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神苗]关于由头发的话题所引发的一切

Otowa:

[神苗]关于由头发的话题所引发的一切

About. Some Things
         1.灵感来自于我cp @穆洄_不要出坑!等我回来 的 [神苗]发辫
            传送门→http://muhui11.lofter.com/post/1d4aacce_c3b0ed2
         2.矫情文艺向,大概…是意识流(。)可能…是原著背景(。)全程迷,全程迷,全程迷说三遍
         3.ooc!ooc!ooc!说三遍,私设苗木与神座/创哥已交往,创哥与神座姐姐一体同感,别问我他们是怎爱上的
         4.致谢,满足了我撒泼打滚求图的阿璇,码出了发辫好粮的穆洄君[我西皮就是这么棒啦],以及,敲碗坐等被喂也还是产了图的阿绿和还在lofer等我更的寂寞酱☆
         ——以上,Are You Ready?
               Start!

 

            在房间内独处的热恋中的两人——
       僵硬的气氛——
       啊啊,无可救药的笨蛋夫夫——
       要做些什么吗?
       指令!
       1、2、3
       谁先来?
       选项——
       他的头发
       Are you ready?
       ——Start!
     

        “神座君的头发,打理起来,不会觉得麻烦吗?”
        苗木诚以这样的问题做为开场,率先将两人之间沉默的气氛打破了。
        背对着苗木,坐在电脑桌前的黑发青年闻言,转过身来,猩红色的眼球转动时给人以如同玻璃球般冷硬之感。名为神座出流的黑发青年没有答话,只是将手中拿着的钢笔放到了笔记本上。
        或许是他这一动作的力道过大了,没有盖上的笔尖漏出一滴墨水,深蓝色的水珠落在了笔记本洁白的纸面上,迅速渗透进去,只在纸面上留下了个质感毛刺的圆印,将纸页上那些漂亮的字体模糊了一块。
        黑发青年的注意力立即被那个朴实无奇的墨水印吸引了,他微微的偏头,神情专注的仿佛已将那向他搭话的棕发青年遗忘。

        被彻底的忽视了啊——
        苗木这样想着,不由得感到了一阵尴尬,还夹杂着隐约的几分失落。
        原本就是因为被专注于手中事务的神座当成了空气彻底无视了,才决定要搭话的,但谨慎考虑过的话题却并没有得到回应,气氛反而变得更加的微妙了。
        神座君,大概是不喜欢别人说到他的头发吧——
        苗木抑制住沮丧的情绪的蔓延,如此自我安慰着。
        自己果然不擅长这种事情啊。
        但苗木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

        “不会。”
        黑发青年毫无起伏的声线响了起来。他目光依旧是落在那被沾染了墨迹的笔记本上,语气平淡,却丝毫没有给人敷衍之感。
        可他确实是没有看向苗木的。
        以至于苗木第一时间根本没反应过来他说了什么,愣了一下,才想到这是神座出流对刚才的问题的回答。
        失意的感觉瞬间被消除了,黑发青年的声音仿佛具有了魔力,嘴角被那声音指挥着,牵起了弧度,棕发青年的眼瞳微微发亮,有明快的情绪从中渗透出来。
        不能再错过这个话题了。
        苗木思考着,接下来,要怎么说呢。
        不能想的太久,但也不能冒失的开口。
        抓住关键点。
        内心涌起了几分紧张,苗木先是做了个深呼吸的动作,才开口说道,“但是,清洗的时候,会很麻烦的吧。”

        预想之内,意料之外的沉默。

        我究竟是在说什么啊——
        苗木在心中哀叹着,几乎快要抑制不住自己窘迫的想要捂住脸颊或者是干脆甩门而出的冲动。
        苗木此时只觉得,这狭窄的房间内的空气满是尴尬。
        明明神座君就是一幅不太高兴的样子的,为什么还是会说了这样的话啊——

       依旧是出乎意料的——
       黑发青年给出了很是正经的回答,“这种程度的才能,我还是有的。”

        是这样吗?到底是怎样奇妙的才能啊?!
        在这样下意识的吐槽脱口而出之前,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刹住了嘴巴,改成了“是这样吗。”苗木的心情很是微妙。
         他用手背在自己有些发烫的脸颊上碰了一下,手背略低的温度让他的头脑冷静了些。但对于如何处理现下尴尬的氛围,苗木反而是更加的无措了。
        这个由自己发起的话题,虽然说很是顺利的接上了,但是,这样的发展,果然还是有哪里不对吧?恰巧过头了。不,应该是从话题开头就不对了吧。


        一般的恋人会聊到这样诡异的话题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恋人之间要聊什么样的话题才算是正常的呢?自己从未——准确的来说是在遇见黑发青年之前——谈过恋爱,与之相关的了解少的可怜,简直像是未曾经历过蹭动不安的青春年岁样的。

        ——纯洁的少女吗喂、你这家伙。
        甚至于被友人这般的嘲弄了。
        但是,总不可能用那些追求女孩子的手段吧,无论是创君还是神座君,那样子,光是想想就觉得会是糟糕透顶的场面——
        如此想象着的苗木,看向神座的目光也因此而变得有些微妙。
        

        黑发的青年依旧是那幅冷淡的模样,对任何事务都无动于衷。

        苗木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气氛再次归于沉寂。
        而且是比刚才还要更加浓烈的静默将这狭窄的房间塞满了,不留一丝空档,却还有继续增加的趋势。
        无处停留的静默便与空气融合,呼吸逐渐变得凝滞。大量的静默随着被呼进的气体在身体中游走,在血管的各处停下来,凝聚成堆,堵塞了血液的流通,于是大脑如同缺氧般的感到了一阵阵的眩晕。
        混入了杂质的空气在白炽的灯光照射下,仿佛显现出了形状,那形状像是天幕中的云朵,又或者是试管中缓慢落下的沉淀物,絮状的,在半空中轻飘飘的转动,——
        但空气怎么会是有形的呢。
        具现象的空气。
        怎么可能呢。
        自苗木的双眼所观看到的这一狭小房间内的,奇异怪诞的景象,令他产生了强烈的虚幻感。
        此时的一切,是否都是真实?
        他忍不住在心中这样质疑道。

        
        一直侧身坐在转椅上的黑发青年终于将落在纸张上的目光挪开了,并将其转投到,追逐着空中某个虚妄的一点的苗木身上——而棕发的青年在怔愣中丝毫没有发觉这一变化。
        从长而繁密的黑发中露出的,那双色彩明烈的如同鲜血般的猩红色眼瞳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他脸上的神情也是与眼眸如出一辙的冷漠。
         但当他注视着苗木诚时,死寂般的眼瞳中有了点微弱的光在闪动,如同向平静的湖面投出一枚石子,涟漪泛动,自石落处向外一圈又一圈的扩散,沉于湖底中的东西被波浪搅起,湖水因此变的浑浊,波浪涌动,如同漩涡,仿佛要落入湖中的那人彻底吞噬。
        黑发的青年无声无息的动了动嘴唇,但他的声带并未振动,也就没有任何音节从那反复开合的唇中吐露来。
        此刻的这幅场景,就如同被按下了静音键的录像带,或者是早古时期的默片,屏幕之外的观众只能看到演员双唇的动作,却听不见声音,这场景给人以强烈的虚假感。
        观看者并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意外,还是演技蹩脚的出演员为了追求戏剧效果,故意为之的举动,但此时,那黑发青年的眼瞳中的情绪却真实的不容人置喙。
        那双眼眸,让人仿佛看到了正遭受着狂风暴雨袭击的湖面,雨滴极速坠落,惊拍起层叠波浪,涟漪繁涌,如同沸腾。
        而被这样炽热的眼神所凝视着的棕发青年,却是浑然不知,忘我的思考着。
        良久,风雨骤停,水面渐静。
        “——”
        某个音节自黑发青年的声带中发出了。
        简直像是挣扎着,钻过丛丛篱笆的间隙,被勾刺所拉伤,被阻隔,被吞咽,被咬断,那声音最后被发出的时候,剩下短暂的一小节。
        被吐露出唇外的一瞬间——

  Oh! And the wind buried it so in vain.*1

        He sang the love song,*2

        但无人知晓。

  or only sounded the lung song.*3
   

        但苗木诚确实是听到了的——
        他被唤过神来,从虚空的那一点挣脱,瞳色柔软的双眼带些茫然的情绪转向黑发的青年。
        ——与那双平静的猩红色眼瞳对了个正着。
   

        
        自灯管中发出的光洒落在黑发青年的身上,那白色的光芒并没有将他周身的庞廓稍微柔和一点,反倒是将那身穿着工整的黑色西装衬的更加刺目。
        那黑色调的身影在仿佛与异界重合了的虚幻房间内,依旧是坚定的,毫不动摇的,未曾受到半点影响。
        神座出流就坐在那里,仿佛在他走神的时间内从来就没有动过。
        神座出流就在那里。
        他就坐在那儿。
        面容沉静。

        当苗木意识到这一点,心口的郁结随之而散,安心的情绪也将焦躁的头脑安抚了下来。
        急于打破尴尬的气氛,是对于两人之间僵持的关系感到的表现。
        苗木想。
        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的一句话——
        恋爱使人盲目。
        彼此,年少的他对此并无体会,如今,轮到自己坠入爱河中,不经意的回想起来,唯有苦笑。
        还真就是那样的——
        更别说这段恋情进行的是如何的矛盾重重。

        
        大概,年少时期的苗木从未想过自己的第一段恋情就会是如此的惊世骇俗。
        其实完全可以将大概那个两字删掉——
        在恋慕上他们之前,——他们
        日向创与神座出流。
        这两个极为矛盾却为融为一体的存在。
        并不是因为喜欢着其中的某一人,而对于另一个爱屋及乌,又或者是花心的在两人之间犹豫不定。
        那是,绝无偏颇,不含杂质,相等却不相同的,全然的爱意。
        虽然这样的说法本身就是十足的暧昧不清,但,苗木确信自己对于这两人的感情,是真实无比的喜欢。
        同时,他也确信自己将对待两人的感情分的很清楚,就如同这两个人所表露出的,截然不同的差别,存在于同一体中,没有主次之分。
        日向创是日向创,神座出流是神座出流。
        绝不可能混为一谈。
        苗木对他们两人的感情也是如此。
        矛盾的人,矛盾的事,矛盾的感情。
        各种矛盾交织着,最后达成了奇妙的的平衡。
        在这样的情况下,周遭不少的人都对于恋情持以质疑否定的态度。

        苗木对于他人如何评价这段恋情并不怎么在乎。
        他直面内心真实的感受,坚持着自己的想法,不管流言蜚语如何之凶猛,也未曾有过后悔与退缩。
        苗木相信自己的感情不假,令他感到了些微的不安的是,面前的那个黑发红瞳的青年,与他成为两人中的一人,神座出流。
        不同于与创之间的温柔甜蜜,神座的态度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
        苗木时不时感到在自己与神座出流之间,恒隔着难以跨越的巨大洪沟。
        苗木试图用各种方法消除这道洪沟,但他其实连洪沟产生的缘由都不太清楚。
        他的努力并没有改变什么,正如之前他对于神座的搭话的那样,猩红眼瞳的黑发青年的回应冷淡至极,也令苗木失落至极。
        虽然并没有因此感到沮丧,放弃的念头更是绝对不可能产生的,但是,不安与急躁却是在不经意中一点点的积累着,在某些时刻就会自动跳出来,扰乱苗木的心绪。
         
        
        自己果然是太急躁了。
        慢慢的来。
        他在心中这样对自己说着——
        努力的,去找出洪沟产生的原因,然后,尽全力的去解决——
        苗木叹了一口气,将自己又有些发散的思维收拢回来,对着那双静静的凝视着他的猩红色眼睛露出了一个微笑。
        那笑容明媚而清爽,还带着几分释然,如同春日暖阳那般,给人以温柔和煦的感受。
         

        “无聊。”
        黑发红眸的年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这样说道。
        他的这句话说的突然至极,令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在对何事务做出了评价,神座也没有解释的意图,说完,仿佛是睡意来袭样的,黑发青年眼瞳中的猩红冷光逐渐黯淡,眼皮缓缓的合拢——
        苗木凭借着那一瞬间的直觉冲上前去,伸手按在神座的肩膀上,弯下腰,凑到黑发青年的面前,有些惊慌的喊,“等一下!神座君——”
        ——那双眼睛已然闭上。

       “啊,晚了一步吗……”
        苗木叹气——他直到这时才发现自己与黑发青年靠的过于近了,他叹气时吐出的气流将青年额上的发扫动了。
        脸颊再次有升温的趋势,苗木害羞之余,慌忙地想拉开距离——
        黑发青年的眼睫微微颤动,似要醒来——
        苗木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暂时忘了要拉开距离的事,神情专注的看着即将醒来的黑发青年,某个音节在喉咙处流转着——
         黑发的青年微微睁开眼——
         “创……诶——?”
         棕发青年的呼唤在中途转成疑问,以及——
         “神座君?”的讶异。

        黑发青年依旧没有答话,双眼中也没有流露出一星半点的情绪。
        苗木有些困惑的歪了歪头,他不知道为什么出来的不是那个拥有浅苍瞳色的温柔青年——不,自己其实应该是知道为什么的——在神座出流闭上眼之前他试着挽留——但是那个红瞳的青年真的会因此而——苗木这样想着的途中,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为什么自己无法确信,神座出流会因为他的话而留下来呢?
        是因为那黑发红瞳的青年一直冷淡无比的态度吗?
        或许是有方面的因素,但问题归根结底的原因在于自己——
        苗木注视着那双平静的眼瞳,表情缓慢的转变成了苦笑——
        之前还在想着不能气馁,但,果然还是动摇了吧——
        那些细微的情绪在心中盘旋着,从较为软弱的一处开始,以缓慢到根本无法被察觉的腐蚀着,一点点的渗透进去,那过程虽是无比的漫长,但再坚固的羁绊都会被其蚀刻,留下浅淡却又醒目的印记。
        现在的自己也正是处于这样的状态中,而不自知吧——在刚才的猛然醒悟之前。
        苗木在惊异内疚之于,却还稍微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为时不晚。
        那些不安焦躁的情绪还未促使着他酿成大错。
        恋爱使人盲目。
        苗木再次想到了这句话。
        使人盲目。盲目。盲目。
        他反反复复的想着。
        

        那双如同血液般猩红色的眼瞳就在苗木面前。
        近到苗木能够清晰的看见那双眼瞳眨动的模样。
        这样的现象令他感到阵阵惊奇的同时,也将他心中的那份歉疚感加重了。
        在自己的心中,神座出流到底是怎么的一个人呢——
        人会在无意识中眨动眼皮不是一种很正常的生理现象吗?到底是怎样的固有认识,让自己看见神座出流眨动眼皮也会产生惊异的情绪呢?
        苗木的笑容越加苦涩了。
        神座出流是一个人。
        虽不能被称之为普通,但也绝非异常。
        即便……即便,神座出流这一存在的诞生的缘由,是当年那那个瞳色浅淡的少年所做出的,某个错误的选择。
        是的,那是个错误的决定。
        ——以失去什么做为代价,而获取什么。
        这样的做法无疑是错误的。


         神座出流在那双嫩绿色的眼瞳中读取到了这样的信息。

        过去不可更改。


        无论将其如何否定,由过去的决定所导致的现今的结果,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所以——
        这自棕发青年眼瞳中传达出的信息,毫无意义。
        无聊。
        黑发红瞳的青年这样想道。
        但,某种极为陌生的情绪就他牢牢的定住了,与棕发青年相交视线无法移转。
        即便发现自己陷入了某种无法挣脱的怪异的状态中,黑发青年依旧没有半点慌乱的神色,而是继续冷静,有条理的分晰那双眼瞳中透露出的信息与情绪——
        那些信息——日向创、希望之峰学院——
        情绪——坚定——

        神座出流解读着那些信息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了滞涩,高速运转中的大脑被迫停下来,胸腔中从传来虚幻的疼痛。
        不是器官反馈给大脑的真实的痛感。
        那疼痛不是他自身所产生的,而且是从棕发青年的眼瞳中所传递过来的那些信息,那些情绪。那些被中断了解晰过程的东西,飘到了胸口,沉下来,如同一块巨石。

        
         “但是,神座前辈的出现,我觉得并不是错误的。”

        棕发青年柔和的嗓声忽然响起。他如此说道。
        那不是被神座从棕发青年的双瞳中所解读出的信息。
        是苗木亲口所说出的话语。

        神座出流出现了偏差。
         

        有什么不对,他想,做为[超高校级の希望]的自己,此时,竟无法那双瞳中的信息流进行解读,那其中涌动着的感情洪流也让他无法再进行判定。
        

        苗木后退几步,主动拉开与神座出流间的距离。
        但他那眼瞳依旧注视那个黑发的青年——以那种神座出流无法进行判定的目光。
        然后——
        棕发的青年用指尖捻起一缕黑发,将其凑到唇边轻轻的触碰着,声音坚定的说——
        “神座前辈,我喜欢你。”
      

       神座出流这才发现苗木对他的称呼发生了变化。
       

       他没有做出回答。

       比起再次运转大脑,去思考[喜欢]这一定义模糊的词语,神座出流罕见的选择了,遵从在那一瞬间,自被巨石压住的胸口传来的冲动——

       他向前倾身,将那缕头发从棕发青年的手中抽出来,吻住了那柔软的双唇。
        由此他看见那双嫩绿的眼瞳中有纯粹的喜悦,如同万千的烟火自夜空盛放般,璀璨之极。

       这是答案。


——THE END——

     

About.After The End Of The Story

        
        嘴唇的相贴只维持了短暂的时间,分开时,苗木的眼睛依旧是是闪闪发光的,他再次伸手捉住了神座的一缕黑发,在指尖缠绕了几圈后,兴奋的问,“神座君不把头发绑起来吗?”
       黑发青年垂在身侧的手指微不可察的动了动,冰冷的眼瞳中再次亮起了某种细微的光芒,但他的神态还是那般的淡漠,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是因为很麻烦吗?毕竟是长到了膝盖。
        没有得到回答的苗木也丝毫不在意,他双颊发红,暗自的这样猜测着。
        心口的雀悦的情绪持续作乱着,以至于他还没发觉这个话题的展开堪称诡异到了极点。
       “我来帮神座君绑起来吧。”
       苗木将这句话说出来时,神座出流再次将那一缕被他缠在指尖的头发抽回来,他顺着看着看过去,冰冷的猩红色的眼瞳如同一盆兜头浇下的冷冰,霎时间便让他清醒过来——
       糟了,得意忘形了——
        说不清到底是该因此高兴还是该懊恼自己说的话,或许是两者皆有,苗木结结巴巴的,试图挽回一下局面,“那,那个,神座君,其实,我是……”
        后面的‘开玩笑’三个字,不知道为什就卡在喉咙口,无法说出来了,神座出流的眼神极具压迫感,若是平时的苗木并不会因此退让,只是,现在的他,怀揣着茣名其妙的歉意,低着头,虚心的躲闪着神座的目光。
        被得到黑发青年的回应的惊喜冲晕了头脑,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蠢事情啊——
        苗木在心中哀叹着,懊恼的情绪持续上涌。
     

         但黑发青年的反应确也是出乎意料的
        “嗯。”他发出了再简单不过的音节。
         却成功让苗木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了过来。
         

        苗木看着那个面容平静的黑发红眸的青年,一时失语,情绪复杂到不知该做何反应。
        倒是黑发的青年镇定自若的拉开了桌子的抽屉,从中拿出了一把木梳,放到了桌面上。
        木制的半月梳子在桌面上发出响亮的扣击声。
        神座再次转动坐椅,背对苗木,脊背挺的笔直,黑色的长发如同瀑流般垂泄于身侧,发尾则是搭在扶手上或者是蜷在坐垫上,柔顺而富有光泽,让人联想到古时的姬发,或许也不过如此了。
        真的要绑起来吗?
        虽然是自己一时头脑发热所提出的,但在神座本人同意了的情况下,他自己倒反而有点不确定了。
        再纠结也没用了,绑就绑吧。
        苗木这样想着,从桌面上拿起了那把木梳,却又在对着那头黑发比划时犯了难——
        作为男性的他,自然是从未学过扎头发的技巧的,倒是有帮自己的妹妹困扎过辫子的经历,但那也是多年前的事情了,如今要来给神座绑头发,完全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苗木努力的回想着当初给困扎辫子的动作,带着犹疑的将梳子压进那头繁密的黑发中
        嗯,先要将头发梳直——

        半月型的木梳从发顶毫无障碍的滑到了发梢。
       

       再将头发聚拢?
        

      黑色的发被梳子一点点的拢向手心。

      似乎有些低了,应该是要扎的高些的。
      苗木手心中的发束略微向上提了点,因为怕扯动头皮,苗木的动作过分的轻柔,以至于那原本被拢的整齐的发束已经有些散开了,他只好再用梳子将散乱的头发梳好。
        最后在找发圈准备将头发绑起来时,苗木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房间内并没有用来绑头发的发圈——也没有可以用来代替的物品。
        他以自己一只手的大拇指与食指合扣成一个圆圈,将神座的头发束在其中,不住的四处张望着,希望从某个之前被忽略的角落里找到可以用来绑头发的东西——
        所以说,自己怎么会提出这个建议呢——

       这个时候,坐在转椅上的神座出流忽然动了动,从苗木拢在手上的发传来了拉力,苗木慌忙配合着神座出来流的动作移动手臂。
        神座出流解开了自己的领带,然后抬手将其凑到苗木的手边。
       这是——
       苗木看着那条领带的视线仿佛是要将其盯出一个洞来。
       让自己用领带把头发扎起来的意思吗?
       苗木的心情很是复杂,如今这种骑虎难下的地步可怨不得别人,都是自己的过错。再次的,苗木产生了想要叹气的冲动。
        他认命般的,从神座的手中接过那条领带。
        虽然是单手动作并不太方便,但苗木还是将那条领带成功在发束上绕了几圈,确认头发不会再散下来后,他才放开了自己的手,抓住领带的两端,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系出了一个形状饱满的蝴蝶结。但还没等他再把那个蝴蝶结折开重绑,黑发青年就转了过来,他面无表情,发顶上的那个可爱的蝴蝶结随着他转过来的动作晃了一下。
        苗木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黑发的青年那张总是被黑色长发掩住了一半的面容,终于完全的显露出来了,明明是与创相同的面容,此刻却给人以截然相反的印象。
        “很帅气哦,神座君——”
        苗木尽量让自己的视野中不再出现那个蝴蝶结,真心实意的评价道。
       
        

About. After The End Things

          *1&2&3 出自sound horizon 星の綺麗な夜 正确演唱顺序→*2→*3→*1
          码到那段时,突然想到星绮的这几句吟唱完全符合那种状态,于是默默的调出来循环,以及,我算是个不太合格的罗兰吧[笑]不知道能否捕捉到一只国民?
        这篇文其实最初的想法只是想写个欢脱的段子,作乱的小天使以及持续瘫着脸的神座姐姐233
        以及阿绿和阿璇画的单马尾姐姐真的好棒w
        发现自己特别心水姐姐那头黑长直,觉得自己之所以喜欢姐姐大概就有这方面的加分╮(‵▽′)╭
        然而不知不觉中这文就逐渐偏到很远的地方去了[。]以至于拖了好久才码出来,以及,感情线发展成迷,因为自身对于创哥和姐姐的态度很复杂,所以拿捏小天使对两人的感情时特别的方…特别还是自己那个作死的双喜欢的设定orz…
         那么,以上,关于各种事情的碎碎念,为感谢阅读到最后的你们,送上一只日苗彩蛋w


Side. Zero 关于甜蜜的亲吻

        创盯着那只从镜面中映出来的蝴蝶结,沉默了一会后才伸手将其摘下,被束高的黑发立即柔软的流泄下来,散在背后,他将那蝴蝶结打开,展成领带的样子,只是那上面满是折痕,不复最初的工整。
        创看着那条领带,神情微妙。
        出流那家伙——棕发青年所怀抱着的感情,全都毫不遮掩的从那双温柔的眼瞳中流露出来——自己明明就清楚的很。
        他一边这样想着,心中多了几分无奈的感觉,一边将长至膝盖的黑发撩到肩膀一侧,然后从抽屈中拿出了剪刀,对着那头黑发比划了几下,选定好要剪的位置,张开了剪刃。
        锋利的刃面反射出一层浅淡的白光。
        创忽然想到了什么,怔愣了一下,若有所思的将手中的剪刀放下了,他将头发重新拨回去,然后走到床边,苗木已经躺在那上面睡着了。
        创动作轻柔的在床边坐下,俯下身去,试图去亲吻那沉睡中的棕发青年的双唇,但只是亲在了脸颊上——苗木是侧着身子睡的。
        创以难得的强硬态度伸手掰过棕发青年的下巴,将那双唇从枕头的掩护中露出来,吻了上去。
        果然触感是一样的。
        创这样想着,但,有所不同的是——
        他伸出舌头,大胆的在那柔软的双唇上舔了舔。
        甜的哦。
        ——出流。
        那双温柔的浅绿色的眼瞳中罕见的,露出了得意中带点狡猾的神色。
          

评论

热度(17)

  1. 茲姆Otow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