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狛苗】窄门

淡凉:

“爱是恒久忍耐。”


风尘仆仆、有着浅棕柔软碎发的年轻人温和地微笑着,看向他们的新茶色眼睛里氤氲着柔软的情愫。


“爱是宽恕。”


狛枝凪斗于是也笑了起来,眼神里带着几分微妙的意味。


“爱是永不止息。”


他向着那个人,快步走了过去。


——向着他的“希望”。




苗木诚每每看到狛枝凪斗,心里都会升起些许奇妙的情绪。


并不是说苗木诚对狛枝凪斗怀有某种不太好的看法——虽然说在77期众人中,苗木还是跟发型相似的日向创关系更好些,但他对其中性格颇为独特的狛枝凪斗,还是一度很有好感的。


大概因为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有熟悉感,而且救了自己的缘故吧。


即使日向再三警告说“狛枝那家伙可不是一般的恶劣哦”,狛枝也给他带来了不少不大不小的麻烦,他也坚定地相信对方是个好人——


直到困被狛枝气哭。


事情经过非常简单,与贾巴沃克岛例行的通话中,在提到父母的时候,困毫不犹豫地回答说“在外面只是目前还没找到”。所有人都维护着那点小心翼翼的平衡只尽力安慰着困的时候,狛枝却异常冷酷地戳穿了事实真相。


苗木知道,他可以给狛枝找出一百个这么做的理由,也完全可以按照自己一贯老好人的作风原谅他,而且,这个时候并不适合刺激77期的神经——但是,他还是一反常态,狠狠瞪了狛枝一眼后满身火气地从投影前带走了哭泣的困。


对于别人嘲笑也只会羞涩尴尬地笑,除了论破根本不会大声说话,基本没人见过他发脾气的苗木,这大概属于相当愤怒的状态了。


未来机关方在场的除了苗木兄妹只有朝日奈和叶隐,朝日奈是有些被苗木的样子惊到,想要追出去却被叶隐拦住了。


叶隐有些懒洋洋地说:“现在追过去反而会让他俩更难过的吧。”


朝日奈想了想也对,于是对着狛枝的投影响亮地冷哼了一声(参考十神),觉得还不够解气,顺手抓起手边的甜甜圈袋子向着他砸了过去。其中一个甜甜圈从袋子里飞了出来,正好穿过了一脸头疼的日向创投影头顶的呆毛。


“……朝日奈桑,你不管在这里怎么砸也砸不到他的吧哒呗……”


虽然贾巴沃克岛众和未来机关众意识到了苗木这一次是真的发火了,大约是苗木一贯脾气太好,也没有人想到苗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都拒绝出现在通话中,无论狛枝在与不在。


那个时候,除了似乎早有预料表现得格外漫不经心的狛枝凪斗以外,所有人都开始有点慌了。


苗木可以理解狛枝想要看到什么见鬼的从绝望磨砺而出的希望的想法,甚至狛枝因此给他制造些麻烦也只会让他感到有点困扰,但是,他不能忍受狛枝让他周围的人也遭遇那些所谓的“成长为耀眼的希望前应当受到的雕琢”。何况,狛枝这么做可能只是出于什么让他的希望更耀眼的理由。


不管是困,还是雾切桑十神君叶隐君腐川桑朝日奈桑,都绝对不行。


他希望他们能快快乐乐地笑着,生活在干净明亮的世界里,做什么都一帆风顺,永远不会痛苦悲伤。


当然,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一路走来,他们每个人身上都背负了相当的重量。也是因此,他才始终不愿打碎困那小小的柔软的期盼,而大家,想必也是出于同样的考虑。


狛枝明知道他们在这件事上的态度。他们寄希望于时间能够治愈困的伤口——何况,他拜托贾巴沃克岛众人不要说什么的时候,狛枝明明也在。


对于狛枝而言,他做的可能只是他眼里的“打碎希望外面自欺欺人的外壳”,但对他来说,狛枝所做的是不仅仅是破坏小困抱有的天真想法。


这更像是在宣告,他所自以为的和狛枝的友情,在狛枝眼里分量并不如他所追寻的“希望”重。


也许……这会是颗不定时炸弹。


无论之前狛枝给他造成过多大的麻烦也只是笑笑的苗木,终于升起了一丝远离狛枝凪斗的念头。


从通讯室出来后,困安安静静地伏在他怀里抽泣。


苗木知道,困心里大概也清楚父母恐难生还,她只是不能也不想接受。


其实他也是。


只是需要时间。


他抱紧了困,左手在她的后背上慢慢地拍着,再轻柔不过的力道,就像是那些年,妈妈安慰抽噎的他一样。



“也不能总这样啊。”日向创苦恼地说,“我们都知道这次是狛枝不对啦……可诚君生气得未免太久了。”


雾切响子斜倚在墙边,面色冷淡地说:“其实苗木君意外是个护短的人呢。”


“来未来机关不久的时候,有人质疑过我和十神君,说了一些相当不好听的话……苗木君上去就跟人家吵红了脸。”


“他几乎不为自己的事发脾气,但很爱惜周围的人呢。”


“很抱歉,但我并不想帮你们劝苗木君消气。”


“……雾切桑,你是不是还在记恨上次苗木叫我创君回头叫你雾切桑的事……?我都说了你要是真那么计较一个称呼就去跟他说啊……?”


“……日向君,你真无聊。”


“喂喂雾切桑!”




半个月后,苗木诚接受了和日向创的单人通话。


一个月后,苗木困劝说苗木诚去贾巴沃克岛休为期一个月的年假。


苗木:“等等,为什么我今年的年假这么长?”


朝日奈认真地想了想:“……事业单位的福利?”


雾切则无情地揭露了事实的真相:“因为困酱帮你把明年的年假也预支了呢,苗木君。”


苗木:“……”


“我一个人去呆一个月……”他有点牙疼似的说,“雾切桑明明知道我们之前相当于冷战了一个多月呢……”


一旦被打击报复……啊那可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没关系的,苗木君,我和困酱会送你过去,”雾切淡淡地说,加重了语气,“何况那边还有‘创君’在不是么。”


“啊……雾切桑果然有些在意这个么……”苗木略显局促地摸了摸发角,“创君也有跟我说了,那么……响子桑?”


“果然还是有一点不太习惯……?”


雾切不自在地别开了脸,冰白的脸颊肉眼可见地染上了红晕。


“好犯规啊响子酱,我也要苗木君叫名字啦!”朝日奈嘟起嘴,拽了拽雾切的衣摆。


“……葵桑。”苗木的脸有些发烫,不太自然地说,“那么,也请别叫我苗木君了……?”


“好了苗木君,再不走就要晚了。”


“所以说为什么我还是‘苗木君’啊?”


于是十神结束了为期半年的外派任务回来以后,发现全员都开始互称名字了,只有自己还是“十神君”。


十神:“……”


一群愚民的自我娱乐,啧。



贾巴沃克岛的前两天,苗木诚是和日向创一起度过的。


他和日向都是很会跟人相处为人考虑的类型,除了拿餐具的时候两个人不约而同拿了二人份之类让人不禁相视一笑的小事,一起度假的感觉相当轻松。


但第三天开始,苗木就没办法在岛上看到其他人了。


最初他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结果自己四处搜查了一遍后发现只要远远地看到自己出现其他人就会飞快跑开,心里也几分好笑地明白了他们的意图。


强买强卖啊,差评。


他自己呆在沙滩边百无聊赖地拨了拨海水,良久还是慢吞吞地起身向着狛枝凪斗的房间走过去了。




出乎意料的是,苗木按过了狛枝房间的门铃,很久也没有得到回应。


……狛枝本人并不赞同他的同学们的所作所为么?


本来就有一点不太想面对狛枝的苗木不禁更加低落了。


他转过身准备自己找本书打发时间——这个时候,身后的门开了。


头发湿漉漉的狛枝探出了头:“苗木君?真是稀客啊。”


他的语气难辨喜怒。



坐在狛枝房间里,手边是对方刚刚倒好的热茶,苗木却连碰一下的欲望都没有。


他现在坐在一个刚刚单方面冷战了一个月的,曾以为交情不错实际上只是自己的错觉,的,的刚刚洗澡出来的男性友人的房间里,呃,等他擦头发。


整个人都尴尬透了。


苗木眼观鼻鼻观心,正襟危坐,双眼只盯着自己的制服下摆,目光绝不往其他的地方瞟。


从浴室出来的狛枝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简直恨不得把乖巧写在脸上的苗木。


笑意逐渐从眼底蔓延而出,他也不管还滴着水的发梢了,带着一身出浴后特有的那种湿润的热气坐到了苗木旁边,明知故问道:“苗木君找我有事么?”


苗木无法忍受般地偏过了头,有些窘迫地说:“狛枝君……你的头发还没擦干。”


狛枝表现得太过自然,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那并不是什么大事,”狛枝脸上似乎还浮着浅淡的笑意,语气也风轻云淡得可怕,“比起这个,我还是更好奇苗木君的来意啊。明明都避而不见一个月了,苗木君……又是为了什么,来到让你连出现在视频对话都无法忍受的我的房间呢?”


狛枝的话没说到一半,苗木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却还是等到了狛枝说完才开口反驳:“头发不擦干也是很容易感冒的,狛枝君,请好好对待自己的身体。”


他终于转过了脸,直视狛枝灰绿色的眼睛:“其实我是想来问问的……”


“狛枝君,你为什么想要我,离你远一些呢?”


苗木的语气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单纯的叙述。他的新茶色眼瞳在灯光下映照出狛枝的身影,清晰得不可思议。


对方露出了有些错愕的表情:“真是惊人的宣言呢,苗木君。”




狛枝确实是有些惊讶的,不仅因为苗木的话,也因为苗木能察觉到这一点。


当局者迷从来都不只是笑谈。


何况对于苗木这种把别人看得比自己重要得多的类型,对他珍视的妹妹的一点点威胁足以让他失去理智。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不带过多个人倾向地思考对方的意图……该说不愧是“超高校级的希望”么?


但是,苗木君,你还远远不够格呢。


通向希望引向永生的窄门是如此艰难,即便你已经找到了它,也没有能力推开那扇门啊。




被称为“超高校级的希望”的苗木诚真的是“希望”么?


狛枝凪斗曾经如是思考过,并得出了结论。


也许苗木诚是离希望最近的人,甚至比神座出流更近。只是,他身上的“希望”还太过软弱了。


过于理想化的希望,只一味地想要大家都好,太过天真了。


苗木诚身上让他心甘情愿地背负着的东西太多,这些牵累让他很难真正成为耀眼的“希望”。


如果想要苗木散发出耀眼的希望之光,首先需要帮助他卸下这些重量呢。


什么能让他放弃那些无意义的东西?


比如,众叛亲离。


来自亲近之人的背叛。而且是,所有“重要的人”的背叛。


被整个世界所敌视。


在这个过程中,苗木诚就能跨过那道窄门了吧?


狛枝本来是如此计划着的,也一步步摆好了棋局。他在一些事物上做了一些小手脚,大概是让苗木觉得有点困扰但完全没有意识到串联起来的可以发作到什么结果的程度——


很幸运,一切都发展得还不错。


但是为什么,那个时候他自己会做出完全不必要的举动呢?


最不合时宜的举动,最没有意义的举动,把摆好的棋局打得七零八落。


苗木困明明也是很重要的一环,她对父母的眷恋也可以成为非常巧妙的敲门砖,为什么要提前发作出来呢?


事情发生后,来自同学的带着迟疑的关心没有牵动他的思绪,反倒是当时他自己的举动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明明一切都可以成为希望的垫脚石不是么?


明明很快就可以看到真正的希望不是么?


反复想了几天,狛枝才恍然,这大抵是一种抗拒。


渴求着希望的同时,作为“狛枝凪斗”的存在,大概是不想看到苗木失去现在的天真现在的软弱的?


他隐隐约约也会觉得,不够耀眼的苗木,其实还不错?


理智地计划着通往希望的一切的狛枝凪斗需要苗木诚足够信任足够亲近自己,这才能给苗木带来致命一击。


而感性层面上的,有些喜欢苗木诚这个人的狛枝凪斗在想要亲近苗木的同时,又希望苗木和自己保持足够的距离,永远都不要给自己下手的机会。


……是这样的么?


狛枝凪斗耸耸肩,并不能确定这个答案。


他只是确信,无论是哪个自己,现在都渴望着一个离苗木近一些的契机——


“啊,”狛枝凪斗的目光定定地注视着浅棕碎发的年轻人,笑容无懈可击,“大概是因为——”


“苗木君和日向君走得太近,我有些吃醋了?”


“……诶?”


end



—分割线—


1.关于题目来源。


“你们要进窄门。因为引到灭亡,那门是宽的,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门是窄的,路是小的,找着的人也少。” ————《圣经:新约马太福音》7章13-14节。


这里只是借了一个意象。


2.有关ooc情况。


我很确定本文的狛枝ooc了,虽然在前半段他的戏都被日向君雾切桑朝日奈桑甜甜圈抢没了,都没啥ooc的机会了……


不行不行,下回写狛苗真的只能带雾切了,朝日奈日向一出我整个的节奏就开始偏……


3.提示


因为难得写了个文艺的开头所以就把写好的提示删掉了。开头写的是希望篇的场景能看出来么233333


后半段感觉节奏格外快而且有些内容有点突兀内心戏崩坏得厉害但是真的真的不想改了。


我的复变……我看了一点就控制不住自己开始填这篇……中途还不小心给删了重新写……【扶额


4.有关结局。


所以,狛枝最后是打算怎么做呢?


你猜呀?


5.自己看了一遍后的吐槽。


苗木困:我招谁惹谁了?


日向创:我招谁惹谁了?


苗木诚:所以难道我招谁惹谁了么??


狛枝凪斗:笑而不语.jpg

评论

热度(70)

  1. 茲姆淡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