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狛苗][AU Series]The Bullet #4

山茶:

阅读/喜欢/评论 感谢。

                               The Bullet

#4

    “然后你就带着你的小情妇回来了?”

    这是苗木随着狛枝花费半天来到塔和市后听见的第一句话。绿发的小女孩交叉双臂,趾高气昂地坐在轮椅上,很是不满。不对……等等、小情妇?!!!

 

    “我……”

    “这位是世界的希望君,苗木诚。”还没等苗木开口反驳绿发女孩的话,狛枝就自顾自介绍起来:“这位是我的养女,天生的人类僵尸——塔和最中。”

 

    “苗木诚?你就是杀死盾子姐的希望吗?看起来有点不太可靠啊。”塔和噗地一下从轮椅上站起,走到受惊的苗木身边,像观察实验品一样上上下下地打量苗木:“话说回来啊狛枝哥哥,”塔和歪过头,不太耐烦地看向狛枝,“我耳朵都快听得磨出老茧了,你还没放弃你那套希望最优论啊?居然搞了一个世界的希望君回来,你可别玩太大,被全世界的愤怒分尸时不要殃及到我。”

 

    轮椅……轮椅是装饰品吗?还有玩太大是什么意思……不过,苗木内心中非常赞同塔和之于狛枝希望理论的评价。

    “天生的人类僵尸是什么意思?我记得僵尸病毒爆发只有一年吧?”苗木撇去其它不提,提问了关键部分。

 

    “啊没错啊,因为monaka我才一岁嘛,还是个小baby,所以要温柔地对待我喔。”塔和又无聊地坐回到轮椅上:“无趣的人类,monaka一年的时间你们要过七年呢。”

“她的老化速度比正常人快七倍。”看见苗木疑惑的表情,狛枝贴心地解释道:“母亲是人类,在临产时不幸感染僵尸病毒。她类似于我,却和我不同:外表完全是人类,也可以吃人类的食物,但是体内有无数的僵尸病毒。可以不单单凭借啃噬来传播病毒,还可以通过血液体液来传播病毒。”

 

    所以,雪染所说的塔和市的孩子,就是她了吧?雪染不忍心抹杀掉“她作为人类的事实”,“眼睛里还有对生的渴望”的孩子。

    “和母体也不同,母体可以通过空气。”苗木蹲下身,友好地向塔和伸出手:“你好,初次见面最中酱,我是苗木诚。”

    “看来还是个老好人的类型呢,”塔和不太情愿地伸出手:“狛枝哥哥有带食物回来吧?要我一个人搜集这么多人的食物,简直快累到绝望了啊。等一下——苗木的话,不会和那家伙有什么关系吧?”

    “有可能喔?”狛枝恍然大悟,而苗木则完全摸不清头脑。

    “那我们就试试看。”最中呲出牙齿,不怀好意地笑了。

 

                               ***

 

    “哥哥,哥哥,是哥哥吗?”苗木跟着塔和来到一间房间中,他还没有看清状况,就被一名少女直接扑进怀里。

    苗木抬起手,难以置信地抚上少女的头:“困?”

    “我就知道哥哥会来的,”苗木困擦下眼角的泪珠,欣喜地笑着,“我一直都在等你。”

    “抱歉我来晚了困,”苗木轻轻抱住困颤抖的身体,安慰性地抚摸着她的后背,“没事了,都没事了。”

 

    这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天知道他究竟花了多少时间去搜寻他生死不明的妹妹,连雾切都开始劝他放弃。真是太好了……能认识狛枝,太好了。

 

    啪。啪。啪。

    “真抱歉打断你们珍贵的重逢,不过monaka要休息了喔?疲惫的速度也是人类的七倍呢。”塔和一边鼓掌一边夸张地打了个呵欠,“你们就继续叙述兄妹之情吧,monaka要走了。”

    塔和走到门口时不怀好意地笑笑,侧着头瞥向狛枝。狛枝心灵神会地随塔和走出门外。

 

    苗木目送着塔和和狛枝走出门去:奇怪,僵尸不是不用休息的吗?

    “啊对啦哥哥,我还没有和你介绍最中酱呢。虽然嘴上总说着要把我变成僵尸,不要靠近她,但实际却是个好人,为我们提供食物,还保护我们。”苗木困打断了苗木的思绪,兴奋地说个不停,而苗木看着她的眼睛里满满宠溺。

    “说慢一点,再多告诉我一些你这一年的事。”

 

                               ***

 

    早晨是透过窗子的阳光唤醒了苗木。他伸了个懒腰,解开了一个扣子的衣服领口从肩膀上滑了下去。

    啊……对了,昨晚和困一直聊都忘记时间,最后就睡着了。他睡眼惺忪地四处寻找苗木困的身影,塔和的背影却出乎意料地印入他的眼帘。他向前看去,苗木困无力地躺在地面上。身下是一滩红色……血。

    苗木陡然清醒。

 

    “早上好呀,希望的苗木哥哥~”最中转过脸,阳光灿烂地笑着,“不知你对我这份薄礼是否满意?”

 

    冷静。苗木。冷静。

 

    苗木颤抖着又四处看了下,果不其然地发现倚靠在门框旁怡然自得的狛枝。他觉得无助极了。

 

    喂。说点什么啊狛枝君。

 

    “怎么了,世界的希望君也要像别人求助吗?”塔和背着手,一蹦一跳地来到了苗木面前。她张着大眼睛睫毛扑扇写满无辜:“居然还向帮凶求助,这是何种令人绝望的软弱呀。”

    并没有被塔和影响,苗木依旧难以置信地看着狛枝。而狛枝的脸上似乎突然有了一点不忍,别过头去。

 

    在说谎吗?在骗人吗?同伴也是假的吗?

    苗木的头像是要爆炸一般。

    该相信他吗?后悔相信他吗?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不是。

    苗木的头脑冷静下来。他想起雪染的经历、想起自己在绝望时刻犹豫时狛枝的古怪表现,又想起了苗木困昨晚的话,还有刚刚狛枝的表情。

    欺骗是不合情理的。说不通的。冷静。冷静。

 

    “最中酱,”无视塔和的调侃,苗木走向苗木困,蹲下身子捻了一些红色的液体,并放在鼻下闻了闻:“你给我的礼物就是番茄酱吗?”

 

    “切,无趣。”暴露的塔和换上一副不耐烦的表情,而狛枝眼里的疯狂神色又回来了。

 

    “从一开始雪染桑感染上僵尸病毒就是你的杰作吧。从那件事就可以看出,你实际并不想伤害任何人。”苗木站了起来,“通过昨天和困的谈话我也确认了,你只不过是一个想要和人类交朋友却不能和人类交朋友的可怜孩子。”

    “喂喂。自说自话也要有个限度吧。”塔和被激怒了,“别以为你是希望我就不敢杀了你喔?”

    “证据就是,”丝毫不受塔和威胁的影响,苗木轻轻摇了摇苗木困的身体,对方马上在苗木温柔的注视下苏醒了过来:“啊哥哥,抱歉我睡着了。咦,这是什么?番茄酱?”

    “如果说你并不是那么在乎困的死活,完全可以利用自己或者别人的鲜血伪造现场吧。”苗木眼神坚定地看向塔和:“可是你没有,因为你怕伤害了她。”

 

    “这还真是……无聊透顶。”塔和不再反驳,安静地坐回轮椅上,路过门口的狛枝准备离开:“喂狛枝前辈,你一直保持那么兴奋的状态可是要爆炸的喔?无聊啊你们这些人……”

    “狛枝君,我也有话必须马上和你谈谈。”苗木扶起苗木困,轻声安慰她一会就回来,然后神情严肃地看向快要失去理智的狛枝。

 

                               ***

 

    “所以苗木君要谈什么呢~”苗木刚带狛枝来到另一个房间关好门,狛枝就大大方方地坐在了桌子上。他浑身上下都冒着不正常的亢奋劲。

    “只是一个问题。”完全不同于狛枝的懒散,苗木转过身认真地直视狛枝,“如果今天我的表现不符合你的预期,要怎么办?”

 

    “我听不太懂喔苗木君?”狛枝有点可爱地歪着脖子,双脚还有节奏地前后晃着。兴奋过头了。

    “你心中是有一个对我的期望值吧。”苗木没有放软语气,“如果我表现低于这个期望值,你就会失望。而高于期望值,你就会过度兴奋。这次是的,之前雾切的事情也是。我猜可能又是你的什么希望理论吧。”

    “苗木君可是全世界的希望君喔?我稍稍对你有所期待也是正常的吧。”狛枝还是没什么紧张感。

    “我并没有说‘期待’这一部分,而是指期待落空。告诉我,”苗木走上前去,他仰起头毫不示弱地盯着狛枝的双眸,一字一顿:“如果我让你失望了,你会怎么做?”

    “你是真正的希望喔,”狛枝保持着面具一般的笑容,“不会让任何人失望的。”

    “但是你真是这样想的吗?如果真的相信这一点,还需要协助最中酱导演这一出闹剧,来测试我到底是否符合你的期望值?说实话狛枝君你,”苗木的眼睛里倒映出狛枝的脸庞,这次后者的脸上已经没有笑容了:“你会怎么办?把我舍弃吗?”

    狛枝低下头,并没有回答。

    “请你相信我,狛枝君。”苗木握住狛枝的双手,神情恳切,“并不是要你相信我的希望是不败的,而是要你相信我的希望是一直存在。我是一个普通人,只是比正常人积极了一些,我会有希望不轻易放弃,但这些并不说明我是机器人,或是百分百抗压的不败神话。我也有自己的情绪,我更有自己的弱点,遇到挫折会哭、会暂时不能承受、会做出令狛枝君失望的举动,但这个时候我需要狛枝君相信我,相信我总体上是希望的,我的希望是长远的,可以在经历了这次挫折后站起来继续前行,所以我需要你在这种时候,拉我一把。”

    狛枝没有说话,苗木有点忐忑地继续。

    “我希望你能相信我可以之后战胜挫折,并且我也相信你可以帮助我战胜它。信任是相互的,不是偶像崇拜。希望也不是一个人的,而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

 

    “我想说的话说完了。”苗木长吁一口气,有点紧张地盯着狛枝等待他的反应。

 

    “我……”狛枝开口。他的声音沙哑得像被砂纸打磨过。

 

    “我不会舍弃你的。”狛枝终于肯露出自己的表情,温柔与苦涩相互掺杂的微笑,“因为你是我的希望啊。”

    “所以我刚才……”苗木刚想开口反驳,就被狛枝的噤声的手指拦下。

    “我还没有说完喔。”狛枝温柔地继续说道,“对于希望的观点不是几天就可以养成的。虽然我对于希望的定义可能之于苗木君来说,扭曲了点,但是我并不觉得它有什么错。同样,苗木君的观点更不可能有什么错了,简直就是希望的模板,听你说完我都已经心动了呢。不过通过今天苗木君的话,我突然意识到,我似乎太过于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你了呢。”

    “我不会再这样了喔,不会再有什么临时起意的小手段了。虽然苗木君希望闪耀的样子真是让我好陶醉,但是我不会再刻意制造逆境、激发你的希望以自我满足了。我会接受你的观点,我会相信苗木君的希望是长久的,我也会在必要的时候推你一把,让你更快跨过绝望。因为你啊,”狛枝低垂眼眸,用拇指若有若无地抚摸着苗木的下唇。他眼中的某样情愫几乎满溢得滴了下来。“可是我的希望啊。”

 

    “诚。”

 

    狛枝俯下身,在苗木的嘴唇前停顿了三秒钟。没有收到任何拒绝的表示,狛枝倾注了自己整生的温柔,向下,吻了他。

 

    潮湿的。温暖的。青涩的。

    狛枝只是轻轻地以自己的嘴唇触碰着苗木的,偶尔会伸出舌头像对待珍宝一样舔舔苗木的双唇。是因为害怕獠牙伤到自己吧。想到这里,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的苗木不由得一阵冲动:他拉着狛枝的领子强迫他低头,然后伸出舌头去舔狛枝的尖牙。

    完全没有料想到这出戏码,狛枝双手放在空中不知究竟该放在哪里好;同样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好的还有他的舌头。最后他温柔而又无奈地放下双手,拥抱苗木,同时伸出舌头把苗木的推回到对方嘴巴中纠缠,以免自己的牙齿误伤了他。

 

    “我说相信你,就是完全的相信你。”气喘吁吁的苗木晕红面颊,抹掉嘴角色情的银丝,“难道你不相信我吗?等一下——”

    不知不觉之间他刚才都干了什么啊?一时间的愤怒太强烈以至于他自己都忘记了这是接吻……

    苗木的脸上像是打翻的颜料罐,颜色轮番变着最后成酱紫色。狛枝有点好笑地看着苗木思考过度头顶冒烟,好心地提醒他。

 

    “最中酱的直升机准备好了喔。我们可以出发了。”

 

                               ***

 

    坐在直升机里苗木的心情依旧久久不能平静。他还在回想自己走出门时突然出现的塔和窃笑“真是值得纪念的一个房间呀”,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狛枝对着操控盘茫然的表情。

    “这个和这个还有这个……远比我想象的要难呀,”狛枝依旧保持着波澜不惊的表情:“算啦,这个时候就要相信我的幸运了~”

    狛枝随意的按了几个按钮,引擎启动轰鸣声震耳欲聋。

    “我还真是幸运呀~接下来就随意的——”

    嘈杂的噪音已经完全盖过了狛枝的话语。苗木拼命捂住耳朵,现在已经把塔和的话抛到九霄云外。

 

    直升机左摇右晃地升空了。狛枝随意所欲地遥控着,只保证了大体方向上可能和目的地是一致的。上下左右的剧烈摇晃加上轰鸣,不出三分钟苗木就吐了出来。

 

    “我说!狛枝君!你真的会开这个吗!”苗木在呕吐的间隙用最大的嗓门大吼。突然之间又一阵剧烈的摇晃,一阵反胃袭来苗木被涌上来的呕吐物呛到。

    “什么,完全听不清喔。”狛枝怡然自得地继续开着,还贴心地空出一只手帮苗木顺顺气:“不要激动苗木君,呛到了多不好。啊啊。”

    苗木其实完全没有听清狛枝到底说了什么,不过他看见狛枝最后的唇形,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狛枝在“啊啊”之后就猛地用左手拉着总距杆,全力向上提升起来。苗木向前看了一下,不看还好,看了差点把魂吓飞。

    一栋巨型建筑正在他们面前几厘米的距离。不是狛枝的提升,估计他们现在早就机毁人亡了。苗木一身冷汗地抬头,结果又吓出了一身冷汗。

    “上面!!!屋顶!!!”

    “什么我听不清喔。”狛枝依旧笑眯眯的。苗木决定多说无用,直接把狛枝挤下了去,握住中间不知道做什么的杆子向左打去。

    “哇原来是屋顶呢,不过左边也有喔?”狛枝的话依旧被噪声完全淹没。看到苗木没有理会自己,他不甘心地也上前去握住了中间的杆子——以将苗木抱在怀里的姿势。

 

    “狛枝君你干嘛……!”原本注意力完全集中于驾驶的苗木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得慌乱起来。狛枝气定神闲地握住苗木的双手,指引他向右稍微打了一些,避开了左边的障碍物。

    “这样就完美解决了呢。苗木君脸色不太好喔?”狛枝好奇地盯着脸色阴沉的苗木,而后者像是在隐忍什么,过了几秒,终于张开了嘴。

 

    “呕——”

 

                               ***

 

    苗木是在自己的座位上醒过来的。轰鸣声依旧,他摸摸自己的脸,发现呕吐物被简单的清理过了。就算是狛枝,也不可能一边开着自己不擅长的直升机,一边仔细清理吧。

    “我们还有多久?”不知是因为刚才的嘶吼还是惊吓,苗木的嗓音十分沙哑。

    “已经到了喔?可是我不知道怎么降落呢。”狛枝依旧没事人一样地笑着。苗木分辨了一会他的口型,最终放弃破译。

    “算了,我再睡一会吧。”苗木闭上眼睛,决定完全交给狛枝。

    “我听不清喔?我还是随便降落下试试吧,不然回去的燃料可能不够了呢。”狛枝擅作主张地决定——作为行动派的他马上开始动作。

 

    “唔,”急速下降的失重感迫使苗木又张开了双眼。他打量着外面的景色,又看了狛枝,然后决定这整件事就是个错误。

    “你在做什么啊狛枝君?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苗木大叫,他又看了看距离地面的距离:糟糕,来不及了。

    苗木迅速地检查了一下发夹和笔记,然后踢开直升机的门,一手将狛枝抓过来,另一只手拿起柔软的垫子护住自己的头颈——找准时机,和狛枝抱做一团滚了出去。

 

    也就是零点几秒的事情。直升机坠毁在沙地上。又过了几秒,直接爆炸了。

    “真是惊心动魄又幸运的一天啊。”狛枝看着面前不远的熊熊火光爬了起来,打扫一下身上的灰,如是总结道。

    “唔……”苗木趴在沙地上动弹不得。他觉得自己起码身上有三个地方骨折了。

    “苗木君我们安全抵达了喔。快起来吧。”狛枝笑着想要扶起苗木,“而且我们超幸运喔?周围就有一间看起来超可疑的小木屋,以这个荒无人烟的小岛来说啦。”

 

    “痛痛痛痛痛痛——!!!”

 

TBC

评论

热度(91)

  1. 茲姆山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