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自汉化】【日苗】枝与苗 EXTRA【狛苗】

蝶oko寮:

微博放过了,在这边也放一下,整个日向君的吐槽翻得非常之爽www


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关注日苗狛苗!


=====================================


※汉化自p站四季太太的同人文,id=1429627,侵删


※原文是狛苗文系列《枝与苗》完结后的外传性质的一篇文


※日向视角的狛→苗、日→苗


※翻译君凭气势汉化出来的,白话连篇


 


 


 


 


 


 


==================================================


“日向君,我喜欢苗木君哦。”


“……我已经知道的不能再清楚了啊。”


事到如今还强调这干啥,我毫不掩饰烦躁之情地回答道。


我和狛枝现在正两个人并排坐在海边垂钓。今晚的晚餐丰盛与否就看我们的了。


每次未来机关过来视察的时候会带过来些生活用品、食物等物资,但像蔬菜、鱼啊肉这种生鲜食材只能选择从这座岛上获取。


今天轮到我们俩担当钓鱼的任务,然而怎么苦等鱼也不上钩正烦躁的工夫时,旁边的狛枝说出这种毫无意义神烦的话。


“日向君也喜欢苗木君是吧?”


“哈啊?”


“喜欢是吧?”


这股奇怪的魄力是怎么回事。还问我喜不喜欢苗木。这种问题——


“……你要问我是喜欢苗木还是讨厌他,那当然是喜欢啊。”


“不是问你这种表面的事情啊~”


那你这男的想让我说啥。


 


对我来说,虽然存在着本科与预备学科的差异,但苗木他确实是希望之峰学园我的后辈。娇小的身高,慌慌张张的举止,易亲近的性格,使他有种弟弟的感觉,让人放心不下,但又是我们的保护者和救命恩人,跟“伙伴”或“朋友”都不一样,特殊的存在。简单一句话并不能很好的概括。


即使去除救命恩人的因素,我也希望能对苗木有求必应,但我想那并不是来自于恋爱性质的好感。大概。


就算苗木和狛枝成为了恋人关系,我最多也只不过是发出了“苗木还真是滥好人呐节哀顺变”的感想。


所以说我完全不想跟对苗木痴狂搞到脑子秀逗了的狛枝相提并论。


“如果是你所想的那种感情,没有。”


“哼——~”


狛枝动了动鱼竿,有气无力地回应着。


“不,这样对你来说不是更方便么。故意做些要增加竞争对手的行为是闹哪样啊。”


“不不,苗木君本身就是惹人喜爱的孩子嘛,所以无论谁喜欢上苗木君我觉得都很自然。不如说如果有声称讨厌苗木君的家伙在我倒想杀了他呢。啊啊说起来那个人好像是讨厌苗木君来着,嘛啊不过她跟苗木君性质完全相反所以也是没办法的事吧。啊哈哈,毕竟区区‘绝望’竟想消灭苗木君那美妙的‘希望’,根本不可能的嘛。说真的当初要是由我来杀了她就好了。但是那时苗木君身上的‘希望’也真是耀眼啊~虽然现在也很耀眼啦”


“话题跑了喂。”


又长又臭。正常人会把成年男人称作“孩子”么。而且危险言论四处可见啊。这家伙根本就没从“绝望”更生出来吧——啊啊吐槽快跟不上了。


光是听狛枝讲话我就浑身脱力了。


“敢再讲得简洁点么……”


“抱歉抱歉。嗯—,也就是说我想事先铲除后患。先从周身做起吧。”


周身的祸患…这是指我么!?


“毕竟日向君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嘛,我也讨厌变成情敌啊。所以得先排除掉不是吗。”


“随口就将这么恐怖的话说漏嘴啊你。”


这种就应当读作朋友、写作恶友啊。真巴不得能跟狛枝毫无瓜葛地度过一生。不过狛枝确实是我们无可厚非的伙伴,像这种危险吐槽与偶尔的无视结合的友情,我觉得也挺不错的。虽然实在累觉不爱。但其实只要不跟“希望”和苗木扯上关系,平时还算是老实,所以才不好对付。


 


话说回来凭啥以我喜欢男人为前提进行这个话题啊这人。我可从没想过我跟苗木会怎样怎样哦。


“首先我们和苗木住的世界就不同。即使喜欢,也没办法在一起吧。”


一边是堕入“绝望”后更生中的犯罪者,一边是被未来机关视为重宝的“希望”的体现者。两者的人生即使有擦边也不会有相交吧。


那个人他并不是回到这个岛上,只是临时落脚一下。


狛枝他到底明不明白这回事啊。用余光窥视狛枝的样子,他正看着鱼竿的线头,空虚地笑了。


“……我啊,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失去的东西了。除了苗木君以外。”


啊啊不过日向君也是重要的朋友啦,加上这么一句不必要的补充,狛枝继续说道。


“我要是能和苗木君变成恋人关系的话,即使一生远距离恋爱我也没关系。无论相距多远,我不再爱苗木君了这种事退一亿步也不可能有。然后重逢的时候我们会连带没有见到的份一起相亲相爱。没有任何问题。不会相交的世界,也可以重合在一起。”


结果就看你怎么说了啊,狗屁理论。我虽这样想,却意外地深有感触。


要是我的话能一根筋到这个程度吗。一心一意地、愚直地、拼命地、奉献出全部只为一人——


“……你这人,相当的自我中心啊。”


“啊哈哈,我还是第一次被这么说呢。我倒是想一直秉持为人谨慎的原则过活呢。”


“哪里有啊。”


这既不是比喻也不是夸张,这是一个为了“希望”凡事皆可为,就连自己性命都能牺牲,对欲望彻底忠实的男人。


虽然狛枝曾说过直到和苗木修成正果都不会放弃,但若是自己的存在变成了身为“希望”的苗木的枷锁,他应当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死亡吧。


狛枝的这一点我还是很了解的。就连这样的狛枝都相信是“希望”的苗木,明知道会惹这样的苗木伤心,加上我们如此殷切地希望他活下来,他却也还能轻易地放弃生命,狛枝就是这么渣的一个人。


——想着想着就莫名火大了起来。


 


“狛枝。你要是惹苗木哭了,我可饶不了你。”


我向他这么宣告后,狛枝把头一歪,嘴角扯出的弧线浮现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咦~。原来如此。日向君是敌人,我可以这么理解吧?”


“为啥会这样!?因为成为你对象的苗木太可怜了,所以至少别惹别人哭,我是这意思啊。”


别死死盯着这边太可怕了给我眨下眼啊!


“我不是你的敌人,而是站在苗木一边的。你跟苗木的恋情是开花结果了还是告吹了,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


狛枝仿佛要细细探查我的话语一般,半眯着眼睛陷入了沉默半晌之后,却又突然变成一副爽朗的笑脸。这家伙果然是多重人格么。


“是吗~日向君很珍惜苗木君呢。不过你放心吧,我会让苗木君幸福的!——不、不对,是我会让苗木君把我变得幸福的!”


“完全放心不了啊!”


你改什么口啊,什么叫“把我变得幸福”啊。那当然,只要有苗木在狛枝就能幸福,那苗木的幸福去哪了啊。


果然只有这人我没办法支持他。不过能够料想得到,如果真被苗木甩了,估计狛枝会比现在难对付一百倍。


这叫什么事……苗木不是完全没有退路么。不论成不成为恋人,都要被狛枝纠缠一生么,惨,太惨了。


——所以必须由我来保护苗木。


莫名地涌起了一股使命感。这样发展下去,狛枝在扭曲的思想下,总有一天必然会不经许可就向苗木伸出魔爪。那种事我可绝对不会让它发生的。


我狠狠瞪着狛枝想着,但他貌似已对我不感兴趣,转而面向大海。


 


“啊~啊,好想见苗木君啊……”


狛枝盯着远处的海平线深情地说道,就好像那儿有苗木似的。


“你不是在每周的定期联络中都见一次面么。”


自从醒来,狛枝就从未缺席过定期联络,每次都好好坐在通讯机前面等着。偶尔对方不是苗木时,他会很明显地摆出一副大失所望的态度。这人真是随心所欲啊。


明明称号是“超高校级”脑残粉的这个人,我对他当时说什么“最近对苗木君以外的人都无感啊”,然后对着通讯机跟雾切吵起来的事情还记忆犹新。


“日向君你不懂啊。我总算能用这双手拥抱苗木君了哦?想早一天见到面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狛枝陶醉地看向前段时间新安好的左手义肢。估计正YY着用那每根手指都能活动的精巧器械,和苗木来一个相约好的深情拥抱吧。


嗯,狛枝就暂且不提,苗木从另一个意义上也是个很危险的人。为啥要跟这种东西做什么亲密接触的约定啊,做好人也要有个度吧。


总之不许做出除了拥抱以外的多余举止,我刚想这么开口叮嘱,鱼竿的前端动了起来。


“啊,上钩了。”


不知道是不是狛枝的“幸运”起了作用,在这之后我们两人都是鱼儿立马上钩的情况,今天很快就满载而归了。


结果说回来在此之前那一长段等待的时间是毛线?不得不陪狛枝聊那又臭又长废话的“不幸”降临到我身上了么?


原来如此我也想见苗木了。身处于热带岛屿的我正渴求着治愈。


 


* * * * *


“苗木君!我想死你了!”


面对因视察来到贾巴沃克岛的苗木,兴奋的狛枝架起双臂敞开胸怀地等候着。


一起出来迎接的我也好,上岸后站在苗木身边的雾切和十神一行人也好,所有人都拉长了脸。


“……这人是怎么了。脑子沸腾了么?”


对于十神一针见血的问题,没有人回答。因为正如他所说,狛枝的脑子就是煮开锅了。


当事人苗木满面通红地低下头,慌慌张张地快步跑到我们跟前。


“早、早上好狛枝君、日向君。好久不见。”


对于在这种情况下依旧能够正常打招呼的苗木,我真心感到佩服。我的话肯定不行,早就逃了。


“噢,好久不见。”


为了尽可能地缓解尴尬气氛,我语气轻松地回复苗木,他便高兴地笑了。


然后苗木看到仍旧张开双手的狛枝的左肢,发出了感叹。


“哇啊,安上了这么棒的手啊,真是太好了。”


“嗯。所以我现在可以抱你吗?”


间不容发的发言。你还真是KY的家伙啊。


“在在、在在在这里?”


苗木都快让人觉得可怜了,结结巴巴地后退了半步


“现在马上。”


笑眯眯地说出这句话后,狛枝用居合拔刀闪的速度迈前一步,将苗木的胳膊拉过来紧实地扣在自己怀里。


这一幕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这是何等的技能。


 


狛枝用几乎快挤坏的力度尽情拥抱着苗木,不停地呼唤着苗木的名字。


“啊啊……苗木君。是苗木君啊……”


被抱紧僵在原地的苗木脸都红到了耳根,伸出手绕住狛枝的背安抚似地拍了拍。那怎么看都不像是回应狛枝感情,而是作为亲近象征的举动。


“……有种好怀念的感觉呢。”


苗木这么小声说道。狛枝稍微放开双手,不可思议地低头看向苗木。苗木也抬头看向他,有些难为情地笑了。


“在学校的时候,狛枝君不是总粘着我吗。虽然有点奇怪,但确实很令人怀念。”


“嗯——嗯、嗯。令人怀念呢。最喜欢你了,苗木君。”


狛枝双眸闪耀,又感慨至深地大力抱了苗木一下。


……啊咧奇怪。这什么,心头闷闷的感觉。


我和苗木并不是“伙伴”,也不是“朋友”,是属于一种无法明确定义的关系。


然而狛枝明确地作为“恋爱对象”面对苗木,并梦想着有朝一日能终成眷属。对于苗木,狛枝也肯定是从学生时代起的“友人”。


我对此感到羡慕。是吗——原来我羡慕狛枝啊。


我希望能与苗木之间有一种更明确的关系。


察觉到这一点后,内心立刻感到一阵空虚。


事到如今,再怎么挣扎也——


 


终于感到心满意足了吗,狛枝总算放开了苗木。刚这么想时,他躬下身在苗木脸颊上啾地亲了一口。


“呀……!”


苗木发出小小的悲鸣。从四周传来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也许是幻听。但我确实感觉听到了。


拥抱是约定好的,所以我们只好袖手旁观,但再得寸进尺就是犯规了哦狛枝。


我气势汹汹地走近两人,然后从旁抬起脚把狛枝给踹飞。


“好痛!”


狛枝摇摇晃晃地还想保护苗木。就算我不出手,雾切他们估计也会海扁他一顿吧。


我走到一边,拍上了脸红僵化的苗木的头。


“没事吧”


“啊……嗯……我没事,只是吓了一跳。谢谢你啊日向君。”


苗木大大吐出一口气,浮现出忧愁的表情。


“明明都被大家叮嘱了好多次要注意危险的……”


注意了的结果就是这样么。真是有够限制级的男人啊。


还是说苗木或多或少有想要接受狛枝的意思。所以才那么不加防备地允许狛枝的暴走呢。


“……我说苗木啊,你对狛枝是怎么看的?”


我曾决定对两人的关系不加以干涉,也不插任何嘴。


但我已经做不到了。因为我已经觉察到自己心中存在的某种艳羡。对苗木和狛枝的关系再进一步发展我会感到不安。


“怎么看的……其实我也有在好好考虑的。但却无法轻易得出答案呢。”


说的也是。对方是那种情绪不定的人,想必要甩也是一大麻烦事。


但你明白吗,那将成为一与零的分界线之间可钻的空隙。


“那我换个问题。你是怎么看待我的?”


这是我最想知道的问题。不是我眼里的苗木,我想知道苗木眼中的我。


只有趁着这种乱子才能问得出来,自己都觉得无能。


 


“诶——不是朋友吗?”


苗木吃惊地睁大眼,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咦?”


我也呆住了。两个人吃惊的对视了好一阵。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爆出这样的答案,我怎么也没想到。我一直把这个当做最不可能的答案。


“啊咧,抱歉,不、不对吗?我一直把日向君当成朋友的啊……”


看到苗木带着有点受伤的表情开始解释,我赶紧否定。


“不不没有不对。说的对啊……是吗……”


我原来是苗木的“朋友”吗。


呜哇糟糕,好耻。超开心。太不好意思了。不由对方明确说出来就不会往朋友那方面去想,我怎么了是小鬼头么。


就好像被憧憬的人认可成为朋友一般,我有种自豪的感觉。那么我对狛枝的感觉,就应该是自己的朋友被抢了的那种嫉妒、吧。


感到自己脸居然开始发烫,我不由得抬手遮住嘴角。


“日向君,你怎么了?没事吧?”


是不是感到不舒服了,苗木担心地把脸凑过来。


我奋力抑制住小鹿乱撞的胸口,摇摇头告诉他没事。


 


无论对方生存的世界再怎么天差地别,苗木也会为了努力去理解对方而毫不犹豫地跨过那条鸿沟。


这可好,就算不是狛枝也会喜欢上啊。


在内心新发现的这份感情,心里下定决心绝不说出口以后,我为今后该怎么对待苗木而拼命转起了脑筋。



评论

热度(325)

  1. 茲姆蝶oko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