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弹丸日苗】迎向未来的希望之歌

皮皮花我们走:

#老文大幅重修重发


#甜甜甜


#希望未来和死蠢切换自如的日苗酱


#OOC,OOC,OOC


#弹丸论破完结感谢!(并不知道自己以后还会不会写弹丸)


那些青年们重新踏入希望之峰的时候,正是樱花绽放的时节。


本来有着属于各自的特殊才能的他们,应该顺着自己的道路不断发展,与彼此并无太多交集才对。然而如今,他们却各自推掉自己的活动,专门抽出了这样一天集结起来回到母校来。


“上次毕业也是这种场景呢,对吧日向君?”


听到狛枝这句少女满溢的话,日向无奈地闭了闭眼,顺手敲了过去:“这不是自然规律么!别忘了我们这次来的目的。”


“哈啊?就算我再怎么垃圾好歹也是个超高校级吧,预备学科敢于这样对待超高校级是不是太狂妄了点呐?”


“嗯——嗯,时间到了,我们快走快走!”


一看狛枝开始进入这种模式,终里和二大马上默契地行动起来将狛枝扛起来。一行人也因为这段熟悉的互动而发出善意的笑声,一起走进校园。


校园非常热闹。很快终里和二大也就把狛枝放了下来。小泉拉着女孩子们高兴地四处拍照,花村、左右田、九头龙、二大、田中因为各自不同的目的跟着女孩们转,日向和狛枝便自然地结伴先在校园里转转。不时有人认出二人并善意地点头打招呼,二人也一一回礼。


“以前的我可没法想象自己居然会跟预备学科打招呼,看来我已经彻底腐烂掉了啊。”


“是啊是啊,当初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毫无希望的预备学科也敢出现在本科教学区吗’……”


“……那可是不想想起来的东西啊日向君。”一想起当初的黑历史狛枝竟然不好意思了,“那时……垃圾一般的我根本不曾看出日向君身上那浓烈的希望之光啊。”


“是是是,希望希望,苗木喷嚏要打个不停了。”


“啊呀,那就是日向君的事情了。”


被狛枝拐弯抹角的调侃逗笑的日向直接揉乱了狛枝的头发,然后如同感受到什么一样向前看去。


“好久不见,日向君,狛枝君!”


和狛枝颇为相似却又柔和了许多的清澈少年声线在前方响起,褐发绿瞳的少年站在前方向着两人露出标志性的笑容。


苗木和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相比几乎没有外表上的变化,那身西装制服和他稚气的面孔意外地有着奇特的配合感。


“苗木!”日向立即快步上前弯下腰,两人的呆毛轻轻一碰算是完成了招呼。希望与未来在樱花中完美交汇的场景所散发的光芒简直闪得让狛枝睁不开眼睛:“哈啊……啊哈哈哈哈……”


“狛枝,不许犯病。”在狛枝的希望厨属性发作之前日向及时劈来了眼刀。


“哈啊?敢于命令超高校级的预备学科,胆子还真是不小呢,如果是苗木君的话我倒是会考虑乖乖跪下来。”


“你这家伙……是不是要我加上助跑来揍你!我加速度还是会算的!”


“哦?就算是渣滓般的我,还是不会输给预备学科的哟?”


看着一下子又斗起嘴来的两个人,苗木先尴尬地挠挠脸,然后舒心地笑了:“日向君和狛枝君,一点也没有变。”


眼看就要在无意义的斗嘴中浪费时间的两人立刻回过神来,狛枝马上张开了双臂:“啊啊,居然让超高校级的希望在我这种渣滓上浪费时间吗,我真是罪该万死,那我现在就拿匕首划烂自己再用刚格尼尔之枪贯穿腹部去死好了!”


“那、那个,不需要这样的吧?”


“狛枝!不许吓到苗木!”


“哈……嘛,这个时候,我果然还是回避好了。”狛枝知趣地后退几步又转过半张脸来,压低了声音故作诡秘地笑道。


“要是打扰了恋人相会的时间,可是真的会被打的呢。”


“……”仿佛是被揭穿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般,那边站着的日向和苗木的脸同时变成了比身边的樱花还要鲜艳的红。


——今日77届学生回到希望之峰的目的,就是参加他们的后辈,78届的学生们的毕业典礼。


而日向显然是有着更多的私心的。他还要见到苗木,不仅是他的可靠的后辈,也是他的恋人。


看着狛枝飞快地消失,日向僵硬地转过身看着站在身边的苗木,却见对方还低着头涨红着脸。


“……苗木。”


“噫!什、什么事?!”


“该、该走了,那个……毕业典礼。”


“……啊!差点都忘了!”


“唔……那么,就跑起来吧!”


“日、日向君——!”


 


苗木是作为毕业生的代表上台发言的,这可以说是意料之中也是情理之中——不会再有比“超高校级的希望”更有说服力的人选了。


日向凝望着那个小小的少年站在舞台中央的身影。灯光聚焦在他身上。他站在讲台上吐出字句,没来由地就有着惊人的说服力。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似乎因为大家的注视而有些紧张,手还在颤抖。


然而即使如此,他仍然笔直地站立着,将自己心中的信念源源不断地传递出来。


“或许我们曾经面对绝望也曾陷入绝望,但即使如此我们也绝不能放弃希望。因为只有希望是会不断前行的,只要我们一直相信希望,那么我们定会看见充满光辉的未来。”


“请各位从此以后,也要怀着希望一直走下去啊。”


新绿色的双眼里满满承载着的都是和那颜色一样的令人精神焕发的光辉。也许只要注视着那双眼,任何人都会对未来怀有憧憬吧。日向仰头注视着那个身影,嘴角一直含着微笑。


“好怀念啊……”


站在日向身边的七海含着笑回忆着过去:“去年是狛枝君作为超高校级的代表发言的呢……那时候还是苗木君给狛枝君戴的毕业徽章。”


闻言狛枝叹了一口气:“是啊,简直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幸运呢。本来还担心因此而挤掉了另一个充满希望的人而受到诅咒沉入地狱,想不到大家都让我上去,也就只好抱着脑瘤恶化的觉悟上台了。更无法想象的是,居然是身为超高校级希望的苗木君为我戴上徽章,简直是我怎么惨地去死都没法抵偿的幸运呢……”


田中的围巾里冲出一只松鼠,用尾巴拂了狛枝的嘴巴一下。77届全都捂着嘴无声地闷笑起来。


苗木结束了他的发言,微微仰起脸迎接着大家的掌声。他的目光穿过人群和日向相会,日向朝着苗木微微笑起来,伸出大拇指,唇形变换。


苗木读懂了。


“很、耀、眼。”


苗木满足地红着脸笑起来。


“啊啊,日向看起来像是在发光呢。”左右田勾着日向的肩膀调笑道。


“啊~那是满载着爱意和欲火的禁忌之光……”花村在旁边起哄。


“花村,把苗木也纳入妄想的行为禁止。”


“啊,啊啊!保护苗木君的日向君,是理想的类型!”


“花村!我要吃肉!”


“来了!”


“结果又是我被无视啊……”左右田宽面条泪。


本来想过来和日向讲讲话的苗木站在77届的不远处尴尬地思考着要不要上前。最后还是日向过来摸了摸他的呆毛。


“先和各位去参加活动吧,苗木。”


“活动的话,早上其实已经有过了,大家其实现在也在进行各自的个人告别活动……我、我现在比较想和日向君一起走走!”


被苗木的直球一记暴击的日向单手捂脸,看了看身后,却见刚才还在视线范围内的众人早已作鸟兽散。


 


那之后两人便信步于久违的校舍之中。不同于在校时的麻木、临近毕业时的留恋,如今的他们心里满怀着感叹与释然。


“预科和本科居然关系这么融洽,真好啊。”


“一楼这些公告板风格还是没有变啊。”


“嗯,我还记得当初这里写了好多东西。”


“这个楼梯……对,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就是这里。”


“是啊,我……从楼梯上直接滚了下去。”


“结果腹部撞到了我的脑袋上啊。”


“桑田君还笑话过我呢,说被那根呆毛刺中腹部居然没有死掉……”


“他到底把我的呆毛当成什么样的杀人利器了啊?!”


“日、日向君……”


“哈!我没生气啦,比起那个,称呼。”


“唔……那……创、创君。”


“……嗯,诚。还有,那个,手……”


“……嗯……创君,你的脸……”


“咳咳!你、你的脸也很红啊!啊,那,那个,那边是我以前的教室!”


“嗯!那、那进去看看吧!”


在推开教室门之前,日向什么也没多想。


教室变了不少,和他记忆中的几乎完全不一样了。但最具冲击的不是这个。


教室后方多了一张照片。


那是他。确切地说,是77届超高校级的大家和他的班级的合照,而他站在最中间,展露出爽朗的笑容。他的头部上方写着一行字。


日向创,预备学科/超高校级的未来。


“这……”日向张口结舌。


“啊……创君,好厉害。”


“哪里厉害了啊!这也太羞耻了点吧!”日向有些害羞地搔搔脸,“居然就这么大喇喇地把这些写上去……”


“诶……我觉得很正常哦。”苗木看着照片正中笑容灿烂得一如新生朝阳的日向,展露出舒心的笑意,“因为是日向君,给了预科和本科一个如此完美的未来啊。”


“是没有日向君就不可能创造出来的未来哦。”


他直视着日向那双异色的眼瞳。


这么一说,日向忍不住抬手摸了摸额头上那道虽然很淡,但是的确存在着的伤痕。


那是绝对不可能被称为荣耀的东西。


——希望育成计划的遗留物。


“……啊啊,是啊。”日向抚摸着伤痕,心情十分复杂。


那是绝不可能被磨灭的回忆。自幼积累的压力,对才能的极度憧憬,周遭的嘲讽,这一切逼着他不惜贡献自己投入那充满血腥和疯狂的实验。而这道伤疤和异色的双瞳,就是那段黑暗岁月的最佳见证。


“那时候……感觉自己真是疯了。如果不是苗木呼唤了我的话……”


“不是这样的哦。”


突如其来的反论让日向愣住了。


苗木仰望着日向,那双眼里再次浮现出光辉。


“本质上,日向君想要成为希望,只是因为,日向君希望自己的朋友能够因为自己抬头挺胸啊。”


脑海中浮现出雾切调查来的情报,这回轮到苗木凝望着日向的眼睛。


“日向君,并不只是为了别人歆慕的目光而已。”


“只是……为了九头龙小姐的悲剧不再重演,为了能堂堂正正地让七海同学为自己骄傲,才会选择那种疯狂的手术吧。”


“并不是因为疯狂吧,那只是,太过温柔的证明。”


“而且如果不是日向君自己心里就怀着创造未来的希望的话,又怎么会回应我的声音呢。”


此时的苗木脸上浮现出的是再柔和不过的笑意。


“是日向君本来就怀着希望,才会……有追求未来的觉悟啊。”


“这是日向君应得的荣耀。没有日向君的话,预科和本科的关系不会改善得如此好,学校也不可能恢复安宁吧……日向君,为大家,为希望之峰学院开创了未来啊。”


 


日向沉默着,然后伸手狠狠地蹂躏着苗木的呆毛。


“诶诶诶日向君!”


“你这家伙!今天是你的毕业仪式吧,为什么搞得我才是主角一样!?”


“只、只是……”苗木一瞬间就褪去了希望的光芒,变回了再普通不过的草食系小男生一个劲求饶。


若非亲眼所见,根本无人能够想象正是这个略带羞涩的少年当初站在了面对绝望的第一线,用独属于他的方式唤起了本已为绝望所玷污的希望。


“嘛,算了。”日向一瞬间放柔了表情,“确实,我啊,要创造属于自己,也属于大家的未来。”


“至于你,苗木!”日向突然又狠狠揉揉苗木,“你这家伙也得继续传递希望啊!”


被未来所如此期望的希望露出腼腆的笑容:“嗯……日向君,我们要一起努力去开创充满希望的未来哦。”


听着这个少年所说出的掷地有声的话语,日向咧嘴弯下腰,自然而然地将额头贴在苗木的额头上。


“称呼。”


“创……君,太近了……”


“嗯唔//////////”


 


“好了,创君,我们去吃饭吧?好久没和你一起吃过饭了……可以吗?”


苗木期待的眼神杀伤力爆棚,何况这也不是需要拒绝的事。


“行啊!今天是庆祝你毕业的宴会!还去我们以前天天去的那个店买!”日向豪快地大笑着一把扯过苗木,一道向外面奔去。


顶楼的大门被咔哒一声打开,久违的二人宴会让他们露出了怀念的表情。此时的顶楼洒满了夕阳的光芒,尽管气温并不算高却没来由地就给人一种暖和的感觉。


坐下,打开饭盒,一声“我开动了”,他们享受起久违的共进晚餐。


楼下很是热闹,不时传来毕业生们的尖叫。后来那些声音,终于汇聚成了悠扬的毕业之歌。


不觉中时光流逝今天已是毕业的日子


尽管我们即将起程


然而几时定会在某处重逢


别忘了那些光辉的日子


“真的是……毕业了。”苗木放下筷子,“总感觉昨天才刚送走了创君呢。”


“哈,诚,接下来的大学才是真的有你忙!”日向拍拍苗木的肩膀,一挑眉,“要再来一次‘那个’吗?”


“哎!?可、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就让狛枝再被他口中那‘符合预备学科特色的毫无特色的庆祝方式’洗洗脑吧!”


“去年狛枝君明明玩得很开心吧……”


对于苗木无意识拆狛枝台的行为日向笑得不行,深呼吸了几口平静下来,几步跑到栏杆边,一个转身朝着苗木伸开双臂放声大喊:


“诚——!恭喜你毕业啊!”


日向的身影恰好挡住了夕阳。此时,他的背后是熔铸了金色与玫瑰色的绚丽晚霞,以及仿佛没有尽头的广阔天空,因为背光而略微光线暗淡的脸庞上,那份发自心底的笑容却是如此夺目。看着那样的笑容,即使面前是完全未知的未来也不会觉得害怕吧。


“创君……谢谢!”


迎着夕阳的角度让金色的光芒温暖着苗木诚的面庞,那双新绿色的眼睛闪动着灿烂的金色。这个瞬间,少年仿佛真的散发出了属于希望的光芒。


………………


突然之间他们双双捂住脸背过身去。


创君……帅气得、太犯规了!


可、可恶,这家伙,也太可爱了点吧!


 


“哦哦~小创创和小诚诚发现!”


“好过分!日向前辈,居然就这么把苗木君给独占了!”


“这、这是紧急事态呢!”


“像是galgame一样的发展呢……”


“唔哦哦哦哦哦!七海殿下大正解!”


“诚~”


“创君~”


77届和78届一拥而入,将两位少年作为中心吵吵闹闹,花村和桑田这两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还拿腔拿调地学起了两人互相称呼时的语气。甚至,连雪染千纱也一并跟了上来。


苗木尴尬得不行,日向却反而很坦然地将苗木揽过来,并不怎么严厉地瞪了那几个最能闹腾的一下,安慰苗木说:“别太在意,诚,他们早就躲在那里偷听了。”


“原来如此,并不在乎我们在场,依旧坦然地同苗木君互相称呼名字吗,前辈好气魄。”雾切声音冷冰冰的,表情却在笑。


“超高校级的侦探和超高校级的间谍这种程度的才能,我也是有的。”日向忍着笑装出冰冷的语气回答。


“所以说现在你们两位是超高校级的情侣了吗?”雪染歪着头问。


“那是什么奇怪的超高校级的称号啊,雪染老师!”


尽管他们都是各种领域的精英,但此时他们不过是一帮十八九岁的少年,拥在天台上,在晚霞中放肆地大声笑着闹着。雪染被日向如此吐槽却丝毫没有生气,而是含着笑容看着大家的闹腾,只觉得自己眼里发酸。


那之前,她做过一个可怕的梦。而现在这个场景告诉她,那只不过是一个悲伤的梦而已。


“我说!日向,苗木,你们两位在那边站好,大声喊一句,我拍个照好么?”小泉拿着相机两眼闪闪发光地提议。


这回两个人没有丝毫羞涩就答应了。他们在栏杆边站好,根据小泉的指挥选好角度,然后大声地喊叫起来。


“诸君——恭喜毕业!!!”


“噢噢噢噢噢噢!”


回答他们的是浪潮般的欢呼与笑声。


 


为了才能不惜毁灭自己的倔强少年。


只将乐观作为唯一优点的弱气少年。


这一刻,迎着风和阳光,大声地喊出对希望的追求和对未来的向往。而环绕在他们身边的这群人们也将这美好的场景珍重地收藏于心。


小泉的相机拼命地闪动。少女的眼里几乎落下泪水。


这珍贵的笑容能由她收纳,身为摄影师,这是何等的荣幸。


曾有过的那些痛苦的过去如影子般被他们丢在身后,悲伤也好疯狂也罢,他们心中只留下对那些的感谢,因为没有那些,就没有现在能聚集于此欢笑呼喊的大家,没有他们珍藏于心的幸福。


他们沐浴着阳光,迎向属于他们的明天。


那是响彻他们心中,伴随他们继续前行的,迎向未来的希望之歌。


==================


小剧场


接下来自然还是不断合影的环节。他们从天台拍到樱花林,从左右田不二咲的科技组,到索尼娅和十神的贵族组都拍了一遍。


最后他们的目光落在了日向和苗木身上。


“我说你们……”


凭借着才能迅速猜到他们企图的日向头疼地捂住了额头。


“来一个嘛!”


“就是就是,这个时候不拍一张这个太可惜了!”


”日向都猜到了就别害羞啦!“


看着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同学日向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地轻声对苗木说:”没办法了,诚。“


”嗯?……哎哎哎哎哎!“


被日向在樱花中稳稳地公主抱起来的苗木今天第无数次涨红了脸。










嗯……我是四年前弹丸刚动画化的时候入坑的233333这篇苗木的毕业感觉也像是自己的毕业一样呢233333


标题借用了“迎向结束的开始之歌”,嘛……某种意义也是呼应了弹丸和本文的主题。绝望早已落幕,即使通往未来的道路充满艰险,但是从这里开始,希望将始终伴随身边。


日苗酱是天使!未来希望夫夫大法好!!我爱他们!!

评论

热度(157)

  1. 茲姆花君-读本82年的xian法压压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