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日苗】坐车时的恶搞文(2)

torikin的养殖场:

现在是课间休息时间,我正站在走廊沉思,企图对自己在棕色短毛上的执着找到合理的解释。

最近一段时间「纤细的脖颈、熨帖的领口、细碎的棕色短发」这样的景象频频出现在脑海。让我内心有如万蚁过境瘙痒不已。

比较之下,「短裙、黑丝、大白腿」对青春少男的攻击力也不过如此。

它一定能在绝对领域教团中掀起巨浪。(握拳!




…我曾这样坚信。




“为什么是棕色短发?”

青春少男代表——左右田的疑问无疑一盆冷水,把我从“在下,哥伦创是也”的狂热状态中拉回来。

在重要的环节产生分歧可不行。

我不得不直视这个问题。



……

………

可恶,那群科学怪人对我的脑袋做了什么!

“日向前辈”




…真是巧遇啊

“前辈在我们班门口是有什么事吗?”




我一言不发,伏下身注视这位熟识的后辈。

很好很好,十分完美的绝对领口。

果然是个乖宝宝,领带也打得十分整齐……等等。

我眯起眼,让视野聚焦得更清晰:

柔软的皮肤上,能清楚看见一根根纤细的绒毛。我似乎能看见它们随着主人的呼吸颤动。仔细凝视之下,我发现在领口的光影交接处,有什么若隐若现。

我更加全神贯注



……

“日向学长!”

是痣!




我满足地抽回思绪,抬眼向上看去。

苗木君的脸不知何时变得通红,生病了吗?

“脸…脸靠太近了!”




最近我超棒!被称赞后满满都是战狛苗的力量!(说着这种话默默发着拆cp文)所以说,坐车真的好无聊哇~~



评论

热度(66)

  1. 茲姆torikin的养殖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