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茂灵】(小段子2:20X34)

陆康禾:

大学生背媳妇

+++++++

 茂夫把喝醉的师傅从酒吧里捡出来,背起他往他的宿舍走。

灵幻的醉酒程度介乎说胡话与说不出话之间。他在茂夫背上含糊但执着地吵着要讲笑话给弟子听。
讲个什么好呢?
从前有个人呐,他呢,出于好心背另一个人赶路,后来啊,背上的人啊,越来越重、越来越重了,最后啊,变成了一座山,把背他的人呢,给压死了。

茂夫很有耐性地听完了,说:“师傅,这个不是笑话——好像应该算鬼故事吧。”
灵幻抵着他的脑袋蹭了蹭,缓慢地反应着,“……不好笑吗?”
“不清楚。我不怕鬼。”

沉默了一会儿,又说:“可是,除去夸张的修辞外,背着与自身体重相近的负重前进的话,因为疲劳而觉得越走越累,以至到最后难以负荷──这种事本身就理所当然、再正常不过吧?”

“哈哈,你很懂哦~”灵幻戳戳茂夫曾经软圆的脸颊,“…所以啊,为什么不把重担放下来呢?──才是故事里最‘不正常’的部分吧?”

茂夫心想,有必要去揣测别人的理由吗?人家自有他做事的道理吧。不过跟醉鬼讨论这个有点困难。

不知又走了多久,灵幻问:“你师傅,重吗?”

“我有坚持肉改。”

“那到底重不重?”

“不会扔下的。”

“怎么不用那个…了不起的超能力搬…?”

“…这样让我觉得即使失去超能力了,也不至于失去你。”

“哦。”

安分了没一会儿,灵幻又开口:
“还有多久才到啊?”

茂夫抬头看看不远处的宿舍楼入口,答:
“很久。”

评论

热度(63)

  1. 茲姆陆康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