在苗木伸出的胳膊上,示意他放下,不用继续护着自己。

  
  

“我和苗木君,没有'谈恋爱'。苗木困小姐真是太高估我这样的渣滓了。”

  
  

虽然有了心里准备,但得到否定答案的刹那所有嘈杂的声音似乎都离苗木远去。喷水池哗哗的流水声、盛夏树梢上的蝉鸣……他觉得自己耳边忽远忽近的回荡着那天开枪时的轻微气鸣声,还有后来匆匆赶往贾巴沃克岛时浪花拍打礁石的沙沙声。他像是要遮掩什么似的迅速低下头。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突然会想到这么多事情,输了就是输了,就算他在尘埃落定前一直拼尽全力,但结果还是没能改变。他不是众人崇尚敬仰的“希望”,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孩——苗木诚。

  
  

但接下来对方的这句话,才让苗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真的出了问题。

  
  



“明明是我……一直在单恋苗木君而已。”

  
  

这么说着的狛枝,沉静的灰绿色瞳孔里绽放着从未有过的坚定色彩。他直直看向困,算是代替苗木回答了提问。他所强调的……的确是苗木这个人没错,而不是屡次挂在嘴边的“希望”。

  
  

低沉的嗓音消弭在突然凝固的空气中,结尾看上去像是在叹息。

  
  

狛枝走到苗木面前转身,背对着困,替还没反应过来的浅棕发青年系好领口被扯开的纽扣,直到漂亮又诱人的锁骨重新掩藏到衬衫的雪白布料下。

  
  

“非常抱歉,一直以来给你们带来的困扰,我会马上离开的。”

  
  

他顺势低头吻了吻苗木柔软的浅棕色发丝,话语中的自责如同泛滥溢出的咸涩海水。

  
  

“不是这样的!”

  
  

苗木抓住他的机械手臂,冰冷的、无机质的触感从指尖蔓延到大脑。他本来已经决定好了之后一心整顿学园,再也不去分心这些繁复缠绕的情感。毕竟只有不断向前,培育了希望、成为了“希望”……狛枝才会继续留意他。

  
  

可是,他们都错了。

  
  

“小困,我……我是在和狛枝君谈恋爱。希望……你也能接纳他。”

  
  

那双盈满紧张的翠绿色眸子甚至不敢去看面前的狛枝,望向苗木困后也很快低下头去,红晕在脸颊上扩散开来。

  
  

伴随着困惊讶的叫声,狛枝笑了。一如既往的明媚温和,深处又隐隐埋藏着本能的扭曲疯狂。他早已做好了独自默默追求自己心中希望的打算,结果没想到……他把苗木揽到怀里,如同拥住了仅属于他的宝物,抱的很紧很紧。

  
  

-END-

  
  

 
        
 你居然会填坑呀    
   
,已经不好意思艾特天冥太太了(突然大哭)最近一直想着要写……又真……真不知道自己写了啥(委屈脸)天冥太太喜欢温柔甜蜜的砂糖,我这种语死早也是尽力了…… @天冥空蕩蕩 

  

估计在幸运组主页菌那边也很难通过(突然捂脸)强行结尾强行扣题orz @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评论

热度(107)

  1. 茲姆弹丸论破幸运组主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