茲姆

[狛苗][AU Series]The Bullet #1

山茶:

这是架空系列其中的一个故事,中篇的僵尸世界。


设定是:僵尸狛枝X人类希望苗木


有一点点回忆成分的舞苗(未确定关系),和原著的设定是一样的。


                                         The Bullet


#1


 


    庆功舞会。


 


    现代化都市巨大废墟的背景下,篝火熊熊燃烧。人们的脸上洋溢着隔了几个世纪的温暖与快乐,交谈声与笑声同火花的噼啪声融为一体。苗木支着下巴坐在角落里,他平日一直紧绷的眉头平缓开,淡淡的笑意从嘴角蔓延至眼梢。


    自僵尸瘟疫爆发这一年以来,人类终于可以暂时地享受一下和平时光了。


 


    叶隐甚至拿出了自己珍藏好久的一箱酒,那是他们共同任务时叶隐差点丢了命才带回基地的。现在他一瓶一瓶地打开——泡沫溢出来时还大呼小叫赶快用嘴接住——分享给他熟识的相识的点头之交的陌生的未来机关成员。对待每个人叶隐都毫不吝惜地斟满了对方奇形怪状的容器,附带奉上自己最真诚的笑颜。苗木看着叶隐回过头忙不迭地和腐川吵未成年饮酒,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们的希望,怎么躲在这里?”雾切单手托着一个还算完好的小巧茶杯,站在了苗木的身边。这个角度苗木看不清她的表情,不过听得出她声音里是带着笑的。


 


    “雾切桑,不要连你也这样说啊……”苗木难为情地摆摆手。雾切一开始并没有答话,而是放松了一支绷直的身体,轻叠双腿,舒适地倚靠在背后的断木上。不知是不是因为火光的关系,她的耳尖染上了一丝红色——也许是严于律己的雾切也受到这份难得可贵胜利的感染,沾染了酒气。


 


    “一年了呢。”雾切带着稍许怀念的口吻说道。


    “是啊,”苗木看着人们被热气模糊掉的笑脸,感慨道:“感觉一年前的校园生活,就像是梦一样啊。想起来那个时候,雾切桑虽然和我同班,但是却不是很熟呢。”


    “因为那时候苗木亲和舞园亲关系好嘛!”叶隐抓着一瓶酒踉踉跄跄地插话进来,察觉到不同寻常的沉默和雾切的瞪视后,终于后知后觉:“抱、抱歉,苗木亲!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啦,过去了,我都已经决定要背负死去的人继续前行……”苗木苦笑着,放松了自己听到这个名字瞬间绷紧的后背。看到苗木并没有过分消沉,雾切也松了一口气,收回瞪视,嘴角的笑容又柔和几分。


    “啊,苗木亲真是大人大量!不愧是我们的大英雄啦。”没有了生命威胁,叶隐立即亲昵地搂上苗木的脖子,后者慌忙抗议却被他无意间手舞足蹈地撒了一头酒水,“说起来啦苗木亲,学校时候都没有见到你有打过枪欸,怎么现在打僵尸得这么厉害的说?一枪爆头的神枪手苗木亲!”


    “因为在学校时被某个人强迫学习了……”苗木半是抱怨地说道。雾切闻言眼神锐利起来,她似乎有什么想说的,但是碍于不想破坏庆功晚会的气氛,所以作罢了。


    “现在僵尸母体江之岛盾子已经被消灭了,接下来只要肃清了僵尸,消灭病毒,就是我们未来机关——人类的胜利了,”十神也端着一个晶晶亮的玻璃杯出现了,苗木不知道现在哪里还能找到这么完整干净的容器。不过对方是十神,所以一切就应该自圆其说了。“苗木,我也就不吝啬自己的褒美之词一次吧。最后一枪打得漂亮。”


    “啊,过奖。”苗木明显没料到自己还有这般待遇,可他还没来得及进一步感谢,就别另外的人打断了。


    “是呀是呀,”朝日奈挤开企图黏在十神身边的腐川蹦跳着走了过来,惹得后者咬牙切齿十分不满,“我都快吓死啦,距离那么近,再有一厘米我们就要被母体传染——幸好苗木一枪命中目标呀。不过江之岛同学好可惜喔,”朝日奈低落了起来,“明明之前都是一个班级的同学,关系那么要好……”


    “我不是已经说过,变成僵尸的那一刻所有人就已经死了,他们已经失去了人格,”十神不耐烦地挥手,“多余的同情心会害死整个人类。”


    “我知道啦……”朝日奈还是没有什么精神沮丧地回答道。苗木轻咳了一声,准备说点什么转移一下朝日奈的注意力。


 


    “话说,朝日奈桑,一会儿的舞会谁是你的舞伴啊?”


    “喔,对喔,我就是因为这个才过来的!”朝日奈一下子打起了精神,紧张的握住苗木的手臂,神情严肃:“快跑啊苗木,你的狂热粉丝实在太恐怖了,我刚刚一分钟内就听到了好几个要诱拐你的方案!”


    “……哈?”苗木不明所以。


    “这点我赞成。”十神推了推眼镜,“目前的状况要把苗木出逃舞会作为最优先考虑。”


    “……哈?”连十神也?


 


    “找到了!我们的希望在这里!!!”


 


    突然人群中爆发出一声尖叫,苗木还没有搞清状况,就看见黑压压的人群向自己的方向涌来。雾切一把将苗木和朝日奈推到了隐蔽小路上,以一种上战场的姿态站到了小路出口:“朝日奈,你先带苗木离开。这里我们拦着。”


    “了解!”朝日奈紧张兮兮地回应,头也不回拉着苗木开始一路狂奔。


    “朝日奈桑……等等!”苗木的抗议完全无效化,他几乎是被朝日奈拖走的——可怜了他的裤子,这可是他唯一一条比较不那么破旧的裤子了啊。


 


    月光洒在安全区重重的石墙与尖刺铁网上。苗木不知道他们跑了多久——感觉朝日奈绕着安全区跑了一个大圈——直到撞到了一个戴着兜帽的人。朝日奈大叫着向后跌坐,苗木诚赶快向前一步扶住了她。


 


    “谁、谁呀。”朝日奈吃痛地捂住自己的额头,“谢谢苗木。”


    “不客气朝日奈桑。”苗木耐心地扶着朝日奈让她完全站好,然后转过身来,“不好意思,我们刚才在赶路。”


 


    兜帽的阴影藏住了那个人的容貌。他开始以极低的声音咕哝了一句抱歉就企图离开,但在听到苗木这个姓氏时他整个身体都不自然地僵硬起来。


 


    “苗木?你是苗木诚吗?”


 


    那个人继续以极低的音量发问,声音颤抖着似乎有些难以置信:“我还真是幸运啊。”


    “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啊你这家伙,”朝日奈十分不满,而后又恍然大悟警觉起来把苗木护在身后,“反正你又是一个企图给苗木下迷药的预备强奸犯吧!”


 


    “朝日奈桑……”


    “不,我没有……”


 


    奇怪家伙的声音和苗木的同时响起。前者摆了摆手,似乎想解释,但朝日奈干脆利落地把对方的兜帽扯了下来。失去对相貌掩护的奇怪家伙立即想要逃走,但是都被力气更大些的朝日奈阻拦下。


 


    苍白泛青的皮肤。失去血色的干枯双唇。流光了血液也没有愈合的暗色伤口。生机被完全从这具躯体上抽走了,唯一像是属于活着人类的东西就是他的双眼。他的双眼中,满溢着人性。


 


    “呜哇僵尸!”朝日奈大叫着松手,拉着苗木企图逃走。


    “朝日奈桑,僵尸是不会说话的,请你镇定一下,”苗木叹了口气,在朝日奈“诶?好像没错诶”的自语声中向奇怪的家伙发问,“请问你是哪一位?我以前似乎并没有在安全区见你。”


    “狛枝凪斗,”犹豫了一秒后,似乎觉得自己隐藏也没有什么用,狛枝干脆地全盘托出。这次不仅是苗木, 连朝日奈也狐疑地看向狛枝。


    “未来机关有安全区名单的。我根本没看见过你的名字。”朝日奈不太友善地问道。


    “没错,你之前不可能看见,”狛枝干脆地回答,“因为我是同未来机关另外一个分部刚刚回到安全区的。”


    “宗方君和雪染桑他们吗?哇,你好厉害,居然在外面的世界存活了这么久欸!”朝日奈的敌意立马化作了敬佩,她跑上前去拉了拉狛枝的手臂,“是不是你在外面呆久啦?长得都有点像僵尸啦,哈哈哈。”


 


    并没有这么简单。苗木若有所思地看着朝日奈和狛枝互动,后者投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虽然安全区以外的生存率极低,不过忽略掉这个因素以外,还是有很多疑点的。首先,宗方是不可能把一个人这么简单地带回基地,毕竟这个人看起来就一身谜团,是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也无从得知。但是看他丝毫没有犹豫的样子也不像是说谎,除非他已经先行掌握了未来机关目前的情报,或者对自己本身的运气有极大的自信心。


 


    “苗木……君,”狛枝叫了一声,他的语气中包含很多未知的感情苗木无法解读,“宗方君遇到了一点小麻烦,所以我来叫大家帮帮忙,他们就在,”狛枝环顾了一下周围,指向有光亮透出的一栋二层洋房,“那里。”


    ……更奇怪了。以宗方的风格,他肯定是不会求助别人的。不过如果说这是胡乱说的,也未免太巧,因为……


 


    “喔,第二分部宗方君的大本营吗,了解!”朝日奈握紧拳头,“我们马上就去帮助宗方君!”


    “那么我就去通知更多的人过来,”狛枝轻描淡写地说道。


    这样的话就可以顺利从他们俩个这里脱身了。苗木紧锁眉头,看向狛枝,后者给了他一个无辜的眼神。他还没来得及质问什么,就被朝日奈再次拉起,被动跑了起来。


    “等一下朝日奈桑……”


    “那就拜托你了噢狛枝君!我们马上就去宗方君那里!”朝日奈大喊拖着不情愿的苗木,朝着第二分部的方向疾奔而去。


 


    “交给我吧。”狛枝站在原地笑着挥了挥手,然后重新戴上兜帽,把面容藏在阴影里。“苗 木 君。”


 


 


    刚才那个家伙……没问题吧?应该还是人类,如果看眼睛和思维的话。


    苗木站在第二分部大本营的门前心神不宁,而朝日奈早就上前准备敲门了。她还没来得及动手,门里面巨大的响声就吸引了她和苗木的全部注意。


    有金属碰撞的声音。嘈杂的钝响中,尖叫与争吵的声音像是被裹了起来,听不真切。


 


    “……那孩子不是,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所以我……”是雪染的声音。


    “……你不知道……要我杀了你……”宗方的声音比雪染更低,朝日奈把耳朵贴在门上才勉强听出只言片语。拼凑片断解读出可能的含义,朝日奈的眼睛陡然瞪大,双手用力推开门跳进了进去。


 


    “宗方京助!你要做什么!”朝日奈用尽力气大喊。苗木紧随朝日奈其后走进门内。面对着他的是宗方逆藏雪染三人的僵局。宗方手里握着刀,刀尖直指雪染。而雪染眼里有着怒火,却扬起下巴,似乎示意宗方不要手软向要害来。逆藏则夹在两人中间,拼命想要阻止宗方的进一步动作。宗方从眼角里瞥到苗木,随即收起了刀,转过身去。


    “苗木诚,我不记得我有申请你的援助。”宗方将刀插进刀鞘中,“请你下次进入关闭的室内前先敲门。”


    “什么敲门啊你?!你可是说了要杀死雪染桑啊!”朝日奈气愤地大喊,她还准备再抗议些什么,却被雪染的摇头拦下了。


    “当然我也要敬告你一下,偷听不是什么值得倡议的行为。”宗方对朝日奈的话语充耳不闻,直接抬脚准备走出门外。他走到苗木身边的时候,苗木可以听见他把刀鞘握得咯吱作响。


    逆藏回头看了看开始啜泣的雪染,犹豫了下还是跟着宗方走进了夜色中。


 


    “雪染桑……”朝日奈走到了啜泣的雪染身边,她不知说什么好,最后从口袋里翻出了一卷纱布,小心翼翼地撕下一块替雪染擦掉眼泪。


    “雪染桑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可以和我们讲。”苗木也走了过去,他注意到雪染手臂上包裹了一块泛黄的手帕。


 


    “嗯,没什么喔,”雪染边笑边伸手自己擦掉脸上的泪痕,“和苗木君朝日奈桑讲也没关系。不用小心翼翼的。”她停顿了一下,似乎下定决心,眼神坚决起来,“我出任务的时候,好像被僵尸袭击了。”


    朝日奈倒吸一口凉气,努力克制自己僵硬了的表情动作。


    “没关系喔,就算害怕也是很正常的,如果换做是之前的我也肯定会更加恐惧吧。但不是这样的,”雪染轻轻摇摇头,“那孩子并不是僵尸。她也不是故意袭击的我,一切都是意外。她还是个孩子,有着人类的眼睛,苗木闻言心一沉。”“我要把她带回来,宗方君却怎么也不肯,说一个人类孩子生存在僵尸聚集的塔和市是不可能的。然后宗方就拔刀了,尽管我把那孩子护在怀里,可她还是吓坏了吧。”


    雪染揭开手臂上的手帕,眼神黯淡下来:“情急之下就把我抓伤了。”


 


    这并不是普通抓伤的伤口。虽然确实能看出似乎是指甲的杰作,是五条长长的伤口已经腐败发脓,在昏暗的烛光下血黑色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这个就是僵尸化后的伤口吧。我知道,我都知道,”雪染挤出一个有点苦涩的笑容,“可我不想承认不能承认啊。那个孩子眼睛里还有对生的渴望,我不能这样把她作为人类的事实抹杀掉啊。”


    “没关系啊雪染桑,虽然伤口看起来有点像,”朝日奈犹疑地看了一眼憎人的伤口,“不过你不是没有被咬到吗?!”


 


    “……所以那孩子并不是僵尸,”雪染有些欣慰地说道,“但是这个伤口我也不能放任不管。我和宗方君商量好了,我要在二十四小时内离开安全区。”


 


    “……什么!为什么!一般就算感染了病发也要至少三天啊?再说雪染桑你根本没被感染啊?母体已经消灭了,现在病毒传播的途径只是被僵尸咬到而已吧?!”朝日奈激动地抓住雪染的双手,“不要做傻事啊!”


    “没关系的朝日奈桑,”雪染逞强地握拳,“大不了一个月之后我没什么事再回来嘛。”


 


    不可能的。现在只身一人出了安全区,别说一个月,连一天也活不了。深知这一点,苗木开口:“雪染桑,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和宗方君再商量一下吧。”


    “多谢了苗木君。不过这次任务没有丝毫收获,我还受伤了……宗方君肯定气坏了,我不想让他再添什么烦恼,”雪染虚弱地说道,“我还是自己干净利落地解决吧。”


 


    “苗木。”动摇不了雪染的决心,朝日奈悄悄地投给苗木一个眼神。苗木点点头,扶起有些虚脱的雪染。


知道了。回去我们和雾切她们商量一下。


另外,“没有收获”的话,就证明某人说谎了吧。


 


                                                       ***


 


    第二天苗木他们动员了所有可以动员的人,十神腐川叶隐负责控制宗方,苗木朝日奈和雾切则尾随准备好离开的雪染,其他人则在安全区的出口等候拦截。


 


    “苗木,雪染桑的样子现在有点奇怪。”雾切看着雪染摇摇晃晃的背影,突然指出。


    没错是有点奇怪,简直就像……


 


    一闪而过兜帽下苍白泛青的皮肤。


    苗木的思维被转了一百八十度的圈。他陡然转身,焦急地向那个人的身影跑去。


 


    “苗木君,你要去干嘛?”朝日奈不解地叫道。


    “雪染桑的事拜托你们了,我现在有点急事要去查!”苗木边跑边回头大喊。


 


    如果能抓到那个“狛枝”问清楚,雪染也许就有救了。下定决心的苗木并没有朝日奈的呼喊放下脚步,他一个转弯,上气不接下气地绕进了露天交易中心,眯眼搜索记忆中的身影。


 


                                                       ***


 


    狛枝觉得自己最近简直幸运极了。


    首先是见到了消灭了僵尸母体的人类希望苗木诚,光是见到他就是可以感受到闪闪发光的希望,自己也可以继续放心地作为一个“僵尸”继续存活了呢。其次就是这次出行的目的食物储备也超顺利,虽说自己是不用这些的,不过毕竟塔和市还有好多人是需要人类的食物呢。


    还有就是,坐在屋顶的狛枝举起手中苹果,向着阳光:这个苹果真是好棒,看起来有食欲得他这个僵尸也想试试了呢。


 


    突如其来的阴影。狛枝眼睛陡然瞪大。他举着苹果的手腕被毫不留情地捉住了。


 


    “介意向我解释一下现在的状况吗,小偷先生?”


 


    狛枝眯起眼睛。阳光很刺眼,过了好一会他才看清头顶模糊一团的人影是苗木。于是他咧开嘴,开心地笑了。


    “我还真的是非常幸运啊,苗木君。”


 


    无视狛枝再次出现的奇言怪语,苗木紧握着狛枝手腕的手指丝毫不放松,“继欺骗之后是盗窃?”


    “虽然这确实是我偷的苗木君,不过我可从未撒过谎哦?”狛枝兴高采烈,一点也不像是别人捉现行的样子,“我是‘尾随着’同第二分部以回来的,然后宗方君也确实有麻烦,我只是听到了并陈述这个事实。”


    “撒谎、误导和刻意隐瞒关键信息,都属于欺骗。”苗木丝毫不留情面,茶绿色的双眸写满认真。坐在他阴影中的狛枝开始哈哈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兜帽都掉了下来,露出一头乱蓬蓬的白发。


    “我真是越来越看好你了呢苗木君,真是期待你以后还能给世界带来什么样的希望呀,”狛枝仰起头直视苗木,锋利的尖牙令他的笑容看起来有点狰狞,“我什么都会告诉你的哦,也不会再欺骗苗木君了喔?”


    苗木停顿了片刻,似乎选择相信狛枝的这一番话。瞥了一眼狛枝手中的苹果,苗木貌似无意地问道:“都是你一个人吃的?”


 


    “真是一个好问题呢。首先,不是一个人吃的喔。这个可是好多人的口粮呢。其次,也是苗木君问的关键,不是我吃的食物,或者说,我是不吃人类食物的。”狛枝满意地眯起眼睛,“这就是你想听的内容吧,苗 木 君~”


    “所以说你是僵尸?”不为所动地,苗木眼睛眨也不眨,继续发问道。


    “真是明知故问啊苗木君,”狛枝十分愉悦,“如果觉得我是僵尸的话,昨天误导了你的我可是要死在未来机关的搜捕中哦?不过我还好好活着这里,就说明你还相信我是人类吧。很遗憾呀苗木君,”狛枝站起身来,弓下腰俯视着苗木,他们的鼻尖几乎贴在了一起。“但我是僵尸。虽然只有身体上的。”


 


    “大脑还是人类?”


    “大概吧。”狛枝轻描淡写,“不过我不是‘还’是人类的大脑,应该是‘恢复’成人类的大脑。大概三个月前,原本已经完全成为僵尸的我,头部中了人类一弹后,突然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希望峰学园的废墟里,还断断续续地恢复了身为人类的意识。虽说身体还是僵尸的啦。”


 


    希望峰学园?三个月前?打中僵尸头的子弹?


    还有那胸口失去的重量。舞园曾经给他的,最后的护身符……


 


    苗木心中的线索连了起来。他的情绪明显上扬。“你还能想起来具体地点吗?”


    苗木的话音还未落,人群中就爆发了一阵骚动。他刚刚想要转身去看,就被狛枝拦腰抱起,以一种非常尴尬的姿势趴在后者的肩膀上。


 


    “喂你在干嘛,快放我下来!”苗木红着脸抗议道。


    “这么早就被病毒侵蚀了吗,啧啧。”狛枝的声音以苗木无法理解的程度、空洞地回响着,“未来机关的希望们要再加把干劲啊。”


 


    莫非是……


    雪染……还有雾切……朝日奈……


    大家……


 


    “救、救命!啊!!!”“僵尸!僵尸怎么进来的!”“啊啊啊啊啊啊不要!!!”


    呼救声和惨叫声由远及近得传来。安全区内的人类基本都是毫无防备,看来这次幸存者的数量又要锐减了。大脑像是千针扎着一般麻木地痛,苗木闭上眼睛,微微颤抖。


    这次……是我又错了吗?


 


    “放我下来。”苗木听见自己声音冷静地说。


    “哦?”狛枝好奇的歪头,“虽然我要表扬一下苗木君的希望啦,但是这次真的不行喔,可不是有希望就可以对抗的级别。你身无寸铁哦苗木君,而且,就算这次危机可以过去,被咬到的人可是很多呢。人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掩饰伤口之类的事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呢。”


    “不要废话,快放我下来。”苗木开始挣扎,而狛枝无奈叹气。


    “我本来真的不想这样的哦苗木君。”“……你要干——”


 


    一记手刀,苗木的头绵绵地垂了下来,停止挣扎。


 


    狛枝歪着头,像是孩子一般地笑了。


    “先请你睡一觉吧。世界的希望君~”


TBC

评论

热度(98)

  1. 茲姆山茶 转载了此文字