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狛苗][AU Series]The Bullet #8

山茶:

阅读/喜欢/评论 感谢。


                               The Bullet


#8


    看着突然出现在荒野上的汽车时,苗木其实一开始并不太能相信。而他在看见车停下从主驾驶走下的苗木困,就更加不能相信了。

    腐川显然不是这样想的。在经历了打了一个喷嚏,发现自己身处在僵尸随时会出现的荒野上、身边的人不是十神,并且被告知自己可能一段时间都见不了十神后,看见前来拯救自己的苗木困,腐川觉得自己看见了女神。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开车?”苗木坐在主驾驶后面,难以置信地问道。他本来想坐在副驾驶的,但腐川坚决要离苗木困更近些。

    “刚刚。”苗木困关上了车门,“最中酱教给我的挂档、油门和刹车。”

    “困……不是我说,这样似乎不算‘学会’吧?”

    “没关系的。最中酱说,”苗木困把油门一脚踩到底,“只要别半路爆炸,其余都不是问题。”

    差点甩出安全带的苗木,觉得苗木困这一脚是踩在了自己伤口上。

 

    结局却是很顺利地到达了塔和市,虽然很奇怪,塔和市内部一直有大群僵尸聚集,可这次他们却没看到几只僵尸。塔和没有现身,只是简单地在广播里指示每个人具体使用的房间,以及不可从自己房间私自外出的使用事项。在腐川的强烈要求之下,她被如愿以偿地分到了苗木困隔壁的房间。苗木则被不公平地禁止了访问雾切,以及其它所有外出事项。

 

    “为什么连我的外出也被禁止了啊……”苗木坐在桌子前对身前的狛枝抱怨,而狛枝则是慢条斯理地替他缠绷带。

    “是我要求的。”

    “诶?为什么?”苗木有点困惑。

    “不是我说啊苗木君……”狛枝抬起苗木还没包扎好的手臂,露出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的皮肤,“你似乎完全不明白自己身体现在究竟处于什么状况,所以我觉得还是强行禁止你外出比较好。”

    “好啦,我知道了。”苗木投降,稍稍抬起自己的手臂,让狛枝包扎的动作不那么吃力,“又不是我想受这些伤的。都是突然发生的紧急状况。”

    “所以就请苗木君暂时委屈一下,不要外出,尽量避免特殊状况。”绑好苗木手臂上绷带的狛枝,双手捧住前者的肩膀,舒适地坐在了书桌上,“可以吗?”

    “好。”苗木没什么犹豫,痛快答应。狛枝靠得很近,呼吸扫在他脸颊上有点痒,于是苗木打了个小小的喷嚏。

 

    苗木的脸几乎是立即就红了——狛枝则有点无奈但更多是开心地笑着,他先是抱着苗木的头用脸颊安慰性地磨蹭了一会,就沿着耳际向下轻轻吻去。这次他并没有停留或者犹豫,而是很自然地就吻上了苗木有点干涩却温暖的嘴唇。他还是不喜欢在自己嘴巴里纠缠,不过苗木似乎对他的牙齿有一种执念——那根小舌头,无论狛枝怎么推走,最后都会顽固地黏在自己的犬齿上。

    “所以我说,接吻不是这么接的啦……”狛枝拉起对方没怎么受伤的手臂,在指节断断续续地吻着,“而且苗木你啊,全身上下都是血味啊。我只要走进这间房间,除了血液的味道,什么都闻不到了呢。”看着对方似乎是有点想要狡辩的表情,狛枝立即补充,“尝起来也是。从舌头到指尖。”

    “好吧好吧,我肯定不会再出去啦……”苗木有点难为情地保证,狛枝满意地跳下桌子,轻手轻脚地抱起苗木。

    “乖。”

 

    “可连雾切桑也不让我见……”苗木知道没什么用,但是还是小小的继续抱怨了下。

    “雾切桑至少还要半个月才能控制自己,在此之前你去见她,也只是可能造成你们都会后悔的悲剧而已。”狛枝用鼻尖亲昵地蹭了蹭苗木的额头,“我之前也是花了一个月意识才恢复大部分的。等下苗木君,你是不是有点发烧啊?”

    “一个月?那遇见我前的两个月狛枝君都在干嘛?”苗木直接无视了狛枝后面的问题。

    “这个啊,虽然很无聊,但是如果苗木君想听的话,我就讲给你喔。”狛枝边说,边将苗木放在柔软的床铺上,“在这之前让我先替苗木君给腿上药,再另外确认一个事情。”

    “确认什么?”苗木并没有反抗,但是意识到狛枝在脱自己裤子时,他突然抑制不住结巴,“狛狛狛枝君?”

    “确认一下苗木君的伤口,”狛枝简短说明,“我会温柔的。嘘。”

苗木乖乖地闭上了嘴巴。过了一会,他又想起了白天和宗方的遭遇。

    “如果是伤口的话,早些时候安全区的人帮我检查过了。”苗木现在回想起那个画面还是觉得尴尬极了,“没有僵尸化的征兆。狛枝君不要再担心了。”

    “我想确认的不是那么浅的伤口,”狛枝褪下了苗木的最后一层防线,声音还是满是笑意,“请苗木君把屁股抬起来一下好吗?”

 

                               ***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苗木就是在睡眠、无聊、吃饭,以及狛枝对‘不那么浅’的伤口进行的无休止检查中度过的。苗木觉得最后这点简直荒谬极了——如果有什么僵尸化的征兆做过之后就该有了,哪能还有什么潜伏期,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普通僵尸病毒是通过啃咬传播的。啃咬。牙齿。

    但他又没什么办法反抗狛枝,每次他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狛枝肯定会找出更多的理由说服他,或者更干脆地,卖个可怜。

    苗木也可以去拜访苗木困和腐川——在塔和心情好批准的情况下。实际塔和心情不好的时候占大多数,所以苗木基本都是在自己的房间百无聊赖。就算偶尔去拜访苗木困,他也会悲哀的发现自己妹妹有了腐川这个新朋友后,对自己的依赖已经大大减少。

    塔和不知在什么地方藏了十天整才再次现身,在这十天里她一直是通过广播发出各种指示。不过塔和再次活动后并没有再招惹苗木,或者专程跑到苗木房间说一些无聊的话。事实上苗木也没有看见过塔和的脸,只是在自己房间时能听见轮椅来回路过的声音。

 

    “真的没有问题吗……”狛枝摸着下巴,在做完对苗木的‘例行检查’后思索着,“难道是我想多了?”

    “所以说以后不用做这个了吗?”苗木有点幽怨地提起裤子,声音充满了希望。

“嗯,”狛枝看着苗木闻言得救了的样子,笑了起来,“不用了。别的伤口也基本愈合得差不多了呢。”

    苗木伸出手臂和小腿仔细检视着。托狛枝的福,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在狛枝的精心照料下基本都没留什么伤疤——只剩两条比较深的割伤,刚刚掉痂露出粉嫩的新肉。

    “既然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再给你一个惊喜吧。”狛枝笑着拉开门,推着苗木走进走廊。

 

                               ***

 

    苗木得到许可小心翼翼地推开门时,雾切正对着一盘切得整整齐齐的肉小口啜食着。虽然苗木不是很想知道这些肉都是什么肉,但是看见清醒雾切的那一刻他的鼻子还是酸了。

    “雾切桑……”苗木抽抽鼻子,也不顾对方还在进食中,一头冲过去抱住雾切,“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嗯,苗木君。”雾切眼神温柔地放下叉子,一只手回抱苗木,另一只手则摸了摸苗木的头,“谢谢你。”

    狛枝先是笑眯眯地欣赏苗木久别重逢之后的喜悦之情。过了一会儿,他决定这个时刻可能有点过于长了,于是不着痕迹地将苗木拉回到自己身边。

    雾切看在眼里,她并没有异议,只是意味深长地对狛枝笑了一下。

 

    “啊,我太激动都忘记了,”苗木急忙牵起狛枝的手,向雾切介绍,“这位是——”

    “狛枝凪斗,”雾切自己接了下来,她看着苗木无意识牵起的双手又笑一下,“不用介绍。见苗木君之前已经见过他几次了。”

    “之前我单独见过雾切桑几次,”面对苗木疑问的眼神,狛枝解释道,“确认她的精神状态适不适合与苗木君见面。顺便说明一下我们目前的状况。”

    “是啊,”雾切合上眼睑,表情有点无奈,但更多是温暖,“毕竟我们两个都觉得提前告诉苗木君的话,苗木君肯定又要不顾安全地溜来了。”

 

    总有一种这两个人联手起来,是自己末日的感觉。不过苗木觉得就算如此,也幸福极了。

    “苗木君也变得很幸福呢,”像是看穿苗木的心事一般,雾切勾起嘴角,“不过叙旧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现在还有要紧事要做,毕竟宗方君还在对僵尸实行剿杀政策。狛枝君,”雾切看向角落,“可以再麻烦你一下吗?”

    “最中酱,把摄像头关掉喔?”心领神会地狛枝也向着房间角落笑着,“不然的话我就破坏了啊。”

 

    摄像头?自己的房间里也有吗?被监视的感觉就是这个?所以塔和才能一直掌握自己的行踪?这样说来之前所有的事情……

    苗木的脸又不可抑制地红了。

 

    “啊啊啊,久违的团聚,好不容易才到关键时刻的说!”塔和戏剧性的尖叫从广播传出来,“狛枝哥哥好狠心喔!算啦算啦,谁叫monaka这么善解人意呢,关就关吧。”

    随着一串杂音,塔和的声音从广播中消失。房间的灯光也熄灭了。

 

    苗木不放心地看了看狛枝:“真的就这样关闭了?”

    “应该没错,”雾切放下原本在耳朵附近辅助扩音的手掌,“因为电流声完全消失了。”

    “最中酱也没什么必要说谎,”狛枝笑着坐在窗台上,“虽然她一直以来就这么可疑啦。”

 

    看着完全赞同的雾切,苗木发现察觉到塔和行动蹊跷的并不是自己一人:“所以禁止单独行动也是?狛枝君的行动并没有被禁止吧?”

    “虽说是没有被禁止,可完全被监视了呢。”狛枝耸耸肩,“每次只要我在不相关的地方闲逛一会,马上就能遇见最中酱呢。”

    “……和我之前的情况完全一样啊。”苗木叹了口气。

    “这样看来在这栋建筑里展开搜索就行不通了呢。”雾切思索着,“根据这些天我对于室外嚎叫声的判断,这栋建筑附近,聚集了不少僵尸吧。”

    “实际上不是这栋建筑附近,而是整个塔和市都是僵尸的聚集地。”苗木想起之前同塔和花费数个血袋才能突出重围,还有塔和无意间透露的话,“而且最中酱之前有亲口承认过自己是在喂养僵尸。”

    “可以说得通,”雾切犹豫了一下,“可是……”

    “可是她不可能把底牌放在人眼皮底下吧,”不同于苗木和雾切间严肃的气氛,狛枝还是笑着的,“虽然塔和市离希望峰学院有三天半僵尸的脚程呢。”

    “不过最中酱又有直升机又有汽车,对直升机坠毁的事件也毫不介意——说明她还有更厉害的手段吧?”苗木补充道,雾切看着他慎重地点点头。

    “没错,她肯定是有手段将这些僵尸在极短的时间里运到希望峰的。关键是这些僵尸到底是不是障眼法?我有些怀疑她在其它某处地方也藏了大量的僵尸。”

    “与其担心这个不如先把手头可以做的做了,”狛枝跳下窗台,打断雾切的推理,“不论如何没有线索的情况下,我们是找不到假想中的僵尸的。既然能做出这一步,最中酱肯定是把所有线索都清理干净了。就算这里的僵尸只是备用,早日驱散也比日后增加麻烦好。”

    “你说的没错,”雾切点点头,“所以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要找个理由着手驱散塔和市的僵尸。狛枝君,希望峰学园附近的僵尸进展如何了?”

    “已经完成了喔。方圆一天脚程内的僵尸基本都被驱逐出去了。我还有封闭一些主要的道路——因为全部封闭也不太可能。”

    “那么明天就开始行动吧。”雾切站起身,“我也参加。”

 

                               ***

 

    虽说狛枝准许了雾切的参加,可苗木却还是被排除在外。他坐在台阶上,看塔和情绪激动地和狛枝大吵“为什么啊?他们可是monaka的宠物啊”,狛枝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随后塔和就闷闷不乐地和苗木一同坐在了台阶上。

    苗木知道塔和一定是有什么阴谋的,但不知为何,他心中始终还是觉得她并不是穷凶极恶的坏。苗木看着塔和一边抱怨一边伸展——她之前被雾切咬到的地方没有任何伤痕。

    “最中酱,”苗木开口问,“之前的伤口好了?”

    “哈?”塔和一开始并没有反应过来,她发现苗木视线所指后心不在焉地答道,“喔。早就好啦,这点小伤对于monaka来说什么都不算。”

 

    所以之前被咬伤的时候果然还是害怕传染腐川和自己吗?是出于自责,还是出于让事情按照剧本走下去的必要?

    “monaka好无聊啊,”塔和无精打采地拿起一颗小石子,“要亲眼看着自己饲养的宠物被人赶走了喔?”她将石子丢了出去,又想到什么大叫起来,“啊、对了!”

    塔和突然恢复了兴致,拉起不知所措的苗木向自己心爱的轮椅跑去:“这种时候就要主人亲自驱逐才对吧?啊呀呀,真是黏黏糊糊让人欲罢不能的绝望呀!”

 

                               ***

 

    “甜美、甜美的人类香气,”塔和将一袋血袋扎破,从头到脚地淋到了苗木身上,“啊啊,受不了啦~苗木哥哥,让monaka也吃一口吧~”

    苗木顶着一身血腥味反胃到不行。他还没来得说什么或者抗议些什么,塔和就把他按在轮椅他御用的备用位置,一路横冲直撞地开了出去。

 

    “美味的甜点在这里喔~”塔和载着苗木,在塔和市大摇大摆地巡回。

    正在和一名僵尸搏斗的狛枝突然之间失去了自己的搏斗对象,他鼻子下有一丝腥甜的气息飘过。他沿着莫以名状的气味看过去,发现了自己之前的目标,正在追逐飞驰轮椅上的塔和,还有全身浸满血液的苗木。

    “……最中酱,还有苗木君?”

    “看来她是想先动手了。”雾切向狛枝走来,同样看向吸引了全部僵尸注意的塔和,“以帮助我们的名义,将这些僵尸吸引到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基地去。”

    “不过苗木君也在她身边,不可能有什么大动作的吧?”狛枝干脆放松地坐在了地上,“也许她现在真的是在帮忙驱散僵尸,随便玩玩。”

    “这种情况是最恐怖的。”雾切开始思索,“也就是说她还有王牌没有被我们抓到。现在帮助我们只是快速扫清障碍,避免我们在最终决战前拖延太长时间发现她的王牌。”

    “我有没有说过,雾切桑,”狛枝舒适地向后倚靠着,“你这个人,思维缜密得让人恐惧啊~”

    “彼此彼此,”雾切表情并没有什么波澜,“四个月养出塔和最中这种怪物的你也不差。”

    “功劳可不全是我的啊,那孩子之前的人生经历我也只是知道很少的一部分而已。”狛枝笑了笑,“不过没有和雾切桑做敌人真是太好了呢。”

    “你在苗木君这边,”雾切闻言勾起嘴角,“只是刚好我也在苗木君这边。”

    “是啊,”狛枝突然觉得照到身上的阳光,好像之前自己身为人类时一样暖意十足了,“毕竟我只是个单纯的希望厨啊。”

 

                               ***

 

    “驱逐作业完成!”傍晚塔和不同寻常地兴奋着,将血液已经凝固在身上的苗木还给雾切和狛枝。苗木身上强烈的血腥气惹得雾切獠牙都露了出来,她转过头去,想走回自己的房间。

    “雾切桑,你要去干嘛?”苗木不解地呼唤着。

    “……你身上的气味太明显了。避免失控我先回避一下。”雾切抱着手肘回复道,“另外狛枝君,我知道你可能对你的自制力很有信心,不过我劝你还是规避一下更安全。”

    雾切一番话下来,不仅是苗木,连狛枝也困惑起来。

    “你在说什么啊雾切桑……并没有那么强烈的味道吧?”狛枝看见雾切的眼神后,又补充道,“没有那么大诱惑力。虽然味道还是很大啦……不知最中酱用的什么动物的血,有点腥臭不是很美味的感觉呢。”

    “我,”塔和坐在轮椅上,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用的可是货真价实的人类血液。”

 

    狛枝这次也搞不清楚。他俯下身,舔了一下苗木脸颊上凝固的血液——后者的脸马上就红了——在舌尖上仔细品味一番。

    “吃起来真的有一点臭味,虽然还是可以吃的啦。”

 

    “狛枝君,”突然想到什么的苗木兴奋地抓住狛枝的手,“你之前尝出过甜味吧?就是那次,”苗木不太好意思地继续,声音小了很多,“……‘水果和蔬菜’那次。”

    塔和突然之间古怪地笑了起来。

 

    “哦那次!”狛枝也想起什么似地兴奋起来,“我还以为是我的错觉呢,原来不是。”

    “看来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不清楚状况呢,”雾切看向苗木,但是后者有点难为情地挠挠脸明显不太想说,她也就作罢,“算了,事情经过可能也没什么关系。如果我的推理没有错的话,狛枝君前段时间的味蕾对糖分有了反应,现在还对生血这种刺激性的食物产生抗拒。狛枝君属于人类的味觉神经正在恢复。而且,”

    雾切摆摆手示意狛枝走到自己身边,她仍不太愿意在这种情况下主动靠近苗木。她卷起狛枝的衣袖,同自己的皮肤对比了一番:“狛枝君的皮肤虽然还是偏白,却没有我的皮肤中的青色。看伤口的话,我的伤口还是类似于僵尸的黑色,而狛枝君的却是暗红色了呢。狛枝君,你最近一次进食和伤口恢复的情况怎么样?”

    “食欲不太好,伤口恢复的话,小伤口要两天呢。”

    “原来如此,我的话只要半天就可以了,”雾切伸出自己的手,“狛枝君,现在试着全力扳倒我。”

    狛枝并没有什么异议,他也伸出自己的手用尽全力。之后,他被雾切单手用出的力气打在了墙壁上。

    “狛枝君!”苗木马上跑到狛枝的身边检查他的身体情况,雾切不动声色地又向后退了几步,保持理智的安全距离。

    “狛枝君和雾切看身体条件,身为人类的情况应该体力差不多吧。如果现在有这么大差距……”确认了狛枝没事的苗木松了一口气。

    “没错。”雾切总结,“他的身体正在恢复成人类。所有僵尸特征正在逐渐弱化。”

    “所以说那颗子弹不仅可以让人恢复理智,还可以将身为僵尸的躯体变回人类吗……”狛枝看起来有点难以置信,“所以我……”

    “所以狛枝君马上就能变回完完全全的人类了呢!”苗木开心地抱住狛枝,而后者的表情看起来也很快乐。

    “不过这也说明我们必须马上采取行动了。”雾切有些严肃地打断了苗木和狛枝,“既然僵尸特征是出于一个不断下降的状态,那么越早行动可利用的价值越大。拖得越久,狛枝君和我的力量越小,更没有办法抵抗其他僵尸的袭击。”

    “所以呢?”一直在旁边看好戏的塔和像是终于看到了剧情的高潮。

    “所以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发。”雾切有些防备,最后看了塔和一眼。


TBC


评论

热度(69)

  1. 茲姆山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