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狛苗][AU Series]The Bullet #10

山茶:

阅读/喜欢/评论 感谢。

                               The Bullet

#10

 

    苗木一行人打开大半数房间的时候,出现的第一只僵尸。僵尸先是在走廊里漫无目的地疯跑着,在距离苗木大概七米时突然狂暴地扑向苗木,却被狛枝按着在地上。

 

    “怎么处理?”狛枝问道。

    “直接丢出去吧,这里是二楼,离出口还是很近的。”雾切说道,“不过好奇怪,我明明有把旧校舍的入口封住的。”

    “要一起去看看确认一下吗?”狛枝擒住僵尸,准备好将它丢出去。

    “不,你和苗木继续搜索,我自己去就可以。”雾切把挣扎的僵尸从狛枝手中接过来。

    “或者可以这样,”刚把僵尸交出去的狛枝就把苗木背到了肩膀上,后者明显不太情愿但是没有反抗,“这种情况下是绝对不可以走散的吧?我背着苗木一起过去,这样快些。”

    “说得也对。”雾切擒着僵尸,同狛枝飞快地向旧校舍大门跑去。

 

    出乎预料的是,大门并没有遭受到任何破坏。雾切打开了门,入口附近也没有僵尸游荡。狛枝放下苗木,将雾切手中的僵尸接下,用力丢了出去。

 

    “放心吧,这种距离僵尸是不会死的,”狛枝轻松地拍拍手,“只是重伤,过几天就恢复啦。不信的话苗木君可以扔一下我试试喔?”

    “狛枝君这种时候不要再开玩笑……”苗木半是抱怨地向前方看了一下,手臂和腿已经摔断的僵尸陷在地表中呲牙吼叫。他心有余悸地想要退回继续探索,却被更远处的景象震惊了。

 

    “是我的小陷阱,”并没有等苗木问出口,雾切就贴心地解释,“虽然构造简单了一点,但还是有点用的。”

 

    岂止是有点用。眼前的僵尸基本都上了这个陷阱的当。旧校舍和另外一栋建筑的屋顶之间悬着一根类似于钢丝的绳子,而最中间悬挂着浸满血液的苗木旧衣服。苗木继续向下看去,成千的僵尸在地面上挤成一座小山,争先恐后地向上堆叠。有一些僵尸好不容易爬到最上面,又被后来居上的僵尸挤到了外围。

    并没有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雾切关上了大门,三人重返二楼。

 

    “我都不知道原本已经来了这么多僵尸……”重新回到二楼的苗木手指颤抖地插进钥匙,打开房门,“因为到目前为止也就碰到了那一个……所以一开始旧校舍外面就是行不通的吗,我本来还以为可以钻‘禁止离开希望峰学园’这个漏洞。不愧是雾切桑,真的是好厉害。”

    “原来如此,”狛枝在搜寻钥匙的过程中思索,“僵尸对苗木的判断机制是‘气味’吗?”

    “没错,”雾切仔细检查墙壁与地板之间的交接,在一个不显眼的凹槽中取出了钥匙,她站起身示意大家可以继续寻找下一个房间,“僵尸不会思维的,凭借本能行动。所以江之岛对于僵尸下达的指令不可能是‘搜寻希望峰学园旧校舍的苗木诚’,而应该是更容易判断的‘搜寻大概位置附近的人类’。因为一开始江之岛限定进入封闭区域的人类只有苗木君,所以我猜她这条规则除去恶趣味以外,还应该是僵尸本身的限制条件决定的。”

    “而且利用物理手段将苗木身上的人类气味最大可能地削弱吗……这样确实能起到迷惑作用呢。幸好苗木君今天早晨没有忘记擦那个东西呢。”狛枝试着在一间房门前转动钥匙,但是这次并没有开,“看来也不能一直幸运呀。”

 

    “雾切桑做了多少陷阱?”继续向前走的苗木问道。

    “四个吧,除了外边的三个,还有一个不同类型的在旧校舍的一层。”雾切跟随刚刚打开另一扇门的狛枝进入房间,展开搜索,“因为我不能确定江之岛设定的位置范围有多大,所以只能在旧校舍附近搭建陷阱。毕竟我们材料不多,不能浪费。”

    “啊!”苗木在花瓶里面摸到了钥匙,他开心地向两人个摆了摆。

    “关闭了旧校舍的大门,苗木君人类气味的有效范围半径被削弱到七米,本可以不必去管外面的僵尸吧。”狛枝拿起苗木交过来的钥匙,对着苗木笑了一下,“谢谢苗木君。我们的房间现在大概打开七成。”

    “……还是谨慎一些好。”雾切边走边环抱手肘思索,“刚才那个僵尸是怎么出现的……”

 

    突然之间旧校舍的灯光变成了红色。警报声响起,江之岛盾子疯狂的笑声也从广播里传来了。

    “First Attack!”

 

    突然之间苗木身边的墙壁打开了。四只僵尸从墙壁的黑洞中跳了出来,但狛枝反应很快地将苗木护在了身后。

 

    “果然如我所料,”雾切折断了其中一只僵尸的手臂,又将另外一只僵尸踢向楼下,“江之岛要求不能破坏墙壁,一是防止我们作弊,二是墙壁是从地下运输僵尸的管道啊。”

    “而且如果从墙壁运输僵尸,就可以非常随意地自由选择楼层了呢。毕竟如果是地板的话,只能运送到第一层。就像现在外面那些僵尸一样。”

    “我们的脚下就是僵尸的巢穴吗……”苗木看着狛枝将另外的僵尸踢向楼下,拿出钥匙插进钥匙孔,门没有开。

    “应该就是如此。虽然地下巢穴的控制开关肯定不止江之岛这里有。”雾切看着苗木打开另一间房间,门开了,“因为这些僵尸不吃食物是会死掉的。”

    “塔和最中……”苗木在海报后面找到了钥匙。尽管他找到了钥匙,却不怎么开心。

    “没错。”雾切站起身,准备搜寻下一个房间,“之前她在塔和市圈养那么多僵尸不是没有理由的。”

    又有几名僵尸从墙壁中被运输了上来。

    “首先聚集人类,利用人类避难所吸引僵尸源源不断地前往塔和市,然后再将塔和市的僵尸作为希望峰学园地下僵尸的食物吗。”狛枝坐在一只僵尸身上,并将另外一只扔到了墙壁上,“真是看不出来,最中酱的手段也挺高明的啊。现在我们就先把这些僵尸都丢到一楼游荡?”

    “嗯。一楼有个小机关,僵尸一旦身处一楼,在空间未满的情况下,是不会向上走的。我们要在二层及以上活动,所以放在一楼的话暂时没有危险。如果一楼的僵尸数量超过负荷,就由狛枝或者我其中一个去打开一楼的大门,利用血袋疏散。”雾切打开单肩背包,露出里面的五个血袋,分出两个交给将僵尸扔下楼梯的狛枝,继续向前走着,“抱歉,只剩这些——保证大门关闭的情况下僵尸都聚集在一楼,应该就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直接让大门一直打开不好吗?”苗木边走边问。他身旁的墙壁突然打开,一双僵尸的手臂差点将他拉下去——还好在墙壁还未完全闭合的状态下,雾切将僵尸踢回墙壁的空洞里。

    “我之前也考虑过这个,但有点冒险。”雾切思索着走上楼梯,“直接将大门打开的话,一楼负载不了的僵尸就会自行离开旧校舍。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苗木君人类的气息被削弱的前提下。苗木君一旦受伤,旧校舍外上万的僵尸就都要察觉到他的存在、涌进这个除去大门外别无出口的建筑里了。”

    “不如说其实雾切桑所有的胜算都是建立在这个前提之下的吧?”狛枝将几只游荡的僵尸摔下楼梯,他站在一扇还没有开过的门前,插入钥匙。

 

    雾切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她抬头仰望头顶的吊灯。观察了一会儿,她就一步跳上去扯下金属链条上拴着的钥匙。

    “苗木君万一受伤,关闭的门还可以起到阻绝外界僵尸的屏障作用。”雾切走出门,“所以我们就谨慎一点,暂时先保持着门关闭的状态吧。不过苗木君,”雾切从背包里拿出一把手枪和两盒子弹,郑重地放进苗木的手里。雾切从眼角瞥向狛枝——后者表情虽然不快但是并没有太过明显,“我希望你明白,最重要的事是保住性命。”

    “虽然很想说我一定会保护苗木君,”狛叹了口气,他伸出手指将苗木拿着枪的拳头握得更紧,“但现在可不是说大话的时候啊。对我来说,还是苗木君本身最重要。”

 

    苗木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枪和子弹。最后他点了点头。

 

    三个人现在处于旧校舍的最顶层。雾切将几个零星游荡的僵尸扔下楼梯,苗木则在狛枝的保护下寻找还没有开过的房间试钥匙。试到第三扇门的时候,钥匙有效了。与此同时,走廊里原本淡红色的灯光突然变为为血红色。

 

    “Second Attack!”江之岛的笑声在断断续续的广播里响着,“开胃菜来啦!”

 

     苗木附近突然出现了十几只僵尸,雾切上前迎住部分僵尸,而狛枝当机立断地将苗木抱在怀里扑进了刚刚打开的房间,然后猛地关上了门。

 

    “门是破坏不掉的,暂时在这里躲一下。找到钥匙交给雾切桑,之后的探索由她单独继续吧。”狛枝边说边放下苗木,准备去搜寻钥匙。

    雾切看到狛枝带着苗木躲在门里,也就没有再与僵尸对峙,而是倚靠在墙上等苗木狛枝寻找钥匙,任凭僵尸破坏身边的金属门。

 

    苗木完全沉浸在搜查之中,所以在对面墙壁发出声响时,他并没有注意到。

    “苗木君!”狛枝突然伸出手来将他推去了门旁的墙壁;苗木摸着被撞晕的后脑勺,刚想抬头问狛枝怎么了,就被身边的景象震惊。

 

    “门被破坏了!”僵尸黑血淋淋的手臂穿过门板,就在苗木耳边挥舞着。他气喘吁吁地将手边的柜子挪到门前——门外的雾切也发现了情形不对,开始阻止僵尸的破坏行动——企图再抵挡一下僵尸袭击,他的手在碰到柜子左边的对角线内侧时,似乎摸到了什么冰凉的金属物体。

    “狛枝君,我找到钥匙了,”苗木喘息着用肩膀抵着柜子,防止柜子后面的僵尸破门而入,左手则用用力去拉嵌在木板中的钥匙,“狛枝君?”良久没得到回应,苗木向狛枝的方向看去,发现狛枝正在和两只僵尸搏斗,而又有另外一只僵尸从墙壁里爬了出来。

    当机立断,苗木掏出手枪上膛拉保险栓,粗略地对准了几个僵尸胸口打了三枪。由于冲力的关系与狛枝纠缠的僵尸被打到了墙上,狛枝看准时机抱起苗木,将已经损坏的柜子连同基本没剩什么的门一起推出了门框——聚集在门口的十几个僵尸被冲散,狛枝趁机把怀里的苗木用力抛向远处的雾切。

    “狛枝君!钥匙!恶——”急忙大声叫喊的苗木差点呕吐出来。雾切已经尽量温柔,可强大的冲力还是令苗木感到自己的内脏几乎要被挤碎。他捂住了嘴巴,雾切背着他在僵尸的追逐中飞奔。

    “苗木君,就算真的是胃涌上来也不能吐。否则你就要成为整个学园僵尸的攻击目标了。”雾切的呼吸还是很平稳,而在她背上的苗木几乎要被颠簸得昏死过去。他们的身后全是僵尸,在更后面的地方似乎有什么东西尖锐地刮蹭地板一路冲来。苗木强忍着呕吐和晕眩感,手指颤抖地对准身后的僵尸躯干把弹膛里的子弹打完,几只僵尸退了几步,露出后面推着柜子的狛枝。

    “闪开!”狛枝大喊。雾切闻言向左侧未打开的门跳去,飞驰的柜子险险地擦破了她的手臂,将原本追在他们身后的大部分僵尸撞在走廊尽头。

    并没有时间去欣赏僵尸惨叫和木屑纷飞,苗木抓过了狛枝抛来的钥匙——后者正跑过来帮他抵挡身边残余的僵尸——苗木手指有些不听使唤,试了好几次才把钥匙插进孔里。

 

    门开了。

    雾切将僵尸拦在外面,等苗木和狛枝一起冲进门内后才转了个身进去,反手关上门抵在门板上。狛枝一边阻止房间里原有的僵尸靠近苗木,一边将旁边的书柜推给了雾切。而在雾切固定书柜的时候,苗木则边给手枪上膛边寻找钥匙。

    “门、门被打开过就可以破坏了,”苗木拉开所有柜子的抽屉,又掀开地毯,“恐怕一楼的大门也是……”

    “所以不要去管计划,速战速决。”雾切固定好书柜之后,加入苗木寻找钥匙,“剩下四个房间。这层两个,二楼两个。”

    “如果要拖延时间……”苗木急切地将垃圾桶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墙壁里又跳出一个僵尸,但是被狛枝同自己正在对付的那个一起拦住了,“这层是顶层。下一个房间肯定是在二楼。”

    “没错。”雾切看到苗木从垃圾中翻找出钥匙的一刻,就把他单手抱起,另一只手握着刚刚拆下的窗帘架,踢开了门前几乎要碎掉的书架,用窗帘架将门口的僵尸向外推去。

 

    已经大半个走廊都是僵尸。墙壁还时不时地打开,添几只僵尸进来。

    雾切手中的架子走到楼梯口时就断掉了。这时狛枝从身后跑了过来,向楼梯角落扔碎了一袋血袋。

    原本追逐着雾切的僵尸,都被突如其来的血腥味吸引。雾切抓住机会,跟随狛枝从楼梯上翻跳下去。下面还是有许多僵尸,狛枝又扔了一个血袋,三个人趁着空当直接冲到二楼走廊。

    左边尽头的房间?还是右侧尽头的房间?雾切还没有问出口,狛枝就向右指了指。

    “狛枝君!”雾切将背包甩给狛枝,后者拿出其中的一个血袋用力向左侧扔去。大半个走廊的僵尸纷纷向那边冲去,剩下几只依旧追着雾切的僵尸,被苗木的子弹打中胸膛,抵在了墙壁上。快到目标房间门口的时候,狛枝又向左侧扔了一个血袋,将门口聚集的僵尸吸引出来。

    苗木在雾切和狛枝的保护下,颤抖地将钥匙插进钥匙孔。身后将血袋残渣舔食干净的僵尸又注意到苗木,企图扑过来。

 

    我的幸运啊我的幸运啊我的幸运啊!

    门开了。

 

    苗木雾切狛枝立刻躲到门里。现在走廊里已经挤满了僵尸,嘶吼声震耳欲聋。

 

    红色的灯光熄灭了。一种像是备用紧急照明用的微弱灯光亮起。苗木凭借光亮几乎什么也看不见。突然刺耳的电流声在广播里传出。他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主菜来啦。”江之岛兴奋的叫声在嘶吼的衬托中响起,“Final Attack!”

    苗木听着门外的吼叫,又看了看正在与雾切和狛枝搏斗的三只僵尸,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揪紧得几乎要爆炸。他一身冷汗,捏紧手里的枪,等待最后的爆发。

 

    但是什么都没有。

 

    “啊咧?”江之岛的声音听起来可以称之为疑惑,“怎么没出来呢?”

    苗木握着手里被汗水浸得湿滑的枪,惊奇地发现不仅没有预想中的爆发,连墙壁都不会再打开送新僵尸上来。他摸摸地板,在角落里发现了钥匙。

 

    “看来腐川桑她们找到了塔和最中隐藏的开关。”雾切把僵尸按在桌子上说。

    “是侦探小姐搞的鬼啊,给我的间谍又安排了小间谍。算啦,这种事盾子我也不计较,算是扯平啦。”江之岛的声音听起来毫不在乎,似乎完全不在意自己精心的计划泡汤,“话说回来,你们不会觉得这种情况就算赢了吧?”

    “并没有这样觉得,”雾切一边按着僵尸一边在口袋中摸索,拿出一把手枪直指僵尸的头,“剩下就是在你搞什么新花样之前,尽快杀条路出来。”

    “唔噗噗,”江之岛的声音依旧十分愉悦,“真的是这样吗?你们可是英雄喔?这些可是人类喔?这样真的好吗苗木君?”

    “只剩下一个血袋,没有牺牲的话也不能最后战胜你。”雾切冷着眼睛食指扣在扳机上,“抱歉了。”

 

    “哈哈哈,上当啦。”

    “雾切桑,是陷阱!”在雾切扣动扳机那一刻,狛枝突然伸出左手将她推了一下。原本瞄准僵尸大脑的子弹射在了僵尸的右肩上。

 

    “狛枝君你做——”

    “啊啊啊!”

 

    苗木的惨叫和雾切的诘问同时响起。江之岛疯狂的笑声做为背景音在广播里不停回荡着。

    “你们可是要拯救人类的英雄呀,这种危险举动怎么可以发生呢?!不可以对同类怀抱杀意呀,这不是苗木君的行事准则嘛。所以盾子就好心提醒一下你们该做的事情吧。”

 

    狛枝难以置信地看向苗木被冈格尼尔之枪贯穿了的右肩。

 

    “你们还真是幸运耶。下次再对僵尸起了杀意打头的话,可是要直接穿透亲爱希望君的大脑了喔?”

 

    冈格尼尔之枪缓缓地拔了出来。苗木颤抖的身体摇摇晃晃,一大滩血液落在地板上。

 

    “这次虽然你们有杀意,不过看在没打死僵尸的事实上,就给你们苗木君一个同样的伤口以示警戒吧。就这样,要注意喔。”

 

    糟了。苗木用手按住伤口,可血止不住地流。他忍住疼痛向门口看去,僵尸穿过门板在空中乱抓的手臂更疯狂了。

 

    “狛枝君,你听我说,”苗木努力镇定下来,他把钥匙丢给狛枝,“你继续去找最后的房间。我和雾切出去外面活动。”

    “可是外面……!”狛枝还想再说什么,却被苗木坚定的眼神把剩余的话都堵了回去。

    “没时间了……马上僵尸就要全部涌进旧校舍,拜托了!相信我!”苗木大叫,“我相信你!”

    狛枝的情绪稳定下来。他脱下自己没有血迹的外套,扔给苗木,然后抓着手中的僵尸走到门口。

 

    “我马上就找到胜利开关。”他说。

 

    失去一个人掩护的苗木和雾切更加艰难。没有任何保护的房间已经不能呆下去,但走廊里现在已经聚满了僵尸,就是雾切一个人行动都举步维艰,更何况带着苗木这个受伤的人类。

 

    雾切将苗木染血的外套穿在自己身上,并且把剩余的血袋和苗木流出的血涂在自己身上。

    “苗木君,快跑。活下去。只要活下去。”她说。

 

    这里是二楼。苗木在雾切把自己当作诱饵之后顺利地跑到了一楼。他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跑——他不知道雾切究竟还能不能活下来、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来、雾切的牺牲是否白费,他什么都不知道,只能跑。

    他一边喘息一边徒劳地对身边的僵尸射出不致命的子弹。他的手臂被僵尸咬到,虽然很轻、被躲开,但是一圈流血的浅浅牙印还留在那里。而雾切早已不见人影,似乎被大批僵尸涌回到走廊里侧。

    外面的陷阱还有效果,僵尸在围着诱饵转,但旧校舍的大门已经被破坏。一大片光撒了进来,苗木觉得自己简直一伸手就可以够到了。

 

    可恶啊。他怎么可以在这里结束。

    说好了要他相信自己……说好了相信他。

 

    ……说好了做那个人的希望的。

 

    苗木喘息着,视线开始模糊。周围原本被雾切吸引走大批僵尸的空旷,又被前赴后继扑过来的僵尸填满。

 

                               ***

 

    狛枝打开了门却没有找到钥匙。他狂暴地将屋子里的桌椅全掀了过来,但是依旧没找到。

 

    “江之岛,你想要什么!”狛枝推开挤在身边的僵尸,“我和你换钥匙!”

 

    “这可是作弊喔。但是也没办法啦,因为这把钥匙本来就不存在,是需要交换的。”江之岛嬉笑的声音从广播里传来,“就这样,你拿身体上和钥匙差不多大的某个部件做交换吧~”

 

    江之岛的话音还没落,狛枝就将自己整条左臂扯了下来。扔在地上。

 

    “除了命全给你。命通关之后也可以给你。”

 

    狛枝伸出右手。

 

    “把钥匙给我。”

TBC

枪膛里还剩一发子弹。

虽然卡在这里不太厚道可是……因为一些事情,应该到下周末才会更新(本来还在妄想一个月完结)。

感谢理解。

评论

热度(70)

  1. 茲姆山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